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小面包甄礼智2017-11-16 09:354,684

  第十九章

  余晓胸口闷得难受,眯起一只眼睛看了对方,然后庆幸中一屁股坐在地上。

  许秦禹吓坏了:“余晓你怎么了?”

  她没多说,弱弱问道:“有水吗?”

  许秦禹听完回车上拿了瓶水回来,送到她嘴边。见余晓大口喝着水,还是不免担心:“你怎么样?要去医院吗?”

  当那矿泉水顺着嗓子流进身体的时候,余晓第一次意识到,原来水是有味道的。丝丝甘甜滋养着一颗慌跳的心,使胸口的灼热缓和了不少。

  医院?她可是刚从那里出来。

  余晓再次伸出手抓了抓他的胳膊,却一句话都说不出来。许秦禹见她还是低着头坐在那里,本想将她抱起,却被余晓一把拦住。

  “我好多了。”她语气还是很弱。“可能是有点低血糖,现在缓过来点了。”

  他听完舒了口气:“你真是吓死人了。”

  眩晕退去的余晓轻笑一声,看着面前一脸担心的他开起玩笑来:“因为上次被幻幻责怪所以怕我碰瓷吗?”

  许秦禹无奈:“还有精神开玩笑……快起来吧。”

  余晓扶着他的胳膊站起来,担心自己再次晕厥所以原地缓了一会才睁开眼睛。

  “你怎么蹲在这里?”许秦禹问。

  “刚才去医院拿检查结果来着,可能是捡回条命太开心?”她自嘲。“反正昨晚起就没吃什么,有点低血糖而已。”

  “你胃怎么样了?我听幻幻说你胃病很严重。”

  余晓看了眼瞪着大眼睛的他,有些不耐烦的说道:“带我吃点正常的东西吧。”

  ☆°.·☆°.· ☆°.· ☆°.· ☆°.· ☆

  “好吃~~~”

  许秦禹看着对面嘴里塞得鼓鼓却还不忘满足点头的余晓,无奈地叹了口气。不就是个花卷而已。

  他拿起手边的茉莉花茶喝了一口,忽然想起什么似的挡了挡脸。随后用指尖敲敲桌子,引起余晓的注意。

  “干什么?”

  许秦禹又左右看看,小声说道:“你快点吃。”

  余晓吞下嘴里的银丝花卷,一脸问号的盯着他:“怎么了?”

  “我忽然想起来我在这里有熟人,赶紧吃完走人。”

  “什么样的熟人?前女友吗?”

  “不是,这酒店是我同学开的。他要是知道我来了一定会来招呼我。”

  余晓看着鬼祟的他眨了眨眼,还是没懂:“所以呢?”

  “他很烦人的,我不想欠他人情。”

  “哦……”她想了想,加快了吞咽的速度。“那我快点吃!”

  许秦禹来时贴心的给余晓买了支葡萄糖,所以血糖上来后的余晓像是充满电一样的精力充沛。她将手里剩下的花卷掰成四瓣,一口一块,灌着水咕嘟咕嘟都冲进胃里。

  本不该给他打麻烦快速离开的,可她还是因为太饿而不愿放弃手里的食物。尽管它只是个——花卷。

  余晓喝了最后一口水,着急地拽着许秦禹的袖子往外走。却被一低沉的男声惊到。

  “哎呦我的老同学。”

  两人忽然定格在那里,对视了一眼转过身。一男子环着胸痞笑的冲许秦禹走过去,十分热情地拍了拍他的肩:“大眼,你说你来怎么不告诉我一声呢?还拿不拿我当朋友啊?”

  许秦禹坦荡的双手插兜,若无其事淡淡道:“怕你忙而已。”

  “怎么会怎么会,大眼你来了就算给我面子了。不过话说你怎么突然来了C市啊?”

  “公司里有事,来开个会路过。不会待太久。”

  “果然许大少爷就是忙啊,今天好不容易来一趟,我请我请。”男人看起来不大,跟许秦禹年纪相仿。单眼皮小眼睛,但梳在脑后的头发显得精神不少。

  他语气有些奇怪,说完回头看了眼桌上的菜品顿时黑下脸来,差点没让余晓笑出声。纵使他家东西再贵,那几个花卷和一碗清粥又值几个钱。

  他尴尬地回过头,注意到躲在许秦禹身后的余晓,随即下意识的打量起她来。扎着丸子头的余晓一身白色T裙,白色的平底布鞋。看起来虽然清爽,可来这种酒店吃饭却显得太小孩子气了。

