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你不像她
我是莫小北2017-02-14 23:363,182

  “琞,是你逼我的,一直都是你在逼我!”美莎用枪指着琞的额头。

  “我逼你?你一步步地算计我,当初我念着旧情,没有杀你,而你呢?你并没有因为我的念情而知道该收手了,你在干什么?”琞瞬间用手掏出匕首放在美莎的脖子大动脉处,“我们已经无法回头了!今天是该清算一切的时候了!肖惆带人上来!”

  “美莎,你快收手吧!我年纪大了,好不容易才有现在的生活,我跟你哥现在刚好一点,你快给琞道歉吧!你妈已经不在了,我们不想再失去你。”美莎的父亲跪在地上。

  “琞,今天不是你死就是我亡。你真打算一辈子就骑在我的头上。”美莎狂笑着说。

  “没错,对你这种人,就必须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肖惆你们退后。”琞迅速滑过美莎的手臂,拿过枪,用匕首狠狠划伤美莎的脖子。美莎捂着不停流血的脖子,“琞,今天你别想活着离开这里。”

  琞快速向美莎的父亲和哥哥跪着的地方,连开两枪,顿时美莎的父亲和哥哥倒地,两枪直击太阳穴!

  “爸爸,爸爸!”美莎一下子失控了,咆哮着大哭,“琞,我这辈子跟你势不两立!”

  “你这一辈子!哈哈哈。估计今天也就结束了吧!不过你也知道,我不喜欢快,我喜欢慢的。”琞从口袋里掏出酒精,向美莎的脖子泼去。只听一声惨叫,美莎双手捂着脖子,恶狠狠地看着琞。

  “美莎,这跟你对我做的,才哪到哪!”琞说完,撒了一把白色的粉末在美莎的伤口处,“这是盐可以帮你消毒。你和你爸做了那么多丧尽天良的事情,你爸的那张嘴,我会把它割下来,还有他的心脏,我也会挖出来,看看是黑的,还是紫的!你要不要目睹一下!你放心,你们这三个,死了之后,我一定给立一个碑!对你我不想用枪,我只想用刀!你们为了钱真是什么都干呢!”琞快速用匕首插进美莎的右边胸口,“这一刀是还给你!多年之前你留给我的,该还给你了。”琞扔完手上的刀。

  “来,现在我们对打,公平吧!”琞看着跪在自己面前的美莎说。

  “琞,你放过我,我求你放过我,我以后消失,再也不出现了!求求你,饶了我!”美莎抱着琞的腿说。

  “不要说原谅!你不配!”琞踢开美莎,美莎捂着伤口,从地上踉跄地爬了起来,用尽全力朝琞的胸口猛击一拳,琞从容躲开,顺势抓过美莎的右手向后一掰,用脚力踢向美莎的左膝盖,美莎瘫倒在地。“你知道什么都可以作弊,什么都可以走捷径,只有基本功不能。”琞说完,用白色毛巾蒙住枪口对着美莎的太阳穴,“还是让你早些解脱吧。记得去了地狱忏悔!”话音刚落,美莎随着口中那句“不要。”应声倒地。

  琞开完了枪,伫立了很久,十几年的友谊,不,应该说是十几年的恩怨就这样灰飞烟灭,一切比想象的简单太多。有些感情比想象中的脆弱太多,也容易被摧毁,我们总以为有些感情坚不可摧,但是从来没有想到也许曾经最亲密的却是伤害自己最深的凶手。

  肖惆走了过来,紧紧抱住琞,“她曾经是我最好的朋友。”“老大,也是伤害你最深的人。”肖惆说完,拿掉琞手上的手枪。“替我收拾好他们的后事,买最好的墓地安葬,这是我能为她做的最后一件事情。”“是的,老大。”

  “老板,美莎全家已经被琞全部除掉了!”明远的助手急忙忙的走进明远的办公室。“是吗?那是她的命该结束了!替我送上鲜花还有祭品!挽联写上‘英年早逝,天妒英才‘。”“是的!老板。”

  美莎这个时候如果知道她死后,别人这么对她,她是该笑呢,还是哭呢?我们都说检验一个人在别人心目中的位置是在他这个世界上如果消失了,其他人的反应吧。悲哀的是,虚情假意经不起时间的推敲,没有人会怀念一份被演绎的感情,被利用的人,是不会真正感恩戴德满心欢喜的。那句“你不像她”,应该是美莎身前听到明远对她说得最痛的情话吧。

  不是前任有多么难忘,只是时间不够久,或者现任不够好啊!

