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艘无主的轮船
陆过2017-01-18 19:102,920

  大海是何等的幽深美丽!想象一下:一艘没有人的小船独自随着洋流的方向漂流,孤舟摇曳,四周都是深邃的汪洋大海中……,这是关于一艘没有主的轮船的故事。如果这个画面给一个摄影师、画家都会产生一个美好的故事呈现在人们面前,但是这个故事跑进了凌风这个旅行的写手耳朵中,他只能尽力去描写清楚。

  老司机的话总是那么有道理,因为人家是有经历的人。讲出的故事只为了搞笑纯粹是其中一种副作用,为了更好的给人们以警示才是他们真正的目的。告别有故事的出租车司机后,凌风从售票的窗口买了一张前往靠近大海的城市——上海。以前听同为写手的朋友倾倾嘴里第一次听到上海的另一个称呼”魔都“对于上海一无所知的凌风一直在纠结为什么上海会被倾倾叫做魔都呢?他问过她,但是她直率的性格用一句话将凌风的问题回了过去,冷冰冰只有两个字“百度”,瞬间凌风的脸被耻的羞红。

  是啊!这么多年了,自己得到了很多,但是失去的是最多的。最简单就是“百度”这个例子。以前上学的时候,凌风也喜欢玩手机,但是玩手机只为了看一些新闻,弥补对社会常识的亏欠。但是到了后来,凌风拥有自己的手机,周围的一切也变的更加自由以后,他开始感觉到无聊,就算拿着手机也不知道干些什么,整天就是那么傻愣愣的看着手机。打开最常用的交友工具,发一些毫无用处感叹生活的话。这一切的发生直到他用电脑写起了小说,那种无聊感随之消失,随之而来的是埋怨,一天的时间是多么的少,累了一天才打出千把。后来除了打字就是打字,甚至连百度都也不会干了。从这一点上就能发现人的变化是随着周围环境的变化而变化的。

  凌风腆起脸,将手机页面退回主页面,点开很少使用的百度。打上了“上海为什么叫做魔都”按下搜索键,页面出现了很多搜索结果,凌风点进第一个网页中,出现了豆瓣的介绍:”伦敦、上海、东京、纽约是历史公认的四大魔都……“看了这些他继续往下翻。最后找到关于上海是魔都的解释:上海被称为魔都的原因是源于日本作家村松稍冈的著作“魔都”(小西书店,年)从此之后,上海这个词被凌风记住了。所以第一站凌风就是选择的是魔都上海。

  买完车票,由于凌风买了距离开车还有两个小时的车。所以只能无奈的走向候车室。这次可不敢走错了候车室,死盯着没有人光临的VIP候车室的门牌,走向了那人潮拥挤的普通候车室。凌风对他的怨气是来源于去年夏天回家的时候,由于突发奇想要坐坐从这儿到家的火车,也是和这次一样,买了距离发车还有两个小时的车票。只得到候车室等候。可是,一不小心走进了正对着大门的VIP候车室,被看守的人责令交钱,一听交钱凌风就跑了。跑普通候车室,凌风瞬间就愣住了。能够容纳近千人的火车站候车室,容纳的满满都是人,但是无奈还是走了进去。那时正是夏天最热的时候,还没一个小时的时间,候车室的温度把只穿了一个篮球服的凌风热的汗如雨下,满车站打转转,最后只能在VIP候车室和普通候车室的交界口站了一个小时。当年新闻就报道了有一处同样设置的车站,该车站被责令整改,但是这座车站还是这样将等车的人分的清清楚楚。凌风怨怼的看着它,用傲人的步伐走了过去似乎是在嘲讽它”现在是冬天!“

  凌风选择了一个冷清的地方,当下包袱,毕竟火车站是一个超级复杂的地方。一个人来的就一个人待着千万不能被有些人热情的假象骗了。随着凌风坐定了之后,紧跟着就有两个男人在凌风旁边坐了下来。开头的描述就是凌风听完两个男人的对话,在脑海里想象出来的。

  两个男人听口音应该是华北的,两人也是老乡。说话声音和普通话有些像,但是却不完全一样。故事是这样的

  一个男的问另外一个男的说:”你可听说了沿海哪儿最近来了一艘船“虽然这句话像是屁话一般,但是其中的意思不言而喻。

  另一个男的说自己不知道。“我没听说啊”

  第一说话的男的说:听说,那艘船是一艘无主的船,上面一个人也没有“

  第二个男的搭话了诧异的问:“无主的船?是不是鬼船?”

