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
小面包甄礼智2017-11-14 20:137,156

  第十三章

  昨夜回寝室,幻幻直接扑进被窝看男神的直播了。而余晓跟小宝两个人聊了个通宵,双双感冒卧倒。

  “啧啧啧。”幻幻叉着腰站在床下,嫌弃地看着两人摇头。“聊个通宵都能感冒。”

  “再不去上课就迟到了哦。”

  幻幻狠狠瞪了一眼还有精神顶嘴的余晓,强忍住抽她的冲动离开了。

  余晓盖好被子,忽然听到手机震动的声音。一定又是小宝手机响了。她翻了个身看着下铺的小宝,对她调皮一笑:“真的不接吗?”

  小宝坐起来,捂着被子靠在一边,摇了摇头。

  余晓抿了抿嘴,忽然想起田景沅来。

  他上次拦着自己跟踪小宝时说的那些话,是知道小宝找郑赫一的目的的吧。所以才会说如果她出现了,小宝会困扰。也就是因为知道,所以也希望小宝为她准备的这个生日礼物能带给她惊喜吧。

  想来小宝找郑赫一的时候并不知道他跟田景沅的关系,也就不存在什么心机的吧。

  余晓兀自思考,不觉地叹了口气:“所以呢?连他都一起误会了么?”

  “原谅我才反应过来那学弟……”小宝一脸抱歉,抬头望着上铺的余晓。

  “没事。”余晓摇了摇头,知道小宝不信男女之情,自然不会关注这些。迟钝了点也不奇怪。

  “可是……”小宝说到一半停住,眨着圆圆的眼睛看着余晓。“他跟你说清楚了吗?我是说……他跟你表白了吗?”

  “没有。”

  “那你也别想太多了吧。可能就只是崇拜呢?”

  “我有什么可被人崇拜的呢?”

  “谁说的?你要是没有什么,我们又怎么会一有事情就找你商量呢?”小宝看着苦笑的余晓,认真说道。“小鱼是那种看起来很冷漠,实际上很好相处的人啊。并且有种自信的气质,让人很想了解亲近呢。无论怎么样,他没有说那种暧昧的话就这样一棒子将他打死,会不会显得你自作多情了呢?我觉得还像之前那样坦坦荡荡地相处很好啊。”

  思考着她的话,余晓有些心烦:“就这样吧。趁此机会不要再接触就好了。反正对我来说都一样。”她又看了看小宝的手机,转而笑了。“倒是你,要一直不接他的电话么?”

  小宝扁了扁嘴,眼神转向窗外和煦的阳光:“我只是觉得我该重新审视下这个人了……”

  “别后悔就行。”

  余晓说完躺回床上,想着从来不信男女之情的小宝也有如此犹豫的一天,莫名笑了。话就说到这里让她自己想好了。感情这种东西,总要自己面对的。

  不知为什么,她脑海中又浮现出田景沅的脸。愣了半天的神,才蒙着被子继续睡了。

  ☆°.·☆°.· ☆°.· ☆°.· ☆°.· ☆

  下午是大魔王的课,余晓跟小宝实在不敢逃,还是顶着感冒跑来上课了。

  “晚上吃什么啊?”幻幻问道。

  余晓摆摆手,示意自己没什么胃口,嗓子疼得连话都不想说。而身边的小宝也是同样的状态。

  幻幻斜了两人一眼,无奈道:“要不就随便吃点吧,你俩要是不吃东西也没法吃药啊。”

  余晓揽着幻幻的胳膊往外走,点点头算是赞同。忽然见远处一女生死死地盯着自己……迎着那貌似绝不会善罢甘休的目光,一时有种说不上的诡异感。

  她不觉停下脚步,就这样与女孩对视着。忽然觉得对方有点眼熟,可又想不起来哪里见过。正当她出神的时候,那女孩一步一步地走了过去。缓慢,又气势汹汹。

  小宝跟幻幻发觉情况不对,两人对视了一眼不知道怎么回事。而余晓看着停在离自己只有两步之遥的女孩,下意识往后退了下。

  那女孩皱着眉,眼神满是说不清的情绪:“你就是余晓学姐吗?”

