浅笑心柔
诗韵2017-02-17 19:401,346

  回到这一天

  哪位青衣刚行完礼就转身走了。他们两个一直看着哪位青衣离开的背影。

  ……(省略号省略掉的东西不用我说你们也知道是什么了吧,都不晓得请看第四章)

  那位青衣就这样一直忧郁着脸,心里有事,闷闷不乐地走回家。她在小巷子里走着,路才走到一半就被几个人给拦了下来。

  拦下她的,是几个龇牙咧嘴,神经不正的士夫。其中一位士夫神经兮兮,还朝着那位青衣抛了抛媚眼,说:“哟~小美人,怎么一个人走在这街上呀,要不要哥哥陪陪你呀。”

  哪位士夫说着,其他的士夫也跟着色咪眯眯的笑了起来。

  只见那位青衣抬起头,来看着他。那几位士夫一看,就立马走了上去,围着她。刚想对她做出什么什么动作,哪位青衣便一脚踢了过去。

  他先踢了其中一位士夫的腿,有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转了个身,朝另外一位士夫的脸踹过了去。紧接着又跳了起来,两只脚往外踹,踹到了其中两位士夫的胸口,这一来二去,把他们打的落花流水。紧接着,那位青衣又跳到了一旁,转过头来,不屑的看着他们,对他们说:“识趣的,就赶快给我滚!”她一边说着,一边摆弄着她的头。

  那位青衣回到家,就只往房门走。一旁的小弟正与旁儿玩着蛐蛐,雪看到自家阿姊回家,便要起身打招呼,可阿姊却不如往常一般,朝他回应。

  她直朝着房门走,步伐优雅,缓慢,可似乎又带着几分焦虑。坐在对门当户,一架织布机旁。

  屋外一位裙衩正于河边洗衣归来,刚踏于前院,就听闻侧房传来阵阵叹息。

  房屋对门,叹息声唧唧又唧唧。哪位裙衩眼瞧去向侧房,正看见她的女儿对门织布,可奇怪的是她却根本听不到织布机的声音,只听到女儿口中传出的阵阵叹息声。

  看到这一情景,那位裙衩只能低头叹了口气,轻轻地摇了摇头,之后便走开了。裙衩先回屋安好衣物,出门便门朝着走去。

  走进屋,便坐于青衣旁,青衣此时并未发觉母亲已坐在她的身旁。此时,只见那裙衩“咳……”了一声。

  那位青衣被惊吓到,但又立即缓了过来。立马起身,向母亲行了礼。

  沉稳的说道:“母亲连怎么来了。”

  那位裙衩先是叹了口气,又接着说:“来孩子你先坐下,木兰啊,你是怎么了?我一踏进院里,就听见你屋里传来阵阵叹息声,你可以何事?

  木兰先是轻轻摇了摇头,而后说道:“女儿没有什么事,谢母亲挂念。”

  木兰母亲又接着问:“那你是在想些什么,还是,在思念些什么?”

  木兰有回应道:“女儿没想也什么,也不是在思念什么,劳烦母亲挂心了。”

  木兰母亲叹了口气,说:“好吧,要是没什么事的话,娘就先走了。要是要是有什么事,就跟娘说说,别憋在心里,担心把身体憋坏了。”

  木兰“嗯”的一声回应道,说着,他母亲便走了木兰起身低头安手(所谓安神手,便是右手握住左手的四个指头,搭在肚子前面,古代女子行礼方式。)行了个礼。

  ————*-*————*-*————*-*————*-*———

  在一家客栈里

  王宇庭和余诗韵正坐在客桌旁。王宇庭正端着酒杯,酝酿了一下,然后一口喝了下去。一旁的余诗韵正无聊的嗑着瓜子,吃着水果,还用左手撑着脸颊。王宇庭略有感觉到附近有人在盯着他呢。

  (*。*)(*-*)(*&*)(*¥*)(*%*)(*#*)

  作者诗韵:٩(๑^o^๑)۶

  各位余子酱们,迟到的更新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醉梦烟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