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
小面包甄礼智2017-11-15 10:077,554

  第十四章

  余晓心绪不宁,依偎在彦澄怀里莫名觉得尴尬。耷拉在侧边的手抬起落在他腰际,不想抱得太紧,只能抓住他的衣角着力。她侧脸贴在他的肩头,默默咬着嘴唇。

  如果上一秒心里因为田景沅而内疚的话,那么现在则是对彦澄满满的责怪。假如他一直在身边,是不是也就不会有这些事了呢?

  正余晓她心情错杂,彦澄忽然伸手抚了抚她的头发,温柔道:“好像瘦了啊。”

  余晓听完想起最近总是半夜起来呕吐的自己,犹豫着怎么开口:“可能夏天快来了所以自然瘦了吧。”

  他轻笑了一声,语气也逐渐恢复了以往跟她说话的样子:“是因为过年的时候吃的太胖了所以才减肥了吧?”说完,他放在余晓背后的手坏坏地扯了下她肩上内衣的带子,“啪——”的一声弹在皮肤上。

  “孙彦澄!”余晓羞愤地捶了他几下,直到见着他捂着肚子埋头蹲下,才消了火气担心道。“没事吧?打疼你了?谁让你刚才……”

  而彦澄趁机牵过余晓的手,翘起一边嘴角坏笑地挑挑眉:“你说想见我,我推了学院的事跑来了,怎么还不许我占个便宜?”

  “不是……”不知为什么,余晓没了跟他说笑的心情。

  “要不是我身强体壮,你早就进监狱了。”他用牵着她的那只手拍了拍自己的胸膛,又做了个super man的动作。

  而她则是疑惑地望着他:“你身强体壮跟我进不进监狱有什么关系?”

  “谋杀亲夫啊!谋杀亲夫你懂吗?!”

  “嘁。”

  余晓牵起嘴角,也不知走没走心。还是彦澄忽然想起什么似的指着余晓手里的袋子:“不准备上去给小宝送药吗?”

  余晓这才后知后觉地想起手中的袋子,脑海里又回忆起刚才田景沅走时的模样。

  难过。好难过。

  “啊……那我上去收拾下东西就下来。”

  “十分钟之内要是不出来我就坐动车回学校了。”

  他说完打了个响指,算是计时开始。

  看着自己女朋友那副心绪不宁的样子,彦澄脸上的笑容在她消失在视线后逐渐褪去了。他垂眸想着什么,转头望向刚刚那男生离开的方向。

  刚刚将她揽入怀里的那一刻,他能察觉到她身体传来细微的颤抖。也往往由于对她的信任,疑心便那样毫无犹豫地瓦解了。

  但真正让他感到不安的,是最平常不过的相处模式好像被什么隐隐打破了。昨晚看着手机屏幕的光亮渐渐暗了下去,这样遥远的距离却也能够回想起电话那边纤弱敏感的情绪。

  “我想见你。”

  余晓从未那样认真地跟自己说过这番话。

  ☆°.·☆°.· ☆°.· ☆°.· ☆°.· ☆

  余晓恍惚地走上六楼,脑海里满是田景沅假装轻松的那个转身。她没来的及看他的表情,但却能够想象到他的心情。

  其实都跟她没关系的……

  “小婊砸你吓死我了!”

  余晓安静推开寝室的门,没搭理跪倒在地的幻幻,走去自己的衣柜拿出睡衣。又转身走进洗手间拿了些洗漱用品。

  小宝一脸懵逼的从座位上起来,走到幻幻身边:“小鱼你这是要去哪里啊?”

  “啧啧。看来你还是不了解这小婊砸。”

  “恩?”

  “一般这么晚了,拿着她那卡通睡衣还有洗漱用品,你说她……”

  “你们家孙彦澄来了?”

  “哦……突然来的。”

  余晓无心应着,往双肩包里塞着东西。

  以往彦澄来,她都会蹦蹦跳跳地唱着歌收拾东西。怎么今天情绪如此低落?

  幻幻跟小宝觉察到什么不对,互相看了眼,终是小宝先开口:“小鱼啊,你怎么了?”

  “恩?”

  幻幻看着反应迟钝的余晓,更加担心了,猜测道:“你跟彦澄吵架了?”

