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极品好老公是骗来的
紫苏水袖2017-01-12 16:305,723

  2014年9月22日,绝对是宁春来最倒霉的一天,这天是她27岁的生日,这天她送给自己一双新鞋,鞋是当季款,漂亮得眩目,还打六折,于是抢得打破脑袋。轮到她,是最后一双,穿上怎么看怎么美,就是有点小,夹脚,于是她犹豫了一下。

  这时旁边一个女人低声对另一个女人说,再等等,她穿不下的。

  宁春来转头瞟了那两个女人一眼,对方的确又年轻又娇小,清澈的眸子努力抑制对宁春来脚上鞋子的渴望。

  宁春来一咬牙就对服务员断喝:这双我要了,开票!

  然后她穿着新鞋子,将旧鞋留在人家柜台下,然后在两个女人愤怒的目光中得意离去。

  却还不急着回家,穿着不合脚的鞋满街晃。眼睛瞟到前面的一家汗蒸馆,忽然感觉脚下像炸裂一般疼。疼痛是美鞋不能拒绝的馈赠。

  于是进了汗蒸馆,在炽热的空气里释放一身的疲劳,顺便进入冥想。

  想自己的小说在网站上的点击率,这个月大约又是创了新低了。

  想冰箱里那罐辣酱,要不要送给妈,反正在家里吃一次吵一次。

  想还在路上的十几个快递包裹,要用什么样神不知鬼不觉的方法运回衣柜里。

  想……

  然后看看时间差不多了,于是穿衣,梳头,化妆,出门取鞋时,一低头,整个脑子都懵了,鞋不见了!

  才穿不到两个小时,将她的脚指头夹得血痕斑斑的,美丽的,打六折的新鞋,被不知哪个无良的大妈大姐穿走了!

  便宜的,不到二十块钱一个人的汗蒸馆,没人站出来为宁春来的新鞋负责。她们同情地倾听,然后摇头一问三不知。

  宁春来欲哭无泪。

  银色的奔驰S320在黄昏街道上安静地行驶,尽管车外喧嚣,车内却听不见一丝声音。

  古立握着方向盘,专注地盯着前方,这是他一贯的状态,最重要的事,就是眼前正在做的事。

  宁春来坐在副驾上,沮丧地看着脚上那双从汗蒸馆借走的劣质塑胶拖鞋。

  宁春来可怜巴巴地开口,咱们这是直接回家吗?

  古立平静地说,不。

  宁春来再次可怜巴巴,咱不去你爸家行不行……

  早说了回去吃饭,我爸最恨改变计划。古立说。

  最恨改变计划的应该是你吧!这是宁春来心里的话,但她不敢说出来,依旧无力地争取,可我这鞋……

  古立没说话,车子却拐一个弯,驶进一家商场的地下停车场。然后古立停车,松开安全带。

  古立说,下车,上楼,买鞋。

  宁春来要哭了,商场那么多人,我这个样子……

  古立说,现在知道难为情了?我是怎么告诉你的,别去那种便宜却不能保证卫生和安全的私人汗蒸房。

  人家就是喜欢蒸蒸去疲劳嘛!宁春来争辩。

  那不好意思了,回家后你还得给我消毒。古立打开副驾驶的门,将宁春来拉下来,宁春来只得躲躲闪闪地跟着古立走向电梯。门开,里面有几个人出来,其中一个忽然叫道,古主编,这么巧?

  宁春来大惊,恨不得小腿以下断掉才好,下意识避在古立身后。古立大概也没想到会遇到熟人,一时也有些尴尬,但仍然拉过宁春来,向那人介绍,我太太。

  宁春来只好冲那人点点头。那人的目光还是准确地落在她的塑料拖鞋上,表情微怔。

  宁春来索性冲那人笑笑,解释道,脚受伤了。

  说完她夸张地瘸着腿,大大方方地走进电梯,对古立招手,亲爱的,快点,咱们赶时间。

  古立对她瞪眼。

  电梯缓缓上行,炽白的灯光在古立头顶打出一圈光晕,令他整个侧脸的轮廊像雕塑一般精致又冰冷。

  宁春来又陷入冥想,这回她想的是,这个男人怎么就成了她的丈夫?他不喜欢的事,她全都喜欢并忍不住去做。他的工作领域和生活圈子,对她来说就像小时候看的科教片,又刻板又无聊。

