亥猪
月亮2017-08-14 23:3010,689

  “獾老板,睡着啦?”

  小雀斑趴在桌子上,醒来时,看见三个头戴大箬笠、身披长蓑衣的家伙走进门来。

  夜色深沉。屋外瓢泼大雨。

  小雀斑:“你们……”

  领头的身材矮墩墩的家伙拿掉箬笠,说:“给我们随便炒两样菜,再煨一壶烧酒吧。”

  小雀斑看清了他的脸,连忙上前打拱行礼:“大王,是你啊……你说,让我给你们炒菜?那这里是……我是……”

  旁边一位疣猪随从说道:“獾老板,你怎么睡糊涂啦?这里是你位于猪境首府的管饱小筑啊,你是这里的老板啊!”

  小雀斑:“我是餐馆老板?”

  另一位豪猪随从也说道:“獾老板,你可是我们猪境的财神爷啊,是不是今天下大雨,生意不好,脑子都睡糊涂啦?哈哈。”

  这时,从内厨走出一位系着围裙的小姑娘,对小雀斑附耳问道:“老板,需要我帮忙吗?”

  小雀斑小声询问:“你又是……”

  小姑娘:“我是猡妞妞哇,店里的厨娘。老板,你今天怎么啦,是哪里不舒服吗?”

  小雀斑:“哦哦,没有。那你去给大王他们炒几碟小菜吧。”

  猡妞妞:“好的。”

  小雀斑招呼亥猪三人在一张八仙桌周围坐下了,翻过扣着的瓷杯,拎起冰裂纹的瓷壶,一一掺上了温热的茶水。

  屋外大雨倾泻如注。

  亥猪呷了一口茶水,说道:“獾老弟啊,你知道,我猪族族人生性懒散,恶动喜静又贪吃贪睡,长此以往,猪境可怎么得了哇!”

  小雀斑又拎起茶壶,为亥猪续上了茶水。

  亥猪悄悄瞟了一眼小雀斑,接着说道:“近年来,族人健康水平愈发堪忧,人人只爱吃饭,不爱劳动,全境肥胖率已经达到了80%。十余年后,岂惟无可筹之税,抑且无可用之人啊!”

  小雀斑:“那大王的意思?”

  亥猪喝了一口茶,盯着杯子一言不发。

  疣猪随从说道:“獾老板,你的管饱小筑从创始到现在,已近八十载——好像过两天还要举行八十周年店庆。八十年来,管饱小筑遍地开花,如今已有七十二家连锁,遍布全境。听说今年你还打算继续扩张,把生意做到其他生肖境域?”

  小雀斑:“那又如何?”

  亥猪三人互相对视了一眼。

  豪猪随从说道:“不绕弯子了,今夜大王冒雨亲自前来,就是想告诉你,你的管饱小筑不能再开了,要立即关闭!”

  “咔嚓!”

  “轰隆!”

  屋外一道闪电掠过,接着是一声骇人的炸雷!

  小雀斑:“立即关闭?”

  疣猪随从:“对,不光是位于首府的这家,而是全境的七十二家,统统关闭!”

  小雀斑:“凭什么?八十年的老店,说关就关了?我不同意!”

  疣猪随从一拍桌子,站了起来:“由不得你!”

  亥猪喝道:“干什么?坐下!”

  亥猪拎起茶壶,欠身为小雀斑也斟上了一杯茶,郑重其事地说道:“这么多年来,管饱小筑一直是我境的纳税大户,也深受族人的喜爱。可正因为如此,我才要关停你的管饱小筑啊!”

  小雀斑:“……”

  亥猪:“你的炒菜,天下一绝;煎炒烹炸,花样百出!更暖心的,是你们店无微不至的服务,已经达到了‘饭来张口,衣来伸手’的程度。全境的族人,上到耄耋老人,下到垂髫小儿,没人不知道管饱小筑,人人也都以到管饱小筑用餐为傲。管饱小筑,成为了猪境慵懒散漫的标识,要决心革除积弊,就必须忍痛摘掉这个标识!”

