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爱是战争
我是莫小北2017-02-05 19:243,906

  “美莎姐,情报显示老板现在正在陪着琞,琞好像已经陷入重度昏迷!我们现在不能轻举妄动,那边全是琞的人,不过估计这次她小命难保!”美莎的助手说。“琞,从来不要和我比命,她是不可能比过我的,明远早晚还是要乖乖回来!”美莎自信地说道。

  “明远,你现在在哪里?你还没有帮我挑钻戒呢?你在哪?我派人过去接你!”美莎撒娇地说。“我现在在外面有些事情要处理,一会有空回你电话!”明远很厌烦的说道。“琞,你要快些好起来啊!一切从长计议!”明远说完,轻吻了琞的额头,在明远转身的那一刹那,泪珠从琞的脸颊滑落。

  明远从重症监护室走出,凯文迎了上来,“琞,就交给你照顾了!我现在已经不能回头了,美莎有了我的孩子。”明远拍拍凯文的肩膀,明远没有回头继续往前走,凯文这个时候并没有太多的兴奋,反倒有一种莫明的伤感,也许错过就是这样吧!凯文透过窗户看了躺在床上的琞,低下了头,难过的泪水,就像决堤了一样。如果爱是无法回头的旅程,我宁愿永远陪着你走,我宁愿不牵手。

  肖惆示意所有保镖放行,莫寒,杰西卡和肖惆微笑地对明远说:“MARK哥,注意安全,一切顺风!”“嗯。好,替我照顾好琞,还有记得来参加我下个月的婚礼!”明远点点头。几个女孩子听完之后。俨然沉默了!

  “博士快来,琞,醒了,哈哈哈!琞,我是凯文,你醒了啊?”凯文看着迷迷茫茫睁开眼睛的琞说,“嗯,凯文,我在哪里啊?”琞说,“傻瓜,你在医院啊!你晕倒了,昏迷了好多天,我们都担心死了!我去叫莫寒她们!”凯文起身正准备往外走。“不要,凯文,陪我说会话吧!”琞微笑着说,“琞,你渴吗?想不想吃东西,我去给你准备点粥!”琞摇摇头,“我想回家,回南山别墅,回到基地!不想待在这里。”琞说。

  “好,我们现在就回去。”凯文搂了搂琞,笑中带泪。

  “杰西卡,老大醒了,我们快上去!”莫寒听完电话说,“真的吗?我们快走!”肖惆扔掉手中的烟。

  琞回到基地,所有的表现都异常平静,像往常一样,按时间吃饭,锻炼,看书,研究弹药,分析路线,梳理财经新闻,她的这种平静让莫寒,肖惆和杰西卡,觉得不太对劲。“我们到底要不要跟老板说,MARK哥已经来看过她了,还有MARK哥要结婚的事情啊?”莫寒凑着肖惆的耳边说,肖惆对莫寒使了使眼色,示意她不要说话,杰西卡说:“老板早晚都会知道的,对了,吴憾好些了吗?”“那家伙早都醒了,我给她准备了一大堆吃的,她看到美食就什么都忘了!”大家哈哈哈地笑了起来。

  琞从保险柜里取出手枪,每个试了一遍,最后拿起一把127mm长枪管465V式左轮手枪放进外套内衬里。“走,我们去吃饭吧!”琞挥挥手招呼在旁边看书的杰西卡,杰西卡对着正在低头说悄悄话的莫寒和肖惆,“老大叫我们去吃饭。”“好勒!”

