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夜渡你到河岸 4
梵岸芳汀2017-04-20 08:361,092

  那天,我们下班较晚。

  吃了饭回到他租赁的小屋,我有些迷迷糊糊的倒在床上先睡了。朦胧中感觉他温温的手,在轻柔的剥去我的衣衫。随即,这双手在轻轻的抚摸着我。

  尔后,双手又沿着我赤裸的胸脯向下轻轻游弋,带来阵阵醉人的快感;手最后在我双腿间停止……

  我带着醉意睁开眼,迎面碰上一双充满情欲的眼睛,确切的说,是一双年轻女人修饰得很美丽的眼睛。

  我吓得差点叫出声。

  一旁同样赤裸着身子的他,忙用手捂上了我的嘴巴。

  明亮的灯光下,俯在我身上的赤裸女人有些惊慌失措的望望我,又望望他。他跪在我面前:“对不起,对不起,我一直想给你讲,可总讲不出口。”

  我抓起衣服遮住自己,第一个想法是我要报警。

  我拿到自己的手机,可抖抖索索的打不开机盖。

  他跪在我面前,伸手按住我的手,声音有些颤栗:“你、你先别慌行吗?等我的话讲完再说。”

  而那个女人早缩在小沙发上,若无其事的抽起烟来。淡雅蓝色的烟雾,在小屋袅袅散开,我闻不惯忍不住咳嗽,真气人!

  “我从小被当小学教师的父母管得极严,结婚后才发现自己十分怪样:必须与二个女子在一起,才能达到兴奋高潮;与一个女子在一起,我总没有安全感。

  我很苦恼但没办法,我看过心理医生,也没法解决问题。”,他开始平静的望着我。

  “妻子了解情况后离开了我,但看在孩子面上,我们仍住在一块。我不是坏人,你别担心。我不会伤害任何人。你知道,我爱你!

  但你能否接受我的怪僻,我没底,所以不敢给你说,只因为怕失去你。每次和你在一起,说实话我并不痛快;受着自我心灵的折磨,我不知道自己到底应该怎么办?如果你就此离开我,我也不怨你。真的,毕竟我们曾经相爱过,是灵肉相结合的好朋友。”

  上帝,听了他的话,我差点昏过去。

  真是罪孽呀,一个自己好不容易才喜欢上的男人,却又有着如此怪癖;而且是与自己一样,离婚未出门……

  主啊,这个世界到底怎么了?

  世界上怎么会有这么多相同的孤男寡女?

  他平时的为人为事,一一浮现在我面前。我眼前金星乱冒,想哭哭不出,想笑笑不出;我知道,他为人真诚,敢做敢为,有胆识和魅力,敢于在物欲横流中追求理想和爱情,不赌不嫖不吸毒。

  但在这个世界,凭啥来判断什么是好?什么是坏呢?

  一个男人,活着本生就比女人艰难。

  有这种怪僻的男人,可以想象更为艰难。21世纪了,性事的开放和升华,让我也多少明白,他的这种怪僻,与其说是病态,不如说是受其父母影响而留下的心结。作为一个受过高等教育的大学生,我徘徊在理智和冲动之间。

  我哭出了声,唉,大约这就是女人的优势,一哭,男人准乱套,进而投降……

继续阅读:夜夜渡你到河岸 5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梵岸芳汀散文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