  她嗓音冰冷低沉,让余晓觉得背后一凉,犹豫中还是点了点头。

  女孩眉头皱得更深了,她死死盯着面前的余晓,忽然上前一步抓住余晓的胳膊:“学姐帮帮我吧!!!”

  “……呃?”

  “我现在很需要学姐帮忙!学姐不会忍心拒绝我的吧?恩?恩?”

  余晓目光对上抬起头的她,没想到她眼中满是恳切,并闪着令人垂怜的泪花。

  “学姐~学姐~~~”

  余晓瞅了眼一脸懵逼的小宝跟幻幻,才知道不是自己一个人没明白怎么回事:“……你是?”

  “啊。”想起自己还没自我介绍,那女孩放开余晓,挺直身子说道。“我叫遇媛廖,文新学院的。”

  “啊……你好。刚才说有事找我……”

  “去年生科学院迎新晚会得一等奖的搞笑情景剧是学姐写的吧?”

  回想去年自己跟李亦儒他们排了一个恶搞的宫廷情景剧,余晓后知后觉地看了眼身边的幻幻。而幻幻却白了她一眼:“你看我干什么?不是你写的是谁写的?”

  “啊……怎么了啊?”

  女孩再次兴奋地抓住余晓的手,笑眼弯起:“是这样的。校学生会跟外语学院搞了个英语歌唱比赛,全是唱歌未免太单调了,所以想整几个语言类节目。前两天来找我的几个节目都太无聊所以被我毙了。听我同学说去年生科的那个特别有趣,就厚着脸皮来问学姐要《选妃记》的剧本了。”

  “这样啊。”

  “可是《选妃记》剧本已经被借出去一次了啊。那时候挺多人都看过了……再翻拍就没意思了吧。”

  听完小宝的话,余晓才想起《选妃记》后来被学院辅导员看中,以才艺表演的形式去参加辅导员风采大赛了。她犹豫了下,说道:“剧本给你倒是没什么,只是就像小宝说的,挺多人都看过了,可能达不到你想要的效果。”

  “学姐你千万别这么说。”遇媛廖夸张地摆摆手,随即认真道。“我朋友跟我说并没有看全,只看学长上传到网上的其中一个小片段都笑得要死。而且这个《选妃记》一共就表演过两次,星星剧场也就能容纳1000人,算起来也没多少人看过。”

  余晓听她说话那意思是铁定要用《选妃记》了,也不想管太多。更何况《选妃记》这么受别人的喜爱,作为原创她还是很欣慰的:“好。等我回去给你找下剧本。我也不知道电脑里还有没有存档了。”

  “学姐你真是大好人!太谢谢你了~”

  “等我找到了你再感谢我吧。如果不幸被我删掉了……”

  “没事没事,你口述,我来写!”

  “我今晚回去就给你找,不行就再给你写一份吧。”

  “啊呀呀,这怎么好意思呢~”

  “没事,反正一年多了,有些梗也要换换才是。”

  “那学姐给我留个联系方式?”

  ☆°.·☆°.· ☆°.· ☆°.· ☆°.· ☆

  - 晚上 -

  联系过媛廖,余晓来到学生会的一个小会议室。下过课的她听说余晓亲自前来还是很懂事的买了杯奶茶给她,只是余晓喝了奶茶必吐,还是委婉了下说起正事:“剧本我找不到了,所以重新给你写了个大略的剧本。内容根据现在流行的梗填充进去就可以了。”

  媛廖拿着余晓已经打印好的纸质剧本,感动地撒娇:“学姐你真的太好了。”

  “没什么,我最近正好也闲着。”

  “一直听说学姐特别高冷来着……”

  余晓听完一点都不意外,释然道:“恩,我在外面的名声就是那样。”

  她见余晓说得直白,慌忙摆摆手:“不是不是。我没听见别人说学姐不好,只是听说很高冷而已。可能学姐不怎么笑?”