  他也曾经是个活泼有趣的大情人,在他以为她是个在水一方的佳人的时候。

  现在的她也是佳人,只不过不在水边站着只供幻想了,她走进了他的生活,成为他的妻子,侵略(这个词用得好伤人)了他的地盘。

  于是他慢慢收了活泼和有趣,因为那些本也是他装出来的,看穿了她以后,他也懒得装了,刻板和无聊的属性开始展现,变成了时刻拿着黑板擦准备朝她掷过来的中学教导主任。

  2014年9月22日,宁春来27岁的生日,距她和古立结婚,已有八个月零三天。距她和古立第一次见面,则有10年。

  2004年,宁春来17岁,因为作文老得全年级第一,尽管别的科目学得稀烂,仍然被选上了由几个学校联合搞的尖子生暑期夏令营,去的地方是三亚,混迹于一群陌生的德智体美劳全面发展的好学生中间,被表彰被肯定被授予各种头衔并被各路老师和领导许以各种远大前程和未来,那是她这辈子的人生颠峰,从那以后她就开始走下坡路了,并一滑到底刹不住车。

  她就在那个夏令营认识了古立,古立可不像她是挂羊头卖狗肉的假尖子生,人家是实打实的考试皇帝,即使不上课不看书不补习,仍然次次稳坐全校头把交椅,代表学校参加全市全省全国的各种比赛次次奖项不落,更何况人家还坚持上课看书补习。世上最可怕的事不是遇上比你牛逼的人,而是比你牛逼的人还比你更努力。

  所以古立在即使尖子遍地的夏令营里也是扎眼的,他反应极快,不管是知识竞赛,还是智力游戏,他永远用看上去像在放空的表情,然后说出别人抠破脑袋也想不出的答案。

  但是他不随和,咄咄逼人,会在与人配合的时候毫不客气地指责搭档是个傻逼,对有人破坏了他的规矩而大发脾气。

  所以他并不受欢迎,小组拿分需要他,娱乐放松的时候可不喜欢这个冷场王。

  只有宁春来能够解救他。宁春来自甘做一个智商垫底的人物,负责嘻嘻哈哈,也同样因为智商问题,争强好胜的组员并不愿意带她玩。

  于是夏令营的两个极端人物不得不走在一起抱团取暖。当然,古立是不屑于和宁春来组团的,他觉得独来独往挺好。

  但是宁春来不干,她用17岁少女特有的简单和大胆,非要和古立赖在一起,理由她也说不清楚,打电话告诉妈的时候她说,当一个优秀的人被大家排挤的时候,我觉得我的优秀就不亚于他了。

  所以在宁春来的努力下,她和古立保持了有别于大家的友情,当夏令营结束时,古立发现他已经开始想念这个傻呼呼的姑娘了,因为她太容易快乐了,路上看见两只蚂蚁打架也会让她哈哈大笑,而且她对他讲的那些自己写的小说,人设奇葩,情节离谱,结局轰轰烈烈,古立从没看过那样的小说,也断定那样的小说正常人的脑子写不出来。

  因此,宁春来对古立就是一种新鲜的存在,他在智商上可以辗压她,在精神上却控制不了她,他慢慢开始享受被她带着做蠢事的乐趣,比如,去指导老师寝室偷榴莲和芒果,好学生不会这么干,可宁春来是可爱的坏学生。

  他还记得在宿舍里被宁春来逼着将偷来的芒果全吃光,这时候他并不知道自己对芒果过敏,吃完脸肿得像猪头。然后宁春来用自己的大披肩将他包得像个阿拉伯妇女,两个人偷偷租用当地人的农用三轮车去镇卫生院。

  好在古立的过敏症状并不严重,还没到医院,肿已经消了,两个人索性在镇上逛了一圈,还在简陋的电影院看了一场港片,记得是周润发演的,年代久远得连画面都模糊,可是宁春来看得很开心,一边看一边自开弹幕评论,那是古立第一次为不喜欢的片子熬满两个小时,因为听宁春来吐槽比电影本身好玩多了。