  小雀斑:“决心改革我同意,但是就此关停管饱小筑是因噎废食、缘木求鱼!我到猪境,做了管饱小筑的老板,是我的修缘,但即使我不是它的老板,我也不会同意你们这么做,你们这是在摧残民族企业,阉割本族文化,万万不可!”

  亥猪:“为了本族的长远发展计,也顾不得许多了。”

  小雀斑:“就没有其他办法了吗?”

  亥猪:“关掉管饱小筑,向族人展示我们改革的决心!再在全境推行健康规律的生活起居和饮食习惯,鼓励加强体育锻炼,提倡全境人走出家门,到阳光下,草地上,每天锻炼5小时,健康工作500年,幸福生活一辈子!”

  小雀斑:“你都规划好啦!”

  亥猪一脸憧憬地继续说道:“此外,还要举办各类体育赛事,以重金奖励获奖者!为了扩大活动的影响力,可以邀请其他生肖共襄盛举!”

  亥猪说得激动,滔滔不绝。两个随从听得一脸陶醉。

  小雀斑却丝毫喜悦不起来。

  一人向隅,举座不欢。

  豪猪随从:“獾老板,你还是不愿意吗?”

  疣猪随从:“獾老板,你竟然如此地不明大义!”

  亥猪叹了口气:“唉,獾老弟,我也是迫不得已呀,八十年的老店,我也是有感情的,我又何尝不想留住它呢?但猪境已快病入膏肓,必须刮骨疗毒、猛药去疴啊!”

  小雀斑:“要是我能唤醒族人呢?”

  亥猪惊讶道:“什么?”

  小雀斑:“我去唤醒族人,让他们热爱运动、生活规律,不再嗜吃嗜睡。”

  亥猪:“若真能如此,小筑可留。”

  小雀斑:“好,一言为定!请大王许我一年为期!”

  亥猪犹豫半晌,忽而开言道:“一年太久,最多六个月!”

  小雀斑:“好,半年就半年!”

  疣猪随从道:“獾老板,半年时间,说长不长,说短不短,你有什么能耐就尽管使出来,要只是想着拖延时间,保住小筑,那还是别费此心了。”

  “酒菜来了!”

  猡妞妞兴高采烈地托着托盘走了出来,却只看到小雀斑一个人。

  猡妞妞:“咦,他们人呢?”

  小雀斑:“唔,已经走了。”

  猡妞妞:“这么大的雨。”

  小雀斑:“来,坐下,咱俩吃吧。”

  猡妞妞笑道:“好哇,老板。”

  小雀斑:“做的什么菜呢,我都饿了。”

  猡妞妞:“炒了一碟芦笋,腌了一碗番茄,炸了一盘花生米。”

  小雀斑夹了一筷芦笋,一边吃一边含糊地问道:“你来店里多久啦?”

  猡妞妞:“算上今年,有二十六年啦。老板你真是健忘呢,当年还是你亲自教我下厨呢!”

  小雀斑点点头,接着漫不经心地问道:“要是管饱小筑没有了会怎样啊,有没有想过?”

  猡妞妞愣住了,然后兀自啜泣起来。

  小雀斑慌了手脚,连忙安慰道:“别哭别哭,我也就是随便问问,放心吧,管饱小筑会一直开下去的。”

  猡妞妞:“你保证?”

  小雀斑喝了一口茶,喉头蠕动:“我保证。”

  第二天,天放晴。

  小雀斑主动去找亥时王。

  小雀斑:“大王,你不是说,想举办体育赛事吗?我有一个关于这方面的想法。”

  亥猪:“唔?说来听听。”

  小雀斑:“以管饱小筑的八十周年店庆为契机,举办‘环生肖十二境马拉松比赛’,号召全境的族人甚至十二生肖,都来参加!以后每年一届的举办,以此来彰显我们革除积弊的决心,唤醒族人强身健体意识。”

  亥猪骇然:“环生肖十二境?就算是环猪境,有没有人参加都很难说,环十二境?你又不是不知道我们族人的品性——睡觉连翻个身都懒得翻!”

