第四章
小面包甄礼智2018-04-15 19:425,381

  第四章

  睡梦中听见手机响,余晓痛苦地蒙了蒙被子,可还是抵不住手机如冲天炮般轰鸣的震动音。

  “喂……”

  “昨晚睡得很晚啊。”

  听着电话那边熟悉的声音,她稍微清醒了些:“恩,码字来着。”

  孙彦澄有些不高兴:“不能早点睡么?总是熬夜身体能行么?”

  “没事儿,我还年轻呢哈哈哈。”听彦澄不说话,她默默服软。“我知道了~以后再也不了。”

  “我才不信。”

  余晓见被戳破,撒娇似的用被子蒙住头,毕竟一大早能听见彦澄的声音是件美好的事。“啊~想见你了~”

  “恩……我看看月末能不能把事情推给另一个导员助理,到时候跑过去见你。”

  “别这么缺德好嘛,人家一个人多忙啊。”

  “我不管我要见我女朋友!”

  “好吧,到时候再说吧。”听彦澄坚持着,余晓幸福地笑笑。看了眼手机上显示的时间。“我先起床了,好好吃午饭。”

  “恩。”

  先他一步挂了电话,余晓将脑袋钻出被子。看了眼对床的幻幻也躺着玩儿手机,又放心地继续赖床。翻着小说下面的留言板,寻思应该不会像上次那样怨声连连,毕竟昨晚更新的内容还是很甜的。正挨个看着,忽然发现了一个眼熟的ID。

  刀片可以先不寄了呢,不过你敢换一个恒温的浴缸吗?

  ——可乐你网购的狗带到了

  “噗,什么鬼。”想起上次她说要给自己寄刀片,余晓就哭笑不得。这个孩子,怎么有种假想私生饭的感觉。只不过她并不讨厌这种,反而觉得机智又可爱。

  “喂喂,你们两个快起来~中午咱们去吃肉肉~”小宝站在地上,拍拍两人的床铺。

  余晓赖了一下,指着对床的幻幻:“她不起来我就不起来。”

  “我这是躺枪了吗?!”幻幻吼了她一句,起身换着衣服。余晓也才被小宝揪着下床洗漱。刚要走去洗手间,手机便响了起来。看了眼是徐老师,她匆匆接了电话。

  “徐老师好。”

  “余晓么?”

  “恩,是我。”

  徐雯绝对是余晓上大学以来见过的、最任性的一位老师。大一的时候被国家选中建立课改实验班,余晓跟幻幻因为高考时英语130分以上被挑了进去。对外扬言说是学习美国本土学校的教育模式,从今以后更加注重大学生口语。实际上……徐雯每次上课就是拿一小节的内容让学生们用英语交流。除了一些口语上的内容,其他的一概不讲。本来一周上的课就少,偶尔放个电影听个歌。更有甚时常因为身体不舒服而取消课程。她说自己才不是什么矫情的就连生病都坚持上课的老师,即便咬牙坚持,学生们也不会领情。

  总结起来就是大学两年英语课相当于没上。

  可是余晓喜欢她的任性,超喜欢。

  只不过奇怪的是余晓她们大三就已经不上大学英语了,她为什么这个时候打电话给自己?

  徐雯:“呐,我长话短说了。英语组最近有个老师要出国交流一个月,现在他的班都是我们几个老师分着带。我们最近忙着学院的‘英语歌曲大赛活动’,真的顾及不过来。想起你发音还不错,能不能帮忙代个课?”

  “……”余晓握着手机懵了半天,后知后觉的打了个冷颤。“徐老师,这个我真的不行。老师不是带研究生么?你找她们试试呢?”

  “有两个跟着那男老师出国了,还有一个已经帮我上着课呢。”

  余晓无奈地叹了口气,真的很想吐槽她的任性。竟然让别人帮她代课,那她干嘛吃的?

