驼背母亲啊,用艰辛重塑生命涵义 3
梵岸芳汀2020-02-25 09:001,141

  活着真难

  生活越来越艰难。

  三个姐姐早已自顾不暇,哪里还有钱寄回?

  父亲的哮喘更加严重,躺在床上形同废人;许银自己身体抵抗力太弱,经常感冒咳嗽,一咳就吐痰吐血几十天。

  几分薄地。

  渐渐荒废。

  虽有邻里大娘大伯的不时支援,但对许银和重病的老父来说,不过是车水杯薪。为了活下去,许银咬着牙,缝好一个陈旧的小布板凳。

  再拄着一根从屋后竹林中砍来的青竹杆,到城里乞讨。

  夏日秋天或春天还好办,随便找个角落倒地入睡。

  冬天最难,到哪儿都冷。因此冬天,她只好每天几十里路,清早从家中到城区乞讨。再费力的背着小布凳,拄着竹杆摸黑回家。

  但,这还不是最冷的。

  最冷是,城里人的恶劣行为。

  自傲、冷漠、厌恶、鄙视、驱赶和恶作剧。

  因为她身体太矮小,又是驼背,走到哪里人们都像看动物一样围观她。有的市民,听完她的哭诉往往还扔下点钱。

  更多的。

  则是冷眉冷眼,无动于衷。

  当她蹲下去捡拾地上的纸币,经常有人用脚把钱踩住或踢来踢去,故意不让她捡。

  看着许银蹲在地上费力的捡拾,时常有人哈哈大笑,开心极了。不时有城管恶声恶气的喝斥与驱赶;遇上态度更恶劣脾气更大的“执法人员”,更是如遇上了土匪。

  城管往往是潇洒的飞起一脚。

  先踢翻她坐的小布凳。

  再狠狠咒骂和威胁,跌在地上欲哭无泪的“驼背”;而居然时常有人在一边看笑,帮腔:“各人滚回农村,跑到城里来影响市容。”

  一次在城区乞讨,路人扔的钱较多。

  正当许银暗自高兴要蹲下捡拾。

  几个16、7岁的小混混动了歪脑筋。

  他们先是恶声恶气地骂道,前几天才给了“驼背”10块钱,今天又来了,“驼背”是个骗子。骂着骂着,二个小混混居然嚣张地把她脸朝下捺在地上,撕她的破衣服。

  大声“揭露”。

  “驼背”是塞的棉絮假装的。

  其余的小混混,则忙着捡地上的纸币。

  许银蹬着双脚挣扎,大声哭喊着呼救。围观的人围了一层又一层,就是无人出面制止。节骨眼上,二名路过的军人冲了进来。依然嚣张的小混混们被踢翻几个后,才鼻青脸肿的落荒而逃。

  许银被城市伤了心,也吓怕了,望着一贫如洗的家和重病的老父,她只好走上卖血之路。

  在村里集合时,血头望着眼前这个株儒般的“驼背”,怎么也不敢相信:许银是来卖血的。血头怕出事,说什么也不答应。

  可经不住她的软磨和哀求。

  只好让她一同前去医院。

  当护士叫到许银并看到她时,傻了眼。年轻的护士随之叫来了医生。医生把许银从头看到脚,也傻了眼。血头见势不妙,逃之夭夭。当晚,镇领导和几个干部赶到了许银的家。

  看到许家父女的如此惨境,镇领导和随行干部们的眼睛,都泪花闪闪。

  镇领导当场拍板。

  由镇里和村里共同负责。

继续阅读:驼背母亲啊,用艰辛重塑生命涵义 4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梵岸芳汀散文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