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两个母亲的对峙
紫苏水袖2017-01-13 12:443,751

  刘安然依然我行我素地与伍峰交往着,宁春来暗地里使的坏,竟没有使她受到丝毫影响。

  宁春来坐不住了,不得不再一次趁刘安然加班关手机的时候,登录了她的微信,查看她和伍峰的聊天纪录,然后傻了。

  那对男女早就对这件事讨论过了,却完全没有火拼的意思。伍峰平静地问,你抽烟?

  刘安然回答,不。为什么这么问?

  然后伍峰将已被宁春来删掉的那张照片发了过去,这个家伙竟然截图了。

  半晌后,刘安然的回答是,是我闺蜜搞的鬼,她不希望我和你在一起。

  伍峰的回应只有三个字,你出来。

  刘安然半秒都没有犹豫就说,好。

  这就是关于这件事的全部纪录,然后就没了,甚至这段对话中,都没有出现宁春来的名字。

  但宁春来可以想象,刘安然和伍峰见了面,两个炽热的人只顾光茫万丈地相爱,才不会理会诸如抽烟这种小事。

  甚至也懒得找宁春来算帐。

  这就是刘安然,一旦爱了,就准备粉身碎骨。

  宁春来前所未有地感到屈辱。她无法容忍被刘安然如此傲慢地对待。

  宁春来去找了刘安然她妈,向她汇报了她女儿的动向。

  在向刘阿姨汇报之前,宁春来像个间谍般调查了伍峰的前史和现状,作为一个在特定范围内颇有名气的小作家,想要调查他远比普通人容易,于是宁春来很轻易就得知,在她之后,刘安然之前,这个家伙中间交往过八个女朋友。

  她顺藤摸瓜,查到了这些前女友的信息,发现其中有四个对伍峰有过血泪控诉,还有人想不开为他自杀过,博客上割腕还未长好的伤口照片触目惊心。

  宁春来的目的很明确,既然她的力量还不足以阻止刘安然跳火坑,那么只得借助家长的力量让刘安然回头。

  伍峰不是良人,他会伤得刘安然鲜血淋漓,那八个前女友就是榜样。

  但宁春来对刘安然她妈隐瞒了自己与伍峰的那段往事,主要是太丢脸,并不愿意让自己也加入那八个前女友中间,作为惨痛的样本。

  刘安然她妈听到女儿竟然和一个劣迹累累的男人谈恋爱,无比震惊。愣怔过后第一句话竟然是,你怎么最开始不阻止她?现在才来告诉我?

  好吧,刘安然她妈一贯强势,并没有把宁春来当外人。

  其实,宁春来从来就有点忌禅刘安然她妈,虽然她给刘安然买什么东西都会给同样给宁春来一份,但宁春来从小就清醒地知道,这并不是刘阿姨的本意,她不过是出于对女儿的宠爱和妥协,再加上家里不缺钱,才不得不便宜宁春来。

  刘阿姨是那种典型的生活优越,挑剔,娇贵,性格强势的女人,如果不是为了女儿,宁春来猜她不会和她家这样生活水准的人家打交道。长大后她就很少去刘安然家了,刘安然也更喜欢来宁春来家,吃宁春来她妈做的手擀面。

  所以,宁春来更不敢将伍峰是她妈介绍给刘安然的事告诉刘阿姨。两个女性长辈在经济地位上不对等,在性格和思维方式上也南辕北辙,虽然走得近,但注定成不了朋友。

  她不能确定刘阿姨能摆平刘安然,带着一丝不安,灰溜溜地离开。

  然后,她就迎来了自己和妈的灾难。

  刘阿姨在第二天午后闯进了宁春来的家。这天宁春来她妈不用去婚介所值班,所以在家里做了一桌菜,招待女儿的男朋友古立。

  这是古立第一次来宁春来家。房子不大,也有些年头了,布置得花花绿绿的,所有家具上都置着田园碎花布,大概一是为了防尘,二是为了宁春来她妈那颗不死的少女心。

  但母女俩都不是讲究的人,满屋的碎花,搭配有点过时的家具,给人的感觉就是凌乱,即使有重要客人来,刻意收拾过,也还是乱。

  宁春来她妈并不在乎,她主张以最自然舒服的状态迎接未来的女婿。宁春来急归急,却毫无办法,她总不能因为古立的来访,而把房子重新装修一遍。

  但古立显然并没有介意这些乱,看着满屋的小市民气息,反而有些羡慕。

  他说,你家真好,热热闹闹的,家里有女性,就是不一样。

  这话有些伤感。因为在三年前,他的母亲过世了,留下他和父亲,两个大老爷们儿的家,想想都觉得冰冷。

  宁春来她妈说,喜欢就常来。我比较忙,春来是天天在家的。

  古立问,阿姨还在工作吗?春来说您已经退休了……

  宁春来她妈还来不及回答,宁春来已经抢过话头,现在的退休人士肯乖乖在家呆着的有几个?跳舞,绘画,打牌,旅游,比上班还忙呢!