  余晓见她自言自语,觉得有趣地往椅子上靠了靠。:“在我看来高冷并不算什么贬义词,所以没什么。对了,你看下剧本吧,看看有没有什么需要改的。”

  “哦哦。” 遇媛廖听话地认真看着剧本,直至看到最后一页,才若有所思地摸了摸下巴。

  “怎么了?哪里需要改吗?”余晓好奇道。

  “不不不。挺好的。”她说完又翻到了最后一页,默默说着。“只是学姐这文风……似曾相识。”

  “都是些简单粗暴的大白话,所以很常见吧。”

  “并不是……前面倒是没什么,可最后这几段……特别像我偶像的文风。”

  “哦?我这么荣幸吗?”余晓有些意外。

  她目光游走在余晓敲打出的字里行间,不禁有些出神。看着那熟悉的文字,她忽闪着长长的睫毛笑了起来:“真的挺有她的感觉的。”她说完抬起头,撅起小嘴开始抱怨。“不过她才不像学姐这样有效率呢。要不我也不能等她更新等得这么辛苦。”

  “噗,原来是网络作者啊。”

  “是的啊。一个任性傲娇,又很神秘的作者呢。”

  余晓听得好奇,同样身为作者的她想问问是谁,可刚要开口,一个小干事便打开门走了进来。

  “部长,等会参加英语歌唱比赛的选手会来抽出场顺序。”

  “啊,对!”媛廖恍然想起什么,手忙脚乱地开始撕一边的笔记本,写上序号卷成一个个小纸条。

  余晓看着她可爱的样子笑了,淡淡道:“忘了吗?”

  “是啊,这两天太忙了。净忙情景剧的事儿了,差点忘了今天晚上叫了大家来抓阄。所以学姐真的是帮了我个大忙哦~”

  “这有什么,小事儿而已。”想着遇媛廖还有事要做,余晓识趣地起身。“我先回去了,需要帮忙给我打电话就好了。”

  “啊,真的太谢谢学姐~”

  “你要是再这样我就不好意思了。拜拜。”

  “学姐等下~!”

  媛廖抓住余晓的胳膊,将她没喝的奶茶塞进她手里:“学姐你忘了拿奶茶。”

  余晓看着手里还温热的奶茶犯了难。小宝最近吵吵着减肥,幻幻那小婊砸除了咖啡不喝其他饮料。而她又不能喝,拿走的话只能扔进垃圾箱。想着浪费,余晓还是委婉地将奶茶塞回媛廖手里:“不用了,你留着喝吧。我回寝室直接就刷牙睡了。”

  “哎呀学姐你就留着吧,我一番小心意而已。”

  “真的不用……”

  “嘶——”推推搡搡中媛廖干脆瞪起眼睛,半威胁道。“学姐你是不是不给我面子?是不是瞧不起我?我为了感谢学姐买杯奶茶给你你都不收,传出去我遇媛廖多没面子啊~!哎呀你就收下吧~~~~”

  余晓被她撒娇地摇着胳膊,为难中抿抿嘴:看来这奶茶注定是垃圾桶的命。

  只是刚接过那奶茶,便被人一把夺走。

  “她不能喝奶茶的。”、

  田景沅不知从哪里冒了出来,盯着媛廖的眼神有些严肃,然后硬生生地将奶茶丢进一边的垃圾桶里。

  余晓脑子还在因为什么又遇见他而运转,下一秒却被他突如其来的行为切断了反射弧。她看了眼对面完全愣住的媛廖,气氛忽然有点尴尬。她拽了把田景沅,眼里满是责备。咬牙低声说道:“你是不是疯了?毕竟人家一番心意。”

  面对余晓的责备,田景沅气势弱了下来:“反正你又不喝。”

  “那你可以留着喝啊。”

  “……我减肥。”

  “你哪里胖啦?!”

  田景沅看着面前的余晓,目光闪躲了一下:“反正……不行。”

  余晓无奈叹口气,显然被气得不行。

  遇媛廖看着两人一来一往说着话,再见田景沅瞬间服软的样子,忽然想起体育会的传闻。那天体育会她有事没去,回到寝室整个楼层都炸开锅了。

  “田景沅特别霸气地揪住了她!”

  “连奖都不领就只跟她说话!”

  “那女的是谁啊啊啊啊!”

  “太尼玛幸福了嘤嘤嘤~~~”

  她挥走脑海里的那些狼吼,斜着眼珠瞅着,恍然懂了什么,可还是当做什么都没有地转移了话题:“你是来抓阄的吗?”

