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小面包甄礼智2018-04-15 19:453,318

  第五章<p>  中午下课,教学楼里不断涌出学生。三五成群,说说笑笑。<p>  幻幻收拾着包,回头看了眼身边的朋友:“清明放假你们怎么安排啊?”<p>  小宝从座位上站起来,跟在幻幻身后往外走:“要不我们出去玩儿啊?”<p>  “好呀好呀,咱们还没有出去住过呢。”幻幻兴奋地拍拍手,少有的像个淑女。<p>  “清明我不行。”余晓顺手收拾了桌子上的垃圾,抬头淡淡说着。“清明我要回家。”<p>  “回家?”<p>  余晓看着两人走到门口停下,挤出去将手里的垃圾扔进垃圾桶,回过头解释道:“今年是我爷爷离开的第五年,我怎么都要回去的。”<p>  幻幻听完跟小宝对视一眼,虽然遗憾但也没说什么,毕竟以后有的是时间。她歪头想了想,有些犹豫:“啊……那咱俩干什么好呢?”<p>  “你回家吧。”小宝挽起幻幻的胳膊。“清明三天假呢,你家又不远,回去陪陪家人吧。”<p>  “得了吧。”幻幻立马摇头。“我爸忙成那样,我妈又只会让我陪她扫货喝下午茶。还有那个大眼怪……”她想着顿时黑下脸来,语气无比怨念。“一定会让我帮他刷车……手动刷!”<p>  “噗。”小宝听完不由噗嗤笑出声。“你哥说不定就是为了让你多锻炼锻炼。”<p>  “呵。扔了我一抽屉话梅,让我拿着砍刀追杀他也算吗?”<p>  “哈哈哈。”余晓笑幻幻嘴子上一套一套的。平时经常听她吐槽自己哥大眼怪,三年都没听重样过。<p>  幻幻走在最边上,扶了扶肩上的包,隔着小宝看了余晓一眼,故意对小宝说道:“没事儿~她不在更好,咱俩爱去哪去哪,吃东西就随便了。”<p>  小宝听完搂紧了幻幻,抿嘴撒娇:“我们去吃好多肉肉吧~”<p>  幻幻打了个响指,伸手将余晓推到一边,拽过小宝:“我跟你讲,没了某只鱼,咱俩日子绝对特别潇洒。”<p>  余晓不屑地翻了个白眼:“许嘉幻你把你那些话梅收好了吗?”<p>  幻幻愣了一下,看着怀里的小宝回忆着。好像……还在桌子上。发现余晓嗖的往寝室跑,她忽然反应过来地追了上去:“余小鱼!你要是敢把我话梅都扔了我就要你命!打死你个小婊砸!”<p>  ♦ _♠_♥__“ __♥_♠_ ♦<p>  清明放假的第一天,余晓便坐飞机回了C市。彦澄听说她要回家,原本想坐了动车来A市跟她同一班飞机回去的,可是临时有事,就提前一天晚上先回了家。<p>  两个人家虽然都在C市,但余晓住在市区,而彦澄则是因为妈妈在大学工作的原因一直住在市外的城区。所以见面也不算太方便。<p>  第一天两人都各自在家陪着家人,也没什么要迫切见面的感觉。打了通电话随便几句,就各自忙各自的了。<p>  清明一早,余晓一身最简洁的白衣、牛仔裤,随父母去公墓看望爷爷。<p>  站在山脚下,远远望去,都是一片花花绿绿。来来往往的人手里拎着祭品、鲜花,往各自祭拜的先人墓走去。远处焚烧炉传来的焦糊味混合着黄香的味道充斥着整个墓园。这味道算不上好闻,甚至有点刺鼻,可却让人内心平静。<p>  或许这种充满人们追忆的地方,都是安宁的吧。<p>  余晓跟父母烧完纸,来到爷爷墓前。灰黑色的大理石墓碑上只有爷爷的名字跟离去的时间,并不像左右邻居一样刻上了照片。<p>  不是忘了刻,也不是不能刻。而是爷爷走前嘱咐过:照片,一定要等跟奶奶再见面的时候刻。必须是两人五十多年前的结婚照。<p>  其实没有照片也算是好事,证明奶奶身体健康。她抱上了孙子、重孙子,四世同堂。只可惜……爷爷都没能一起体会这幸福。<p>  余晓蹲在爷爷墓前,将墓碑擦得干干净净,又帮忙换上了新的假花,顿时觉得有了生意。没有照片也好呢,否则看见,必然会流泪。爷爷,对她来说真的是非常重要的存在。重要到每每想起爷爷当年为她写下的那些话,都会控制不住地哭到颤抖。<p>  他是个瘦瘦高高的老人,戴着副茶色眼镜。由于经常出去锻炼身体,七十多岁也显得比同龄年轻许多。每天下午出去溜达的时候,都会问自己唯一的孙女儿有没有什么想吃的,然后都会一呼百应的买回来。把她喂得小脸圆鼓鼓的。<p>  他写得一手好字。好到能够让余晓的语文老师拿到全校公开课上炫耀。所以那时无论什么样的签字,她都会跑去找他。她觉得,爷爷的字简直完美极了。苍劲有力,融合了他一生的修养底蕴。<p>  他是个和气乐观的人,余晓从不相信会有什么能伤害到他。