  “没有啊。”余晓对两人勉强一笑,头也不回地拿着收拾好的东西离开了。

  就在关上门的那一刻,她看到了桌上的那袋感冒药。霎时脑海中回响起田景沅的那句“学姐”……

  不绝于耳。

  ☆°.·☆°.· ☆°.· ☆°.· ☆°.· ☆

  洗漱过后从洗手间走出,余晓擦着脸,却不见房间里彦澄的踪影。

  “人呢?……啊!”

  发呆时忽然被人从身后抱住,余晓吓得一激灵。听见耳边熟悉的笑声,她伸手掐了下彦澄的胳膊:“打死你。”

  “哎?”彦澄歪头看着怀里的余晓,将她身子扳了过来。“逗逗你都不行?”

  眼前的彦澄一眉一眼都如同当年般清逸俊朗,却又莫名的变了味道。她愣了一会儿,表情稍稍暗淡了些。

  “怎么了?”

  “没有。”

  看见她勉强的笑,彦澄轻轻将手放在她肩上,关心的问道:“你怎么了?脸色不太好呢。”

  余晓抬头看着他:“不知道为什么有点累呢。”

  “这是在提前拒绝我吗?”

  “恩?”

  她目光遇上他,见他眼中闪烁着狡黠,恍然明白了什么。

  “不是那样的。”

  她低头害羞一笑,再一抬头,彦澄的吻迎了上来。

  与彦澄微冷的嘴唇相碰的那一刻,余晓心里咯噔一声,都已不知作何回应。她看着近在咫尺的他闭上了眼,挑弄温柔的吻充满了情欲的味道。她身子有些软,却还是理智地轻轻推开他:“不行。”

  “为什么?”

  孙彦澄脸色在一瞬之内就变了,冰冷的目光直直盯着慌张的余晓,伸手抓住她放在自己胸口的手腕。

  余晓第一次见他如此,没有预料到自己的拒绝令他反应这样大。想着是自己扫兴有些惭愧,但以她的状况……也不可能接受啊。

  “彦澄啊……我今天……”余晓小心翼翼地观察沉着脸的他,小声说道。“生理期所以不行……”

  孙彦澄听完余晓的解释,心里松了口气,脸色也随之缓和不少,温柔地将她往怀里揽了一下:“没关系。肚子疼吗?”

  余晓对他的情绪变化有所不解,可也没细想:“吃了止疼药,没什么了。”

  “怎么又吃止疼药了?”

  “不吃就会疼得不行……”

  彦澄抿抿嘴,满脸的心疼:“我可怜的孩子。今天就放过你。”

  “别闹了。”余晓害羞地白了他一眼,正巧听见自己手机传来了短信提示音。转身坐到床边看短信。

  孙彦澄看着穿着粉红色小熊睡衣的她盘腿坐在床上发短信,脑海中回忆起高中的时光。

  余晓肚子疼是出了名的。

  或许是身体本身就弱的关系,虽然班级里也会有女生生理期肚子痛,但都没有余晓的那样严重。

  一次语文课,余晓坐在第一排。因为肚子疼已经顺着额头往下滴冷汗了。

  彦澄坐在她斜后方的位置,看见她趴在桌上将近半节课,握紧着手却不知怎么帮她。正想着下课去隔壁班借点止疼药,却见余晓弱弱地举起手,一步一摇地走出教室。

  然后她许久没有回来。

  盯着教室门的彦澄琢磨了好久,举手跟老师请假冲了出去。

  走廊里安安静静,一个人都没有。他四处寻找着余晓的踪影,刚想顺着走廊尽头的楼梯去医护室看看,却听见女厕传来微弱的说话声。

  “妈妈我动不了了……吃了止疼药……都吐了……好……我等你……”

  啪——是手机掉到地上的声音。

  彦澄一急便冲进了女厕。

  余晓捂着肚子蹲在角落,脸色惨白,连手机也顾不上伸手去捡。

  “余晓?”

  她费力地抬头,疑惑为什么他在这里。

  “要我扶你去医护室吗?”

  她摆手,疼得除了哼一两声之外没有任何回应。她走不动,也说不出来。

  彦澄担心地看了一会儿表情痛苦的余晓,又看了眼手表。还有十分钟下课,从楼梯上去两层直接是医护室,应该不会遇见学生或老师。

  “不管了。”

  他想着将地上的手机捡起揣到裤兜里,然后抱起余晓便走了出去。直至医护室门口才将她放下。他用力敲了两下门,听到老师回应后将余晓扶进去:“老师,我刚刚去洗手间发现她蹲在那里动不了了,你快看看。”

  老师换上白大褂走过来,跟彦澄两人将余晓扶上床:“你怎么了啊?”