  “哈。”他笑着拍了下许秦禹的肩,坏笑道。“你小子啊~到底是来开会啊,还是有别的目的啊。”

  “什么?”许秦禹顺着他的目光回头,才想起身后的余晓。

  余晓又往许秦禹身后躲了躲,双眼圆溜溜地偷瞄着陌生男人。那人说话阴阳怪气,她才不要参与进去。

  那人回过神抿嘴,眼里竟有几分嘲讽:“我跟静怡明年年初就结婚了,到时候要来喝喜酒啊。”

  “一定会去的。”

  “说真的,也要感谢你当时出国,才让我有机会追求她。否则静怡永远不知道应该在我们之间选择谁。”

  “都是你应得的。”

  余晓听着两人对话有些不对,恍然这之间一定有故事。似乎是三角恋……女方摇摆不定,那人趁许秦禹出国时乘胜追击才抱得美人归的。她又看了眼完全没有任何情绪的许秦禹,不知是他真的不在乎还是演技太好。

  可光看那人招人厌烦的得意嘴脸……心中的正义之火便燃烧起来。

  “那你可要千万告诉她不要企图勾引我许秦禹,否则我可不确定自己能做出什么。”

  那人没想到余晓会忽然站出来说话,也没从她话里的讽刺中反应过来:“你说什么?”

  “我说,”余晓环着胸走到他面前,眼神犀利。“让你那个所谓的未婚妻离我的许秦禹远一点,否则小心我一个大呲花把你们炸飞到天上。”

  他跟许秦禹都被余晓的话吓了一跳,惊讶滴张大了嘴。

  “看什么?再看我就把你眼珠子抠出来!”

  许秦禹因过于惊讶只沉默地斜了她一眼。然而余晓一把拐住还傻站着的许秦禹,给了那人大大的一个白眼后拽着他转身离开了。

  一路走到车边,她才松开拐着许秦禹的手,淡定地坐进车里。许秦禹坐稳驾驶位,偷偷瞄了余晓一眼。

  她看见还出来观望的宋闵浩,厌烦地向着窗外说道:“我可不想看见那人形土豆,开车好吗?”

  车子开出没多远,停下车等红绿灯的许秦禹还是笑了出来。

  余晓瞪了他一眼:“笑什么?”

  “现在想想你刚才的话挺逗的。”

  “那种人看着就反胃,抢了别人的女朋友还一脸得意的样子,什么三观!”

  “谁告诉你是女朋友的啊哈哈哈。”他笑得更厉害了。

  “那是什么?”

  “静怡是以前班里出了名的胖女孩,她当初公开了说喜欢我跟宋闵浩,有点难以抉择。我出国也有想要躲她的心的。宋土豆那人没什么坏心思,不过从上学的时候就爱比,所以自然各方面都要赢过我才行。”

  余晓目瞪口呆。难怪他刚才一点反应都没有。

  “我感谢他都来不及。你竟然还要用大呲花把他们炸上天哈哈哈!”

  “不许笑!”余晓吼了一句。“你个没良心的,我还不是为了给你出口气啊?!”

  许秦禹控制不住地笑着,看见亮起绿灯差点一脚油门撞到前面车上。笑了半天看了眼鼓起腮帮子生气的余晓,清了清嗓子冷静道:“不过那小土豆既然能选择跟她结婚,也是真爱吧。毕竟他年轻有为,有钱又有才华。”

  余晓想着他说的话,顿时羞得不行。真是丢死人了……

  正烦躁着,忽然感觉到了包里的手机震动。看了眼是彦澄的来电,她有些疑惑他怎么这个时间打电话给自己。

  “喂?”

  “你在哪?”电话那边的彦澄气势汹汹,完全是在质问她。

  身边的许秦禹似乎是听到了,轻瞥余晓一眼。余晓也觉得声音有些大,不觉地按着侧边的音量键减小了音量。

  “刚刚上完课往寝室走...”

  “你骗我。”

  被他识破,余晓心虚的咽了口口水。

  “我再问你一遍,你在哪里?”电话那边的彦澄咄咄逼人,很明显已经非常生气。

  余晓想了想,还是说了实话:“我回C市了...”

  孙彦澄沉默良久,似乎是想要将自己的怒火全部压下去:“为什么不跟我说你回去了?”

  “我担心...”

  “跟谁在一起?”

  余晓听完转头看了一眼认真开车的许秦禹,明明他都没出声音,彦澄为什么会这么问?

  “我自己啊。”

  余晓说完,电话另一边瞬间死寂。一秒,两秒,三秒……

  “为什么又说谎?”

