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爱无界限
我是莫小北2017-02-05 19:303,116

  “我们中情局一贯秉持的是用脑子做事,转速要快,下手要稳,动作要猛,不留痕迹。在这里你们每天都会面临各种选择,至于最后怎么到达目标都是你们自己的选择,在你们所有的选择路径中,你们的大脑都会有各种数据呈现,我们会用各种精密仪器测出你们的想法和你们大脑分析,记住撒谎是最大的背叛,因为最后你们都会为自己的缺陷买单。这不是个短板时代,所谓的‘木桶原理’早已经被抛弃掉,你们要尽可能的发挥你们最大的优势,到达我们的全胜时代。只有我们每个人强大了,我们整个团队才会强大,我们国家才会强大!任何用个人利益瓜分集体利益的,都会被我们迅速清除,听明白了吗?”上校看着眼前这些他精挑细选的情报科学员,厉声大喊,“听明白了!”学员们群情激昂,“我没有听见,你们是今早没吃饭吗?我希望你们的声音把屋顶掀翻!”上校说,“听明白了!”全体学员用力嘶吼,“很好,是我要的效果!永远记住没有任何人是你们的敌人,只有你们自己的心魔,你们每个人都会有心魔,至于心魔是什么会在以后的训练里展现的淋漓尽致。现在全体到达天云山,进行高空跳伞!”上校的声音振聋发聩。

  “琞,我恐高。“丽莎看着琞轻轻对着琞的耳朵说 。”不会啊!我们做心理测试的时候,你的一切特征数据都显示很正常啊!“琞看着眼前的丽莎说。“我吃了药,所以心跳还有各方面的数据才好。”丽莎看着琞,胆怯的说。“你不要命啦?你不知道如果被上校发现,你会迅速打道回府,然后以后履历上有黑印了吗?”琞焦急地说。

  “我当然知道啊!但是进入中情局的机会多么难得啊!我不想失去这个机会啊!一会儿要跳伞怎么办啊?“丽莎拉过琞,躲开人群,在角落窃窃私语。“要不一会儿你说身体不舒服吧?但是你早晚还是要跳啊,你躲不了啊!要不这样,一会儿跳的时候,我把你推一把怎么样。“琞说,”那只有这样了。”丽莎担心地说。

  “你在我的地盘上,跟我讲道义,你是不是有点想太多了。我肖鹰一生混迹帮派,有两样东西不沾‘一是毒品,二是赌博’,你知不知道,你已经触及了我的底线。“肖鹰对着林豹说。“鹰爷,凡事都有例外,再说我们利益分成,我占六你占四,这个份额你应该很满足。”林豹说着点燃了一只雪茄。“豹哥,我们场子里的人不说外话,你往西新街一家煲汤店的高汤里放了大麻,还向我片区的几家夜店兜售毒品,这些我全当你在开玩笑,如果你再这样,坏了规矩,那么我们只能撕破脸了。”林豹青筋暴起,喝道:“肖鹰,你不要敬酒不吃吃罚酒,我们都是黑的,你不要在这里摆出圣人的模样,来区别你和我们的不同。别忘了你是做什么发家的?”林豹指着肖鹰的鼻子说到,很显然被激怒了。千佑迅速掏出枪瞄准林豹,林豹的兄弟也迅速掏出枪,肖鹰挥了挥手,示意千佑放下枪。肖鹰笑着说:“我承认在我的发迹史上有过不光彩的过去,正是这样,兄弟不希望你走错路。”林豹不以为然的说:“一个靠打架和讨债混迹起来的大哥来教我怎么做人,你是在跟我搞笑吗?”

  “林豹,我还很忙,没有时间跟你在这儿废话,我们原本就不是一路的,我是天上飞的,你是地上跑的,如果你把我的话当耳旁风,那你就不要怪我让弟兄用鹰嘴啄瞎你的眼睛。”说完起身,“千佑送客!”千佑:“豹爷,请。”千佑说着,顺手指了指门口。

  林豹:“肖鹰,我今天来不是来和你商量的,是来通知你的,西新街那片我会吞下的。我林豹一生还没有想得到得不到的!”肖鹰转过声说:“那很好,你不要‘赔了夫人又折兵‘,西新街只要有事,我就会全部算在你的头上,请出,不送!”林豹:“很好!”转身带着手下离开。

  这一切被躲在二楼的肖惆听到,很快地,她被仆人拉到密室。

  肖惆抽着烟,思绪不知道飘到哪里,想起了父亲,想起了那些过往的生活。

  肖惆抽完手上的烟,上了超跑,一路疾驰,只是为什么有眼泪从脸上滑落。“你除了赛车,改车你还会什么。她就是靠她老子才撑到现在,离开她爸,她什么都不是。肖惆,请我们吃饭呗,不然你还想在这混啊?你脑子有病啊?肖惆,有本事自己拼啊,别靠你爸啊!”肖惆的脑海里翻涌着父亲的话,那些所谓的朋友的话,所谓的亲人的话。脑袋一阵风暴,情绪翻涌,不知不觉把车速开到一百二十迈。