  第一个男的说:“这哪知道呢?”他话匣子打开了,继续说道“听说那艘船是清朝的废弃的战船哩现在已经被保护起来了。“

  第二个男的感觉毫无有趣性说:“这很正常,上次我听一个节目上说:在大洋中漂流着无数的船呢,上次一个海港旁边一次性来了几百艘无主的船,说是美国哪个轮船公司的船”

  “是啊!最神奇的不再这儿。听渔民说,他曾在钓鱼岛看见过这艘无主的船。“男子似听又似没听的样子,说道。

  “巡航过钓鱼岛?”凌风一听这可是新闻,从来没有过古代战舰巡航钓鱼的故事媒体竟然没有听说过呢!尝试用手机百度了一下,后来仔细一想也能理解,没有证据的官方媒体是不会接的,没有理由的民办媒体不会接。自然也就是有些自媒体会报道。还没等凌风想完,两个人的对话又开始了。

  天底下最伟大的果子,不是砸在牛顿头上的苹果,而是如果。它被亚当夏娃偷耻后繁衍了人类,而且一直被人们用到现在。第一个男人说:”如果毛主席还在的话,这场肯定是说打就打。“凌风心想这个男人肯定只知道毛主席语录中的“人不犯我,我不犯人。”的句子,却忘了另一句”愚公移山智不移。“凌风猜测说这两个人肯定没有没读过几年书,但是看着他的穿着西装打领却有些不像。凌风疑惑了。

  第二个男人显然没有第一个男人那样忙莽撞,尽管他穿着有些粗糙,一条沾了白色灰土的牛仔裤套在粗壮的下身,上身里面穿着黑色的保暖内衣外面裹着一件里红外黑的外套,样子十分不搭。”我看不一定,但是这个这座岛联通台湾岛。“这句话一出,凌风竟然感觉自己地看了说这句话的这个人。羞愧的低下头,自己都没有这样的意识。由于这两年没读书了很少再接触到政治上的东西竟然忘了祖国统一大业。凌风不经暗骂道:”该死的资本主义享乐主义“但是有情节的只能的叫故事,有波折的才能叫好的故事。

  这时,第一个男人的电话突然响起,打断了两人的对话也打断了凌风继续对两人身份的猜测。男人接起电话,先是喂了一声,然后说了一句暴露身份的话“对对对,我是陈老师!”此时第二个男人的电话也响了。男人也是喂了一声,然后等对面说完,介绍自己道:”我是刘飞“然后的对话中唯一有一句让凌风顿时愣了愣“您回家了?那我和我兄弟的工资怎么办……“接着就是农民工讨薪习惯用的话,接下来会有农民工讨薪的故事,在此不做赘述。

  后来两人的对话中凌风才确认,第一个男人是城北中学的老师,第二个男人不过是个包工头。他不禁感叹道:”整个国家就像是那个艘主的轮船。但是经过在怎么古老破旧,身下的浪必须找准方向。如果方向不准,这艘船也会发生触礁、沉默、永远到达不了港湾。

  就这样,亲爱的写手凌风由一时间的念头,到达上海,期间经历一个差点被车撞死的晚上、在一个令自己不舒服的车站等了两个小时的车,最后乘上火车直奔上海,可是,正如你所知道的。一座城市是不会对任何来到这座城市的客人展示他的不完美。(当然这一结论如果要成立,是必须除了堵车这一类鲜见的事,或久居城市的人)这一切对于凌风这一个整天泡在小屋子里的写手而言是那么的难以理解。所以除了令人 高高的东方明珠和暗藏漩涡的黄浦江让凌风感觉到巨大的压力外,凌风什么也没发现。

  但是,他发现最近的感悟变得越来越多,在思考了片刻之后,他开始走上了另一段旅程之路。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旅行者日记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