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
小面包甄礼智2017-11-14 21:154,999

  第十六章

  昨晚余晓码字到凌晨,一直心绪不宁,写出来的东西自己也不满意,后来干脆拖后了原本的更新计划。留言板她也没心情再去看,索性蒙头睡觉了。

  迷迷糊糊低上了一上午的课,她完全不记得老师都在讲台上说了什么,脑海里一片空白。

  吃过午饭后回到寝室楼,幻幻跟小宝见余晓没什么力气,一人架过她一只胳膊。

  “余小鱼你最近怎么了?大白菜都白吃了是不是?”幻幻嫌弃低瞪着她。“怎么天天一副病怏怏的样子。”

  “对啊,干什么都没有精气神。”

  “再好的人被你们这么架着都会血管堵塞的好吗?”余晓吐槽,挣开两人的束缚。

  “你个白眼狼怎么这么没良心呢?要不是我们架着你你还能活着回来?”幻幻又一把揪住她的袖子,气得瞪眼睛。

  “哦……”余晓轻轻应了一声。“真想一个大呲花把你炸上天。”

  “你说什么?”

  “宝,今天不约会啊?”

  小宝被余晓突然的提问吓了一跳,回过神害羞道:“他这两天编辑社比较忙。”

  看着她一脸的少女娇羞,余晓跟幻幻便不约而同的啧啧两声。刚走到门口,幻幻的手机便响了起来。她看了眼来电显示,极其厌弃地低声咒骂了一句,啪的把电话挂了。

  “谁呀?怎么不接?”

  “大眼怪。”幻幻说完看着小宝从包里掏出钥匙,咬牙讽刺道。“天天吃饱没事儿干了打电话骚扰我。等我放暑假回家就把他车砸了。”

  “你可得了吧,你哥不得抽死你啊!”小宝笑她吹牛。

  “就他那三两下子,我直接用辣椒水吊打他叫爸爸好吗?叫爸爸你懂吗?你懂……啊啊啊啊啊啊啊!”

  幻幻突然的惊叫吓了余晓一跳,捂着耳朵狠狠推了她一把:“干什么啊你!”

  幻幻看清从阳台里走出的人,顿时魂飞魄散,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余晓跟小宝抬头遇上穿着藏蓝色衬衫的男子,对视了一眼疑惑地歪头。男子并不算太高,只是清瘦的身形加三七比例的打扮给他加分了不少。他淡漠地看着幻幻,轻颤了一下浓密纤长的睫毛。

  余晓望着他那双大而精致的眼睛,恍然猜到了他的身份,喃喃道:“大眼怪。”

  “说什么呐!?”幻幻倏地从地上站了起来,挡在了那人面前。“我哥哥是眼大如牛,但是你不能这么说他。”她回身对许秦禹殷勤一笑,轻声细语道。“哥~你怎会在我们寝室里?”

  许秦禹盯了她一会儿,直到发觉幻幻头上已经布满了密密麻麻的汗珠,才幽幽说道:“宿管阿姨放我进来的。”他说完将手里的一串钥匙放在幻幻头上。“昨晚你忘了拿钥匙。”

  “哈哈。啊哈哈。”幻幻尴尬地干笑两声,转了转眼珠。“哥你送完钥匙就走吧。”

  许秦禹轻蔑地白了她一眼,走到余晓跟小宝面前换了脸色,自我介绍道:“我是许嘉幻哥哥,许秦禹。这么长时间以来让你们照顾一个精神病患者辛苦你们了。我现在要带她回家治疗。”

  “你给我走!”幻幻气鼓鼓地捶了他一拳。

  “走?好啊,一起回家啊。昨晚的事我们还没有谈完呢。”

  幻幻见他一脸认真,赶紧小碎步往边上撤了撤:“你不能这么对我……”

  余晓跟小宝站成一排,互相看了眼,远远退后两步说起闲话。

  “幻幻他哥果然对得起幻幻给他的外号……”

  “我第一次见眼睛这么大的男生……”

  “不过长得好温柔啊,闻起来也软软香香的。”

  “……软软香香的什么鬼!”

  小宝正看着许秦禹抹了抹口水,便被幻幻发现了。

  “哎哎哎!你们这帮已婚妇女别打我哥哥主意啊!虽然我哥哥是看起来像女孩子了一些,性格也非常的软,但他真的是男的哦~男!的!哦~~~~”

  幻幻明显说着反话,而身边的许秦禹似乎已经习惯般不去反驳。

  余晓干脆搬来两个凳子,给小宝泡了杯茶,掏出了薯片继续看戏。

  “跟我回家。”

  “我不要!”

  “那我就给爸爸打电话了啊。”

  “哥!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啊!”

  看着幻幻差点没扑倒在地,余晓不禁鼓起掌来:“好一出大戏。”

  “你刚才说要砸我车的时候怎么没有这种觉悟?”

