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
小面包甄礼智2017-11-16 09:294,031

  第十八章

  面前傻笑的田景沅让余晓惊讶得说不出话。

  他怎么会在C市?

  余晓打量了他一眼,发觉他手上拎了个旅行包:“你怎么会在这里?”

  “啊……旅行。”

  听他笨拙地掩饰着,她无奈:“你觉得我会信么?”

  “事实上……听说你病了要回C市,然后我寻思顺便来拍些照片回去当摄影课的作业……”田景沅挠了挠头,解释过后突然笑了。“都说C市有山有海很美不是嘛。”

  余晓说不上什么心情,看着面前不敢同自己对视的田景沅,也不知道他话里几分真假。可既然他已经来了,她也没办法把人家赶走。

  “啊,行李取完了,我们先出去吧。”

  田景沅刚要故作轻松地往外走,却被余晓一把拉回去。

  “田景沅。”她向接机口望了下,又将他往角落里拽了拽,指着他的鼻子威胁道。“你等会千万别跟我说话,要装作不认识我懂吗?”

  “恩?为什么?”

  “没有为什么!”

  “那就一起走啊,我帮你拎箱子。”

  “我自己可以!”

  看见余晓有些凶的样子,田景沅委屈地扁扁嘴:“哦……”

  “我先出去。你别跟过来啊!”

  “有人来接你吗?”

  “没错,我妈来接我。”

  “那为什么不能一起走?我还可以跟阿姨打个招呼。”

  “打个ball招呼!”余晓头疼地捋了捋头发,盯着一脸天真的田景沅,无奈他还是不明白自己的意图。“我好不容易回趟家,身边还带个小男生,我妈怎么想?”

  “同学啊。”他看着愣住的余晓。“不然呢?还能怎么想?”

  这回轮到余晓不说话了。她哑口无言,快速转移目光,因被被夺了话语权完全不高兴。

  看来又是她自作多情了。

  余晓心里正奔过无数只草泥马,手上的手机却忽然被抢了去。

  “呀!”原本慌张的她想起自己有密码锁,还是淡定下来。“你要干什么啊?”

  田景沅噼里啪啦的按着她的手机,认真输着什么。

  “你又打不开密码,别把我手机按坏了!”

  “谁说的?”

  田景沅话音刚落,裤袋里的手机便响了起来。这小子竟然用余晓的手机给自己打了电话?

  他将手机递还给余晓,一脸得意。而余晓看着手机上的陌生号码,惊讶他竟然轻易破解了自己的密码。

  不过生日数字这种……也没什么难度可言。

  田景沅将手机放回口袋,想了一下:“我会在C市待两天,如果你有时间的话可以找我……”

  “没有时间。”

  她还是好冷漠。

  “哦……”他看似有些委屈地低下头,淡淡道。“那我先走了……”

  余晓环着胸看着他离开,忽然想起一件事,又将他拽了回来:“……你在这人生地不熟的要去哪?”

  “酒店什么的我都订好了啊。”

  余晓听完才放心地拎起箱子转头离开。这小孩儿还真是人小鬼大。

  “我先出去,别跟着我。”

  田景沅看着余晓走远的背影,疑惑地歪了歪头:“关心我?”想着便不由自主地嘴角上扬,一个人自言自语起来。“是关心我没错吧?没错啊,在关心我。”又像个傻瓜似的打了个响指。“啊~应该去喝杯咖啡冷静下。”

  ☆°.·☆°.· ☆°.· ☆°.· ☆°.· ☆

  跟父母一起吃过饭,又聊了很多家常。不知不觉已经快十点。

  余晓洗过澡倒在床上,将半湿的头发撩在脑后。拿过床头柜的手机,才发现小宝给自己发了短信。估计这个时间她还没睡,余晓拨了过去。

  小宝很快接了电话,看样子就守着手机呢:“你怎么样了呀?去医院了没?”