  可能那时候两个人并没有过渡到爱情的阶段,夏令营结束后,两个人保持了一段时间的联络,然后高考降临,古立上了名校,而宁春来众望所归地去了一所烂得令人皱眉的专科。

  学校的等级不同,相当于一个阶层与另一个阶层的不同,宁春来渐渐听不懂古立的来信里说了什么,她不知道名校学生可以为一个课题在实验室连呆两周直到手边的饭盒里长了虫,她不知道学生可以穿晚礼服跟着导师去满是外国人的酒会上叭叭叭全程彪英文,她不知道参加一个专业比赛可以坐十多个小时的飞机抵达大洋彼岸的另一端……古立的世界离她太远了,慢慢地,她不想参与也参与不了了。

  大二下学期,古立去了英国当交换生,然后留在那边继续深造,她则彻底中断了与他的联系。

  大三上半年,她在古立的个人主页上看到他写的一篇小文章,是关于高中那个夏令营的回忆,别的同学在古立的笔下全都面目模糊,唯有她,单纯美好得像个天使。她没想到古立会那样旗帜鲜明地怀念她,想了两天,才决定去留言,可是重新打开他的主页时,却发现那篇文章已被他删掉了。

  她惆怅了好几天,然后才算了。自始至终,没有传达给他片言只语。

  因为妈说过,不是一个世界的人,就最好不要有交集,不然将来会很辛苦。

  父亲去世得早,妈独立抚养她长大,有一肚子的人生经验准备传授给她。妈是个好妈,从来不逼她在学业上有所成就,考上专科也高高兴兴送她去读,毕业了找不到工作就任她闲在家当米虫,别人一说她女儿没出息就直接跳起来和人家干架。直到她说要写网文赚钱,妈拍肿了胸脯表示支持,并四处宣传女儿要当作家了。

  后来就真的当了网络写手,算不算作家不知道,但收入是有的,靠点击率算工资,有时候不怎么好,有时候也还行,就那么混着,得得瑟瑟的,然后就到了26岁,然后再次遇上古立。

  遇上古立之前宁春来谈过几次不靠谱的恋爱,对方一律是文艺青年,都会写点小文,出点小书,办几场小签售会啥的,但总是谈着谈着就飞了,因为宁春来也是文艺青年,文艺青年和文艺青年是不能凑一起的,其危害相当于近亲结婚。

  再次遇上古立之前,宁春来几乎忘了这个人。毕竟宁春来长得很漂亮,又有点小才气,努力掩饰一下,倒也看不出来是一个女屌丝。于是追她的人不少,桃花飞来飞去,宁春来也很忙。

  邂逅古立是因为宁春来有个闺蜜叫刘安然,刘安然的父亲是宁妈以前单位的领导,两个姑娘从小一块儿长大,好得衣服都换着穿。但是刘安然比宁春来有出息得多,大学考的是985,毕业后顺利找到专业对口的工作,在一家有名的传媒集团旗下的网络财经频道当记者。

  然后这一年刘安然部门举办年会,可以带家属,刘安然单身没家属,就把宁春来拖去了,一去就“当”地一声,天上掉下来个王子,活生生地砸在宁春来脚背上。

  一别九年,两个人也有些变化,不是长相,而是气质。

  宁春来那天走的是精致范,因为她知道这种高端的年会肯定少不了装逼人士,不管骨子里如何,必须先在气场上压制他们,不能给刘安然丢人。于是那天宁春来全身名牌披挂,头发挽成高贵的髻,两腮摇晃着亮闪闪的大耳环。到了地方才知道自己用力过猛了,因为她发现大集团的人自信是骨子里的,竟不需要靠外表来标榜自己,很多人随便的牛仔T恤就来了,可是眉眼言谈之间,那股子瞧不起人的傲劲儿,宁春来学不了。

  刘安然迟到了几分钟,看到宁春来的狼狈哭笑不得,问她,你是来相亲的吗?可咱公司大多都是老男人啊!

  宁春来白她一眼,你才来相亲呢!

