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佛寺往事(段三)
雪小朵2019-10-13 02:202,327

  婳婳若有所思地望着那人的背影:“公主,那人是谁啊?”

  我抬脚往前走,漫不经心应道:“听玄清师兄说,虚渡师父每年都要同一位客人见面,想来能跟虚渡师父说上话的,应当是通晓佛理之人,可他似乎并不如何笃信佛教,虽说如此,却每一年都要来这里沐浴香火,聆听佛音,至今已有十年……”

  婳婳道:“原来他便是玄清师父口中那位神秘客人,不信佛还来此参拜,还真是个怪人。”

  我想了想:“大约他有什么心事,又大约是受人之托。”

  婳婳感叹道:“世界之大,真是无奇不有。”隔了会儿,又道,“公主,你不是要去膳房找吃的吗,可这是藏经楼方向啊。”

  我脚步顿住,回头正经道:“你刚才不是说起玄清师兄吗,我想起他荐我看《维摩经》,便决定去藏经楼寻一寻。”

  婳婳叹一口气,手扶上我的肩膀:“公主,咱都来一年了你还这么不分南北,有些说不过去吧……”

  就像婳婳说的那样,我识路的本事不大好。

  晚上用完素斋,婳婳被我推去禅房与玄清师兄对棋,我则不顾自己识路的本事多么不好,拿着把凉扇出门纳凉。

  风吹过菩提树,吹过放生池中的莲叶,我很喜欢这夏凉的精致。

  我沿着放生池走,正要折回去时,忽然一阵琴声乘风送来。

  我仿佛记得那曲子。想了半天,想起它叫《九重阙》,是上古琴曲,曲谱有一部分散佚,如今世上流传的只有残篇。

  由于此曲难度太高,琴艺不精者,无人敢轻易尝试。

  琴声虚渺,似乎很远,又似乎很近。

  千佛寺中弹琴弹得最好的是青莲禅师,然而这首曲子却并不是青莲禅师的风格。青莲禅师的琴中有禅意,这首曲子却只有执念。

  我寻着琴音前行,待琴声清晰,人已来到一大片山杜鹃的面前,远远望去,花前月下,抚琴的竟是白日那个陌生男子。

  他长发未束,银色面具也放在琴案边,宽袍缓带,如临世之仙。

  修长手指落在琴弦上,寥寥数音,却在心中勾勒出一副似曾相识的景致。

  高高的九重天,琼楼玉阙,烟岚云海,有谁立在仙门之前,白衣翩跹,漫飞如云。那画面让人有些茫然,也有些难过。茫然的是我并不认识他,难过的是他好像很难过。

  我不请自来,算是不速之客,虽好奇那夜色中抚琴的男子面具后的模样,却仍自觉停在合适的距离,可惜的是其他的不速之客不如我这般有修养,寂静中突听到“铮”地一声,有暗箭离弦,我好歹忍下溜到嘴边的“小心”,就听到弦断之声乍然响起。

  铛——

  可惜暗箭射偏,刺入他身后的梨树上。

  几个穿夜行衣的人也不知是从哪里冒出来的,迅速将他围成一圈。从他们提刀的姿势看来,应当都是训练有素的死士。瞧这阵仗,这几位只怕是专门来刺杀他的。

  他却将手平按在断弦上,道了声:“可惜。”

  为首的刺客问他:“可惜什么?”

  他道:“可惜刚用上好的鸾胶续好的弦。”说着,手指勾起琴案上的面具,在面上压好后,抬头看向刺客。

  刺客声音凉凉:“公子死到临头,还为自己的琴可惜,还真是与众不同。只不过,公子这样的妙人,今日要魂断于此了。”又客气道,“公子若还有什么话留给什么人,不妨告诉在下,做在下这一行的,最讲究的就是江湖道义。”

  男子道:“哦?”声音如上好的青瓷,带着幽幽的凉,“你怎这般自信我会死在这里?”

  刺客头目狂妄地笑出来:“公子手无寸铁,又不会一招半式,有什么自信问在下这句?”

  男子好整以暇地点头:“你说的有道理。”又道,“千里迢迢追到这里,辛苦你们,也辛苦你们的雇主,我的这颗人头一定很让他破费,若有机会替我谢谢他,难为他这么看得起我。”

  刺客默了默,道:“公子放心,此话一定带到。”说着让出身子,冷冷命令身后的人,“还等什么,动手吧。”

  我念了一声“阿弥陀佛”,人已挡在男子跟前,借手中扇骨挡下劈向男子头顶的长刀,眯眼道:“佛门清净之地,几位施主这般造次,便没觉得有什么不妥吗?”

  面前的刺客惊了惊:“寺院的人?”

  看来佛法对他而言还是有些震慑力的。

  身后刺客头目却沉声道:“管他寺院的人还是普通人,上头命令,格杀勿论!”

  我叹口气,既然没办法讲道理就只好开打了,化干戈为肉搏我最在行。

  小时候我身体不好,有好几次病得快死掉,母妃听说习武能强身健体,就托人求御林军的总领苏越在闲暇时教我些把式。我大约是个武学奇才,所有招式一点就通,令苏统领很是惊喜,若不是我公主的身份有些尴尬,他大约早收我为弟子。

  我与刺客打成一团。

  正打得难解难分,身后传来一声赞叹:“姑娘好厉害的身手。”

  我一胳膊肘顶翻身后的一个,手中扇子转到另一只手里,打在逼到近前的另一个刺客的手腕上,趁对方弯腰捡兵器的时候,冲身后男子道:“你别忙着感叹倒是帮把手啊。”

  说话的功夫又抬脚把刚打落的刀踢得更远一些。

  面前刺客踌躇了一下,立刻决定放弃兵器改成肉搏,凶神恶煞地扑过来,我一拳打在他眼睛上,又反手给了身后包抄过来的刺客一巴掌,听到白衣男子抱歉道:“不好意思在下不会武功。”

  我道:“那你快去喊人帮忙啊。”又扭头冲他道,“没看我一个人搞不定吗!”

  他仍端坐在琴案旁,手指漫不经心落在弦上,拨出了一个音。

  风吹草动,琴音漫开,他道了两个字:“不必。”

  我只觉身后一阵阴风,心中登时道了句不妙,却听“铮”地一声,有谁帮我挡下身后的暗箭。我还未看清来者是谁,对方就已提剑与刺客打将起来。

  竟是两个身姿曼妙的女子。一个穿青衣,一个着红袍。其实那些刺客的的功夫已经很是高明,但是比起小青小红的境界,就逊色了不少。

  我早打得疲惫,见二人游刃有余,便从容地撤出战局,从旁观战,不到半柱香,所有的刺客已基本丧失战斗能力。

  小青小红搞定了刺客,一撩衣摆便在琴案前跪下,道:“奴婢来迟,公子恕罪!”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三生:神仙债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三生:神仙债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