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难过情关
我是莫小北2017-02-06 08:223,600

  琞摸着胸口的纹身,右边锁骨下方,纹着一朵黄色的郁金香,她把伤口纹成花瓣,金黄色的花瓣,绿色的枝蔓。她知道她自己已经失去了她曾经最忽视又是最重要:健康和挚爱的男友,家人远在海外,只身一人来到中情局情报科。她已无路可退,只能一直往前走,不能回头看。这种心情莫可名状。

  她成了中情局很成功的种子选手,她看着桌上的合照:琞、杰西卡、莫寒、肖惆、吴憾。她觉得失去了很多,但是也得到了很多,痛并快乐着,难过也幸福着,孤单却满足着,人不就是一直在矛盾中平衡着吗?

  “BOSS,我去养老院看下邱伯伯,一会儿就回来。”莫寒打来电话,“好!一路小心,代我问好。”琞暖心的说。莫寒一路开车往养老院方向去,邱伯伯的养老院是BOSS们的另一个智囊团,在那里有着很多老人,他们年轻时都是各领域很成功的领头人,他们放弃了海外优渥的养老环境,只想待在国内,他们说:“哪都没有家好!年轻的时候就想去国外,生活了半辈子,打拼了半辈子,最后还是家最安全,我们哪都不去,就待在养老院,和这帮伙伴们永远在一起。”

  “琞,没来吗?杰西卡呢?肖惆那家伙呢?”邱伯伯一直不停的问,“您老人家放心,她们啊,过两天一起来看您。”莫寒边说边给邱伯伯按肩膀,“你们团队是不是来了个新姑娘?”邱伯伯关心地问。

  “嗯。BOSS的眼光不会错,她叫吴憾,孩子挺热心也挺善良的。”莫寒说着,“邱伯伯,我给你掰个橘子吧。”莫寒说着,从水果箱里拿出橘子,细心地掰开。

  “莫寒啊!琞,话少,做的多,你们都要多替她分担啊!她一天脑子装的事情多,有空你们要多和她聊聊,别都只顾着自己玩的开心。”邱伯伯拍拍莫寒的肩膀。“伯伯,您放心,老板有我们呢!老板现在比以前笑的多了,我跟您讲肖惆比以前开朗了,吴憾这家伙还挺有办法的,杰西卡现在就是我们团队的强心针,每次我们失落的时候,她总能让我们振作,给我们打气。”莫寒开心地说。

  “那就好,那就好。以前上校分了几个带队的人,你们A队是琞为队长,那个时候,我还和上校为这件事情争论过。上校觉得琞重感情,这是她的优点,有时候也是她最大的缺点,甚至有的时候会致命。那个时候,一直犹豫不觉,是我一直推荐琞的,她是我看着成长过来的,这孩子责任心强,答应别人的事从来没有二话,像个男孩子。”邱伯伯看着远方的渐渐升起的朝阳说,“自从她和MARK分开之后,她也一直没有从内心接纳过别人,一直把精力放在工作上,她身上的病毒会慢慢侵蚀她的大脑,这是我们最担心的,我们担心她一旦倒下,身体不能恢复,或是要了她的命。凯文还在她身边吗?”邱伯伯转向莫寒问到。

  “嗯。凯文哥一直都很关心老板,只是老板对他好像并不感冒,而且我觉得凯文哥不是老板喜欢的类型。老板不爱他,伯伯,感情的事不能勉强啊!”莫寒挠挠头说。

  “孩子啊!你要知道琞是一个极其冷静和慢热的人,想获得她的心,不是一天两天就可以了,但是一旦获得,琞会把这个人一直装在心里,这是她和别人最大的区别。有些感情来的快去的也快。凯文有没有这个功力,就要看他的造化了。”邱伯伯接过莫寒递过来的橘子。

  “吴憾,看到没,这就是你要熟悉的长鞭,鞭有很多种,这是你目前要掌握的。”杰西卡再三强调,“会有教练教你的”,说完递上长鞭。“那我就去训练了!”憾接过长鞭,只身去了基地。

  “手铃响了,有情况!”莫寒手上的防身环发出蓝色警报,邱伯伯说,“那你快去集合,千万记住保护好自己。”莫寒说着“好”,转身已快速去了停车场向南山别墅开去。

  “莫寒,你快来啊!BOSS已经晕倒在办公室了,我刚敲了半天门,没有声音,我就强行开门,老板已经晕倒在地上了!莫寒,你快回来!”杰西卡第一次慌了,哭着对莫寒说。她才发现平时自己的强大,是因为BOSS在,有她支撑着自己,自己才有了强大的心脏。她想起在一次作战行动中,琞为了保护她,替她挡了一个子弹,于是泪如雨下。肖惆正在环岛路飙车,研究作战路线,一接到电话,跑车迅速打弯,返回到南山别墅。吴憾听到电话也迅速赶往护理中心。

  “BOSS,怎么样了?”肖惆含着眼中的泪水,拉着杰西卡问到,但是泪水还是从脸上滑落。“刚才博士说已经陷入昏迷了。”杰西卡瘫坐在抢救室外面的椅子上,“我们基地有最先进的医疗设备,老大不会有问题的,老大那么多困难,那么多任务,都活了下来,我不相信。”莫寒说着,捂住自己发慌的胸口。

  “再过几天,就是行动日了,没有老大怎么办啊?没有她在,我没有安全感。”吴憾抱着肖惆说,肖惆拍拍憾的头:“没事儿,你还有我们!”莫寒说:“这次行动听杰西卡的分配,一切以杰西卡的安排为准,老大会同意的。我们需要上报吗?”