  “老大,我想跟你说一件事情。”杰西卡吞掉嘴里的牛排说,“嗯,你说。”琞切着盘中的牛排说,肖惆和莫寒对杰西卡使了使眼色,示意她不要讲。杰西卡没有管她们的眼神,“老大,MARK哥要结婚了,下个月的婚礼!”杰西卡清了清嗓子说。琞停下手中的动作,又开始快速切牛排,“很好啊!到时候我们一起去庆祝。”肖惆和莫寒齐齐抿了抿嘴唇,小心翼翼地对琞说:“老大,其实我们可以不去的,毕竟MARK哥是过去的事情了,我们不用再搭理他了!老大你还有我们。”肖惆嬉笑着说,她想打破这种尴尬的气氛。“为什么不去?我们大家都要去,这次你们成功完成任务,我还没有给你们庆功呢!那天放你们一天假,我们都去!大家记得都要穿得漂亮点!好的,我吃饱了!你们继续。”琞笑着说,用餐巾擦了擦嘴,“你们几个慢慢来,我先去打会球。”

  莫寒,肖惆和杰西卡面面相觑,“BOSS,你们在吃什么啊?都不叫我!”吴憾撅起嘴,小步跑了过来,“憾,好好吃饭,快点恢复!”琞拍拍吴憾的肩膀,吴憾甜甜地说:“嗯嗯,老板好好休息。”“就你话最多!”莫寒笑着说,吴憾冲她们吐了吐舌头。

  明远知道他和琞彼此再也回不去了。很多感觉,很多感情走了就是走了,也许我们彼此都没有自己想象的那么难忘。

  “明远,你回来了啊!”美莎放下手上的香水,从穿衣镜里看到明远的身影。“嗯。我有些累!先去休息了。”明远无精打采地说。“好的!”美莎看着明远走进卧室,关上门后,心里翻涌着阵阵不甘,用力掰断手上的发夹。“你以为你什么都不说,我就会放过你吗?折磨在后头!”嫉妒是这个世界上最大的灾难,始于欲望,毁于无尽。

  “这次成功完成任务,总部特批我们A队可以休息半个月,大家这段时间可以尽情玩耍,只是要时刻保持联系,还有随身携带的安全便携仪不要遗忘,如果有突发行动,请及时归队!”琞看着几个丫头乐呵呵的说。

  “欧耶!太好了!可以好好休息了!我要放假,我要玩耍,哈哈哈哈!”肖惆丢掉头上的遮阳帽,几个女汉子马上转变成萌妹子。生活就是这样,我们总是时刻惊喜,又时刻转变,重要的是不要对生活没有期待。

  “喂,琞吗?你好!”琞在办公室接到无号码来电,“请问你是?”“我是美莎,明远的未婚妻,你好啊!”美莎挑衅地说道。“你好!找我有事吗?”琞显然不会慌乱。

  “我听说我们家明远去看了你,说你生病了,我说如果你要是不来我们的婚礼就遗憾了,毕竟你是我们明远的旧相识,你和他的事,他都告诉我了,不过明远跟我说特别谢谢你,因为不是你的话,他还不知道他最爱的是我。”美莎继续玩味地说道,“你会来我们的婚礼对吧?”“会,我一定到!”琞,啪的挂断电话。

  “今天是我和美莎的订婚日,谢谢大家来捧场!大家尽兴!”明远简单讲了两句,遍匆匆下台,美莎压抑着不快,招呼着来宾。

  “BOSS,怎么还不来啊?会不会是打退堂鼓了,早上让我们先来的。”莫寒对身旁的肖惆,杰西卡还有吴憾悄悄地说。

  “你们都来了啊!”明远远远看见了几个丫头,朝她们走去。“MARK哥,订婚快乐!干杯!”肖惆先主动带了头,跟明远碰了碰杯子,其他几个看到,也接着碰杯。“谢谢你们给MARK哥面子,我还以为你们不回来呢!哦,对了,琞呢?”明远眼神游离,四处看看,始终没有见到琞的身影。

  “哦,老板,可能会迟点到!她让我们先来,因为手头上还有些事情没有处理。”肖惆忙着打圆场。吴憾这个时候,正在四处放电,到处把酒言欢。也正是因为团队有她,所以大家神经不会那么紧张。

  突然宴会安静了下来,所有的人朝大厅的红地毯的门口方向看去,一个美女一袭酒红色长裙,裙摆镶上了施华洛世奇的水晶,裙摆从腰身开叉,露出了那双白嫩修长的长腿,双脚踩着银色彩钻高跟鞋,越发亭亭玉立,所有男士的眼睛都被吸引,全场的女生频频回头。