  幻幻瞅了他一眼,索性也不跟他扯皮了,环着胸任性道:“反正我不回去,我这边还有考试呢!”

  她说完冲着看围观的两人使劲儿挤了挤眼睛,然而两位损友并不为之所动。

  许秦禹回头看着坐成一排趴在桌上吃薯片的两人,目光落在余晓身上:“余晓,你们什么时候考试?”

  余晓怔了一下,惊讶他竟然知道自己的名字:“七月……?”

  许秦禹听完一把抓过幻幻:“七月还早着呢,你先跟我回家。”

  “我说了不要!”幻幻大力甩开他,看样子是真的生气了。

  余晓跟小宝见情况不对,瞬间挡在幻幻面前拦住许秦禹:“发生了什么有话不能好好说?”

  许秦禹见两人护着幻幻,顿时弄得像自己是什么坏人,可又不想解释,只叹了口气。想了半天,他问道:“你们知道那个叫姜若奇的人在哪吗?”

  “你要干嘛啊?跟他没关系,是我一个人……”

  “我只是想见见长什么样不行吗?”许秦禹打断发脾气的幻幻,继续道。“我只是想看看他到底有什么魅力让我妹妹想为他开工作室!”

  ……

  跟小宝互相看了一眼,余晓愣住了。对于姜若奇,幻幻从来没跟她们说过太多。如今突然要为他开工作室……

  “我只是想帮助他。”幻幻说着有些委屈。“你们看你们的眼神,是不是在怀疑他利用我?我就怕说出来你们误会,所以才一直瞒到现在的。是我自己主动想帮他,仅此而已。”

  幻幻说完狠狠瞪了许秦禹一眼,转身冲出寝室。

  “幻幻!”

  小宝赶紧追了出去,而余晓却被许秦禹拽住。

  “帮我个忙。”

  望着他眼中的担忧与诚恳,余晓默默听他继续说下去。

  “我只是想见见他。远远的就可以。”

  “我不能这么做。”

  余晓要走,再次被他拦住。

  “我向你保证,我不上前打扰他。余晓,作为哥哥,我有权利知道这其中到底是怎么回事。她是我妹妹,我不可能不管她。”

  未免余晓误会自己另有所图,许秦禹又耐心地劝说了她一番。

  余晓听完犹豫了下,想着这是他作为兄长的责任,还是答应了。

  ☆°.·☆°.· ☆°.· ☆°.· ☆°.· ☆

  今天晚上的英语歌唱比赛,姜若奇作为嘉宾被邀请了过来。这些早在大家上午收到电子宣传单的时候就知道了。

  若不是为了幻幻……她不愿意来。

  怕碰见田景沅,相顾无言。也怕自己因为他今天依旧没出现而瞧不起他。

  不知道姜若奇什么时候会来,余晓带着许秦禹坐在最后一排角落里等待着。

  许秦禹坐在她身边一言不发,忽然让余晓觉得气氛尴尬。想着之前他在宿舍说的那些话,余晓好奇道:“幻幻……什么时候跟你说她想给他开工作室的事了?”

  “我跟幻幻用的是一个网络账号。前两天忽然发现她在公众平台上登了个招租写字楼的广告。”许秦禹脸色温和了不少,似乎有点嘲笑这个自己无比了解的妹妹。“她这个人不会说谎,所以就直接跟我说了。”

  “你反对吧?”

  “当然!要是你妹妹忽然要为一个凭空冒出来的人开工作室,你能不反对吗?”他说着委婉了语气。“我只是想了解一下那个人,我担心……”

  “我知道,担心幻幻被骗。”

  “你理解就好。”

  似乎是说了几句话熟稔了些,许秦禹心情放松了不少。余晓转过头,看着他担忧的将头埋进臂弯趴在前面的椅背上,忽然想起一件不着边际的事:“幻幻跟你说我什么了?”

  “恩?”

  “第一次见面就知道我的名字,她一定没少说我‘好话’吧?”

  许秦禹凝了她一会儿,还是没能绷住笑:“她只是……抽象地形容了你一下。”

  “抽象?她不会跟你说我眼睛长在同一侧吧?”

  “噗。”他笑她说话的语气,开始回忆上次过年喝酒的时候幻幻跟自己形容的余晓。“寝室里永远都有一个经常涂着大红唇的……”

  “啊~这个啊。”余晓听完哭笑不得,果然幻幻不会说她什么好话。

  “她没说我什么吗?”他问道。“例如长‘长得像女孩子’,‘死变态’,‘大眼怪’一类的。”

  余晓细数他刚才说的那些词语,点点头笑了:“全中。”

  说起幻幻平时的逗比模样,她跟许秦禹心情都好了些。

  “妹控吗你?”

  “才不是,我只是怕她这么年轻就包养小白脸。”许秦禹反应夸张地瞪着眼,很认真地摇头。

  她笑着没再说话。说白了不一样是关心?