  小雀斑:“这不正是我们要改变的吗?否则大王也不会想到要关闭管饱小筑。”

  亥猪:“那,你觉得会有多少人参加呢?”

  小雀斑:“我问了猡妞妞,七十二家管饱小筑共有员工一万五千人,我会在店庆活动上发出号召,让他们全部参加。加上他们身后的家人和我们影响带动的,会有十万人以上。”

  亥猪喜出望外,当即表态:“莫说十万,你只要能带着五万人绕整个生肖十二境跑上一圈,再回到猪境,我就算你功德无量,管饱小筑也可继续经营,怎么样?”

  小雀斑:“一言为定!”

  亥猪:“獾老弟,要是你的疯狂想法无法实现,就只能按我的计划一步一步来啦,你的七十二家餐馆……”

  小雀斑:“明白。”

  亥猪:“我也会尽快照会各生肖头领,请求他们对我们的活动给予积极配合。”

  小雀斑:“如此,甚好。”

  小雀斑起身告退。

  亥猪立马派人前往各个生肖境域,请子鼠、丑牛、寅虎、卯兔、辰龙、巳蛇、午马、未羊、申猴、酉鸡、戌狗,赶到猪境豕王宇,商讨即将举办的“环生肖十二境马拉松比赛”事宜。

  猪境,豕王宇东阁。

  亥时王先将情况向大家详细介绍了——包括猪境族人的健康状况,自己的应对措施及獾老板的大胆想法。

  介绍完情况,亥猪扫视了在座的所有人,说道:“好哥哥们,情况大致就是这样,针对獾老板这个‘环生肖十二境马拉松比赛’,你们以为如何?都出出主意啊。”

  子鼠笑笑:“幺弟,还有什么可说的呢,这是好事啊,我们肯定积极配合。”

  卯兔:“配合配合,肯定配合,你们的人从兔境经过,我们一定好吃好喝地接待!”

  午马:“嗯嗯,不仅接待,马族还可以派人参加!”

  巳蛇白了他俩一眼:“知道你俩嗜跑善奔,到时候可不要闹得太欢腾,抢了人家风头!”

  亥猪:“这倒无妨,参与的人越多越好嘛。”

  未羊:“幺弟,你觉得獾老板能成功吗?”

  亥猪嘿然一笑:“八哥,猪族的性情你还不了解吗?站着就想坐着,坐着就想睡着,睡着还想把被子盖着。”

  未羊:“那你还……”

  亥猪:“我的计划是先关了管饱小筑,给族人一个明确的信号:行动开始了,每个人都必须有所转变!紧接着再颁布健康发令,强制健身、强制运动。最后才是举办体育赛。这整套动作下来,至少要三年的时间啊,还不一定能达到预期效果呢!怎么可能一上来就举办这么大规模的体育比赛?‘环生肖十二境’?乖乖,吓都吓死了,我都吓死了,谁还不望而却步?”

  申猴:“也就是说,你根本不相信獾老板能跑完全程,还带上五万人?”

  亥猪摆了摆手,问东答西道:“猴哥啊,你们族人怎么都那么精瘦,怎么办到的呢?”

  申猴笑笑:“有空你来青桃山,我们交流交流。”

  丑牛扣了扣桌子:“咳!聊正题,聊正题,少扯闲篇!”

  亥猪:“这么说吧,这场马拉松比赛,就是为了安抚獾老板,陪着他玩一把。要关他的餐馆,他心里很不好受。可是既然他提出了举办比赛的要求,还把期限、人数,都说的很明确,那到时候他完不成任务,我再顺势关他的七十二家管饱小筑,他也就无话可说啦。”

  戌狗和酉鸡对视一眼,异口同声:“原来,是这样。”

  辰龙:“那你找我们来……”

  亥猪:“獾老板的店庆,三日后举行;‘环生肖十二境马拉松大赛’也会在那天开赛。按獾老板的预想,他会带领几万族人逐一跑过生肖十二境,最后回到猪境——至少他是这么想的。叫各位哥哥前来,就是希望哥哥们能密切配合,在獾老板的队伍经过各位所辖境域时,能大开方便之门,维持秩序,保障后勤啊。”

  寅虎:“哈哈,这个何劳幺弟多言,这是几百年来,十二生肖第一次全体赛事,我们一定鼎力相助、积极参与其中哇!”