  “不用上报了,总部已经知道老大晕倒了,现在我们只能继续走下去了,不要让老大失望。”杰西卡说着。

  “MARK,你说婚礼我穿这件还是这件?”美莎看着满眼的婚纱,不知道选哪一件好,心想着:“琞,你这个手下败将!现在你最爱的男人即将成为我的老公。”MARK看着眼前这个蛇蝎心肠的女人微笑着说:“都好!你穿哪件都好看。”说完,递上了准备好的珠宝,“你觉得还差什么,让我的秘书去办吧!我手头上还有些事情需要去处理。我先走了。”MARK挥挥手,上了车,“琞,你到底在哪里?你真的不在了吗?为什么我找不到你了?你到底去了哪里?琞,你再不出现,我就要和这个恶毒的女人结婚了,你在哪里啊?”

  琞已经被送进了ICU,总部派人来进行监护,肖惆握着琞的手:“姐姐,你快醒醒,你快醒醒好不好。我再也不让你为我担心了,我一定好好听话,一定好好练枪,一定不会让你失望。”肖惆的泪水划过脸庞,想起寒冬里冻得发抖时,琞把自己的围巾暖暖地围在她的脖子上;想起每天早上,琞总是第一个起来给她们几个做早餐;想起她们几个闹着玩的时候,琞总是坐在书桌前,看着她们几个哈哈大笑;想起琞对她说,努力做好眼前的事,不让你老爸失望,想起种种,百感交集。而眼前的琞微笑着像熟睡了一样,她什么都听不到,对吧!

  “肖惆,我有话对你说。”吴憾扶着肖惆的肩膀说,她们来到了海边。吴憾抱拥着肖惆,肖惆送来她的肩膀,“憾,在这个时候,我没有精力去想我们两个人的事,老大这个样子,我的心很慌!我希望你这次能妥善完成任务,进到我们的团队来。”憾看着眼前的肖惆。

  “好,肖惆,我听你的,但是你要答应我,你不能爱上别人,任何人都不行!”憾吻着肖惆,肖惆用手推了推。“憾,这个时候不是缠绵和你侬我侬的时候,重要的是老大没事,我们能妥善把任务完成好,明天就行动了。你现在有打听到芯片在谁的手上吗?”

  “对方好像早有准备,我想明天在酒会上和他跳舞的时候,打探一下,我想去他的卧室或者办公室看看。”吴憾说。

  “杰西卡一直对他们进行追踪,芯片不在对方的办公室,明远应该把芯片放在了自己的卧室,你懂我的意思吧?”肖惆冷静的说。

  “你的意思是让我和他?你怎么舍得我这样,你有没有搞错?”吴憾着急地说。

  “我说过我不会让任何人伤害你,有时候为了任务,我们必须智取,放心去吧,有我们在。”肖惆说完抱了抱吴憾,转身拉着她上了车。

  明远拿着他和琞的婚纱照,“我们之间还是你的心够狠,你是怎么忘了我的?我们之间那么多过去你都忘记了,你到底还不还在世界上,还是已经爱上了别人,琞,我们还会遇见吗?”明远想起他曾经为了琞买限量版的香水,排了整整一天的队,那个时候没有太多钱,他总是把自己最好的给了琞,照顾琞的生活,他想起琞抱着他,不让他去安全局,想起琞对他说“我永远最爱的人是你!”这些话都还算数吗?

  莫寒还在基地忙碌,她要把所有的资料全部整理好,她告诉自己“这个时候,一定不能乱了方寸,我一定要完成任务,不让老大失望,明天就要行动了!我一定要把所有的路线追踪好,确保万无一失!”

  杰西卡从保险箱里,拿出各种型号的左轮手上,以及重型枪械,全部熟悉了一遍,脑海里翻涌着老大说过的话。她知道明天的行动,有可能造成厮杀,因为她们返回基地的时候,作战路线会经过寒山隧道,那里地形险恶,荒无人烟,或许对方已经埋下了重兵防守,明天老大不在,我们该怎么办,这个时候只有全体勇敢,求主保佑!

  这是一场没有硝烟的战争。

  琞躺在床上像永远不会醒来一样,凯文来到她身边,轻轻吻了她的脸颊,说着:“琞,你还记得我第一次见到你吗?那个时候,我给你打招呼,你没有理我。后来你被分到了和我一组执行任务,我们成了同一战壕的战友,那个时候你总是不给我面子,也让我当众下不了台。我那个时候对你真是又爱又恨,爱你的可爱,恨你为什么总是那么笨那么傻那么让人操心。我知道你忘不了他,我也知道我们不可能,可是我就是管不住自己,明明知道不可能,却还是去触碰了。”

  这些话都被门外的莫寒听到了,莫寒摇摇头,“凯文哥,中毒太深了,老大不可能和他在一起的。哎,爱情还是不要去触碰的好。果真世界上最难过的关是情关啊!”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帝国风云之捍卫国威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帝国风云之捍卫国威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