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那些往事
路乔2017-01-19 09:011,270

  别看我对任何人都是一脸和气样,事实上,我认为自己还是蛮凉薄的一个人。虽谈不上冷血,但对于事不关已的事,蓦然伸出援手,也是极其少有的。当然,这个性跟我二哥苏齐就刚好是相反了。

  人说医者仁心,别看他个性别扭生性风流并且嘴巴恶毒,其实,二哥心肠很软的,我想那些乱七八糟的负评应该是他的保护色,只是至今我还不明白,他披着这么一层保护衣到底是想隐瞒些什么?

  少娘当了几百年的孤魂,很多事物看得多了便也多少会透悟一些,进而对人世间的一些情情爱爱也就显得冷淡。但那也仅限于她对人世间其它人,据我所知,少娘之所以到现在还没转世投胎,就是于情所困。不过,这于我来说,倒是无关紧要。

  没事的时候,我总是喜欢缠着少娘讲她曾经遇过的事情。而少娘也总是不厌烦的给我重复着她仅有记得的事。数百年了,很多事情她早已记不清,或者记着却不肯告诉我。不过有一件却是顶顶重要,她说曾经在一个叫书月山庄的地方呆了几百年,认识了自她死后的第一个朋友,她说她叫冰如鉴,是由一个铸剑师的一滴精血凝聚成的精魂。

  她说那缕剑魂一直在找另一缕剑魂,天南地北;她说她陪着她一起等待了百年,却是咫尺天涯;她说……她说了很多她们之间的故事……

  寻找与等待,到底哪一种比较痛苦?我不知道。

  但我知道,有朋友相伴,伤心的事有人分担,快乐的事也有人分享,是何等的快活。哪怕是去做那些明明没有希望甚至绝望的事,也总是让人有义无返顾向前的勇气。

  不再孤单,不会寂寞,有人陪着的感觉,多好。

  少娘跟我讲这个故事的时候,总是带着微微的笑意,生动的向我描述着她们的一切。第一次相见的恶作剧,相熟之后的相扶持,没人能够体会,在孤单数百年,能有一个可以谈天说地的朋友是多么珍贵。

  冰玉明鉴,此情无殇——少娘说,冰儿曾告诉她,这是那个铸剑师曾刻在巨石上的话,用来铭刻他矢志不渝的情。可后来呢?那名意气奋发的铸剑师在他的“情”消逝之后,也追随而去。曾刻字的巨石,也被人削了平,明镜似的,当初那深刻的字句仿佛从未存在过。

  那个铸剑师不会想到他一时兴起的恩赐,会让两把冰冷的兵器有了灵识,会让一个剑灵对另一个剑灵上百年的苦苦找寻。

  这个世上,能记住的情,唯有活着的人。

  少娘从不讲她生前的事,每次提起,她总是微微笑道:“那么久远的事,还记着做什么,早忘了。”

  可我总能在她的眸中读出些不一样的情绪,但具体是什么,却又说不上来,带着微微的哀伤……

  每个人都该拥有自己的秘密,所以,我也不强求,等哪一天,少娘想告诉我了,自然就会跟我说。

  我总是一遍遍的问少娘她和那个叫冰儿的朋友之间的故事。虽然都是平淡的相处,但每次总能抚平我偶起的焦躁。似乎,她的过往,我感同身受。

  而少娘,也只会在讲起她跟冰儿之间的故事时,那总是平和的脸上才会有些微的雀跃。但每次到了最后,又带着深深悲伤,连带着她的心情,也会跌入谷底。

  这个故事讲来讲去都没有结局,少娘从不肯告诉我那缕精魂后来怎样了,只是拿很悲伤的眼神瞅着我,让我的心不由的跟着揪起来。

  似乎,她们的结局,不好呢……

继续阅读:第六章 纸鸢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默染双生花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