  亥猪起身,向十一位生肖头领打拱行礼道:“如此,有劳各位哥哥,幺弟就此谢过啦!”

  猪境首府:管饱小筑饭厅。

  夜。无风。

  白天生意依旧很好,客人很多,欢天喜地吃饭来,心满意足回家去。小雀斑不忍心告诉他们管饱小筑的事,仍是不断地接受着客人们的祝贺:

  “嗝!獾老板,恭喜啊,管饱小筑都八十年了!生意兴隆啊!”

  “獾老板,店庆是在三天后吧,到时候我一定来凑热闹,嘻!”

  “獾老板,我可是吃你的菜长大的啊,下次能不能给我更多折扣呢?”

  “可不可以自带酒水啊?”

  “能住宿吗?”

  ……

  笑吟吟地送走了最后一位酒过三巡,菜过五味的客人,小雀斑顿觉浑身酸痛,深感这位獾老板的辛苦与劳碌——怎么会托生到他身上呢?是老天爷安排的吧?

  猡妞妞:“老板,你也累了一天了,快去休息吧,这里就交给我们收拾吧。”

  小雀斑:“嗯,那辛苦你们啦。”

  小雀斑揉着肩,步入内院。走进房间,不及脱鞋就歪在床上,沉沉睡去。

  老天爷:“孩子,最后一个生肖啦,你马上就可以回去了,见到你的父母,你的老师和同学啦!”

  小雀斑:“老天爷爷爷,我还可以见到你吗?”

  老天爷:“可以。”

  小雀斑:“我还可以见到天干地支吗?”

  老天爷:“可以。”

  小雀斑:“我还可以见到十二生肖,还可以来生肖十二境吗?”

  老天爷:“你哭啦?”

  小雀斑:“没有。”

  老天爷:“舍不得啦?”

  小雀斑:(沉默)

  老天爷比出剪刀手,微笑:“可以来,两块钱一次。”

  小雀斑浅笑:“我还可以给你四块。”

  老天爷:“回去之后,要努力学习,孝敬父母,诚信礼让,不抄作业不偷家里的钱,过马路走斑马线。”

  小雀斑(呜咽):“爷爷,我怎么找到你?还是在梦里吗?”

  老天爷:“我会主动来找你的。”

  小雀斑擦了擦眼泪,笑了笑说:“回去之后,我请你吃早饭。我家旁边的巷子里有一家烟熏火燎的餐馆,他家卖的米线特别好吃,特别辣!我妈总不让我去吃。米线两块钱一碗,你来找我,咱俩偷偷去吃,我还有四块钱!”

  老天爷(吞了口口水):“我会主动来找你的!”

  小雀斑醒了,憨口水顺着嘴角流到毯子上,打湿一大片,像蜿蜒的河。

  小雀斑擦了擦嘴角,坐起身来:不行,还有两天就是店庆了,必须立即行动起来啊。

  他立刻找来毛猪店长。

  小雀斑:“店庆事宜准备的怎么样啦?”

  毛猪店长:“放心吧老板,一个月前您就交待啦!”

  小雀斑:“你通知一下七十二家店的店长,明日赶来首府店开会,我有重要事情宣布。”

  毛猪店长:“什么,明天?怎么赶得及啊?他们可遍布全境啊!”

  小雀斑:“不是有寅时王赠送的飞翔风筝吗?让他们飞过来。飞的时候,让他们飞低一些,挂上巨大的彩色条幅,上书‘管饱小筑八十周年店庆’或者‘环生肖十二境马拉松比赛’之类。快去吧。”

  毛猪店长:“噢……嗯?”

