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洗衣服的
悦忱2017-06-14 15:583,281

  凌宇抑制住心里的冲动,想让我睡车上,门儿都没有。

  “总裁,要不你把这个月的工资预支给我吧,我也好随便找个地方住下。”

  凌宇楚楚可怜地说着,犹如一个迷失的小孩一般。

  “不行!”

  蓝熙月干脆地拒绝了,开什么玩笑,这个混蛋一点儿都不靠谱。这次情急之下让他成为正式员工,并且给双倍工资,已经被坑惨了。还想要预支,简直就是白日做梦。

  “那我住在这里行吧,住宿费从我的工资里扣。”

  凌宇突然理直气壮起来,好像蓝熙月欠她多少钱似的。

  “立刻、马上,滚出去,以后别出现在我家里!”蓝熙月彻底发怒了,这个混蛋太过分了,弄得自己像是一个包租婆一样。她知道凌宇的脸皮厚,怎么骂城墙都不会塌。

  “对不起,总裁,我知道错了。今天是我做错了事,让您生气了。我从小无父无母,吃饭常常是有上顿没下顿,天寒地冻的没吃的没穿的,过年的时候吃的最好的就是一碗蛋炒饭。”

  “后来被人骗到了荒山野岭,吃树皮啃草根才勉强生存下来,整整吃了十年的苦,如今终于来到大城市,我所做的一切都格格不入,其实我就是想融入到正常人的生活里,可惜没有人愿意接受我……”

  凌宇的语气显得很悲伤,整个人都很低沉,眼中闪过一抹明显的嘲讽。

  蓝熙月的心已经动摇了,她没想到这个外表看起来如此不要脸的混蛋竟然有这么悲惨的身世,经过了这么多心酸的事情。

  “今天是我第一次来到新阳市,也是第一次找到工作。虽然是个司机,但是我很珍惜,我努力想做好,结果却搞砸了。对不起,总裁,我也对不起苏经理,辜负了她的期望。”

  凌宇拿起今日签的合同,失魂落魄地继续道:“总裁,这是彭灿签的合同。算是我为您做的最后一件事吧,对不起,给您添麻烦了,我马上就走。”

  放下合同,凌宇魂不守舍地朝门外走去,失落的背影让人看起来很悲伤。

  凌宇脚步沉重地移动着,整个人跌跌撞撞,不过感知却放大到了极致,心想道:“蓝熙月,你要是真的如此狠心,我……”

  他的想法还没结束,蓝熙月的声音突然响了起来。

  “你暂时先住这里吧,其他的事明天再说。”

  凌宇拼命地挤压眼眶,眼睛瞬间红了起来,他激动地转过身,声泪俱下,哽咽地道:“谢谢总裁,我一定会好好努力,争取做蓝氏集团最好的司机。”

  看着凌宇那副真诚的模样,蓝熙月突然想笑,不过脸色依旧是冷冰冰的。

  蓝熙月轻轻点点头,拿着合同径直朝楼上走去。

  随着蓝熙月的身影消失,凌宇嘴角逐渐露出一抹向上的弧度。跟我斗,小妞还嫩了点。自己的伪装术比这还高出百倍,别说是你,就算是杀人不眨眼的恶魔恐怕也会被自己的演技所折服。

  “我不当演员真是太可惜了。”凌宇咧嘴一笑,他会把暂时变成永远,明天一定会是美好的。

  蓝熙月在二楼认真地看着合同,除了彭灿签字的时候有些歪曲,多了几滴红酒的浸渍,其他的一点儿没变。

  彭灿是什么人,蓝熙月自然是清楚不过,凌宇居然能够让彭灿主动签下合同,她想破脑袋也想不出答案。

  放下合同之后,蓝熙月心里骤然升起一丝后悔之意。她刚才怎么鬼使神差地就相信了凌宇,如果凌宇说的是假的怎么办?

  凌宇能够在彭灿手中签下合同,要是凌宇和彭灿是一丘之貉……一想到这里,蓝熙月心里不禁打了一个寒颤。

  她立刻将门紧紧锁好,再把柜子搬过去挡住。手机按上了报警的电话,万一遇到突发状况,她可以在第一时间报警。

  其实蓝熙月多虑了,要是凌宇想干什么,他早就干了。更何况锁和柜子根本挡不住凌宇。

  此时的凌宇躺在大厅的沙发上,双臂做枕,睡姿极为警惕,时刻准备着面对紧急情况。

  新阳市,第一人民医院一级特等病房。

  一名体型强壮的中年人火急火燎地赶到医院,双眸狰狞,一股滔天怒气弥漫医院内,身后跟着的几名身材魁梧的大汉保镖立刻将主治医生办公室围了起来。

  这名四十几岁的中年人是云翔集团的董事长彭天,为人极其护短,尤其纵容其子彭灿,不然彭灿玩钱玩女人怎么会一直没事。

  但是这次彭灿出事了,彭灿被心星KTV的人送到了新阳市第一人民医院,彭天立刻就知道了消息,连公司的会议都没结束就赶来医院了。

  彭天在路上就得知了事情的来龙去脉,彭灿带着美酒和保镖在心星KTV玩乐,据说与蓝氏集团的总裁蓝熙月待了一会儿,然后就躺在了包厢内。

  “我儿彭灿的病情如何了?”

