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月下美人(四)
淮上秋山2017-03-31 14:342,646

  “如果我没猜错的话,高老每天晚上在梦里,应该都出现了一个少女,而她,就是庄瑶对不对?”

  陈一阳最后把声音压低了些,虽然痛恨老头子的口是心非,但也不想因此让庄瑶难堪。

  高老僵硬的神情在短暂瞬间又恢复了自然,端起茶杯喝了一口,开口说道:“明人不说暗话,的确,每天夜里我总是会梦见瑶瑶,而且的确做了不该做的事情。但这并非我的本意,相处的这几年……我一直把她当女儿,倘若心存一点恶念,恐怕她现在早就是我的人了。”

  他的确有说这话的资本,虽然已经年过半百,凭借手中的权势和财产,只要他想要,任何年轻美貌的女子都会乖乖的躺在床上。

  陈一阳依旧冷笑道:“或许是当时庄瑶还只是个小女孩,如今出落得亭亭玉立,是个男人都会打上几分心思吧。”

  高老仍没有动怒,语气反倒更加坦荡舒缓:“陈先生这么年轻,应该还没有结婚生子吧。”

  陈一阳莫名其妙:“这和我结婚生子有关系吗?”

  高老笑着说道:“你如果是一个孩子的父亲,就不会说出现在这番话了,看着自己的女儿一天天长大,无论她是美或丑,于你而言,都有着与众不同的意义。”说到这里,他忽然叹了一口气:“可是这些日子,在我的梦里总是出现和瑶瑶交欢的场景,这点我不否认。”

  陈一阳心想这老头子说不定有什么特殊癖好,毕竟有钱人脑子里想的东西他是难以理解,他以前也曾听说过有养父对养女施暴的事情,可是就他而言,也没有能力去干涉这种事情,沉默良久道:“原本这件事情是你们的私事,我一个外人不应该干预的,但我还是奉劝一句,庄瑶既然是您的养女,恐怕她的身份来历您多多少少也清楚一些,寻常人离她太近,不会有什么好下场的,梦里的事情,就是一个预警。”

  “梦里的事……预警……”高老细细咀嚼这句话,随即拍手大笑道:“果然目光如炬,看来你还真是不简单啊,听瑶瑶说,陈先生初来杭南市,连份正经工作都没有,这样吧…我给你介绍一份工作如何?”

  陈一阳对这个阴阳怪气的老头子没有什么好感,起身来就要往外面走。

  “你年纪也不大,我安排一个学籍,让你和瑶瑶一起上学,你花时间把她脖子上的蝴蝶纹来历研究出来,事成之后,我给你二十万权当辛苦费,如何?”

  “二十万…”

  原本就要拉开门的陈一阳像种了定身术一样杵在了原地,内心挣扎了不到一秒,瞬间转过身回到椅子上坐下,嘿嘿发笑道:“高老先生,之前我想我对您应该是存在一些误解,不过在刚刚短暂的一瞬间,我忽然想通了。我们还是就陪瑶瑶上学以及研究蝴蝶纹的细节问题,交换一下彼此的意见吧。”

  高老脸上的笑意顿时如同绽开的菊花,灿烂无比。

  这一壶茶,足足喝到了深夜,陈一阳被安排在一间贵宾房休息,而庄瑶则被送回了学校。

  自打出娘胎以来,他睡过狗窝、树洞、柴房最好的也莫过于一张垫满棉絮的木板床,而想眼前这种豪华的房间,就连做梦也没有梦到过。

  光是一张床,就比他从小待到大的卧房都还要大,陈一阳真想让师傅也过来躺一躺。

  在床上打了几个滚,陈一阳闭上眼,回想起这十几年忍饥挨饿,吃苦受冻的日子,忍不住流出了眼泪。

  小时候在瓦罐山上的日子过得太苦了,除非有活干,不然十天里有九天都在挨饿,他有好些日子都是在梦里被饿醒的,最后实在挨不住了,去钻有钱人家的狗洞和狗抢食吃,最后被狗咬得半死,他就是在那种情况下被师傅捡回去去的。

  陈一阳喜欢钱,但并不是贪财,而是他太怕穷了,一旦做梦回想到被狗群撕咬得血肉模糊的夜,他就忍不住颤抖起来。

  “师傅,我有钱了,等我再多攒一些钱,就回家。”

  陈一阳把钞票铺在了床上,开始傻笑了起来,笑着笑着,忽然又哭了。

  “师傅,您本事比我大多了,为什么就是不肯下山呢?”

