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这是第几次了】
绘羽2017-01-29 17:092,225

  在一片诧然的视线中,陶卉带着不安跟在缪宗身后,走出了餐厅。

  她在心里闪过千万种被训斥的可能,却唯独没想到会是——

  “想吃什么?”自然而然的提问,平淡的目光,对于缪宗开口的第一句话,陶卉霎时没反应过来,愣住了。

  直到缪宗又问了一遍,她才回过神来,结舌地回道:“哦,都,都行。”

  “都行?”缪宗眉峰微挑,看着陶卉,顿了一下,弯唇道:“难道你想吃刚才的——”

  他的话刚说到一半,陶卉忙把手指向街对面一家粥点,“我忽然觉得这样的天气,喝些粥挺不错的!”

  缪宗看着她闪动的眸光笑而不语,双手插入裤兜里,道:“那走吧。”

  那瞬间的笑容让陶卉晃了一下心神。

  或许是因为传言把这个男人说的太冷酷专断,她只是没想到能在他的脸上看到这样清淡带了些暖意的笑容。

  啊……可能是因为要喝粥了吧。她真的饿坏了!

  两个一前一后地走过斑马线。

  陶卉跟在缪宗的身后,望着他挺拔健硕的身影,心中斟酌着等一下要如何解释昨晚借车的事情。自己的钱包可还在他手里呢。

  低头入神的想着事情,一不小心撞到了前面突然回过身来的缪宗的胸口上,陶卉痛得低呼了声,她的脸颊飞快地浮起一抹红晕。

  啊,她确定是撞到他的……而不是石头吗?

  缪宗却没有看她,身躯一闪,人已经不知去哪儿了。

  一声气急败坏地声音从陶卉的背后传来:“啊!你,你谁啊!给我放手!”

  陶卉抽回思绪,回头定睛一看,缪宗已经反手把一个五十岁左右的男子扭起了手臂,对方正痛得“嗷嗷”大叫。

  怎么回事?

  缪宗沉着眸光盯着这个中年男子,开口道:“说,这是第几次了?”

  大汉看样子是有些慌了,“什,什么第几次?我可告诉你啊!我这胳膊要是有什么三长两短,咱们法院见!”

  缪宗听了凑到中年男子的耳边,冷笑道:“不如还是警局见吧。你想当众猥亵女子的龌蹉行为,在这个十字路口监控可是拍的一清二楚。”

  中年男子被拆穿,拔腿就想跑,缪宗快他一步一脚踢中了他的小腿,整个人霎时就狼狈的摔倒在地。

  猥亵?女子?

  陶卉四下一看,这里好像就她一个女子啊?

  难不成……

  “你个臭流氓!竟敢!”陶卉马上怒极上前对男子补了一脚。

  中年男子见自己已然颓势,连忙求饶。

  “老大,怎么回事呢?”刚出餐厅的海猫几个恰好见了这一幕,跑了过来。

  缪宗把情况和他们说了一下,男子就被带走了。

  陶卉本想问,她是不是也要去看一下,毕竟她是受害者嘛。

  可是却见缪宗脸色不太好,说了声“走”,就继续迈开大步走在前头,她只能把这句话吞了回去。

  陶卉似乎嗅到了暴风雨来临前夕的味道,心中更是忐忑不安了。

  身为警员的她,竟然大意到在街上被色狼打主意,这顿训斥肯定是免不了的了。

  垂头丧气地跟着缪宗走进了粥店,两人在一张简单的四方桌上坐下来。

  “自己点。”缪宗把菜单推到陶卉的面前,面色如常。

  陶卉以为刚才的事情或许是自己想多了,于是就先把心放在肚子里,给自己点了一份海鲜粥,然后抬起头问缪宗:“队长,你呢?”

  其实一想起那碗被鸡蛋塞满的面,陶卉就替他觉得饱了,这句话她也就只是当做礼貌上的问询。

  但他却出乎意料地回了声:“和你一样。”

  “……好。”

  他真的还吃得下?

  等粥的空隙,陶卉赶紧抓住这个机会,再三斟酌了下措辞,才开口:“队长,昨天的事情,我一直想找你道歉。对不起,因为一些不得已的原因,借了——”

  看到缪宗墨黑如谭的双眸,陶卉忙咽了口口水,改口道:“……抢了你的车,真的很不应该。要是你要惩罚的话,我,我甘愿受罚。”

  “受罚?”缪宗单手摩擦着下巴,似有所思地看着陶卉。

  陶卉的一颗心瞬间就提了起来,迟疑地点头:“……嗯!”

  缪宗淡淡地打量了她几眼:酒红色波浪披肩长发,精致的妆容,白色职业短套裙,以及刚才那利落一脚给他留下极深印象的深蓝色高跟鞋,全身上下还有一些大大小小的装饰,价格不菲奢华质美的黑色皮包。

  他的眉心顿时起了几缕褶皱。再开口的语气已不似刚才那般,而是严肃而强硬,“从明天开始,别让我看见你那一头卡通人物似的头发。还有,上班不能化妆,不能穿裙子和高跟鞋。”

  在陶卉错愕不及的神色中,他继续道:“以及不能带任何首饰。最后一个建议,你的包最好换一个实用些的,不然出勤的时候,我估计你这个包是装不了什么东西的。”

  陶卉白皙的脸上已经被潮红取代,整个人木讷僵直地坐着,张了张嘴,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怎么?不能接受?”

  “没有异议!”陶卉反应过来,忙点头如倒蒜。

  因她的动作,她脖子上的怀表跟着晃动了起来,金属相碰的声音让她想起了什么,忙小心翼翼地摸起怀表,询问:“那个队长,我只有一个请求,你刚才说的都很正确,但这个怀表可以带吧?我平常看时间用的,已经带很多年了,要是摘下来,我会很不适应……”

  “嗯。”缪宗只看了眼,便干脆地应允了。

  陶卉高兴地道:“谢谢队长!”

  陶卉忽然对缪宗有了些改观。其实严格说起来,刚才队长所说的只是例行公事罢了,那应该……不算惩罚吧。要不是因为刚才马路上发生的事……

  她的脸悄无声息地烫了起来……哎!真囧啊!

  粥上来了,陶卉喝了口粥,只感到脾胃瞬间都舒畅了不少。直到吃下了大半碗,她才后知后觉的想起来,自己好像忘记了点什么?

  她放下勺子,想挤出一丝笑容,又连忙放弃。顿了顿,她迟疑地道:“对了,队长,你刚才……为什么吃了我那碗面?”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卧情尝胆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