  小雀斑:“照做便是。”

  第二天,除毛猪店长本就在首府外,七十一家店的店长驾着飞翔风筝,一路彩旗飘飘地飞到首府。

  管饱小筑首府店:宴会厅。

  小雀斑:“大家稍安勿躁,辛苦大家了。”

  大花白店长:“老板,店庆的事,您已经反复交待很多次了,我们大家都不敢怠慢,现在一切已经准备妥当,一切都按计划进行着,不知今日突然召见,所谓何事啊?”

  二花脸店长:“您送来的条幅上写着‘环生肖十二境马拉松比赛’,是不是跟这有关啊?”

  小雀斑点点头:“没错。”

  八眉猪店长皱紧了眉——八眉皱成了倒八眉:“真的要跑十二境啊?是您刚想出来的活动创意吗?”

  香猪店长也皱眉:“跑那么远啊?好恼火哟。”

  小雀斑:“没办法,必须要跑。”

  野猪店长:“为什么?”

  小雀斑:“不跑店就没了。”

  七十二双眼睛齐刷刷望向小雀斑。

  小雀斑舒了口气,将前因后果和盘托出。

  七十二人面面相觑:“原来,是这样!”

  小雀斑:“所以,明日店庆,庆祝倒在其次,主要是倾力动员族人,让他们参与进来,跟着我们跑上一圈,管饱小筑就有救了!”

  脚猪店长:“会有人参加吗?”

  年猪店长没好气地说道:“没人参加,咱们老板和大王的打赌就输啦,大王就要关闭咱们的管饱小筑,统统关闭,看那些懒家伙又到哪里去吃!”

  肥猪店长:“他们不会这么没良心吧?况且,这也是为他们着想啊,就因为他们平日里暴饮暴食,带坏了全境的风气,引发了大王的忧虑,才连累了管饱小筑。就算他们现在不愿意跑马拉松,等大王真的关闭了所有的管饱小筑,紧接着就是更严厉的措施,到时候还是要拿这些懒人开刀,跑不掉的!”

  小雀斑:“肥猪店长说得对啊。老实说,我现在也没把我,到底能带动多少人来完成这项比赛。但是我不能眼睁睁看着我们共同建立的管饱小筑就这么没了,而我却什么都不去做。我不能对不起在座诸位,也不能让管饱小筑万又五千的员工心寒!”

  大花白店长腾地站起来,向小雀斑打拱行礼并朗声说道:“管饱小筑·桃始华店,二百单八人全员参加!”

  二花脸店长旋踵起身表态:“管饱小筑·蜩始鸣店,一百七十三名店员,全员参加!”

  两头乌店长:“管饱小筑·雁北乡店,一百九十人,全员参加!”

  大白猪店长:“管饱小筑·雷始收声店,一百八十八人,全员参加!”

  长白猪店长:“管饱小筑·鱼上冰店,二百二十六人,全员参加!”

  八眉猪店长:“管饱小筑·荔挺生店,二百九十九人,全员参加!”

  年猪店长:“管饱小筑·苦菜秀店,一百四十三人,全员参加!”

  ……

  七十二家店店长,一一起身表态,果敢坚决,其状若慨然而赴死!

  小雀斑热血偾张,仿佛化身一个无敌小将军,即将指挥一只所向披靡的军队,去代表正义战胜邪恶!出神中,他已身披锁子连环大叶青铜鱼鳞甲,头戴青铜四棱八角板檐荷叶盔,手拿一字点金盘龙画杆方天戟,向着众人大喝一声:

  “大家下去好好准备哟。”

