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名门正派
隔岸一枝花2016-12-28 17:342,326

  赵乾兴见刘宇有些出神,抚摸了下刘宇的脑袋说道“宇儿,不要紧张,就像我刚才说的那样做就行。随我进殿吧。”

  刘宇点了点头,抑制住自己的情绪低头跟随赵乾兴向大殿走去。来到殿中,刘宇只感觉雾气仿佛消散了一般,此时殿内的一切尽收眼底。刘宇抬起头四处打量,只见大殿内也是金碧辉煌,白玉的地面一尘不染,头顶上的大殿顶部雕刻了一位道人在山上赏月的浮雕。

  还在打量,刘宇只听到耳边传来一声咳嗽声,连忙将头低下。就只听身边的赵乾兴说道“掌门师兄有礼,前几日师弟已将刘家发生的事情飞剑传书回报本门,想必师兄已经知晓。此子就是刘宇,如今已是孤苦无依,还请掌门师兄安排。”

  “师弟无需多礼,为兄已经知道了。刘宇不用紧张,抬起头来,老夫有几句话问你。”

  刘宇听后,连忙抬起头,只见正对着自己站着一名胡须皆白面相和善的老者,那老者穿着一身白色的道袍,道袍之上也秀有一枚大大的月亮。正手拿拂尘望向自己。老者两侧也站着两人,左侧一男子看上去也就三十多岁,脸上面无表情,透露着一股冷漠。右侧是一位女子,这女子长得十分好看,但跟着男子一样,也是一脸的凝霜。

  那掌门见刘宇打量着自己三人,微微一笑开口说道“刘宇,本人姓岳,名清秋是这月华峰的掌门。这两位一位是戮仙峰首座李戮行李师弟,另一位是仙草峰首座王仙月王师妹。”

  听岳清秋说完,刘宇连忙跪下磕头道“岳真人,李真人,王仙子在上,小子刘宇给三位仙长磕头了。”

  等到刘宇磕完头,马清秋手握拂尘一扫,刘宇只感觉一道气息将自己扶起,连忙感谢道“谢岳真人。”

  岳清秋点了点头,开口说道“刘宇,你家的事情我已经知晓,对于你家的劫难,岳某也很是难过。本门虽有替你报仇之意,但也有很多无奈,岳某希望你能够明白。”

  刘宇听完,虽说心里不愤,但仍点点头回道“小子明白,如今小子无家可归,还望岳真人能够看在我刘家世代为月华峰效力的份上,能够收留小子。”

  岳清秋满意的点了点头道“这你不必担心,岳某让赵师弟带你回来,就是要收留你的。刘宇,岳某还有事情问你,你要实话实说,你父亲到底有没有得到九难化仙诀,这九难化仙诀是否在你的手上?”

  刘宇听完岳清秋所言,心中冷笑,一帮道貌岸然之辈,口里说的大义凛然,实际上还不是窥伺宝物。心里虽然这么想,但接连的大难,已经让刘宇渐渐的成熟了起来。

  只见刘宇连忙跪下,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哭道“岳真人,就是因为这九难化仙诀害得我刘家家破人亡,刘宇恨不得将这不祥之物扔在茅厕里方能解我心头之恨。但我真不知道家父得没得到到这九难化仙诀,家父更没有将它给予刘宇。还请岳真人明察秋毫。”

  赵乾兴见刘宇声泪俱下,心底中的一块大石终于落下,原本自己怕刘宇不知轻重乱说话,一再嘱托其少说话。如今看来,刘宇经此大难已经明白了很多的道理啊。

  岳清秋听刘宇说完,又是一道真气将刘宇扶起,亲切的说道“宇儿,你突逢大难,难免心绪混乱,你且在仔细想想,你父亲交没交待你注意什么东西,比如地点,人或者是什么物品?”

  刘宇擦了擦泪水,抽涕道“回禀岳真人,父亲死的仓促,只嘱咐我不要报仇就含冤而去了。”

  岳清秋听刘宇如此一说,低下头来细细的思索起来。突然,只见身旁的李戮行突然一声冷笑,闪身来到刘宇身前,一伸手抓住刘宇的胳膊,冷笑道“刘宇,你不要在胡说八道,就让李某给你点苦头尝尝,看你还老不老实。”

  话音未落,刘宇只感觉体内一股气息乱窜,搅动体内五脏六腑传来阵阵剧痛。转眼间自己已经是满头大汗。

  忍受着剧痛,刘宇心道,果然都不是什么好东西,还说自己是什么名门正派,真是让人笑话。虽然自己背负血海深仇,有心杀贼,但如今恐怕是小命难保,就此命陨当场。想到这里,刘宇把心一横,闭上眼睛等死。

  忽然,只听到身旁一声暴喝“李师弟,你要干什么!”刘宇只感到一阵狂风大作后,李戮行抓着自己的手已经松开。刘宇忙睁开双眼,只见身边的赵乾兴此时已经站在自己的前面。

  只见赵乾兴手指李戮行道“李师弟,我们号称名门正派,你却如此行事,不怕天下英雄耻笑吗?”

  李戮行听完,一声冷笑道“赵师兄,你也一把年纪了,怎么还跟那三岁孩童一般。这小子进来后就满嘴胡言,我就不信这九难化仙诀不在他的手上。赵师兄你且闪开,让师弟我在给他尝点甜头,我就不信这小子不说实话。”

  赵乾兴见李戮行还要用强,也不避让,祭出身上宝剑,只见宝剑飞在半空发出低鸣。

  李戮行万万没有想到赵乾兴会因为刘宇而和自己翻脸,见赵乾兴祭出飞剑,也是怒从火起,一道口诀念出,顿时幻化出日月双轮飞舞在自己的周围,大声喝道“赵师兄,你竟然为了一个外人要与我翻脸,不是师弟我大言不惭,赵师兄就凭你们乾元峰的本事,莫非还要与师弟一较高下吗?赵师兄你如此护着这小子,莫不是想把那九难化仙诀据为己有不成?”

  听李戮行如此嘲笑诬陷自己,赵乾兴也不生气平静的回道“李师弟不用逞一时口舌之快,赵某为人天地可鉴。刘家世代为我月华峰效力,此次更是因为我月华峰之事惨遭灭门,我想,就算是猫狗一般的畜生,也断然不会做出恩将仇报之事。”

  听赵乾兴说完话,李戮行顿时气得咬牙切齿道“赵乾兴你骂谁是畜生?你出口伤人,师弟如若不领教下师兄高招,岂不是堕了我戮仙峰的威名。“

  李戮行话音刚落,就见他右手一指,日月双轮旋转着向赵乾兴飞去。赵乾兴也不惊慌,宝剑乱舞,与李戮行战在一起。

  刘宇见赵乾兴为自己出头,心里对赵乾兴的印象有了一些改观。想想自己已经孤苦无依,独自苟活在这个世界上。而赵乾兴一路照顾有加,此时更是不惜与李戮行拔刀相向。想到这里,刘宇两行泪水再也忍不住,夺眶而出流了下来。

  忽然,只听见一声大喝传来“二位师弟还不住手!如此手足相残,成何体统!”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九转化仙诀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九转化仙诀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