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纸鸢
路乔2017-02-06 13:252,704

  苏家的家训很简单,只有两条。

  第一条,小妹永远都是对的。

  第二条,如果小妹错了,请参阅第一条。

  据说这条家训是从娘那里传下来的。可想而知,娘在世的时候,爹没少受她“欺负”。

  阳光明媚,天气晴好。阳春三月,正是放纸鸢的好日子。

  青青昨天就买好了纸鸢,等我起床的时候,已端端正正的放在桌上。本想洗漱完毕后就和她一起去院中放着玩儿,可惜她又有约会。

  那个男子我倒是见过,个子很高,长得很壮,皮肤黝黑,杵在那里让人看了就心里生畏。不过青青喜欢,她说有安全感。那人看着倒是很实诚的样子。

  青青是我的好姐妹,我衷心的祝福她能有个好归宿。

  收拾了东西,和小蓝一起来到院中。

  碧波池水清彻透底,几条小鱼游得开心,水波微漾,池中心有座假山,山石样式很是别致,很多仿佛是与生俱来的纹路盘绕着,浅灰的色泽中带点淡白或淡蓝,有月光的晚上,有时还会发出点点莹蓝的光,烟云一般的飘浮着。

  这些是二哥搬来的,据说是从太行山上采来的。二哥常在外走动,三教九流的朋友都有,足迹更是遍布万里。读万卷书不如行万里路是有道理的。二哥总是吹嘘他懂很多东西。

  神棍就是好,说什么都总有那么多人相信他,都被他的外表给骗了,什么风度翩翩君子如玉,平时看起来也是一副好说话的模样,其实他最腹黑最阴险了,得罪了大哥顶多被整死,得罪了二哥……你想死都不敢死!

  小蓝说要去端点心茶水之类的,跑去了厨房。其实我知道她是想躲懒。不然这种拿着线卷傻乎乎的绕着院子一圈圈跑的活儿就是她做了。

  青青在场的时候,都是青青跑。每次我都和她抢,但这丫头死活不肯,说是二公子有交待,小姐身体不好做不得激烈运动。每次她都跑得上气不接下气的,还非不让我碰。每次,我都只能傻傻的呆在一边看着她跑,看着纸鸢飞上天空。交到我手上的时候,多半都已稳定,我只需躺在椅子上闲闲的扯两下线圈就行。

  无聊得很。

  小蓝这一走,倒是让我开心了。

  很开心的放长了细线,然后在院子里跑动。每次看青青玩儿,都很简单,很轻松的就飞上了天。

  可事实告诉我,哪怕是放纸鸢这种小事,也是要靠天份的。

  一柱香的时间过去了,那只蝴蝶型的粉色纸鸢依旧在低空徘徊,上上下下的,我脚步一放缓,它立马就掉落下来。

  小蓝端着茶点回来的时候,我正跑得气都喘不上,看着小蓝就像看到救星,慌忙把线圈扔她手上。

  累死我了。

  小蓝扯了两下,却见它笔直的掉了下来,落在屋檐上。

  “啊……掉下来了,小姐,怎么办?”她边问边拉手中的线,哗啦啦的声响,我有点担心,那是纸糊的,会破的。

  怎么办?我哪知道,我又爬不上去。

  等等,我记得前两天有工人来修缉隔壁院子,有梯子搭在那里,应该还没搬走。

  我俩试着走出院子,拐了角,果然见那竹梯还架在原处。

  于是抬着回来,还蛮轻的。

  望了望屋顶,又望望竹梯,再望望我,小蓝很为难,低声道:“小姐,我……我不敢爬。”

  啊?

