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新婚后的第一顿饭
紫苏水袖2017-01-15 09:553,127

  宁春来醒来时是在医院,睁开眼睛,发现病房门口人头攒动,柳叶滩社区医院方圆十里所有的乡民都出动了,都来围观这个从二楼跳下来寻死,却只是把自己摔晕的蠢女人。

  然后她在人群里锁定了古立的脸,古立的星目和剑眉,古立生动的心疼和焦灼。

  古立是如此的明亮,以至于她从头到尾都忽略了在旁边哭成泪人的刘安然。

  就在宁春来领命前去寻找刘安然时,古立走进了宁春来她妈的婚介所,宁春来她妈看清是古立时,及时控制了情绪,不动声色地问,来办会员吗?普通会员400,中级会员800,高级会员1200,VIP会员2800,您办哪一种?

  古立这才意识到,宁妈就是年轻三十岁的宁春来,母女俩有着相同的基因和属性,如果他想好要接受宁春来,那么受到的挑战会是双倍的。

  但是他确定自己想好了。

  这段时间,他受到的煎熬不比宁春来更小。每晚一闭上眼睛,宁春来的脸就在眼前跳来跳去,看电视翻杂志,也总是不小心翻到林嘉欣,这位女明星长着和宁春来一模一样的眼唇弧度,笑或不笑,都会让他心里疼到发狂。

  于是他来了,想大方地告诉宁春来,他经历了什么样的纠结,以及纠结的终极决定,就是要见到她。至于她是不是他记忆中那个美好的女子,是不是她营造的那个在水一方的佳人,真的没有关系。

  宁妈只用了一分钟就明白了古立的来意,然后她将那些虚张声势的会员手册唰地收回去,用吼的音量说,她在柳叶滩,如果你跑得快的话,还能赶上帮她一把!

  这时她还没想到,这个准女婿的及时赶到,没有帮到宁春来,却害得她在医院住了半个月。

  两个月后,宁春来和古立走进民政局,领到了那两个传说中的红本本,结束了悲苦的单身生涯,同时,她的辉煌成就,也被妈偷梁换柱,以会员的身份,做进了婚介所的宣传手册里。

  当然,这件事是宁春来她妈私下做的。古立接受了丈母娘是职业红娘的现实,也接受了宁春来曾经当过婚托的黑历史,但肯定不接受婚介所挂羊头卖狗肉的违规操作,所以宁春来她妈有自知之明,拿女儿女婿当宣传榜样的事,她甚至连宁春来本人都没告诉。

  婚姻生活就这么开始了。这时候宁春来已经不打算再装了,反正底牌都给古立掀了,她没有正经职业,靠网上写小说为生,收入不定,不喜欢长裙黑框眼镜和夹脚拖鞋,也不喜欢读弗洛伊德,整理和打扫对她来说是艰难的任务,骂人倒是毒舌界的翘楚。

  而古立仍然是最初的样子,就像古埃及狮身人面像,无论岁月如何风化,他自巍然不动。前前后后,左左右右,他棱角分明,无比坦荡。

  然后,人们就看出来了,这不是绝对相配的一对。

  但是古立完全不在乎,他对宁春来说,我从来就没有想过要一个淑女,两个人合得来最重要,你会跟我合得来是吗?

  当然当然那是当然。宁春来一迭声地说,我们十年前就很合得来了呀!

  然后古立笑了,揽宁春来入怀,两人去吃领证后的第一顿饭。古立将宁春来带到西餐厅,宁春来一踏进去就暗叫一声,我去!

  她知道这家餐厅,网上有美食专栏义愤填膺地评价到,花一个白领半个月的工资吃到的是无聊的空气。

  宁春来腿肚子转着筋,几乎吊在古立胳膊上,走进了这家逼格最高的餐厅,一出电梯,就感觉阴风阵阵,无法言述的香氛像雾霾一般扑上来包裹了他们,看在眼中的景致,便模糊了起来,只觉得哪哪都很黑,哪哪都暗藏陷阱。

  领位员将他们带到靠窗的座位,左边是大厅,右边则是全景落地玻璃,坐在这里可以俯瞰全城的夜景。然后耳朵里听到有叮叮当当风铃的声音,一抬头,脑门差点碰到一串七零八落吊着的小玻璃瓶。

  古立解释道,那是调味瓶。

  宁春来说,弄得这么有格调,我还以为里面不会放花椒胡椒辣椒面呢!

  古立问,那应该放什么?

