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出门没看黄历的下场
紫苏水袖2017-01-13 10:022,293

  刘安然听闻古立向宁春来表白了,作为VIP级闺蜜,她真心为宁春来的成就感到高兴。

  然后她鼓励宁春来,继续装淑女,直到和古立走进民政局,顺利拿到那两个红本本为止!

  这天宁春来在妈的婚介所办公室,兴奋地汇报古立表白的细节。妈用专业的态度和表情,听得一脸严肃。

  然后妈说,你准备什么时候告诉他,你是以写网文为生的?

  宁春来说,暂时……不告诉吧。

  哟!妈一脸鄙夷,这职业很丢人吗?当作家不是你的理想吗?还只是找个高级点的白领而已,这要是找个富二代,我看你还不认妈了。

  宁春来拿眼睛白着妈。

  妈忽然又想起来,他知道你妈开婚介所吗?

  宁春来摇头,古立问过,她说退休。

  还有,妈曾经把稍微过得了关的男人让她统统相一遍的事,打死也不能说,太丢人了。

  妈叹气摇头,一脸不小心养了个叛徒的痛心疾首。

  刘安然这时走进来,打扮得十分花俏。因为宁阿姨今天通知她来相一枚“很不错”的男人。

  三个女人便坐下来热烈讨论宁春来的成就,妈还是那句话,宁春来就是宁春来,她不需要伪装,也能成功得到古立的爱情。

  两个姑娘却一致反对,在她们看来,宁妈那个年代的女人远比她们天真,因为以前的男人们还没学会如何对女人使坏,娶了谁,就是一辈子。

  这时和刘安然相亲的男人来了,宁春来她妈拉着刘安然出去介绍,宁春来无聊,便也出去围观。

  婚介所有一个专门辟出来供相亲男女聊天的茶吧,茶水钱通常由男方支付。宁春来一走出去就愣住,因为那相亲的男人,她竟然认识!

  是她的前男友伍峰!

  四年前,这个身为小作家的男人不告而别,连手机号都换掉,宁春来千辛万苦追踪到他时,这男人甩出一句,我理想中的女人不是你这样的。

  就为这一句,宁春来愤怒地冲上去,砸坏了他刚买的单反相机。然后伍峰追着她要债要了一年,还扬言要去法院起诉她。没想到会在这里,在这样的情况下碰见。

  宁春来觉得自己今天出门肯定没看黄历。

  刘安然知道宁春来这段故事,但她并没有见过伍峰,看他长得眉眼还挺周正,首先一顿欣喜,向宁春来投来征询的目光。

  宁春来却迅速闪进办公室,没让伍峰发现她。

  然后她给刘安然发短信,只一句:他就是单反相机渣男!

  可以想象,刘安然坐在茶吧区五雷轰顶的心情。宁春来熬油一般,好不容易熬到相亲结束,伍峰离开,她赶紧冲出去抓住刘安然,问她,你俩说什么了?

  刘安然说,我给他留了手机号。

  宁春来眼珠子都瞪出来。

  刘安然说,他看样子对我挺感兴趣的,我要为你报仇。

  宁春来怔住。

  然后她说,不行!没事招惹他干嘛?万一他知道是因为我……

  刘安然说,他当年怎么欺负你的你忘了?你什么时候这么怕事了?不能因为有了古立,就变得这么小心翼翼,累不累呀?做自己好吗?

  刘安然的话燃起了宁春来的斗志,当年的耻辱感一点一点地席卷了她,她沉默了。

  刘安然说,放心吧,我不会把自己绕进去的,只是让他吃点苦头,让他明白女人不是那么好欺负的!

  两个姑娘正低声商议着,妈进来了,问刘安然,感觉如何呀?这男的条件不错吧,又有才,阿姨可不会害你。

  两人赶紧打住,关于宁春来的这一段,妈从来不知道,宁春来十分依恋母亲,但什么事该对妈讲,什么事该对闺蜜讲,她心里自有一杆称。

  当宁春来和古立继续享受甜蜜恋爱,也继续纠结要不要将剥下来的女汉子皮重新穿上时,刘安然和伍峰开始了“约会”。

  刘安然从小到大,家庭条件比宁春来好太多,她父亲是企业高层,母亲是行政干部,她是家中独女。宁春来由母亲独立抚养,自然吃穿用度远不及她,但刘安然从小就有意识地模糊这个区别,她有的,宁春来也要有,否则她宁愿不要,比如衣服,比如文具,比如假期旅行,任何东西都要有宁春来的一份。所以刘安然她妈经常对宁春来的妈说,不如你女儿也给我一起养算了,看你养个女儿多省钱。

  刘安然她妈就是这样,因为高高在上的优越感,喜欢夹枪带棒地说话,并从来不认为这样会伤害宁春来和她妈的自尊心。

  为了两个孩子的友情,宁春来她妈尽量不和刘安然她妈对立,她只是私下严格要求宁春来不许再要刘家的东西。但刘安然执意要给,宁春来不要,她连自己那份也扔掉。

  刘安然长得没有宁春来漂亮,但皮肤白,骨架小,小小年纪就发育得很好。她虽然不像宁春来一样会写小说,却喜欢有才气的男人,曾经无比羡慕宁春来总是能认识才子。当这些才子一个个地离去后,她比宁春来还要痛心疾首。

  报复伍峰的计划好象很简单,不过是设法让伍峰爱上她,然后再痛快地踹了他,踹的时候还要明确告诉这个男人,我是来替宁春来复仇的。

  爽吧,跟电视剧里演的一样解恨。

  可惜刘安然过于高估了自己的力量,她忘了自己并没有多少恋爱经验,也忘了这个伍峰之所以当年让宁春来神魂颠倒,也实在是有些过人之处。

  然后就是可悲的局面,她好象爱上伍峰了。这个男人写的文章很劲道,也取得了一些小成绩,有一批小粉丝,经常出去搞签售。

  而且伍峰对刘安然坦言,他去婚介所征婚,不过是为自己笔下的某个人物找心理依据,简言之,他在体验生活。

  但是伍峰又说,可我一见到你,就无法自拔了。安然,你整个人,美好得不可理喻。

  刘安然短暂地晕了一秒钟,然后告诉自己挺住。接下来,第二次告诉自己挺住,然后还有第三次。

  当宁春来在古立车里,刚完成一次昏天黑地的激吻时,她接到刘安然的短信,刘安然说,那个家伙太会说情话了,我招架不住,要撤了。

  宁春来回了两个字,赶紧!

  可惜刘安然领悟迟了,当宁春来从百忙的恋爱中想起来过问时,她一咬牙就告诉宁春来,我撤不了了。

  宁春来眼前一黑。

继续阅读:第4章:来自闺蜜的胁迫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亲爱的,来接招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