  ……

  按照原计划,管饱小筑八十周年店庆大会,首府店设主会场,其余七十一家分店设分会场,全境同步举行,以造声势。原计划,在獾老板和各店店长发表公开演说之后,会有一系列激情洋溢的庆祝活动:比如邀请各生肖境域最受欢迎的七十二名伶到七十二家分店所在地同步举行演出,想看谁就看谁;比如从附近的羊境、猴境、蛇境买来七百二十车熟透的番茄,等裁判一声哨响,人们就开始拿起番茄互相往脸上扔或者塞进对方裤兜里,再狠狠捏一把;比如“酬宾夜饮”:七十二家店随便坐,各色小菜随便吃,各种酿酒随意饮——此项活动最受欢迎,管饱小筑每年小庆,都会举办“酬宾夜饮”,场面火爆之至,甚至连其他生肖都慕名而来。人们彻夜畅饮,饮醉了就走到街上,有的在墙壁上题诗;有的在墙脚下撒尿;有的一边题诗、一边撒尿;还有的用尿题诗,尿尽而诗成。翌日天明,臊气冲天的大街上就留下了许多文人骚客的名篇佳句:

  “金盆盛酒竹叶香,十杯五杯不解意。百杯之后始癫狂,一颠一狂多意气。”

  “雁北乡店獾家酒,地上应无天上有。南游道士饮一斗,卧向云深洞口。”

  “不负风光向酒杯,乱逐明月醉扶墙。”

  “小可几醉獾家酒,翘腿剥豆闲吹嘘。”

  ……

  今年是管饱小筑八十周年大庆,更是盛况空前!为了能参加今年的“酬宾夜饮”,有的人提前一个月就来预定房间和座位。有的人提前就在家默好了诗句,就等夜饮之时鬼画桃符般地题到墙上。七十二家店,七十二座小城,都被各地涌入的食客占满。仿佛某位纵横捭阖的军师在调兵遣将,在整个境域摆下玄之又玄的阵法。

  可是,今年特殊,既没有“番茄大战”,也没有“酬宾夜饮”,取而代之的是让人望而生畏的“环生肖十二境马拉松比赛”。

  庆典当日,晴空万里。

  小雀斑一个人站在小岛似的舞台上,四周是潮水涌动的人群。舞台顶空飘着巨大的彩旗,上面龙飞凤舞地写着:“管饱小筑开店八十周年庆祝暨环生肖十二境马拉松比赛开幕大会”。

  毛猪店长瞥了一眼日晷,走上台来对小雀斑耳语几句,小雀斑点点头。毛猪店长朗声吆喝:“我宣布,管饱小筑开店八十周年庆祝暨环生肖十二境马拉松比赛开幕大会现在开始,鸣礼炮!”

  八门戴着大红花的礼炮顺着同一仰角发射,各发十响,共八十响,声振寰宇,地动山摇。

  毛猪店长:“下面,请管饱小筑老板,獾老板讲话!”

  小雀斑:“感谢大家的光临,感谢大家八十年来对管饱小筑的支持和厚爱!管饱小筑能从一间风雨飘摇的路边摊一路扶摇变成猪境遍地开花的食府,都是你们的功劳,没有你们,就没有管饱小筑的今天,也就没有我獾某人的今天!”

  安静的人群中忽有一人踮脚挥拳,扯着嗓子喊了一声:“大爱管饱小筑!大爱獾老板!”

  于是所有的人都跟着呼号:“大爱管饱小筑!大爱獾老板!”

  小雀斑当即向四面深鞠躬,等人群稍静,他接着说道:“獾某何德何能,竟能得我族人如此恩宠,受之有愧呀!”

  一人领呼:“受之无愧!”

  众人跟呼:“受之无愧!”

  小雀斑:“多谢多谢!大家都知道,我是个不受约束的人,平日也比较贪玩,所以每逢小店庆典,我都会举办各种活动,希望能和大家好好热闹一番。尤其是每年的‘酬宾夜饮’,最受大家喜爱……”

  说到这里,小雀斑顿了顿,故意表情凝重地叹了口气:“唉,或许,大家再也不能参加‘酬宾夜饮’了。”

  人群议论纷纷,又有一个声音尖锐地冒将出来:“为什么?”