  “生理期……”

  女老师轻一挑眉,好奇道:“痛经这么严重吗?”

  余晓不想说太多:“我妈妈一会儿来接我……我歇会儿就好了。”

  “那你躺着吧。我去给你倒杯热水。”女老师转身才想起还在这里的男生。“你先回去上课吧。”

  彦澄看着无暇顾及自己的余晓,琢磨了一下转身回教室去了。

  下午的大课间,彦澄打完球从体育馆往教室走,忽然感觉到裤兜里的手机震动。他这才想起余晓的手机还在自己这里,然后看见来电显示上写的“Mummy”轻笑一声:“还挺会撒娇的。”

  可想着是余晓妈妈打来的电话,他犹豫起该怎么说话是好。

  “晚上有什么想吃的吗?”电话那边的余晓语气很轻松的样子。

  “恩?”他意外地歪着头。“你好了?”

  “吃点止疼药就好了的事啊。晚自习就可以回去了。”

  “哈。还以为你快死了。”

  “疼的时候确实是感觉快死了。可吃完止疼药就活过来了啊。”余晓抿抿嘴,痛快问道。“我等会儿回去,有什么想吃的快点说,我妈送我回去,顺便给你买了。”

  虽然是寄宿制学校,可周末就回家了也没什么特别想吃好吃的欲望。彦澄琢磨了一会儿:“汉堡?”

  “又是汉堡?”余晓不解。“每次别人从外面回来你都让他们带汉堡……吃不够的吗?”

  “可能这辈子吃不够吧。”

  “好,我知道了。”余晓点头答应,忽然想起一件事。“我回家了……没人说我什么吗?”

  “什么?”

  “就是那种……小题大做啊,矫情啊……一类的。”

  “你在乎那些?”

  “倒不是……”

  “这不就得了。”

  “但是她们会觉得我很假吧,小事而已要闹到回家?”

  “并不。”彦澄看着匆匆往教学楼走的学生们。“疼痛分十二级不是嘛,最轻的是蚊子咬,最重的是女人分娩的时候。严重一点的痛经仅次于分娩疼痛,所以在我看来并不假啊。”

  “这你都知道?”

  “所以觉得你矫情的都是无知的人。”

  “好好好,你学识最渊博。”余晓不想听他再多说一些自己听不懂的话了。“下了晚课我就回去,食堂等吧。”

  “我们……哪里见?”

  “食堂二楼吧。哦对了,你顺便帮我问问老徐她们吃什么,等会儿短信发我,我一起买了。快上课了吧?我不说了。我要在被窝里再躺一会儿。”

  “……”

  听余晓挂上电话,孙彦澄莫名的失望。

  原来不是自给他一个人带吃的啊……还以为有什么“特别优待”呢。

  “你不困吗?”坐在床上的余晓看着站在一边发呆的彦澄,已经十二点了。

  “啊。”彦澄从记忆里回神,笑着关上了灯。

  还好,她今晚的拒绝……并不意味着什么。

  ☆°.·☆°.· ☆°.· ☆°.· ☆°.· ☆

  夜半,恍惚醒来的余晓拿过枕边的手机。

  03:26 A。M

  摸着隐隐作痛的胃,她早已被冷汗浸透。轻轻掀开被子,才觉得能透过气些。

  大概是昨晚硬要陪着彦澄吃汉堡的缘故吧。

  按理说应该吃些正常的饭菜,可知道彦澄狂爱汉堡的余晓还是陪他去了。她一直没告诉他自己最近胃病犯了,所以他也并没有想过她会因此不舒服。

  现在余晓因胃疼而醒,却还不忍心吵了他给自己倒杯热水。捂着灼疼感明显的胃口,她蜷起身子侧卧着看窗外透进的冷光。后知后觉回忆刚才做的梦,脑海里全是那句“学姐”。

  歉疚感随着疼痛袭来,身心都是折磨。

  田景沅……

  对不起。

  余晓心中默念了无数遍对不起,却不知道为何自己要对他道歉。

  彦澄来找她,不是很合理的事吗?

  执着的是他,即便难受,也是他的事。

  知难而退,最好不过了。

  这不就是她想要的吗?