  “哇塞!是老板哎!美呆了!”杰西卡用酒杯戳了戳身旁的莫愁和肖惆,几个丫头回头一看也愣住了,“我的妈呀!也太美了吧!平时都被防弹衣和外套伪装着,我要是男的我就扑了!”肖惆目不转睛地看着琞。

  琞走进,脸如满月,丹凤眼犹如圆杏,微挺的鼻梁,桃花般的红唇,既不妖艳也不媚俗,有种高贵由内而外散发。明远看着琞向自己渐渐走进,内心激动,尽量压抑心情。琞拿起旁边侍者递来的香槟说:“恭喜你!明远!订婚快乐!干杯!”明远有着难受,但是仍旧保持微笑,“干杯!”美莎看到此情此景,快步走了过来。

  “琞,你真美!”美莎嘲笑着说,“情人眼里出西施。”琞看看明远,明远还是忍不住看琞,她越大像个很有魅力的女人了,以前还是个可爱的女孩子,现在俨然是一个充满魅惑力的女杀手。

  “你来恭喜我们啊!谢谢你哦!”美莎拿起酒杯冲琞示意。“不谢,应该的!”琞将杯子的香槟一口喝完。“今天我来拿回一样东西。”琞接着说。

  “BOSS,这是要出大招啊!”肖惆边吃甜点边说,吴憾走到肖惆身旁,“没想到老板的胸围高傲人!”肖惆轻蔑的看了吴憾一眼。

  琞迅速从手包里拿出之前挑好的手枪直指美莎的人中,“你欠我一个理由!”琞说道。

  明远看到眼前的景象说道:“琞,你要干嘛!快放下枪!快点!”全场所有的目光再次聚集到这三个人身上。“有本事你开枪啊!有本事你朝我肚子开啊!这里有明远的孩子!你开枪杀了我,你以为明远会放过你!”美莎大喊说。

  “我跟他早都是陌生人了,多年前你开枪使我胸口有了一个伤疤,我差点没命,你以为你换了张脸,我就不认识你了吗?”琞大喊道,用枪口很戳美莎的人中,美莎完全没想到琞知道这一切。

  “美莎,是你开枪刺杀琞的吗?是你吗?”明远看着美莎,完全无法相信,她以为美莎只是想占有他,但是没想到美莎会对琞痛下杀手!“有本事你开枪啊!快开啊!”美莎试图激将琞。

  “你以为我不敢吗?要不要让你一尸两命!”琞说完,掏出枪对着琞的太阳穴,其他几个丫头立即掏出左轮手枪对准明远,其他参与宴会的人赶紧离散。所有的助手和保镖将剩余的人围着。

  “琞,你以为你能逃的出去。有本事你朝我肚子开枪,快啊!”美莎更加嚣张的说。

  “美莎,你知道你脑子不够用吗!你除了缺脑子,其他真的什么都不缺。”琞笑着说。

  “我让你放下枪,快放下!”明远用枪指着琞的太阳穴说,琞微笑着说:“很好!我倒是要看你怀孕了多长时间!”话音刚落,只听嘭的一声,美莎捂着肚子倒在地上,明远快速地去扶倒在地上的美莎。“琞,你太过分了!你伤了我的孩子!”明远冲着琞大吼,开枪击中琞的左手臂。琞瞬间双手失去力气,其他几个人开枪瞄准明远,肖惆击中明远的肩膀。其他几个助手赶快过来搭救,整个场面混乱不堪。只听宴会厅外面想起连环的枪声,凯文带着人马跑了进来。

  “琞。”凯文叫到,莫寒和杰西卡扶住脸色惨白的琞,吴憾一时呆住了。

  美莎已经被人送了出去。“老板,美莎姐没有怀孕!”“什么!”明远说道。

  期待待续 第十二章

继续阅读:第十二章:咫尺天涯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帝国风云之捍卫国威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