  余晓欣慰地笑笑,扑了扑自己的头发说道:“做胃镜要空腹的,只能明天去。”

  “做胃镜好疼的吧……”

  “没做过,谁知道呢。”

  “那你快早点睡吧,明天出结果了给我打电话哈。”

  “我知道啦。幻幻怎么样了?”

  “她呀。”小宝沉默了一会儿,可能是抬头看了眼上铺的幻幻。“应该是睡了吧。”

  “这么早不像她作风啊。”

  “可能是骂他哥骂累了吧。”

  “噗。告诉她别太过分了,免得他哥一言不合把她嫁给多毛小王子。”

  “什么鬼?”

  “晚安,早点睡吧。”

  余晓挂了电话后将手机放回床头,窝在舒适松软的床上,顿时觉得回家真好。不过也没想到自己距离清明放假后没多久就又回来了。

  她伸手关了灯,闭上眼睛睡着,却总觉得心里总有点别扭。睁开眼望着床头的手机,竟在思考一个不合适的问题:“那小傻子在干什么……”

  她想着哗地坐了起来。拿起手机看着屏保皱眉。

  “田景沅你是死人吗?在这里你谁都不认识,我就算是你的监护人啊!明明有我电话还不赶快报个平安?”余晓越想越心气不顺,干脆对着手机发脾气。“你要是有个三长两短,你那帮哥哥们不得杀了我?特别是那个绿毛的!”

  本想打他电话问问的,可余晓忽然停住了。

  “……万一他误会了怎么办?不行不行,还是睡觉吧!”

  她又躺回床上,咬着嘴唇上的死皮,思绪不受控制,开始创造各种脑洞。

  找不到酒店迷路了。

  被怪阿姨拐卖到小山村。

  坐错了黑车被人拉到野外割肾。

  “还让不让人睡觉了!”

  余晓崩溃地坐起来,手机忽然响了。看着是陌生号码的她料到差不多是田景沅,清了清嗓子:“喂?”

  “你还没睡呢?”果然是他。

  “你吵醒我了。”

  “啊……”

  “什么事?”

  电话那边的田景沅想了想,弱弱问道:“明天……需要我陪你去医院检查吗?”

  “我妈陪我。”

  “啊……”

  本想要挂电话的余晓听到对面有点嘈杂,好奇道:“你在哪?”

  “有点饿了出来买吃的。”

  “大半夜的买什么吃的!赶紧给我回去!”

  “没有啊,街边的大排档还有好多人的。这才叫夜生活啊~”

  “夜生活?你成……”

  “我成年好久了,要给你看身份证吗?”田景沅料到她会这么说,先抢过话。

  “我睡了。”被田景沅顶了一嘴的余晓不爽的鼓着腮帮子,生气地挂了电话。“他怎么一阵一阵的?精分?”

  疑惑中她还是躺下,带着一张黑人问号脸睡了过去。

  ☆°.·☆°.· ☆°.· ☆°.· ☆°.· ☆

  刚刚做完胃镜,余晓安静地坐在医院走廊的椅子上。

  妈妈抚着她的背,可她依旧觉得很恶心。

  余晓记得那所谓麻药,吞进肚子里麻麻痒痒。医生拿着黑色的胶皮管顺着她的喉咙一点点塞进胃里,它长时间抵着她的会厌,条件性反射让人想呕吐,却又闭不上嘴。

  身后的护士不停地帮她擦着嘴边的口水,安慰着说很快就好。几十秒仿佛酷刑般的折磨,使余晓流着眼泪不停咳嗽。终是结束这场战役,她坐起身来擦着眼泪和嘴角的胆汁,从未如此狼狈过。

  纵使现在已经坐在外面,余晓依旧觉得那根管子还塞在自己的嘴里,贯穿食道。几番挣扎过后,她还是没能战胜那汹涌袭来的恶心,跑去卫生间连胃里最后的麻药都吐了。

  虚弱的余晓倚在妈妈身上,已经被折腾得全然无力。

  “十二号,余晓。”

  今天坐诊的是余晓父母的朋友,她也见过几次,平时叫他杨叔叔。跟他打过招呼之后,余晓便开始叙述自己的病情。

  “现在听你这么说倒是觉得像胃炎,可是还是要等胃镜片子出来后才能确诊。”杨林说着收起余晓的病例,对她一笑。“我去催催他们,争取让你明天下午拿到片子。到时候你再来找我。”

  “谢谢杨叔叔。”

  “老杨啊,那我这几天给她吃点什么啊?”