  “这家伙要出事了。”憾从舞池一路追着肖惆出来,“杰西卡把你的车借给我,肖惆好像不太对劲。”憾拨通了杰西卡的电话。“”什么,莫寒,我们快走,肖惆这家伙出状况了。”杰西卡对着正发呆的莫寒说。“怎么回事啊?快走!”莫寒拿起吧台的外套。随后三人极速上车,猛踩油门,加速往肖惆开车的方向追去。

  “哇靠,果真百万豪车无丑女,看到了没,车上那三个妞,不错嘿!”路边传来几声私语,旋风般被淹没在轰隆中。

  肖惆一路把车急速开到海边,对着大海痛哭着,杰西卡,莫寒,吴憾站在她的身后,她们也落泪。“肖惆,心里太苦了,虽然衣食无忧,但从小在父辈们的期望中长大,从来不说不,但是不是所有的人都会单纯善良的。”莫寒心疼地说道,“她以前从来不抽烟,离开家以后,虽然自己挣得钱越来越多,但是也越来越不快乐!”

  “老板,知道吗?”吴憾关切地问,“知道,老板对她很保护,她一直说肖惆是第二个她,所以我们都没掌握的技能,老板都教给了肖惆。BOSS对我们都像亲妹妹一样,这也是我们这么多年不愿离开她的原因,我们做了特工,其实很多次BOSS都让我们退出,但是我们几个都坚持了下来,因为像她这样的老板很难有第二个。”莫寒边说边擦拭眼角的泪,“我这条命都是老板救的。”

  “有什么好哭的,我们受的苦根本无法和BOSS相提并论,快去扶助肖惆。”杰西卡每次在团队面临情绪低潮的时候,总能重新给大家力量。“嗯。”憾向肖惆走去,一把将肖惆抱住,“走,我们回家。”

  “家?”肖惆苦笑着,“我早都没有家了,妈妈去了美国,父亲已经和我了断关系,我哪还有家啊?”杰西卡和莫寒一起将肖惆抱住,“肖惆,我们是你的家人。”杰西卡擦着肖惆脸上的泪说,“嗯嗯,你别忘了BOSS是你的姐姐啊!”莫寒微笑着说。“走,我们回家,别让老大太担心了。憾,你和杰西卡一辆车。我和肖惆一辆。”莫寒对吴憾说。“不,我想跟肖惆一辆。”吴憾说完看了肖惆一眼。肖惆躲避着吴憾的眼神。“好吧。那你路上开慢点,我们先回房间,给肖惆放洗澡水。”莫寒说。“对,我给肖惆点上香薰,再给她看一些动画片。莫寒我们先走,回去准备。”杰西卡冲莫寒比划了下。

  吴憾和肖惆上了车,“你们先走,我们随后就来。”吴憾说。憾开了车上的音响,“肖惆,你听过郑欣宜的那首粤语歌《上心》吗?”说完,无线搜索,车内响起温柔的音乐,车速缓慢,一路上肖惆都没有说话,眼神一直看着窗外。憾看着肖惆的侧颜,竖高的头发,白皙的脸庞,微翘的丹凤眼,高挺的鼻梁,上扬的嘴唇,身上散发着淡淡的香气。“我不会真爱上她了吧。我不是蕾丝啊!”憾心想,下意识踩了刹车,反倒把肖惆一震,肖惆刚回过头,吴憾吻了肖惆的嘴唇。“我喜欢你。”吴憾看着肖惆的眼睛说,肖惆满脸通红,一把把吴憾推开:“你干嘛。”于是下了车,吴憾随即下车,抱着肖惆,“我喜欢你,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会喜欢你。明明每次你把我气得半死,我还是喜欢你。以前我也不认为自己喜欢女生,但是我现在就是喜欢你。”吴憾紧紧抱着肖惆说,“你疯了吧?”肖惆看着她,好笑的说道。“难道你对我没有感觉,我知道你对我有感觉,你看着我的眼睛。”吴憾拉着肖惆的手,肖惆这才仔细看着吴憾的脸,月光映衬着吴憾的脸,显得有些魅惑。吴憾轻轻的吻着肖惆,肖惆身体像僵住了一般,随后闭上了眼睛,轻轻的抱着吴憾。

  “ 这两个到底在干嘛?我们都回到基地半会了,这两个还没有回来,莫寒快去打电话。”杰西卡边点香熏边说。

  期待待续 第七章

  ©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帝国风云之捍卫国威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帝国风云之捍卫国威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