  小雀斑指着头上的彩旗:“想必大家伙儿已有所耳闻,这‘环生肖十二境马拉松比赛’既是今年庆典的活动项目,也是我和大王的赌约。若我能带领十万族人跑完这马拉松,管饱小筑可保;若不能,则七十二间小筑尽毁,‘酬宾夜饮’之好事,就只能在文人们留下的诗句中回味啦。”

  还是刚才那人,又尖声问道:“大王为何如此不讲情面?”

  小雀斑瞟见人群中有三只斗笠,笠檐压得很低,遮住脸。小雀斑一眼认出,那是亥时王和他的两个随从。

  他扬声说道:“大王亦是迫不得已,其本心是为了全境族人。”

  中间那只斗笠,缓缓抬高了檐口。

  “但是!”

  檐口又低了下去……

  小雀斑斩钉截铁地说道:“管饱小筑不能被拆!管饱小筑也不会被拆!它不仅仅属于我个人,不仅仅属于一万五千小筑员工,它属于你!你!你!(手指在空中戳向不同方向)你们每一个人!”

  人群又是一阵沸腾!

  小雀斑:“八十年来,管饱小筑和猪境一起发展着;八十年来,管饱小筑和你们一起成长着。管饱小筑已经融入了猪境的文化血液,管饱小筑是你们青春的见证者!现在,这个见证者即将死去,你们答不答应?”

  众人齐吼:“不答应!”

  小雀斑:“你们还想不想听到十二生肖七十二名伶曼妙歌声?”

  众人扯直了脖子:“想——”

  小雀斑:“你们还想不想把西红柿敷到你最喜欢的人的脸上?”

  众人张大了眼睛:“想——”

  小雀斑:“你们还想不想开怀畅饮,然后相互搀扶着到大街上题诗?”

  众人歇斯底里:“想!想!!想!!!”

  小雀斑:“那你们愿不愿意跟着我一起,用实际行动挽救管饱小筑,挽救你们钟爱的闹市隐身之隅?”

  众人挥舞手臂:“愿意!”

  小雀斑:“你们敢吗?”

  众人高吼:“敢——”

  小雀斑:“你们怕吗?”

  众人咬牙:“不怕!”

  小雀斑:“好!非常好!现在,我们为了一个共同目标——保住管饱小筑,聚在了一起;管饱小筑成了我们共同的事业!我们的事业是正义的事业,我们的目的一定要达到!我们的目的一定能够达到!”

  “必胜!必胜!必胜!”

  整个人海就像一桶蠢蠢欲动的黑火药,被小雀斑这粒燃烧的火柴头彻底引爆了。

  小雀斑跳下舞台,来到马拉松比赛起跑线,口头发令道:“愿救小筑者,出发!”随即一马当先,冲了出去。

  黑压压的人群像一股洪流紧随其后。

  虽然他们有男有女,有老有少,有的跑得快,有的跑得慢,但是所有的人都跟上来了。

  熙熙攘攘的人群,呼啸而过。场地上仅剩下三只斗笠。

  豪猪随从:“这……什么情况?”

  疣猪随从:“这不止十万人吧?这还只是首府,其他还有七十一家店呢!”

  亥猪:“这个獾老板,真是不得了,小瞧他了!”

  豪猪随从:“大王,我们这是输了吗?管饱小筑不拆啦?”

  亥猪乜斜了他一眼:“嗯?你很想拆管饱小筑呀,你小子是不是在背着我炒地皮呀?”

  豪猪随从立马俯首,嘟囔道:“不是您要拆的嘛……”

  亥猪:“若他能凭借管饱小筑就让全族人凝心聚力,共襄盛举,这既是找到了让族人强健体魄的好方法,也让全境上下团结一心,岂不是件大好事哇?”

  疣猪随从:“那,您是支持他的啰?”

  亥猪忽然一脸严肃,郑重其事地说道:“传我命令,猪鬃军全体出动,务必维护好比赛秩序,做好后勤保障!”

  疣猪随从和豪猪随从俯首打拱:“是!”