  可为什么还是心比胃痛。

  忽然响起的声音吓了余晓一跳,还没等她反应,身边的彦澄便掏出手机看了一眼。他揉了揉眼睛,坐起来在床头柜上找着什么。

  电视机忽然打开了。

  他调低了电视音量,想要看看余晓的反应。没想到她已经瞪着眼睛看着自己了:“吵醒你了?”

  “没有。”余晓侧躺着,手依然捂着胃,只是他看不到。“怎么这个时间起来了?”

  “有篮球赛,所以定了闹表。”

  “球赛啊……彦澄啊,你能不能……”

  “要陪我看吗?”

  本想让他烧些热水的余晓愣住,见他邀请,还是不想扫兴地坐了起来:“可是我看不懂……”

  “你问我啊,我可以给你解释。开始了!”

  电视里转播着球赛,彦澄刚开始会跟余晓解释下这局的对阵,后来看的入神了,干脆目不转睛地盯着电视。而她听不懂那些术语,只能默默陪他看。

  十几个人围着一颗球抢来抢去,她觉得无聊。再看一眼聚精会神的彦澄,忽然觉得尴尬。

  胃好像更疼了。

  余晓顶着额头上的冷汗,假借说去洗手间吐了。食道跟嗓子被胃酸灼得发痒,漱口之后还是觉得胃疼。蹲在布满瓷砖的卫生间地上,余晓捂着胃不想起来。仿佛这样还能舒服些。

  外面传来球赛解说员的声音,那热闹的氛围似乎将她一人独自隔开。

  第一次,觉得彦澄跟自己之间的距离那么远。

  ☆°.·☆°.· ☆°.· ☆°.· ☆°.· ☆

  第二天一大早。

  洗漱过后被彦澄拽出门。此时余晓还没能缓过神,他已经掏出钱包去买海洋馆的门票了。

  “走吧。”他拿着门票找着入口,顺手牵过她。

  “怎么突然要来海洋馆?”余晓看着入口处排起的队,好奇问道。

  “每次见面都是吃吃饭看看电影,有点太无趣了。”

  她想着有道理,点点头随他走去检票口。

  周末的水族馆人不算少。熙熙攘攘,放眼望去都是一家三口来玩。小孩子趴在玻璃上往里面望,还有些为了吸引水中的鱼儿发出怪叫,吵得余晓好不心烦。再看一眼身边的彦澄,他目光更多是聚集在那些小孩子身上。

  “啊,多可爱的宝宝啊。”

  余晓顺他温柔的目光看去,一个身穿粉红连衣裙的小宝宝正咿呀地跑过来。她父母在后面紧紧跟着,生怕她摔倒。然而余晓更介意的,是她嘴角的暗红色污渍:“为什么不给她擦嘴呢……”

  “多可爱啊。”

  “应该擦掉嘴边的污渍啊,免得不小心撞上别人蹭到对方身上才是。”

  彦澄似乎不太认同她的话,淡淡看了余晓一眼。

  他知道她不喜欢小孩子,嫌他们吵闹。所以见余晓并没什么兴趣,也不想因为这个跟她纠缠过多。

  余晓也深知他见到小孩子就挪不开步,两人这方面不太合拍,索性退让,不再继续这个话题,而是挽着他去另一边。

  走出不远,来到开放区。浅水的大型鱼缸里趴着一些懒洋洋的海龟。

  余晓正看着旁边立牌上的介绍,一个十岁左右的小男孩突然抓着一只海龟的壳将它从水里捞出来。那海龟受了惊吓,四肢扑腾几下便缩回壳里。而小男孩依旧不停地摇晃它,惹得周围小孩都跃跃欲试。

  余晓有些看不下去地拽了拽彦澄的手,示意他上前劝说几句。

  彦澄见他们父母都在身边而不去制止,有些无奈地摇摇头:“别多管闲事了。”

  她觉得彦澄说得也多少在理,本想忽略不管,可见那孩子讨人嫌的得意模样还是没忍住地拍了拍他:“小朋友,你不能这么对小动物的。而且告示牌上写了小心咬手,你还是将它放回去吧。”

  那小孩当做没听见,继续晃着手中的海龟,而他的父母也没有要管的意思。余晓火气噌的飚上来,本想重说几句,却被彦澄拉走了。

  “别管他了。”

  彦澄将余晓拉到一边,摸了摸她的头。刚要牵着她走去另一区,却被余晓扯了回来:“为什么?因为你喜欢小孩子,所以多么无礼多么淘气都能接受是吗?”

