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女人打架就是撕头发
紫苏水袖2017-01-14 10:501,770

  刘安然她妈再次找上门来时,已不复当初的气焰,在外面小心地敲门,低低地唤,春来,春来!

  宁春来在卧室里睡得昏天黑地,眼睛耳朵鼻子以及手机全都关闭,断绝了与外界的一切联系。

  妈听见了,也巍然不动,并拿起遥控器,将音量调到最大。

  妈已下定决心,不管刘安然她妈采取什么样的进攻方式,反正她不开门,不应战。

  从此宁家也和刘家没有任何关系。

  刘安然她妈孜孜不倦地在外面敲了二十分钟,宁春来她妈到底坐不住,关掉电视,拉开门,瞪着刘安然她妈。

  宁妈问,你还想怎么样?

  刘安然她妈看门终于开了,松了口气,然后说,让春来去趟我家。

  不去。宁妈说,你家门槛高,我们去不起。

  刘安然她妈说,安然不吃不喝三天了,让春来去劝劝她吧!

  宁妈一愣,说,我们不敢再祸害你女儿了。

  然后宁妈就要关门,刘安然她妈敏捷地伸出右脚,别在门边。

  刘安然她妈说,那垃圾男人甩了她,她要死要活的,我什么招都使了,实在没有办法,再这样下去她会死的。求你了老郑。

  刘安然她妈又说,那天是我不对,我太激动说话不好听,你们不要放在心上,你也知道我这个人的脾气……

  她的话还没说完,宁妈已经冲卧室炸雷一般吼,春来,快起来!

  宁春来被妈强行拖了起来,然后和刘安然她妈合力拽到卫生间,一个给她洗脸,一个帮她刷牙。

  宁春来的魂还在梦中没有还回来,木着脸,僵着骨头,任由两个老女人折腾。

  刘安然她妈一边替宁春来收拾一边说,只有你能劝住她,她最听你的话,春来乖,阿姨向你道歉,你可一定要把安然劝好了啊!

  宁春来摇头,我劝不好,我自己都快死了……

  你把安然劝好了再去死!妈一声断喝。

  然后两个老女人将收拾好的宁春来一个推一个拉,三个人跌跌撞撞地出了门。

  刘安然穿着鲜红的真丝睡衣,披着三天没洗的长发,像个鬼一样在卧室地板上瘫着,然后门打开,宁春来被两个妈在背后猛推一把,宁春来失去平衡,差点在房中间摔倒,身后,门砰地关上。

  宁春来同样是鬼,表情,眼神,骨骼的僵硬度,和刘安然一模一样。

  两个女人坐在地板上,面对面,都沉默着,不说话。

  半小时后,两个人依然无话,还那么面对面望着。

  刘安然到底先忍不住,问宁春来,你来干嘛?

  宁春来怒冲冲地说,我怎么知道?

  刘安然说,那你走吧,我想一个人。

  宁春来说,那你走吧,我借你卧室躲躲。

  刘安然说,你给我滚,我不想看见你。

  宁春来也说,别以为失恋了就有资格冲我发疯,老娘也失恋了,你少惹我!

  刘安然说,你活该!这是你做坏事的报应!要不是因为你瞎搅和,伍峰不会和我分手的,他嫌我身边管闲事的人太多,太麻烦!

  宁春来鄙夷地说,那是因为你的魅力不够,要真爱你,还会管麻不麻烦?醒醒吧少女!一把年纪了,要不要这么天真!

  刘安然怒目圆睁,我就天真怎么了?总比你强装淑女钓男人还钓不成功的好!

  宁春来二话不说,扑上去掐刘安然的脸。

  刘安然也伸手扯住宁春来的头发,两个女人互相控制着对方的头部,彼此较着力。

  宁春来说,听着,伍峰不要你,你最应该感谢的人就是我,你俩早就该黄了!不识好歹的傻娘们儿!

  放屁!刘安然说,你是不是对伍峰贼心不死,才存心来破坏我们的?古立踹你真是踹对了,你这吃着碗里看着锅里的傻娘们儿!

  两个女人打作一团。

  当两个妈夺门而入时,宁春来的头发掉了一大把,而刘安然的脖子几乎被掐断。

  两个人一边一个倒在地板上,呼呼喘气。

  宁春来她妈只得将宁春来往门外拖,刘安然她妈心疼地将刘安然扶起来,冲宁春来大叫,你怎么下手这么狠?

  宁春来她妈查看了一下女儿的伤势,也大叫,你女儿下手也不轻啊!

  刘安然挣开她妈,再度扑向宁春来撕扯,宁春来凌然应战,还了几脚,刘安然却适时抓住她的脚踝,果断地咬了一口。

  宁春来发出惨叫,来不及反扑,就被妈拖出了门。

  刘安然在身后哭得声嘶力竭。

  这一刻,宁春来觉得自己失去了一切。她都不想活了。

  然而两天后,刘安然她妈和她爸一起找上门来,两个人凄惶又崩塌地说,刘安然失踪了。没带钱,没带手机,甚至没有带一件挡风的外套,更没有留下片言只语,就这样凭空消失在房间里。

  刘安然她妈说,春来,安然是因为你才落到这个地步的,你要不把她找回来,我和她爸爸就死给你看!

继续阅读:第9章:婆家的空气都比别人家重三两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亲爱的,来接招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