  海风轻轻蔓延着整个城市的上空,紫色的云霞像被海风撕扯过之后,一片一片,夕阳显得多少有些孤寂,海边偶尔有一两对情侣散步,雁南海鸥偶尔越过海面,琞站在环岛路大声嘶吼。那些她们曾经一起长大的日子,那些她们发誓说着:“我们不求同年同月同日生,只求同年同月同日死。我们要做一辈子的好姐妹!我们要做全世界最好的姐妹。”好多好多的话,现在看来永远不会实现了,也永远那么幼稚可笑。把你留着,是对别人的残忍,也是对自己的不公。

  “琞,我们还能回到以前吗?”MARK站在琞的身后,“你觉得呢?我们不会是朋友,也永远不会回到从前,我劝你一切向前看。”琞转过身,重重摔上车门,潇洒离去,留下发愣的MARK。

  终于这个任务被结束掉,要多努力假装不悲伤,不难过,那种同时失去挚爱和好友的感觉,如同被人背叛。是不是假装越来越忙,是不是把自己安排得无法喘息,就会好很多。

  “走,孩子们!我们今玩去HIGH!我结账!”琞拍拍吴憾的肩膀上,“欧耶!现在就走!”莫寒,肖惆,杰西卡一起开车出发。

  整个舞池,她们五个充斥在动感的音乐中,每个人都像泄了闸一样,是的,她们最近太累了!她们太需要休息,太需要放松了。凯文在迷离的灯光里看着琞,摇曳着身姿,好久没有看到她这么投入的跳舞了,肖惆和吴憾在互相挑逗着,莫寒边拿着酒杯边和杰西卡一起摇晃。

  这种状态,怎么会不被有心的人盯上,远处刚从加拿大回来的阿莱看见了,他对着身边的副手说:“帮我打听下那个穿着黑色皮夹克外套,盘发的女生,对,就那个!”阿莱指了指舞池里正沉浸在音乐声中的琞。

  阿莱像着了魔一样,走到琞的身边,“漂亮姐姐,跟我跳个舞呗!”琞白了他一眼,笑着说:“弟弟要泡妹子,那边一大堆,你不是姐姐喜欢的类型。”“不试试,怎么知道!”阿莱用力搂紧琞,强吻了起来,凯文站立起来“FUCK”,琞一把推开阿莱,走出酒柜,惊呆了肖惆,吴憾,还有莫寒和杰西卡。“这男的也太猛了吧!”

  阿莱追了出去牵起琞的手上了自己的车,“我带你去兜风!系好安全带!”琞突然傻了看着身边这个小弟弟,竟然自己会听话的记上安全带,“做好,我加速了!大姐姐。”阿莱冲琞吐了吐舌头。

  爱情就这样来了吗?为什么突然之间窗外的风那么柔软,为什么这个突然闯进生活的家伙,像一阵清风,让自己感觉那么轻松,琞开始偷偷观察他的侧颜,浓黑的剑眉,高冷的鼻梁,厚厚的嘴唇,上扬的眼角,还有长长的脖颈,身上散发着淡淡的古龙香水,“不要爱上我哦!”阿莱似乎察觉到了,狡黠的笑着。

  琞,突然笑出声,“哪有,我不喜欢小弟弟!哦,对了,你多大啊!”

  “这不礼貌哦!这如同问收入多少一样,反正身体比语言诚实多了,我最烦你们这种,身体喜欢的不行,嘴上还要说着不要不要,有意思没?”阿莱冲琞眨了眨眼睛。

  “别看我,看路!”琞,示意阿莱盯着前方,“做我女朋友吧!我回国这么久,还没有女朋友呢!我明天接你下班吧!”阿莱自信这说,“怎么样!我这么帅气,回头率这么高,追你你不吃亏吧!”

  “接我下班?我没听错吧!你知道我在哪上班吗?”琞玩味着说。

  阿莱说: “你这打扮,不是经常坐办公室,就是经常不放松的,平常正儿八经惯了吧!”

  “哈哈哈,你继续,我看你怎么说。”琞说。

  “那你到底是干嘛的啊?告诉我呗!让我崇拜崇拜你!”阿莱凑近琞说。

  “滚一边去,我怕我说了,吓死你!要不我先说说你,你看你的手指修长白净而且有两个指头有明显的手茧,你应该精通某项乐器,你上车的坐姿也很连贯,腿部没有丝毫放松,说明你从小家教很严。你刚才在开车的时候,时不时地摸了摸嘴巴,说明你平时自信惯了,这部车应该是保时捷改良之后的,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你是个标准的富二代,而且内心特别自信爆棚。”

  “哇,靠,姐姐,你搞情报的吧!全中啊!”阿莱吓得脸色发青,这个时候注意力完全放在琞的身上。

  “车,车,你往哪开啊!”琞马上帮着阿莱扶着方向盘,阿莱这时已经傻了。

  “姐姐,我爱上你了!”阿莱踩了刹车。

  爱情来了吗。

  ©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帝国风云之捍卫国威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帝国风云之捍卫国威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