  余晓心气不顺地瞪着他,脸上的表情无比严肃。彦澄见她皱眉同自己对峙,也认真起来:“干嘛突然生气?”

  “为什么都不去管管那孩子呢?”

  “他父母都不去管他,我们哪有资格说他?”

  “所以自己生出来的孩子为什么不好好教育?教育不好就算了,还带出来丢人现眼。”

  彦澄对余晓莫名的发脾气觉得不可思议,思考了半天还是问道:“跟你有关系吗?”

  余晓自知有些理亏,转过头去:“我就是不喜欢小孩子。”

  “我有强迫你喜欢吗?”

  “……”

  “无论走到哪里,都会有小孩子的,难道你以后见到小孩子还能绕着走吗?”

  “可你好像很喜欢小孩子多的地方。快餐店、动物园、海洋馆。哪一次不是我迁就你?”

  “每次只要小孩子一多你就想发脾气,这也算迁就我?”

  “明知道我不喜欢,就别带我去啊。”她越想越气。“既然带我去了,就没权利怪我不高兴!”

  彦澄看着生气的余晓无言,强压心里的火气盯着她好久。而她迎着他的目光跟他对峙,似乎压抑得太久,这次一步都不想退。

  他叹了口气,愠怒地问道:“余晓。所以好不容易见次面,想带你出来玩都不对了么?”

  余晓听完头疼地深吸口气,与其说是觉得自己不该乱发脾气,不如说更无奈他不懂自己生气的那个点。

  她不喜欢小孩子除了因为他们吵之外,还觉得他们父母不够负责。父母是孩子的老师,这句话一点都不错。所以她更厌弃的,并不是小孩子本身。而是将他们带到这世上,却不教会他们去做个美好的人的嘴脸们。

  可是彦澄不懂。

  每次都是这样。

  因为不想非要跟他分个对错所以不去计较,落得如今就连想吵架的心都没有了。

  两人面对面沉默了很久,各自都惯例消化着其中的不快。若是以前早就自然地和好,然后牵着手离开了。

  可这次,或许是话题敏感,谁都不肯先妥协。

  无数幸福的人从身边走过,让两个人显得有些格格不入。

  冷静下来的余晓看着鲜少生气的彦澄隐隐叹了口气,还是先伸出手挽过他的胳膊:“还有表演没看呢。”

  虽说是先妥协,可余晓语气并没太多服软的意味。孙彦澄知道她能走出这步也不容易,随她继续往前走。

  这段距离短短几步,却让她再次感受到来自腹部的疼痛。

  ☆°.·☆°.· ☆°.· ☆°.· ☆°.· ☆

  看过海豚表演时间已经不多,余晓送彦澄来到车站,一路上没怎么交流。此时他取完车票回来,在余晓面前站定,委婉道:“我们不该吵架的。”

  “恩……是啊。”她细想只是小事,或许是自己太敏感,抿嘴准备道歉。“彦澄啊……”

  “好好照顾自己。”

  见他已经做好离开的准备,余晓也不想再说下去。他不是那种小气的人,之所以转移话题,是因为已经不气了吧。

  “回去还会很忙吗?”

  “是啊,还有很多事没做呢。”

  余晓笑笑,算是替他不值。辅导员将事都推给他了,自己都不知去哪里偷闲。

  “这就是为什么我再也不想在学生会谋职的原因。”

  “你那是随性。”

  “是那样吗……”余晓若有所思。

  “按时吃饭。别总因为码字睡那么晚。”

  “我知道了。”

  彦澄温和地笑着,摸了摸余晓的头后转身离开。

  直到他消失在人群里,她才幽幽捂着胃口蹲下……不用撑了。

  ☆°.·☆°.· ☆°.· ☆°.· ☆°.· ☆

  田景沅趴在宿舍阳台的栏杆上,看着楼下来来往往的人出神。

  自昨晚偷偷躲在幽僻处目送他们离开之后……一句话都没说过。电话不接,短信也不回。后来干脆拔了电池,在阳台上坐了整整一晚。心里一丝情绪都没有。

  他甚至都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这样。

  “为什么要那么做呢?”

  “为什么会有今天呢?”

  “为什么会睡不着?又为什么会难过呢?”

  如果能解开这些为什么,他就不会再执着了吧。

  或许……他只是不想承认。

  因为话没说开……

  也便没有矛盾可言。

继续阅读:第十五章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言荒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