  “小时候从围墙上摔下来过,就再不敢爬任何的高处。小姐,要不我去喊人过来吧。”小蓝涨红了脸。

  “围墙?嘿小蓝,还真看不出来,你小时候也这么顽皮啊。”

  “不……不是的……是被王员外家的狗追得没处躲,才……才……爬上去的。”小蓝一瞬间红了眼眶,她微低下头,轻轻说道。

  我没再吭声,心里却有些难过,勾起她的伤心事了。

  拍拍她的肩膀,我撩起裙摆,道:“这回就不麻烦其他人了,我来捡,放心,技术好着哪。”稳了稳竹梯,深吸口气,缓缓往上爬,想想又回过头道:“小蓝,以后谁家狗再敢追你,就告诉我,我让人直接炖了它给你补身子。”

  “小姐,你别说话, 你小心点。”她在下面跺跺脚,无计可施满脸着急的样子挺好玩的。

  攀着檐口,缓缓的往上爬,从小到大,从没爬过这么高的地方,倒是有些刺激与兴奋。终于踩上了琉璃瓦,咔的一声响,吓我一跳。这些瓦片还是挺脆的。尽量的放轻脚步,俯贴着往不远处的纸鸢爬去。一路上咔咔声不断。

  不知道明天让人来修葺屋顶的时候,告诉爹是咱家被飞贼给盯上了,半夜踩屋瓦,最近要防范。

  不知道可信度是多少,真令人惆怅。

  终于拿到了,看着翅膀上的那个破洞,叹口气,果然还是破了。

  沿原路小心翼翼的退回,却不小心瞄到了底下,嘶,这么高。

  头有点晕。

  稳了稳心,猫着腰缓缓的继续走。伴着那声声不断的咔咔,走得心惊胆颤。

  “苏倾城,你在这里做什么?”一声大喝,犹如平地惊雷。

  我心头一颤,猛的回头,却见大哥站在身后望着我,那一瞬间的感觉真是难以描述。

  然后……

  然后……尖叫声中,我滚了下去!

  大哥,真是被你害死了!

  耳边有风声在响,很晕眩的感觉,然意料中的疼痛却没到来。被人圈在怀里稳稳落地,自然清爽的气息很熟悉,是二哥苏齐。

  “二哥……”颤抖的赖在他怀中,我的腿肚子还在打摆。

  “没事没事,小妹不怕,有二哥在。”拍着我的背轻轻安慰着,那一刻,二哥仿佛比我还紧张。

  颤抖的指着大哥,一颗心还在砰砰跳,仍没忘记哭丧着脸告状:“二哥……呜,大哥他欺负我。”

  抬头望了望屋顶上呆立的大哥,二哥微皱了眉,低下头又揉了揉我的脑袋,低声道:“放心,二哥最近刚好很清闲……嘘,别说话,懂就好。”

  我噎了噎,转头默默看了眼已急匆匆跃下屋顶的大哥,突然很同情他。

  “唉哟我的女儿啊,我苦命的女儿啊,三岁没了娘四岁地里黄啊……”边上突起一声嚎哭,瞬间我就从二哥怀里被拉进另一个怀抱。

  爹,你……你是从哪冒出来的?

  “苏全你个不孝子啊你对不起列祖列宗对不起我啊,老爹含辛茹苦拉拔的白嫩女儿你也忍心欺负啊……”

  爹,你太夸张了吧。嗯,不过表演到位唱作俱佳!

  “爹……爹……你停,你停停……老实说,你最近在看哪一出戏?”稍捎拉开点距离,我疑惑问道。

  “女儿你别插嘴,让我先过把唱戏的瘾。”爹一把又将我按在他的胸前,抬起手指,指着大哥颤抖的继续唱道:“苍天不仁家门不幸哪……”

  大哥:……

  二哥:……

  我:……

  大哥走上前来,有点手足无措:“小妹,你没事吧?那个真是对不住。”

  哼!

  他又继续道:“可你好歹也得有点姑娘家的矜持吧?有哪家姑娘像你这样爬上爬下的?这么野,万一宁远不要你了怎么办?我这可是为大家面子着想。你们说……是吧?”他还不忘求证一般扫视了全场。

  啪!

  爹一巴掌呼在他后脑勺上:“臭小子,苏家家训忘了吗?”

  大哥:……

  二哥:……

  我在心底恨恨的道:宁远才不会不要我!我一会儿就把二哥的新药全部倒给你吃,我看你这三个月怎么去醉胭楼!打得好!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默染双生花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