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佛寺往事(段十)
雪小朵2019-10-13 02:212,167

  沈初这个人看上去与世无争,性格很好的样子,可实际上却有些令人无法忍受的做派,往好听了说是讲究,往难听了说就是挑剔。

  有一次我去菩提居找他聊天,一进门就看到小红在他面前跪着,似乎在受罚。

  他优雅地翘着二郎腿边喝茶边问她:“知道哪里错了吗?”

  小红垂着头,道:“奴婢不该将雨前茶和陈茶混在一起。”

  他仍不放过她:“还有呢?”

  小红想了半天,大约是没想出所以然来:“请公子示下。”

  他叹一口气,将手中的茶放下去:“冲茶时最忌的就是把汤直冲壶心,若如此,则茶香散佚太快,而应沿茶壶边缘高冲低洒,这叫作玉液回壶。连最基本的规矩都不懂,日后若遇贵客,如何放心由你奉茶?”

  小红很惭愧,顺从道:“是怀瑾没规矩,怀瑾知错了。”

  他道:“日后换握瑜来侍奉,你回去背茶经吧,背熟了再来见我。”揭起茶盖吹了吹茶烟,冷漠道,“出去。”

  小红从我旁边经过时,我注意到她虽然面无表情,但眼圈明显红了。

  沈初这才看到我,态度立刻亲切起来:“长梨,站在那里做什么?过来,陪我喝一杯。”

  我抬脚走到他身边提醒他:“你话说的有点重,把她说哭了。”

  他一副无所谓的样子,道:“不管她,你习惯喝什么茶,绿茶,红茶?”

  我道:“随意。”说着不等他抬手沏茶,便漫不经心地为他和我自己都斟了一杯。又道:“其实茶道中的门道太多,换我也做不大好,你也没有必要因她做不好而动怒。”

  他望着我豪放的动作,道:“我并没有动怒,只是觉得对她而言,能长些记性也好。”

  我伸出手,将他已凑到唇边的茶杯夺回来,玩笑道:“你这样讲究,我的茶你还是别喝了,回头再罚我背茶经长记性,我可吃不消。”

  他将茶杯稳住,道:“我自然不会让你去背茶经。”声音温润如同珠玉,含着些笑意,“我会亲自教你。”

  我默了默,问他:“我若不想学呢?”

  他声音里的笑意更浓:“那便没办法了,只好我亲自来泡茶给你喝。”

  我在微妙的情绪里喝完一盏茶,听他道:“长梨,陪我走一走。”

  一走就走到后山去了。山不高,上山下山,半日便可一个来回。山间草木繁盛,偶闻山鸟啼鸣。在山顶的静心亭中,他望着脚下的绿意盎然,幽幽问我:“这一生,你可有过什么遗憾?”

  “遗憾?”我在山顶的风中想了半天,喃喃道,“我忘了一个人,这算不算遗憾?”隔了一会儿,没有等到他的回答,便问他,“那你呢。可是有什么未完成的心愿?据我所知,来这里烧香拜佛的人,都是有些想得到却得不到的东西。”

  他道:“心愿从前倒是有一个,贪念也好,妄念也罢,那时是求而不得,可是现在……”

  我有些好奇:“现在?”

  他的语气里带着满足:“现在,我原以为求而不得的人却好端端站在我眼前,你觉得我会是什么感想?”

  我道:“那还真是可喜可……”脑子转过弯来,弯出一个字来,“嗳?”

  他继续同我打哑谜:“长梨,你还记不记得,我曾让你为我算同一个人的缘分。”

  我点点头,忙道:“记得记得,你还说要将面具送给我。可惜那日被宋……打断了,一直没有机会问你说过的话还算不算数。”

  他问我:“你好奇我的模样?”

  我郑重地摇了摇头,“不。”更正道,“是非常好奇。”

  他道:“这可不好办……”

  我道:“有什么不好办的?”

  他道:“我与人有约,只要在千佛寺中,便不能让外人看到这张面孔。除非……”

  “除非?”

  “除非对方看过之后便成了死人。”

  我脊背一凉,没有料到会听到这个回答,而令我更没有料到的是,他竟然缓缓抬起手,将脸上的面具给挪开了。

  我来不及反应,已经将那张脸看的清清楚楚,不由得愣在那里,回神后吞口口水,结结巴巴道:“你……你快戴上。”

  他挑眉:“怎么,这张脸同你想的不一样?”

  我不知该怎么回答,只见他唇角勾起风华绝代的一笑,声音散在风里:“如今看也看了,是不是该为看了我的脸负责?”

  我道:“负责,负什么责?你难不成真想将我杀了变成死人?别开玩笑了,你忘了你不会武功,杀我对你来说太有难度……”

  他走过来,按住我的肩膀,道:“你说的对,我杀不了你。”可惜道,“所以我只能退而求其次。”

  我大着胆子问他:“怎么退而求其次?”

  他望着我,薄唇中吐出两个字:“娶你。”

  我愣了。

  他道:“娶了你,你就不再是外人,而是我沈家的人。”说完还征求我的意见,“你觉得怎么样?”

  我知道他是开玩笑,学着他的样子,抬手放到他的肩头,安慰地一拍:“之前没有告诉你,是我不对,其实我来这里修行是我家人逼我的。”痛心疾首道,“因为我家太有势力,所以在我会在这里实属于身不由己,你要知道,在我修行期间,我的身份同玄清师兄也没什么两样。沈公子,你好好想一想,你怎么能对一个出家之人说这样冒犯的话呢?”

  当年那桩事,此刻再一次因婳婳重新提起沈初而被我想起。

  婳婳问我:“公主还记不记得沈公子?”

  我没有应她,伸手将梳妆台上的一个紫檀木匣子打开,望着里面那张银质的面具,忍不住轻笑出来。

  婳婳的声音在耳畔响起:“奴婢有预感,沈公子定然不会是泛泛之辈。当年在佛寺有许多不便,如今既已回京,让苏大人帮忙查个人应当没什么难处,依奴婢之见,公主要早早为自己打算啊。”

  婳婳担心的有些多余,因为就算我不为自己打算,也有别人为我打算。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三生:神仙债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三生:神仙债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