  开婚介所当然不丢人,婚介所规模小连个员工都请不起也不丢人,但以妈的坦率和豪爽,很容易就扯出宁春来曾经给婚介所当托儿的事,这可太丢人了。

  妈白了宁春来一眼,饶了她,转身回厨房剥葱。

  古立坐在沙发上,温柔地看着宁春来,宁春来也傻呵呵地看着他。

  然后古立问,你考试的那些资料呢,给我看看,难度到哪儿,我给你把把关。

  宁春来张口结舌,算了吧,好容易来一趟,哪舍得让你劳动。

  古立已经站起来,并顺手将宁春来拉起来,说,别磨蹭,快找出来。

  宁春来眼前一黑。

  因为她真不知道把那些资料塞哪儿了。

  于是牵着古立的手满屋子转圈,果然四处寻找不见,很是狼狈,真想大声问一句厨房里的妈,是不是把那些纸用来点煤气了。

  刘安然她妈就在这时敲响了大门。

  宁春来松了一口气,不管此时造访的是谁,都得感谢他。

  门打开,然后她愣住。

  刘安然她妈用几乎是推搡的动作将宁春来拨到一边,板着脸问,你妈呢?

  宁春来赶紧说,阿姨您坐,我给您倒水,我妈做饭呢……

  郑慧江!刘安然她妈不听她说完,扯着嗓子叫了一声,你出来,有事问你!

  宁春来愣住,刘安然她妈显然口气不善。

  古立站在客厅,也明显感觉到这位女性长辈的火药味,有些不安。

  宁春来讷讷地拉着古立,对刘安然她妈介绍,刘阿姨,这是古立,我男朋友……

  刘安然她妈瞟都没瞟古立一眼,再次向厨房叫,郑慧江,不是叫你出来吗?你赶紧出来!

  宁春来十分尴尬。

  古立却不动声色,礼貌地说,阿姨好。阿姨您先坐吧!

  刘安然她妈这才将眼神在古立脸上溜了一眼,嘴角牵起一丝冷笑,你男朋友?哪来的?也是你妈婚介所的主打产品?

  这简直就是来吵架的节奏,宁春来忍不住了,刘阿姨,您来到底有什么事?

  什么事,你……刘安然她妈立刻拉开嗓门准备控诉,一点没打算客气。

  这时卫生间的门砰地打开,宁春来她妈走了出来,原来刚才不方便答话,是因为她在上厕所。

  宁春来她妈走过来,安然妈妈,你来了?坐吧,正好快吃饭了……

  郑慧江,我问你,你到底什么意思?刘安然她妈打断她。

  宁春来她妈愣住。

  刘安然她妈说,你让自己的女儿在婚介所当托就算了,就当你们家穷不这么干就揭不开锅,干嘛还拉上我女儿,给她介绍的什么乱七八糟的男人?你收了那男人什么好处?凭什么这么祸害我女儿?我们家招你惹你了?

  宁春来和她妈惊住,都顾不得看身后古立的表情。

  刘安然她妈继续发彪,平时你女儿占我女儿多少便宜我就不说了,带着她净往不入流的地方跑也就算了,还给她介绍这种垃圾男人,现在我女儿跟撞了南墙似的,她这辈子毁了,这个责任你负?还是你负?

  她分别指着宁春来和她妈,口水喷到宁春来脸上。

  宁春来这才分辩,刘阿姨,我……

  宁春来你什么居心?凭什么设个套让我家安然钻进去?我们家招你惹你了?我们家招你惹你了?你让我们怎么办?你让安然怎么办?她现在连家都不回了,我们家招你惹你了!

  宁春来她妈总算在刘安然她妈喘气的间歇插了话,安然妈妈,有话好好说,这么红口白牙乱说一通可不对,我是给安然介绍过男朋友,可他们两情相悦,互相欣赏,关春来什么事,她也不认识……

  她不认识?刘安然她妈的口水喷射机继续扫射宁春来她妈的脸,那是她前男友,睡都睡过了吧?还有脸说不认识!玩够了就塞给我家安然了,你们母女俩是有多变态啊!你们分明就是故意的啊,有什么仇什么怨朝我来,祸害我女儿干嘛呀……

  宁春来疯了,懵了,舌头打结了,此时恨不得眼前出现个平行空间好让她钻进去,永远不要回到这个现实世界中来。

  在她还完全整理不了思路,也更加顾不上古立时,妈已经与刘安然她妈热火朝天地吵上了。

  妈可不能容忍这个高高在上,专横跋扈的女人跑来家里胡乱造谣。

  两位女性长辈高于正常分贝的尖利嗓音彼此在空中撞击,宁春来的思维还处于狂乱之中,而古立则本能地想分开两位长辈。

  但刘安然她妈已经刹不住车了,她忽然放弃与宁春来她妈的正面对抗,拉过古立,急急地说,你趁早撤了吧,这家女儿从小就坑蒙拐骗,不学好,没文化,整天在网上写黄色小说,没钱就去婚介所当托儿,看你长得人模人样的,这样的女人你也敢要,找死呢这是……

  她还没说完,宁春来她妈嗷地一声就扑上去了。然后两个女人打成一团。

  宁春来本能地扑上去拉开妈,却来不及了,刘安然她妈仗着身材高瘦,肢体灵活,一拳砸在宁春来她妈胸口上。

  宁春来就疯了,将妈挡到自己身后,然后抓住刘安然她妈的胳膊,死活往门外拖。刘安然她妈站不稳,一个趄趔,差点摔倒。

  刘安然她妈又惊又怒,你还敢打人?敢打长辈……

  你长辈没有长辈的样子,跑到我家来造谣,还打我妈,你给我走!走!宁春来疯狂地推搡着刘安然她妈,一直将她推出门外,然后将门大力摔上。

  然后她转身,喘着粗气,愤怒和屈辱在她脸上定格。

  她的对面,妈同样愤怒和屈辱,而古立,则像一张被风雨淋湿的人形广告牌,表情僵硬,模糊,眼里的光茫已熄灭,仿佛灵魂已不在这个躯壳中。

继续阅读:第7章:深海恐惧症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亲爱的,来接招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