  “啊,是的。”

  “抓阄?你参加比赛了?”

  “是啊。”

  余晓头疼地扶了下额:真的不明白为什么总能因为些大事小事遇到他。难道真的就是缘分?

  媛廖将折好的纸条放进一个小铁盒,递给田景沅:“随便抓一个吧。”

  他本想直接选一个的,忽然转过头问余晓:“你幸运数字是什么 ?”

  “恩?”

  “你说几号就几号好了。”

  看着他并不像是开玩笑的样子,余晓怔了很久没有回答。忽然想起抓阄才没有编号,她无奈说道:“你是不是傻?如果让你选的话那还抓阄干什么?”

  “对哦。”田景沅明朗地挠挠头,又自言自语。“那抓到多少号算是好的呢?”

  余晓见他犹豫不决,索性分析起来:“一般最开始的会让评委遗忘,而太靠后又可能拖太久了令评委没有兴趣……”她想了想,问媛廖。“一共多少人?”

  “啊,因为是决赛所以就十个人。”

  “如果十个人的话……中偏后算是很好了。”

  田景沅听完叹了口气祈祷,伸手去抓纸条:“保佑我抽个中后的号码吧。”

  他说完随便抽了个纸条出来,而余晓亲眼看着他将那纸条展开,整个人愣住了。

  七号。

  她的幸运数字。

  ☆°.·☆°.· ☆°.· ☆°.· ☆°.· ☆

  田景沅再一次强烈要求送余晓回寝室,手里还拎着不知什么时候买好的感冒药。本来以为上次之后事情就这样搁浅了,没想到真是哪里都能遇见他。

  余晓怎么都觉得别扭,可想着小宝早上跟自己说的话也觉得不无道理。反正他又没说喜欢自己,说不定就真的因为自己有大佬的气质所以跟着她呢?她本想叹口气,谁成想嗓子一痒咳了声。

  田景沅看着咳嗽的她,目光与她对上,忽然有点结巴:“感感感感……感冒药。”

  余晓瞟了眼他手中的药,淡淡说道:“感冒药吃了会有依赖性。慢慢就好了。”

  “最近换季流感很严重的。”

  “我没事。”

  他拿她没办法的眨了眨眼,问道:“还因为我跟你说谎生气吗?我当时只是怕你误会我别有用心……”

  余晓听完忽然停下脚步,直直盯着他,反而更好奇另一件事:“你到底有几个好哥哥?”

  “啊?”田景沅一懵。“五个……”

  “都是咱们学校的?”

  “昂……除了我跟凌志轩,都毕业了。”

  余晓完全不能相信地撇撇嘴,感慨起世界的渺小。幻幻喜欢姜若奇,小宝又跟郑赫一说不清楚。而且只要她稍微有点什么行动,四周绝对出现田景沅的身影。

  “这世界是有多小……”

  “你在说什么?”

  “没什么。”

  她不想再纠结这个问题,迈出步子继续往寝室走。而田景沅跟了上去,笑着说道:“这世界本来就很小啊。有些东西谁都说不准的。呐,就今天学生会的那个遇媛廖,你对她都没印象吗?”

  “什么印象?”

  “上次我们去吃烤肉,说要给你寄刀片的就是她啊。”

  “恩?”

  “噗。她是你的读者啊!”

  “……是她?”

  “我以为你能认出来的。”

  余晓再一次被这世间的缘分惊讶到,张大嘴巴回忆媛廖今天说自己文风跟她喜欢的作者很像的事。上次余晓背对着那女孩,并没怎么注意她的长相。如今听了田景沅的话才恍然大悟:“难怪……”

  “她要是知道你就是她在网上一直盼着更新的作者,会很开心的吧。”

  余晓看了他一眼,想着她留言要给自己寄刀片,笑不出来:“今年是怎么了。怎么总碰到这样的事。”

  “这样多好啊。互相之间都有着羁绊。”

  余晓看着说得轻松的田景沅,略有深意地问道:“你不觉得现在关系有点混乱吗?”

  “咦?有吗?会不会你想多了?”他歪着脑袋嘿嘿笑着,一反平时跟她说话时羞涩的模样,倒是让余晓心情舒畅了不少。

  如果他总那样扭扭捏捏的话……

  余晓怎么可能不乱想!