就连看见妈妈手中的病例上写着“右中心型肺癌”几个字的时候,她都坚信没有关系、会好起来的。<p>  至于是什么时候意识到他也是个凡人的呢……<p>  应该是那年他趁着身子稍微好了些,挥下笔墨为她写下那最后的两句话的时候吧。余晓看着他用尽全身力气书写,笑着收好之后,转身便落下泪来。<p>  他太努力了。一生都写进去了。<p>  “严以律己,宽以待人。”<p>  他太爱她了。一辈子的思考都留给她了。<p>  “你满意吗?”<p>  那是他经常问自己孙女儿的话。<p>  所以,余晓只要遇到事情,就会思考这个问题。你满意吗?你想做什么?该做什么?要做什么?<p>  对于现状,你满意吗?<p>  对于自己,你满意吗?<p>  这便是他对她的重要性,不光是祖孙之情。更是人生导师一样的存在。亦师亦友,亦是最珍贵的爷爷。<p>  所以就在他离开的那天,偌大的灵堂。她就算再难过也要笑着送他。即便再多人说她冷漠说她不懂事,她都不在乎。她偏要跟那些繁文缛节作对,偏要微笑。她知道,爷爷希望自己笑。这份心意,决不能用无知去传达。<p>  此时她蹲在爷爷墓碑前,看着三柱黄香轻抿嘴角。<p>  ‘我来看您了。笑着来的。’<p>  抱着腿在心里跟爷爷碎碎念自己的近况。好的也好,坏的也罢。默念一遍,便淡然了。<p>  “你满意吗?”<p>  因为您的教导,当然满意。<p>  ♦ _♠_♥__“ __♥_♠_ ♦<p>  祭拜过后跟父母去停车场准备回家,刚坐上车,余晓手机便响了起来。看见是彦澄的来电,笑着接了:“怎么了呀?”<p>  “你在哪儿呢?祭拜完了吗?”<p>  “嗯呢。”<p>  “还在公墓吗?”<p>  “刚刚要往家走呢。”<p>  “不走不行吗?”<p>  余晓听完有些懵:“为什么?”<p>  “城里人好不容易来一趟,当然要逛逛大农村。”彦澄开着玩笑。<p>  余晓这才想起公墓距城区很近,想想答应了:“那在哪里见啊?农村地方我不认识呢。”<p>  “说你胖你还喘上了。”彦澄笑了会儿。“我已经在公墓下面的那个红绿灯道口了。”<p>  “恩?”余晓看了看,妈妈刚将车子开过,路口处彦澄的身影随距离拉长而变小。她赶紧挂了电话,凑到妈妈身边。“妈,敢不敢停下来?”<p>  妈妈听她刚才打电话便知道怎么回事,故意逗她:“怎么了?”<p>  “刚刚约了彦澄,要出去玩儿呢。”<p>  余晓妈妈一笑,看向副驾驶的爸爸:“你问你爸。”<p>  “爹~”<p>  余晓他爸最受不了自己女儿撒娇,转头瞪了妈妈一眼:“这跟我有啥关系啊,是你开的车好吗?”<p>  “你上辈子的小情人儿要跟男朋友出去约会了,当然要过问你。”<p>  “净扯。”余晓他爸摆摆手,示意妈妈停车。“别逗她了。赶紧停车吧。”<p>  妈妈将车子停在道边,余晓转身要送走爸妈,却听妈妈意味深长的问道:“晚上回来吗?”<p>  “妈!”余晓脸一红,心里觉得荒唐得不行。哪有妈妈这样的!“我当然回去!”<p>  妈妈听完跟爸爸对视一眼,两个人开车走了。<p>  余晓看着开走的车子无奈笑着,转身往回走却见彦澄远远地走过来。索性站着不动了。<p>  彦澄从鞋子到上衣一身黑,配了件蓝色牛仔外套才显得不至于那么沉闷。他呲着一排小牙走到自己一个多月没见的女朋友面前,甜甜对她笑着:“请问这位小仙女有什么想去的地方吗?”<p>  余晓故作傲娇地环起胸:“大农村不是你的主场吗?”<p>  彦澄听完扁扁嘴:“大农村可没有城里人想玩儿的东西呢。只能看个电影吃个饭。”<p>  “没什么特殊。”她摇头,装作不满意的样子。<p>  彦澄见她来劲儿,笑着斜了眼余晓,顺势揽过她的肩,转头看着依旧一脸正经的她:“最大的福利是在你身边四年的忠犬男友啊。”<p>  “可以拒绝吗?”<p>  孙彦澄原本笑着,见说不过她,脸色瞬间严肃下来:“不行!”<p>  余晓被他强制性地搂着前行,哭笑不得:“哪有这样的啊。态度一点都不好。”<p>  “再顶嘴就把你拐卖到农村当小媳妇儿。”<p>  “给我找个帅一点的小鲜肉好吗?”<p>  “都喜欢能吃能喝的,你这种去了只会挨打。也就我吧,不嫌弃你。”<p>  “哦,那我不去了。”<p>  “晚了!”

继续阅读:第六章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言荒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