  宁春来说,鹤顶红朱砂粉十步穿肠散?印度神油也可以。

  宁春来说完格格笑起来,笑了三个音节,发现古立并没有跟着笑。

  她赶紧收了笑声。

  古立说,这家店氛围挺好的,菜品也不错,你看看。

  宁春来翻开菜单,前几页的价码吓得她手指头打了个激灵。

  古立说,没关系的,今天日子特殊,咱们吃好点。

  宁春来一边翻菜单一边摇头说,再特殊的日子也不能花1800块买两盅汤。

  古立伸手将菜单拿过来,说,看来不能指望你了,我来。

  宁春来只得乖乖将手缩回去。

  那天宁春来竟没有吃饱,在以前自己装着的时候,她也跟古立去吃过一些好饭,但那时候重点不在吃上,使劲崩着劲就几乎耗费了她全部的体力。

  现在,功成名就,尘埃落定,这一顿的吃,就是郑重的吃,宣告主权的吃,历史性的吃。于是,菜就成了主角,于是,宁春来就炸了。

  现烤的热面包,抹上核桃粒和牛油做的酱。

  煎鹅肝,配苹果白兰地炒樱桃。

  菌菇鸡汤,很大一个盘子,中间浅浅的一点。

  烤时蔬,树叶形的碟子盛了一小撮。

  低温慢烤牛排,很小很小的一块。

  纯手工松露球,四颗。

  咖啡,两杯。

  没了。

  当古立吃毕时,宁春来还举着叉子,然后她看着古立,古立看着她。

  古立体贴地问,要不要再来一份甜点,这家的拿破仑不错。

  我不要拿破仑。宁春来说,我还想吃牛排。

  好。古立再次拿过菜单,宁春来阻止了他。

  我要吃很大一块的那种牛排,这里没有。宁春来说,走,咱们换个地方。

  于是古立结帐,一看帐单上那数字,宁春来恨不得炸了这家店。她决定回去就加那个美食专栏评论员的微博,正式成为这个诚实作者的粉丝。

  然后宁春来带古立去了另一家餐厅,也有牛排,不仅有牛排,还有鸡排,羊排,东北酱骨头和烤冷面。

  这家店是她和刘安然的老据点,存在了至少十年,这家的厨师是两个女人的男神,同时也是她们控制身材的最大阻碍。

  可是古立已经不肯吃了,因为晚上八点以后,绝对不可以进食。

  可今天是特殊的日子,于是他特殊地允许自己跨进这地方,让轻灵的肠胃不得不吸入烟火燎绕的,厚重油腻的气味。

  宁春来总算喂饱了自己,心满意足之后理智才回来,她当然知道古立不习惯这里,十年前就知道。

  但十年前她可以轻易控制那个除了智商,所有方面都需要引导的男孩,现在呢?

  于是宁春来问古立,娶了我,你是不是感觉自己是一棵被猪拱了的白菜?

  古立被这个比喻吓倒,他说,你说自己这么狠?

  宁春来说,我先对自己狠一点,你就不好意思对我狠了是不是?

  古立说,我不嫌你吃得多。

  宁春来还等着他继续说,古立却已经表达完了的意思。

  好吧!宁春来也放弃了在这烟熏火燎的地方听情话的打算,她起身,结帐,拉着古立走出店门。

  古立的车停在餐厅对面一百米开外的地方,因为这家店没有专用的停车场。两个人挽着手正打算过马路,忽然一个身影从他们身后迅速掠过,然后宁春来感觉一股力道在胳膊上一扯,再转头,自己的包已在十米开外,那个劫匪抓着宁春来的包,在风中奔逃的姿势像极了一条猎狗。

  宁春来马上大喊,抓贼啊!他抢了我的包!

  然后她的人像离弦之箭一般追过去,留下古立愣在原地。

  然后,古立也追了出去,令他吃惊的是,尽管使出了全力,他连宁春来的脚后跟都撵不上。

  他追上去,其实更大的目的是想拉住宁春来,怕她有危险,当街抢包的贼一般身上都有刀。

  可是宁春来好象完全忘了自己有男人在身边,她用一种失去那个包就失去整个世界的速度和决心,与劫匪的距离越来越小,古立眼里飞奔的二人,很快隐没在夜色中,他急得无法可想,干脆伸手拦住一辆出租车。

  出租车载着古立总算追上了宁春来,当古立匆忙下车时,他呆住了。

  巷口,宁春来用武松打虎的姿势,骑在劫匪身上,用她的包一下一下砸劫匪的脑袋。

  宁春来边砸边骂,敢抢老娘的包,眼睛长在屁股上了吗?也不看看老娘在校运动会上创造的短跑纪录,十年都没人能打破知道吗?

继续阅读:第11章:牛小潭是谁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亲爱的,来接招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