  “徐老师,我好久都没看英语了,真的什么都不记得了。也不能让我去误人子弟啊。”

  “哎呀,给艺术学院那帮人上英语课就是带着他们读读课文就好了。他们根本都不会听你讲的什么。”

  “徐老师我……”

  “谢谢你啦,等会我把教室发给你。嘟——嘟——嘟——”

  余晓看着被挂掉的电话,完全无语地瞪着眼睛:“我,什么时候,同意了。”

  幻幻此时用毛巾擦着脸走过去,伸手拍了她一下:“还不洗漱干嘛呢?”

  “%……%#¥%((&*……&……%%¥#¥”

  余晓才不管那么多,揪着幻幻就是一顿吐槽。直到自己冷静下来才抄起牙刷:“好了我没事了,洗漱去。”

  幻幻:……

  ♦ _♠_♥__“ __♥_♠_ ♦

  下午。

  余晓向大二的朋辈借了本大学英语,坐在教室的第一排认真地看着课文内容。反正一个星期就一节,她每周这个时间也没课。既然推不了那就好好做。

  眼看时间差不多了,学生们陆陆续续走进来,看见第一排认真看书的余晓,都以为是走错教室的学生。

  上课铃响起,正当淘气的男学生们准备看笑话的时候,余晓收起了书本走上讲台。为了显得不那么散漫,她扎了个高高的马尾,脸上简单打了个底,依旧是嫣红的咬唇妆。一身白色连衣裙配白色的平底鞋。加上本身不笑的时候就有一股特别的气质在,架势绝对不输任何一个老师。

  她站定在讲台上,不紧不慢地打开了电脑跟投影。大概确定下大家的目光都在自己身上,才开口:“刘老师这一个月出国交流了,所以让我来帮忙代课。我叫余晓”。看着下面议论纷纷的学生,忽然觉得说多无用。“打开书第56页,我们上课。”

  一阵翻书的声音响起,她都不知道他们是不是在敷衍自己。毕竟对于A大艺术学院的学生来讲……英语过了三级已经是奇迹了。

  “Unit 4。The Statue of Liberty。”

  余晓本身不是什么外向的人,平时除了跟小宝还有幻幻一起都不怎么说话。喜欢一个人静静坐着,喜欢像一只猫一样窝在角落里晒太阳。就算有心事也是能一个人消化就一个人消化,从不给别人带来烦恼或者灌输负能量。她的话,她的思想,都通过自己写的那些小说慢慢渗透出去了。

  尽管性格稍微内向了一些,但却不怯场。或许是因为坦荡?所以哪怕站在能容纳两千多人的星星剧场主持迎新晚会都不会紧张,更何况代个课。

  一句一句带着他们读课文,声音却越来越小,连余晓都有点困了。觉得这样下去一定会困死,她拿出了点名册。

  “虽然这样很讨厌,可我还是抽人起来一句一句的读吧。顺便当做点名了。”

  她假装没听见下面连连的唏嘘,目光扫着点名册。一个名字却突然映入眼帘。

  田景沅?!

  余晓从进来起目光便一直在书上,根本没注意下面人的长相。没想到他也在这个班……她抬起头,小心翼翼地从一片黑压压的学生中寻找他的身影。

  坐在最后一排角落的田景沅一直盯着余晓,见她终于发现了自己,扬起一边嘴角坏笑起来。

  讲台上的余晓慌张了那么一秒,在心里骂了句shit:为什么这所学校这么小?不,也许徐雯跟她说给艺术学院上课的时候她就应该想到才对。

  “失算……”她正心中无限吐槽着,却见田景沅偷偷对自己挥了下手,忍不住嘟囔。“死孩子……”

  余晓顿时觉得心里怪怪的,索性不去点名了,带着大家读下去。

  不知道是怎么忍着那说不上来的别扭感度过了第一节课,下课铃响起,她才觉得松了口气。

  “我能说好巧吗?”