  小雀斑从首府出发,领着十余万人马不停蹄地向着瓜田谷跑去。

  瓜田谷,是猪境和羊境的交界地。小雀斑和另外七十一家店的店长约好了,大家各自带领着参赛队伍,从所在地向着瓜田谷进发,在瓜田谷汇集,然后再一起绕生肖十二境长跑!

  首府距离瓜田谷比较远,加之小雀斑这一队人数众多,人员构成复杂,中间还作了两次短暂停留和休整,拖慢了队伍的行进速度。等到小雀斑们风尘仆仆赶到瓜田谷,其他七十一支队伍已在这里等候多时了。

  七十二条小溪汇聚成一条波浪滔天的大河!

  等待这支庞大的队伍休整完毕,小雀斑又带着他们重新整装出发。

  小雀斑朗声说道:“同族们,现在,我们正踩在猪境的边境线上,即刻起,我们将踏上新的征程,开启我们的环生肖十二境之旅!大王答应过我,只要我能带着十万族人,在半年之内完成环生肖十二境的长跑,就算我赢,管饱小筑就保住了!放眼瞧瞧吧,看看我们这支队伍吧,岂止百万!只要我们浩浩荡荡穿过生肖十二境,就能向十二生肖证明:猪族不是酒囊饭袋之辈!猪族亦有气吞山河之势!路途再遥远,也会被我们征服在脚下!任你前路逶迤磅礴,我自面无惧色!既有千万人陪,吾愿往矣!”

  说完,小雀斑面向羊境方向,深吸一口气,朗声呼号:“出发!”

  百万大军浩浩荡荡,依次跑过羊境、猴境、蛇境、龙境、虎境、狗境、鸡境、马境、兔境、牛境和鼠境。

  一路上都受到热情的迎接和招待。不仅提供充足的食物、水、药品以及供他们休整的场地,还积极组织本境域的族人参与其中。小雀斑不断地奔跑,队伍就不断地扩大,到最后,已经超过了一百五十万人!完完全全变成了整个十二生肖的大狂欢!

  小雀斑头前带路,纵情狂奔!

  一百五十万人紧随其后,热情洋溢!

  路过羊境的时候,小雀斑看到了一望无垠的云梦河,天空中漂浮着一排排云棉做的房子,阳光照下来,透过云棉,洒在云梦河上,映得那河水一半是青一半是红。

  路过猴境的时候,小雀斑瞥见积叶山上有一个孤独的身影蹲在山崖上,望着波云诡谲的云海,发出阵阵凄厉的啸叫。

  跑过蛇境,小雀斑看到有一潭,潭水酸腐,令人窒息。虽呛得人涕泗横流,但事过之后精神百倍,百万人的队伍,行进速度竟悄然加快!

  ……

  越牛境,过鼠境。小雀斑的速度越跑越快!

  恍惚间,他觉得自己变成了永不停歇的夸父,朝着太阳的方向,不停地追逐追逐!

  快呀,再快呀,马上就回到猪境了!马上就可以帮獾老板保住管饱小筑了!我马上就可以回家了!我的数学作业还没写完呢,明天上午第二节就是数学课,我得回家写作业去!班长会给我抄她的作业吗?不行,我答应了老天爷爷爷,我不再抄作业了……不再抄作业了……回家去……

  小雀斑跑得神志模糊,已经和百万人的队伍拉开一大截。

  “回家了,回家了。”

  他的脚步渐渐变慢、变慢,变成了走,走……

  “獾老板,獾老板……”

  倏地,小雀斑身子一歪,摔倒在地。

  ……

  小雀斑迷迷糊糊地睁开了眼,发现自己躺在一座中军大帐内。

  “嗯,人呢?管饱小筑是保住了么?我回家了么?不像啊,这是哪儿啊,老天爷又是搞的什么鬼,把我放到一座中军帐……等一下,中军帐?!”

  这时,一只穿得像兵马俑的胖耗子焦急万分地冲了进来:“大王,大王,快醒醒,快醒醒,猫王的大军杀过来啦!”

  END.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十二生肖游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