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曲江之乱 (段三)
雪小朵2019-10-13 02:211,527

  自打我成了凡人云岫,便常年累月受困于同一个噩梦。

  青灯之下,有谁一袭袈裟端坐蒲团,地上一方木鱼,被一只纤长的手敲出清净的声响。

  我在他旁边看着他,听着他缓而慢地敲出佛音。

  那灯下端坐的人并不是虚渡师父,而是个更年轻的男子,不是和尚,却身着袈裟。

  我却并不好奇他的身份,因为在这个梦里,我知道他是谁。

  我轻声问他:“你敲这个做什么呢?”

  他心无杂念地敲他的木鱼,我在他身侧坐下,他也没有反应,我继续问他:“你敲这个的时候,在想什么?”

  他微微侧过头看我,极近的距离,我却看不清他的脸。

  我困惑地看着他,他却突然将手中的木棰交到我手里,然后徐徐站起,朝我轻轻说了一句什么,便朝远方走去。

  青灯下便只留一方木鱼,和拿着木棰的我自己。

  我的目光还在他的背影上,耳畔忽而有佛音席卷而来,念经声,梵唱声,似乎要与来自三千世界的妄念做徒劳的抵抗。

  一个肃穆的声音说:“孽障。你害死了一个人,还不认错吗?”

  我摇了摇头,心里有些生气,辩驳道:“我没有。”

  手中的木棰却突然化为滴血的匕首,我惊呼一声,匕首钝重地落地。

  一个慈悲却没有情绪的声音说:“皈依我佛,可洗清你的罪业,善哉善哉。”

  我捂上脸,抖着嗓子道:“我没有害人,我也不想礼佛,你们为什么都要逼我?”

  那个肃穆的声音道:“你没有害人,躺在那里的又是什么?”

  我透过手指往前看去,入目的是一片触目惊心的血色,层层叠叠的袈裟下,鲜血流出将地面浸染一大片。

  谁躺在血泊里,容颜模糊难辨。

  有人对我说:“是你害死了他。”

  我从殿外的更声中惊醒,婳婳一脸担忧地将我揽在怀里,柔声安抚我:“殿下,你做噩梦了。”

  身上的单衣已被汗水濡湿,我扶住婳婳,听到纱帐中蔓延开突兀的喘息声,缓了半天,我凝眉问她:“婳婳,你相信这世上有魔障吗?”

  婳婳握住我冰凉的指尖,问我:“这世上谁没有魔障?”她的声音合着扩散的沉香,有些虚渺,但很温柔,“殿下的魔障又是什么?”

  我浑身发抖:“我忘了一个人,可我怎么能忘了他呢……”

  婳婳大约以为我仍沉浸在先前的梦里不能自拔,边为我顺毛边劝道:“殿下,梦里发生的事都是做不得数的,何况你只是受到了惊吓,你还记不记得我们昨天遇到了刺客?”

  我的头脑借着这句话,终于寻回一丝清明。

  揉一揉额角,问她:“刺客抓到了吗?”

  婳婳摇摇头,道:“被她跑了。”

  “可查明她的身份,为什么行刺我?”

  “此事圣上已经交给苏大人去查,相信过不了多久就会有消息,殿下不必多虑。依奴婢之见,定是对皇族怀恨在心之人,此次行刺也未必是针对殿下,不过是殿下的位置方便她下手罢了。”喃喃了一句,“不过真是没有想到,会在那里遇到沈公子,奴婢原以为他最多是个富贾豪商,却没想到来头这样大。”感叹道,“他还真是深藏不露啊……”

  我思忖半天,沉吟道:“婳婳,你告诉我,朝廷当真有这么个尚书大人吗?”

  婳婳不明白我的问题,道:“殿下此话何意?奴婢打听了,沈大人是崇永年的进士,名列头甲,殿试上很受圣上的欣赏,便在礼部留用了。对了,听说他平日做派有些奢侈,裴大人看不顺眼,还在圣上面前参过他,不过后来不晓得发生了什么,二人关系变得甚为融洽……”

  婳婳说的头头是道,我心中却总有种不大释怀的感觉,仿佛在听到沈聿修这个名字的同时,才想起原来有这样一个人。

  是我的错觉吧。

  婳婳大约见我一副木然的状态,柔声道:“才刚过三更,灯台上的蜡还没凉透呢,殿下再趟一会儿。”又安慰我,“不要担心,奴婢会一直在这里陪着殿下。”

  我稍稍安心,重新躺回被窝,放任她为我掖好背角,握着她的手轻轻嘱咐她:“要一直陪着我啊。”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三生:神仙债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三生:神仙债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