  余晓看着大胆走来自己身边的田景沅,当做不认识地低下头。

  田景沅想了一下,小声说道:“等会下课……一起去吃饭吧。”

  “不要。”余晓冷漠地拒绝,继续低头看着课文上的标注。

  田景沅回想昨晚森弈哥跟他说过的话,转了转眼珠:“你要是不去……我就跟着你!”

  余晓侧头盯着他,略略皱眉。

  他转过头不看她,若无其事道:“我只是想找个人吃饭。”

  “我约了幻幻。”

  “那我跟着。”

  “田景沅你够了!”她低声说着,恨得咬牙。

  “我先回去了,下课见。”见田景沅回到座位上,余晓忽然不敢相信这竟然是田景沅。那个羞涩的少年为什么变成了无赖?

  她站在讲台上低头看书,心里却十分悔恨:“我就不应该开机。如果我不开机,我就接不到徐老师的电话。接不到徐老师的电话,我也就不会来代课。不来代课,就不会看见田景沅。”

  她本着对朋辈负责的态度强忍住撕书的冲动。再看一眼对自己坏笑的田景沅……

  What the F**K!!!

  ♦ _♠_♥__“ __♥_♠_ ♦

  叮咚叮~

  幻幻站在走廊床边等余晓下课,看了眼表。铃声响了起来,她转头,正碰上风风火火冲出来的余晓:“哎呦我们余老师下课了~”

  没等她说完,余晓一把揽过她的肩快速往外走:“别说话,去吃饭。”

  幻幻被她搂着,见她脸色并不太好,懵懵地眨眼。

  “介意带我一个么?”田景沅追上来。

  “介意。”

  “谁问你了,我问学姐。”

  “我也是学姐。”

  田景沅没理余晓的话,看着她身边的幻幻绽开一个人畜无害的笑:“幻幻学姐介意带着我一起么?”

  幻幻这才发现她身边的田景沅,看着余晓并不好看的脸色,犹豫了一下:“这个……”

  “听我哥说小镇新开了家面包店,那里的黑糖话梅酥特别好吃。”

  “话梅!”幻幻听见话梅两个字就迈不动道,口水差点没流出来。

  余晓无奈,这小子还真会抓许嘉幻的软肋啊。

  “你们去吧。”她说完松开幻幻走了出去,却又被她抓住。

  “出门着急忘了带钱包……”

  “我给你。”

  幻幻又可怜巴巴地眨了眨眼,将余晓拽到一边,小声说道:“我一个学姐跟这只小鲜肉单独吃饭太奇怪了。你陪我嘛~”

  “许嘉幻,你真是够了。难道两个学姐跟他一起吃饭就不奇怪了么?”

  幻幻听完她的话委屈地扁扁嘴,此时应该满脑子都是飞走的黑糖话梅酥。

  余晓见她这副表情,再看一眼好像绝对不会善罢甘休的田景沅,无语叹了口气:“我知道了。”

  -

  几个人找了家快餐店坐下,田景沅去买吃的了,剩余晓跟幻幻两人在二层等待。

  看着身边捧着话梅酥两眼放光的幻幻,余晓拦住要下口的她:“你现在就吃了,等会儿还能吃进去饭了么?”

  “我可以今晚只吃话梅酥么?”

  “你真是……话梅中毒了么?不吃会死么?!”

  “有瘾……”

  要不是人多,余晓真想一个勾拳打晕她拖回寝室。

  正寻思着,田景沅便端着一堆东西走了过来嘿嘿笑着:“我随便点了些。”

  “没关系都能吃。”幻幻说完为难地看了眼余晓,挑了个味道最清淡的沙拉放在她面前。小声在她耳边嘱咐。“先凑合吃吧。”

  余晓忍住火气,对上田景沅的目光一时尴尬,垂下目光吃着东西。而他想了半天不知说什么,也大口吃起汉堡。

  幻幻吞完一个话梅酥,擦擦嘴,盯着余晓问道:“课上得还顺利么?”