  “啊……”田景沅忽然担忧地摇了摇头。“如果这次歌唱比赛没得奖该怎么办?”

  “还没开始呢就泄气了,你的好哥哥们知道吗?”

  “我就是觉得抓阄的这个号有点不太吉利。”

  “哪里不吉利了?”

  “右眼皮总是跳呢。”

  “你这样迷信,你的好哥哥们知道吗?”

  “啊呀,需要被摸摸脑袋冲冲喜呢。”

  余晓斜了眼田景沅,这才听出对方话中有话:“打死你。”

  田景沅一愣,不满地扁扁嘴。而余晓看着蔫下来的他,顿时觉得挺有意思。反正心情好,还是鼓励他一下:“加油吧。得奖了学姐就给你买饼干吃。”

  “真的?”

  余晓看着完全意外的田景沅噗嗤笑了,补充道:“当然。宠物饼干。”

  他脸上闪过一丝不悦,可细想又欢脱起来:“”管他呢!有奖励就行。”

  余晓索性不去说话,也懒得管他会不会领奖。忽然响起的手机声吓了她一跳,看见彦澄的来电显示,握着手机的手似乎颤抖了一下。她故意侧了个身不让田景沅看见是谁的来电,划开了接听键。

  “喂?”

  “哦,怎么了?”她竟不由自主地故作镇定。

  “没有,只是打个电话给你而已。今天很忙吗?”

  “不忙。”

  “那就好。”

  电话那边沉默了一阵,余晓心中说不上来的不安着。忽然身边一辆车缓慢开过,对着出神的余晓按了喇叭,吓了她一跳。

  彦澄问道:“你在哪儿呢?”

  心虚地扫了眼身边与自己同行的田景沅,余晓掌心不自觉地冒汗,却还是淡淡说道:“刚刚学生会有个干事找我帮忙,正往寝室走呢。”

  “一个人吗?”

  彦澄的发问令她犹豫了一下,刚要说谎说自己一个人的余晓看见了不远处站在宿舍楼下的熟悉身影。整个人呆住了。

  远处的彦澄听电话那边迟迟不回话,以为信号断了,诧异地看向手机。

  完全没想到他会出现在宿舍楼下的余晓一阵心慌,此时要是说自己一个人绝对能被他戳穿,下意识地开了口:“没有,两个人。”

  似乎是余光扫到有人在不远处,彦澄抬起头,正撞上余晓的目光。

  她身边还站着后知后觉地田景沅。他一时不知作何反应才最自然,索性就这样站着不说话。

  彦澄看了眼余晓,又看了眼她身边的田景沅,似乎等着她解释般的走了过去。而余晓心中压抑,顿时觉得进退两难,说什么都不对。

  正当两人僵持着试探对方谁都不开口,身边的田景沅忽然笑了:“看来学姐还有私事呢啊。”他看着脸色并不好的彦澄,笑得纯粹。“麻烦学姐一定要将感冒药交给宝学姐啊,否则我哥会心疼的。该传达的我已经替我哥传达了,实在是麻烦学姐了,我先回去啦。”

  田景沅说完一副轻松的样子转身离开了。

  彦澄看着他的离去的背影走到余晓面前,好奇问道:“他是?”

  余晓握着拳,心里憋闷得难受。然而还是用尽全力演了一副最完美的笑容,淡淡解释着:“他哥哥追小宝,让我帮忙带点东西。”

  彦澄目光从他身上移开,看着面前许久未见的余晓,轻轻地将她拥入怀里。

  田景沅离开得迅速,都没来的及让余晓看清脸上的表情。

  而她深知这是他的成全,耳边回荡着他死也不叫的那声“学姐”,一颗心莫名疼痛着。

  为什么会痛呢?

  埋在彦澄怀里的余晓心乱如麻,内疚自己又对他说了谎。

  恍惚中余光似乎注意到走远的田景沅回了下头,余晓拎着装满感冒药的那只手顿时攥得紧紧的。

  胸口蔓延开来的是挥之不去的抽痛。

  伴随着那些谎言,他的,她的。

  如枯萎的花叶……

  全部掉落了。

继续阅读:第十四章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言荒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