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深夜对话
竹叶青2017-02-07 14:302,618

  深夜,微弱的光线透过一面小窗子照进房间,在地上圈出一块梯形的区域。女人半蜷着身体侧卧,两只胳膊挡在脸前。她一动不动,猛地看上去像是睡着了。再仔细观察,从两只胳膊交叠的缝隙中,她的一双眼睛正直勾勾地盯住光线的方向,只是偶尔眨动一下。

  女人失眠了,这对她而言是很稀罕的事情。以往,当她的脑袋靠上枕头,她可以在一分钟时间内沉沉地睡去。这是天然又经济实惠的享受,没有什么比回到她熟悉和依赖的房间里,美美地睡上一觉能更让她感到放松的了。然而今天,她的脑袋里好像有一根紧绷的发条,牢牢地禁锢住她的睡意。无论她的身体怎么翻来覆去,调整姿势,企图寻找一个舒服的位置,那根发条始终顽固地强行撑起她的精神,不允许她产生睡觉的念头。她越是睡不着就越想睡,越是想睡就越焦虑,陷在恶性循环里拔不出来。在几番努力之后,她意识到也只有半蜷着身体,眼睛盯住一个地方才能稍微让自己镇定下来。她告诫自己什么都不要想,把头脑放空或许就可以早点入睡。她确实也没想什么,她感觉自己是一个空箱子,惟一与这个箱子有精神交互的是那道朦朦胧胧、似有似无的光线。光线漫不经心地映入她的眼帘,它勉强照亮的地方空无一物。

  如果有人谈一谈,女人的心里或许会感觉好受一些。但是此时,她身旁惟一的人,一个男人正沉浸在他自己的梦乡里,完全没有理会女人的心事。男人在酣甜的睡梦中翻了个身。他先是向空中屈起膝盖,用脚底板踩住床垫,再把屁股的着力点从右边挪到中间,然后大腿和小腿支在半空的部分不受膝盖制约地自由落体。因为床垫很软的缘故,男人的这一系列笨拙而沉重的动作,迫使女人的身体跟着上下波动,打破了她好不容易才找到的一点平静。

  这让女人很恼火。他怎么能若无其事地睡得如此不省人事?他就一点不担心吗?男人真是没心没肺,根本不知道分担忧愁,让她一个女人手无寸铁地独自面对。

  大约是因为换了平躺姿势的缘故,原本静谧的房间里响起男人的呼噜声。声音越来越响亮,没有停歇的意思,周围的空气随之颤动。女人最后的一丝宁静也被剥夺了。一颗燃烧的火球翻滚着从女人的腹部窜到脑袋,她的脸颊霎那间烧得通红。她报复性地使劲跺了几脚床垫,震动传导到枕头的位置,男人闭着眼睛点点头,似乎是领会了女人的用意。但是没过几秒,女人意识到一切都是白费,男人的呼噜声在短暂的停歇后,又一次在房间里回响。

  女人猛地坐起来,用一只手掐住男人肋骨侧面松软的肉,顺势一拧,那小撮肉转了一百八十度。男人浑身上下的肌肉在外界的刺激下骤然收紧,肩膀带动脑袋,大腿带动小腿,分别从身体的两头抬起,形成一张绷起的弓的形状。他的眼睛瞪得混圆,脑袋固定不动,眼珠子上下左右转动,寻找刺激的来源。男人怪异的僵直姿势保持了足有半分钟,他的眼睛终于定位到旁边怒气冲冲的女人脸上。

  “哎——”男人看清给他刺激的源头,长叹了一口气,缓缓放松自己的身体,让各个部位回归到床垫上:“干什么呀?”

  “干什么?你说干什么?!”

  男人抹了一把脸,皱紧眉头,假装认真思索的样子。刚才女人的一拧已经足以让他的身体和头脑恢复清醒,他当然明白女人指的是什么。今天从女人一回来就为这事闷闷不乐。他只是不情愿在大半夜还要费脑子讨论这事。其实,换了白天,一想起这事他也会头疼,但是除了回避他能怎么样?

  “睡吧,明天再说。”

  “明天,明天,你就知道明天。当初就跟你说得做好准备,结果怎么样?501已经住人了,你还在等明天!”

  “那我能怎么办,不让人家搬?”

  “哼,你有那本事吗?就这还不是我想的办法?”女人认为男人这是强词夺理,推卸责任,一点没有男人的担当和勇气。她的火气烧得更旺了。

  男人意识到要是再任凭这把火烧下去,自己迟早得被燎得外焦里嫩的。他安慰道:“你也别净瞎想,什么形势还没看清呢,说不定跟前面那个一样,住不了两天就走了。”

  这句话给女人阴沉了整个夜晚的心情点燃一盏希望的灯光,她的语气缓和了许多,从没头没脑的横冲直撞转变为焦虑的疑问:“是吗?只是短期的?”

  “我是说‘说不定’。我怎么可能知道?”

  “要不是呢?”

  “不是我也没办法啊!人家买了房子,想住就住咯。”

  女人心中那盏刚刚点起的灯光被一双手无情的掐灭,而且是那么轻而易举,不费吹灰之力。可恨的是亲手掐灭它的就是点燃它的人,与其事后夺走希望,还不如当初就不要给出希望。这种被捧起再跌入深坑的感觉更加让人绝望。女人挥起胳膊抡在男人身上:“那我们的事岂不是迟早会被人发现!”

  “当初我就说这样太冒险了。”男人嘟嘟囔囔地说。话刚一出口,他就后悔了。这么说等于把自己撇得一干二净,责任全部推给女人。他躲躲闪闪地瞄了一眼女人,尽管是在漆黑之中,不可能看清女人的表情,男人却仿佛清清楚楚地看到了女人发怒的双眼和紧绷的鼻尖。

  “少放马后炮!”果然,女人听了这话情绪激动。之前女人也有说到情不自禁的时候,但总还是压着嗓门,此时竟也顾不上那么许多了。

  “当初如果不是我忙前跑后,你这会儿还不知道在哪呢。你也享受这么长时间了,现在反过来说我的不是!”

  “不是,我不是这个意思。”

  “那你什么意思?”

  “你小点声,当心别人听见。”男人不得不抓住女人的手,引导她放缓语气和节奏:“我是说要是能名正言顺的就好了。”

  是啊,名正言顺。要是能名正言顺的就不用像现在这样偷偷摸摸还担惊受怕。这是可望不可及的事情,至少就眼下的情况而言。有几次跟别人聊得放松警惕,女人几乎忍不住脱口而出,幸好话到嘴边的最后关口打住了。他们不是她,不可能站到她的角度考虑。女人不相信别人能理解,如果互换位置,她恐怕也会和别人一样。她想象不出暴露后需要承担什么样的代价。隐身是她能够想到的对自己最好的保护,她一直小心翼翼地不干扰到别人的生活,把自己缩在角落的阴影里。这个阴影曾经给她莫大的满足感和安全感,她一度幻想自己能够相安无事、长长久久地过下去。然而阴影不是保险箱,就算没有阳光,也可能会钻进其他东西。

  “别想了,你想也没有用,反正已经这样了,最近出入小心点吧。”男人说着缩回被窝里,在意识进入模糊以前,含混不清地说了句:“睡吧,明天还有事情做呢。”

  女人听着男人渐起的沉重呼吸声,叹了口气。她何尝不知道想也没有用,可是她跟男人不同。正如她所说,现在的日子是她争取来的,她不愿意放弃。她能争取第一次,就有信心争取第二次。她还没想出来该怎么做,但是她知道必须得做点什么。 

继续阅读:第2章:新房子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隔墙有人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