  “最好是好消化的东西,粥啊,馒头什么的。”

  “可这孩子吃什么都吐啊。”

  “什么都吐?”杨林吃惊地看向余晓。“按理来说余晓这么年轻应该不会是太大的问题,而且如果严重的话,刚才照胃镜的护士会直接告诉我的。”

  他看着她苍白的脸色,疑惑道:“余晓,最近有心事吗?”

  他的发问使余晓怔住,一时不知怎么回答。

  “如果胃部本身和其他器官没有问题的话,那差不多就是精神压力导致的了。”杨林扶了扶眼镜。“最近有什么不开心的事,或者压力很大吗?”

  “……没有。”

  “那就奇怪了……这样吧,还是等胃镜片子出来再说吧。你这两天好好休息,除了粥什么都别吃了。”

  “好。”

  ☆°.·☆°.· ☆°.· ☆°.· ☆°.· ☆

  第二天。

  昨晚胡思乱想的余晓直到凌晨眼睛都瞪得溜圆,后来干脆看着破案神剧CSI入睡。中午十点多醒来到厨房倒了杯水,脑海里满是充满着尸体跟变态杀人狂的梦。

  她咕咚咕咚地灌下一整杯水,疲惫地松了口气:“我妈说的对,半夜不应该看电视剧。”

  正揉着肿成桃子的双眼,手机却忽然来了条短信。原来是妈妈叫她去医院拿检查结果。余晓看完直接走去房间换衣服,昨晚心上吊着的大石头也落下来了。

  既然妈妈都不说陪自己去了,看样子就是已经知道结果没事了。

  “亲妈。”

  拿完片子回来的余晓心情不错,在街边慢悠悠闲逛。

  杨叔叔说只是轻微的胃炎,之所以吐血可能是因为那几天经常吐造成食道里的毛细血管破裂导致的。

  “不是绝症啊!”

  余晓心中呐喊了一句,迎着阳光抻了个大大的懒腰。幸好,幸好。

  见正巧是绿灯,她匆匆跑去人行横道,没想到走了一半,忽然一阵眩晕。眼前霎时一片白,后颈漫上的灼热在胸前散开,控制住她整个身体。那眩晕携带了一点疼痛,使她喘不过气。余晓意识到自己还在大马路中间,强打起精神睁开眼睛注意来往的车辆。终于在飘忽的脚步中抵达马路对面,却实在挺不住,蹲下身休息。

  眩晕不减反增,在她脑壳里打转。余晓觉得很热,喘不过气,想要喝杯冰水。可偏偏身边什么都没有。这是她第一次经历这样的事,好不容易拿了片子证明自己没事,却又忽然觉得自己快死了。

  回想自己为什么会这样难受,可能是从昨天开始便没怎么吃东西有点低血糖,刚才又忽然太兴奋。“呃……”她觉得热的扯了扯自己的衣领, 仿佛这样才能喘口气。

  “余晓?”

  耳鸣中隐约听见有人叫自己,余晓无心顾及,还没看清对方是谁,便如抓救命稻草一般抓住了他。

  许秦禹刚刚开着车路过,发现前面的车似乎都绕着什么减速开走。他只是顺便看了眼,忽然发现一个熟悉的身影蹲在那里,匆匆将车停在道边。

  被余晓一把抓住的许秦禹感受到她掌心的汗,担忧道:“怎么了?”

继续阅读:第十九章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言荒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