  “……”

  听对方久久不言语,孙彦澄的声音更低了。

  “余晓,如果今天下午我妈没有在去医院拿体检报告时看见了你,你还要骗我多久?”

  余晓一瞬心惊,握着电话的手指瞬间冰凉。

  这是什么意思?彦澄妈妈看见她了?为什么不过来打招呼呢?是不是也看见了许秦禹……所以彦澄才会问自己跟谁一起。

  “我没有刻意不告诉你,只是我告诉你了也没有用啊。”

  “所以你就对我说谎?”

  余晓握着手机看向窗外,完全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一方面认为自己没错,不告诉他是为了不让他担心罢。而另一方面,却因为自己的谎言内疚。

  漫长的无言令电波间的气氛变得紧张,就连许秦禹馨香的车室,也顿时压抑起来。

  余晓开始胡思乱想,猜测彦澄妈妈是怎么跟他说在医院看见自己的。开始不明白为什么他忽然因为这么点小事生气。开始怨恨他不去关心自己身体怎样,而是一直抓着她的善意不放。

  “你变了。”

  许久,彦澄说了这样一句话。令余晓无语到想笑。

  这么多年了,谁都会有变化。即便是自己对他说谎有所隐瞒,可绝不曾背叛或者做过什么令他失望的事。田景沅是个意外,她已经足够决绝了。

  一时之间,余晓回想起这么久以来他的变化...她也失望。

  不争不抢的他开始在乎那些名誉,开始想要掌控以前不曾追求的东西。余晓从来不说什么,只是因为觉得在她这里,他还是原来的他。

  可最初对她无比细心的他也没了那股热情。她甚至都不知道两人是靠着什么走到现在的。

  许秦禹见余晓脸色很差,犹豫着没开口。他装作什么都没有底继续开车,可余晓的下一句话,忽然令他担心起来。

  “我没变。之所以觉得我变了...是因为你变了。”

  她说完挂了电话,这种时候若是再纠结下去一定大吵一架。

  尽管,她已经看见时间墙上的那道裂缝了。

  ☆°.·☆°.· ☆°.· ☆°.· ☆°.· ☆

  被许秦禹送回家,余晓一路上一句话都没说,连道谢的心思都没了。彦澄再没给她打过电话,也没有发过短信。就放任他们之间闹着矛盾不去解决。

  说起来……他以前不是这样的。

  下午耀眼的阳光照了卧室,她还是觉得心寒。

  彦澄轻描淡写的一句“你变了”让余晓至今没能救活受伤的心。

  或许她真的变了,只是自己未曾可知。

  忽然手机响了起来,还让余晓对彦澄抱有那么一丝希望。可看见是小宝的来电,连最后一丝希望都遗失殆尽。

  “怎么样啊?你胃到底怎么回事啊?”

  听到她的关心,余晓不免觉得安慰:“没什么事,普通的胃炎。医生说吐血只是因为经常呕吐导致食道太脆弱。慢慢养就好了。”

  “啊,那就好。不过既然没有什么大毛病你还总吐呀?会不会是其他地方导致的啊。”

  她这么一问,余晓忽然想起了杨叔叔问她的话。

  “最近有什么心事吗?如果胃部本身和其他器官没有问题的话,那差不多就是精神压力导致的了。”

  “……小宝。”

  “恩?”

  “从认识我到现在,我变了吗?”

  “怎么突然这么问?”

  “只是想知道,自己在走一条什么样的路。”

  电话那边的小宝犹豫了下,猜到余晓差不多有没法言语的心事,温柔道:“如果说变了的话,只能说更挑食、更娇贵了。”

  她的话令余晓笑了。

  “可是在我心里,你一直都是我最初见到的余晓。自由随性,却还保持着自己的底线。”

  小宝的话带给她些许温暖,忽然想要矫情的说句谢谢,却还是硬生生憋了回去。

  挂了电话的余晓趴在床上,看着窗外空旷的一片天发呆。心中的郁结因为彦澄迟迟不来电话而越来越紧。

  手机忽然响了起来,她看着那陌生又熟悉的电话号码,再次对彦澄失望。

  余晓握着手机连说话的力气都没有,听见对面传来田景沅略带紧张的声音:“恩……我明天就回学校了,想去海边拍些照片,你有没有什么推荐的地方?”

  她沉默着没有答话。

  “或者公园也行,我就拍些照片当作业。然后……”

  “要我带你去吗?”

  余晓这句话,是田景沅不曾奢求过的。

继续阅读:第二十章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言荒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