  或许等好多年后,他才真正明白当年师傅的用意,不过到那时候一切都已经无法回头了。

  “陈先生…陈先生,你醒醒。”,

  陈一阳睡得迷迷糊糊的时候,总感觉有一双手在拍着他的脸,他一把抓住了那只手,口中呢喃道:“别闹,让我再睡一会。”

  忽然,他心里一凉,因为能够感觉抓住的那只手大小全然不成比例,就像是一只刚出身婴孩的手,冷冰冰却又黏糊糊。

  当陈一阳睁开眼时,一张惨白的婴孩脸孔悬挂在他的头顶,凸出的一对眼珠子正死死盯着他,若不是早有心理准备,恐怕他已经吓晕过去了。

  “我靠,大半夜的,你是不是想吓死我!”陈一阳看到忽然出现的小鬼,也忍不住爆起了粗口。

  小鬼摸了摸头,略略发笑道:“不好意思陈先生,你住的这个地方阳气太重,白天我不方便进来,所以只能在半夜来打扰你。“

  这个小鬼就是之前出现在列车上的陆家鬼婴,陈一阳自然不陌生,不过两人往日无怨近日无仇,应该不存在什么纠葛。

  他偏过头,尽量不去看小鬼的脸,即便心理素质过硬,但那张阴惨惨的脸,在大半夜的实在是太渗人了。

  “你家小姐都已经送回去了,还缠着我干嘛?还有,你能不能把头靠边放,虽然我是看过很多鬼,但你这样忽然出现还是让我很难受的。”

  “好的陈先生。”

  小鬼偏过头将脸贴着他,咧嘴一笑道:“您看这样行吗?”

  陈一阳欲哭无泪,只得闭上眼道:“我求你了鬼大哥,有什么事你直接说就好了,不要盯着我看行吗?”

  小鬼点了点头,说道:“先前你帮忙救了我家小姐,又没去集团里取报酬,按理来说我欠了你一个人情,这次来是特地还给你的。”

  陈一阳虽然被吓清醒了,但一分钟都不想和小鬼独处,只得把头埋在枕头下,挥了挥手说道:“钱我也不要了,你现在立刻马上走就是还了我最大的人情,我现在只想好好睡一觉!”

  话音刚落,四周顿时寂静无声,过了好一会,当他再睁开眼睛的时候,小鬼狰狞恐怖的脸孔还是靠在面前,紫黑的嘴唇里还冒着气。

  “你怎么还不走?”陈一阳感觉自己快要疯了。

  “陈先生确定不要我还这个人情了。”小鬼一对眼睛在夜里发出了绿色的光。

  陈一阳用枕头盖住了自己的脸,重复道:“我确定以及肯定,你快走,我再也不要看见你了。”

  小鬼沉默片刻,说道:“那好吧,白天和你一起来这里的女孩子,在隆阳中学遇到了危险,我原以为是你的朋友,就出手救了她,现在看来不是,还是让她自身自灭吧。”

  “等等!“

  小鬼正准备转身飘走,陈一阳忽然从床上蹦了起来,拽住了他背后的小辫子,迫切问道:“你说我的朋友遇到麻烦了?”

  “准确来说,是被两个不干净的东西缠上了,我奉命去学校保护小姐,在路过……”

  “别废话了,在哪!快带我去!”

  小鬼看着他匆忙穿衣服提裤的身影,摇了摇头说道:“人类果然是善变。”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九命阴阳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九命阴阳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