  刘安然还真是喜欢相亲。忘了提的是,宁春来的妈退休后,闲着无事,便与昔日的老姐妹合伙开了一家婚介公司,干得兴兴头头,从此宁春来的灾难就来了,因为妈三天两头要求她去相亲,妈说,肥水不流外人田,你先相,相不上再放给别人。

  宁春来反抗强烈,妈便游说刘安然,意在给宁春来做表率。刘安然是个无比向往爱情的姑娘,况且她知道宁阿姨不会害她。于是次次都去,表现完美。

  当然,刘安然也并没有从妈的婚介所找到合适的男人,原因很明显,被逼得上婚介所的男人,有好货的几率得多低!

  后来,两个姑娘就沦为婚介所的相亲头牌,每次需要给那些来登记入册的男人吃一颗定心丸时,妈便会派她们出场。

  当然,这是不对的。宁春来发誓,她自始至终都在强烈反抗,直到妈许诺,相一次亲给她三百块钱劳务费。当她实在穷得没法可想时,也会稍微考虑一下挣这个外快。

  此是后话。

  这天盛装打扮的宁春来就像只闯进人群的猴子,咬着牙接受男人女人或善意或恶意的围观。

  直到她在大厅的不锈钢墙壁上看到自己缩着脖子的影子,一下就炸了,心里想的是,满大厅的人,比我漂亮的没几个,比我用心打扮的更是没有,凭什么我还要自卑?就因为她们有个体面的工作而我没有?

  心一横,牙一咬,就决定把脖子抬起来,一抬,就见古立直直地向她走过来。

  她记得那张脸,甚至能凭着那张脸坚毅完美的角度,想象它被芒果过敏症搞得肿胀变形的样子。

  她呆住,身上骨头发硬,脸上却不动声色。在古立看来,这个当年会教他偷东西的姑娘,是凭了什么,一身傲气地立在那里啊!

  然后他自以为明白了,因为她美。

  她看上去就是美惯了,美了一辈子的样子,她的眼形有点弯弯的,不笑已然像在笑,她的鼻子小而挺,她的嘴角自然上翘,唇珠饱满,和他最喜欢的影星林嘉欣一样,是好多女人愿意花大价钱整成的形状。

  当然,他是研究生毕业后才从电影里认识了林嘉欣,当时就心里一跳,然后记起了17岁夏令营的那个姑娘。

  这晚宁春来简直赚疯了,被众人目光凌迟有什么关系?本场最帅的王子并没有注意到她的窘迫,因为他显然被这奇异的重逢弄晕了,也被她美晕了。

  宁春来因此端了一晚上,她承认,她是故意的。因为她记得他的优秀,他的海归背景,他是集团里最年轻的高层管理者,她们在重逢的这晚无数次碰撞和交换了17岁那年夏令营的回忆,两个人的眸子里都闪着比星星还耀眼的光。

  宁春来提醒自己,原来她在他心里并没有那么差劲,那么好的,加油,让自己的内在配得起自己的外表。

  作为真正的闺蜜,刘安然肯定了宁春来的刻意,刘安然说,古立刚来公司就被一大票女同事疯狂追捧,你要想猎获这个男人就得花点心思,用你的本真是赢不了的。

  刘安然这个毒舌小娘们儿,从来不忌讳伤害宁春来的自尊心,可宁春来觉得她说得很有道理。十年后的宁春来成熟了,再不认为妈那种固步自封的择偶观是正确的了,其次,她觉得自己也挺不错的,凭什么配不上这个男人?

  这晚古立问了宁春来一个问题,你还写那些稀奇古怪的小说吗?

  宁春来想了想回答,写,但已经不那么狂热了。我在准备考旅游体验师。

  宁春来没有撒谎,这个职业深深地诱惑着她,拿着工资出去游山玩水,这么美好的职业,实在值得她好好努力一把。

  当然,考不考得过她并没有把握,因为她挺忙的,一边要应付网站编辑的催稿,一边要应付妈的婚介所那些奇形怪状急需安慰的男会员。资料书是买了一堆,却没办法专心坐下来看上一页。

  所以说出来,也有些气短,还有她下意识隐藏自己那收入不稳的写手职业是出于什么原因,她一时也说不清,于是便有些沮丧。

继续阅读:第2章:剥掉虚伪假面原来这么爽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亲爱的,来接招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