  “读读课文,放个电影,哪有什么顺利不顺利。”

  “你说徐雯是不是抽风?为什么要你去?”

  “谁不说呢,哪怕研究生都不在,可英语专业那么多学生不用为什么非要我去?”

  “可能只是……任性。”

  余晓听完她的话也觉得奇怪,琢磨着各种可能性也没有头绪。看着对面田景沅吃得很香,手自然地伸向汉堡。

  啪——

  幻幻及时打了她的手一下,瞪着眼说道:“不许吃!”

  “……”知道她是为自己着想,余晓只能扁扁嘴。想着吃点薯条压压惊,却又被幻幻打了一下。

  “老实点!再这样我告诉小宝了啊!”

  “欺负人……”

  田景沅看着情况,好奇地眨眨眼:“为什么……不让她吃?”

  幻幻摆手:“她胃不好,不能吃这些,吃完就吐。”

  他意外地瞪着眼,很快皱着眉质问余晓:“为什么不早说?”

  “没有为什么,反正我也想吃了。”余晓耸肩。却看田景沅起身瞪着自己,忽然转身离开了。她后知后觉,转向幻幻:“他……怎么了?”

  幻幻也是一脸懵:“……可能是……去洗手间。”

  又琢磨了一会儿,余晓开始催幻幻:“赶紧吃,吃完赶紧走。”

  幻幻没理会她,抓起一个鸡块塞进嘴里,疑惑道:“为什么最近总看见他?”

  她不想回答这个尴尬的问题,又塞了口沙拉给她:“赶紧吃,吃完走人!”

  二十多分钟过去,余晓跟幻幻都吃的差不多,也不见那孩子回来。

  幻幻拿出湿巾擦着手,看着楼梯口:“他到底去哪里了?”

  “我怎么知道。”

  “那我们……回去么?”

  “……”余晓原本想走,毕竟他又不是小孩子,不存在被拐卖的问题。可看着桌上他吃剩一半的食物,还是犹豫了下。“等会儿吧。再给他五分钟好了。”

  她刚说完,便见田景沅风风火火地走了回来。他将她面前的位置清理出一块空地,放了个白色的食品袋在她面前。余晓不明所以地看着他打开那圆圆的食品盒,清亮的白粥静静地躺在里面。仿佛一瞬间被那热气温暖了心,她有些触动。

  “好了我们吃饭吧。”田景沅擦了擦额头上的汗,拿起自己吃了一半的汉堡啃起来。

  然而余晓盯着怀有满足笑意的他愣了很久,都不知道该说什么。

  幻幻突然明白了什么,头疼地扶了扶额。

  田景沅嚼着嘴里的食物,看着呆愣的余晓:“为什么不吃?”

  余晓回神:“刚刚吃得差不多了,所以……”

  “快吃!”他边说边将勺子递给她,示意她趁热吃。“大口的吃!”

  余晓握着勺子,目光落在碗里的粥,心里怪怪的。再看一眼吃东西时很幸福的田景沅,忽然好羡慕。她已经不记得,自己上次任性地大口吃喝是什么时候了。

  幻幻觉得气氛不太对,看了眼若有所思的余晓,挖了一口白粥强制地塞进她嘴里:“还不快点吃!”

  “咳!”那粥烫得余晓舌头疼,不禁咳了出来。

  “哎~岁数这么小就半身不遂,简直太可怜了。”幻幻知道惹了祸,赶紧拿起纸巾给余晓擦嘴。嫌弃过后又像哄小孩一样地摸摸她的头。“明天不许出门,在寝室苦练左手画圆右手画方,以防老年痴呆。”

  “噗!”

  白了眼看热闹的田景沅,余晓迅速恢复正经脸。安静喝着粥的同时心里默默地下个决心。

  回 寝 室 就 把 幻 幻 的 话 梅 酥 都 捏 碎 !

继续阅读:第五章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言荒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