  正无心四处望着,余晓忽然看见了门外走进来的姜若奇,随即拍了拍许秦禹。

  姜若奇低调地从后门走进来,找了个隐蔽的地方坐下。面对前来打招呼要签名的人都很礼貌。学生会的人因为彩排比较忙,没能好好招待他。他也静静坐在那里不说话。

  “是明星吗?”他问。

  “恩……是个很著名的饮食节目主播。”

  许秦禹撇撇嘴,喃喃道:“也不是很帅嘛。这丫头什么眼光。”

  余晓捂嘴笑着,听着妹控抱怨对方的不是。想了想还是说道:“他挺好的。”

  迎着许秦禹怀疑的目光,她继续说道:“虽然没怎么接触,但我觉得我看人还是很准的。通过一些细节能看出他这个人很谦卑,一般的话……有礼貌的人应该都不会差吧?”

  “你这么信你自己?”

  “与其说我信我自己,不如说我更相信幻幻。”

  “……”

  “她已经不是个小孩子了。自己有明辨是非的能力。我跟幻幻朝夕相处快三年了,她不是那种不理智的人……”余晓看着沉默下来的许秦禹,语气中几分劝慰。“无论她因为什么忽然要给姜若奇开工作室,我想都是经过深思熟虑的。身为她哥哥,你更应该相信她不是吗?”

  许秦禹听完她的话看着不远处的姜若奇,若有所思地靠在了座位上。

  “所以……如果可以的话,让我来吧。”余晓说道。

  “……”

  “我帮你弄清楚怎么回事,这件事交给我吧。”

  许秦禹犹豫地转过头,双手交叠在一起,明显还是不太放心。余晓想了想,笑了:“你……”

  “七号,田景沅!”

  听见田景沅名字的余晓指尖一颤,想要跟许秦禹说的话顿时卡住了。

  负责音乐和灯光的干事已经准备好,却迟迟见不到人。

  她不敢看向舞台……

  怕看到他。怕看不到他。

  正当她犹豫着要不要离开,一个身影飞跨上舞台。

  音乐响了起来,田景沅鞠了一躬算是道歉。随即很快投入伴奏当中。

  余晓余光扫到一个熟悉的身影,深吸口气机械般地转过头。望着舞台上调整立麦的田景沅,她竟然松了口气。

  田景沅身着简单的白色T恤牛仔裤,但气质却与舞台浑然天成。婉转动听的歌声将她视线再次剥夺,指尖也不由紧缩一起。

  她第一次感受到……原来声音,有形状、有颜色、有温度。

  “ Only fools fall for you。Only fools。 ”

  “ Only fools do what I do 。Only fools fall。 ”

  优美的旋律,略有深意的歌词。合着他柔和的嗓音……天生歌者。

  余晓呆呆坐在那里,望着台上认真唱歌的他……脑海中又回想起那句“学姐”,骤时五味错杂。

  无奈。妥协。忧愁。难过。悲伤。

  体会着心痛袭来,眼前忽然模糊了。

  仿佛他越美好,她的疼痛便越严重。

  她怔怔地望着他,直到伴奏停止。

  在场的工作人员也为他鼓起掌来。而他有些害羞的鞠了一躬,再次起身,望见最后一排的人影。

  与余晓目光相遇的那一秒,田景沅先是有些惊讶,很快释然地抿了抿嘴。

  而余晓在这漫长的对视中,耳边嘈杂的声音逐渐散去。

  偏偏那句“学姐”不绝于耳。

  一字一句刺激着她,使她清醒。最终转身离去。

  田景沅下意识地跳下舞台想追过去,可走了两步看见刚才坐在她身边的男人起身跟了出去,沉默地停下脚步。

  打光消失在脸上,眼前再也没有刺眼的灯光。

  本以为再见会一切归于起点。

  可是真的见到了她……

  舞台下的她,依旧如初见那般闪闪发光。

  ☆°.·☆°.· ☆°.· ☆°.· ☆°.· ☆

  作者的话:

  首先很感谢大家来看《言荒》,无论你是小骗纸跟过来的还是新的读者,都在这里鞠躬嘤嘤嘤。

  其次,对于《言荒》的剧情前期就是校园多一些的,想要分上下卷,所以第一卷校园部分叫《I am A Liar》,第二卷就叫做《言荒》啦。

  相比第一卷的校园小清新,第二卷刚开始写的心境就变得不一样了。走上社会的世界会更加的残酷现实。

  我个人一直想要写个现实的坑,之前因为读者的要求都尽量的HE,但是有些时候现实的结局也不算BE不是么?~

  最后,还是很感谢大家,如果可以的话多多给我留言吧。

  微博:小面包甄礼智

  欢迎视奸催更~谢谢TUT

继续阅读:第十七章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言荒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