  彭天的声音很阴沉,一身怒气暴涌而出。

  主治医生颤抖地回道:“彭董,您先消消气。经过我和几位专业医生的诊断,彭少的脸是被坚硬的类似鞋物的东西击伤,胸膛也是被同样的物体击中,断了四根肋骨,性命是保住了,不过……”

  说到这里,主治医生擦了擦汗水,他生怕彭天一激动会发疯。

  “不过什么?快说!”彭天眉头紧皱,一脸怒容。

  “我们已经全力抢救了,不过彭少以后恐怕没有生殖功能,而且还会内分泌失调,雄性激素停止分泌,雌性激素会增加……”主治医生边说边退,生怕彭天发怒殃及到他。

  “混蛋,到底是谁干的,老子要杀了他全家!”

  彭天怒吼一声,办公室内的桌子被他猛地掀翻。他就这么一个儿子,彭灿现在没了生殖功能,这不是要绝他的后吗?

  “薛伤,立刻将灿儿的事情掉查清楚,不管是谁,我彭天都要他付出生命的代价!”

  彭天咬牙切齿地吼道,拳头捏得咔咔直响。

  “是,我马上去办。”

  苍老的脸庞露出一丝惊讶,生出皱纹的脸在抖动中闪过一抹狰狞,薛伤轻轻点头,随即离开办公室。

  彭天来到彭灿的病房内,看着全身包裹着绷带的身体,心里的杀意止不住的上涌。除了眼睛露在外面,彭灿基本上算是与世隔绝了。

  “灿儿,你放心,这仇爹一定替你报!”

  一个多时辰以后,薛伤出现在彭灿的病房内,足见他办事效率之高。

  “事情查得怎么样了?”彭天恢复了平静,心中的怒火依旧在蹿动。他知道薛伤的能耐,所以才这么快平复心情。

  “少爷找了嘉义集团的李文辉,并从李文辉手中获得了与蓝氏集团的蓝熙月谈判的合同,在与蓝熙月谈合同的时候被一名叫做凌宇的司机破坏了。”

  “少爷和四个保镖都被打了,少爷的伤最重,出手的是那名叫做凌宇的司机。”

  “消息可否属实?”彭天眉头紧蹙,脸色森然,蓝氏集团的司机,他难以置信!

  “全部属实,心星KTV走廊的监控录下了少爷所在包厢的进出情况。除了李文辉、蓝熙月和凌宇,没有其他的陌生人去过少爷的包厢。”

  薛伤知道彭天护短的性格,直接将彭灿的罪行忽略。

  “岂有此理,我彭天要是不报此仇,誓不为人!”彭天闻言后大怒,拳头轰然砸在桌子上,猛地站起身来。

  “就连我都舍不得打灿儿,居然有人敢废了他。薛伤,我不管你用什么手段,李文辉、蓝熙月、凌宇三人必须死!”彭天气得身体发抖地道。

  “蓝熙月是蓝氏集团的总裁,在新阳市影响力很大,要是贸然除去,恐怕会引起警方介入。”

  “这个我不管,我知道你有办法,尽快将这三人杀了,要是能够活捉凌宇,把他亲自带到我和灿儿面前,我要让他生不如死。”彭天脸色难看,说起话来愈发狰狞。

  “好吧。”薛伤点点头,“这件事我马上下去安排,借刀杀人或者移花接木,既能免去警方和对方的怀疑,又能轻而易举的报仇。”

  “你看着办就好。”彭天了解薛伤的办事能力,有他在,自己会安心不少,“这件事你全权负责,知道的人越少越好,有什么需要尽管开口,这次必须报仇!”

  浴林景园,别墅内。

  凌宇一早就起来了,他不但将房间打扫了一遍,还做好了早餐。冰箱里有牛奶,他做了一个蛋汤,然后煎了两个荷包蛋。

  蓝熙月慵懒地起床洗漱好后就下楼了,当她走到楼梯间的时候,看着阳台上的一幕,顿时被惊呆了。

  “凌宇!”

  河东狮吼般的声音从楼梯间传来,吓得凌宇急忙前去接驾。

  “总裁,你怎么了?是不是昨晚没睡好?”凌宇自认为一切都做得天衣无缝,无论是洗衣做饭,还是清洁打扫。

  “谁让你帮我洗衣服的?”蓝熙月努力抑制心中的怒火,这个混蛋居然将自己的衣服全部洗了,而且还晾在阳台那么显眼的地方。

  关键是有些贴身衣物实在是太刺眼睛了,蓝熙月一想到自己穿的贴身衣服被凌宇这个混蛋碰到了,整个身体都是恨得发抖!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兵临都市护女神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兵临都市护女神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