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他不敢算
黑舢2017-01-10 16:142,363

  佟大海一把把老婆搂在怀里,大手轻抚着淑云的后背,轻声说:“放心吧,等二蛋醒了,再过一两年,咱家日子再缓缓,我给他说个媳妇,一定给你们洛家传宗接代,开枝散叶!”

  淑云趴在大海肩头,自然是小女人心态。不过这高大宽厚的男人,说的也是很诚实,自己这弟弟的婚姻大事,还真是要靠他姐夫帮衬。如今二蛋也已经十七岁了,如果条件好点,一两年就该说个亲事,娶个媳妇了。可这日子刚开始缓上点,相信有不了两年,社会主义生活就会更好!

  两口子回屋男女活动自不必说,二蛋这边却还是昏迷不醒!只是这外人看来是昏迷不醒,其实二蛋却好似在另一个空间内,封闭在一间六面无风的盒子中一样,满脑袋的浮光掠影!

  第二天一大早,鸡鸣晨起!二蛋慢慢睁开了眼睛,昏迷了一天两夜,倒也算是恢复了清醒。

  二蛋这才隐约记得放羊山坡上避雨,后来出现了雷击,再后来似乎有什么事情发生,迷迷糊糊中似乎是遇见过一个老头!老头的样子倒也清楚,只是那老头似乎交给了自己一些东西,好像是书吧?想到这里二蛋赶忙伸手在自己身上寻找,哪里有什么书!

  不对呀?难道是做梦?可似乎这梦境很清晰。二蛋睁着大眼四下看看,自己就躺在厢房的土炕上,哪里有什么书和老头?二蛋头痛昏胀,连忙起身去缸里舀口水喝。此刻大家均已起来,淑云第一时间起身就看到了二蛋。

  “二蛋!你可把姐吓死了,总算是醒过来了!饿不?姐这就给你擀面条、烙大饼吃!”淑云一边说着一边走过来拉住二蛋端详。

  “呃……啊……哦哦”二蛋想要说话,可是除了咦咦啊啊,竟然不能言语!吓得二蛋一哆嗦,难道自己哑了?这到底是咋回事?

  “大海呀!快过来,咱二蛋咋还说不出话来了呢?”淑云一下子又急出了眼泪,好不容易盼着二蛋淸醒了,可这大活人咋缓过神来说不了话了呢?

  “二蛋!跟姐夫说两句,说我叫啥啊?”佟大海也是吓的不轻,这二蛋咋怪事频出?才刚说是被雷劈了晕倒了,两夜一天,总算见到活动了,这一活过来就不会说话了?这他娘的不是遭罪么?哪有这怪事啊?

  “啊。呃……”二蛋自己也弄不明白。

  “别耽误了,赶紧去请胡大夫!”大海老爹从屋里出来,挥挥大手。“别把孩子耽误了,这样吧,上队里套车,送医院去查去!”

  大海一拍脑门,不敢怠慢,拉着二蛋就往大队跑!

  “等等我,大海!俺也去!”淑云忙跟着追出了门。

  从镇卫生院看病检查回来,已是晌午,这胡大夫足足翻来覆去的检查了半个多小时,也没搞明白是个啥问题!第一时间反应的结论就是“这孩子真倒霉!”

  “先回去吧,这病很怪!原因咱这水平还真是看不出来。有机会市里大医院的专家过来的话,我跟我师傅说说,能给孩子看看。”胡大夫只能如此安慰这一家子,暗自心中觉得有些可惜。这虎头虎脑的大小伙子了,才刚长大成人,就遭此不幸,后边不好说。好在遭雷劈没死、也没身残,但却不能说话了。

  二蛋自此不能说话了!这件事村里立马就传的轰动了。有人说这是前世作孽了;有人说这是好人遭罪了;还有人说这是被妖怪给迷上了。

  淑云自此每天都很郁闷。难以接受现实,可日子还得过。

  奇怪的是二蛋自此每天不到夜里十二点,就不睡觉!第二天不到中午十二点,就醒不过来,醒来后找点吃的,然后就去放羊,一晃一个月都是如此。看在眼里,乱在心头,淑云真是心肝俱碎。

  每到晚间,上了炕,大海总有想跟老婆亲热活动的想法,可是淑云就是提不起精神来。偶尔应付大海几次,也会索然无味,难以入戏!

  难道二蛋就这么完了?淑云不甘!大海也不甘!自私点说这小舅子的毛病,已经影响到了自己的幸福生活!可是他真是干着急没好办法啊?

  急病乱投医,大海想起来北边赵家营据说有个算命的,很有名气,有些能耐。这便带着二蛋,两口子一起,前区赵家营让人家算命先生给看看。

  算命的也是一种学问!自然是有着流派的。

  例如,八字、梅花易数、紫微斗数、盲派、四柱预测、六爻、纳音、斗首等,还有很多很多不知道是什么派的。这位算命先生,自然是盲派!天生盲人一个。在那个年代,你要不是个瞎子,都不好意思说自己会算命,大家都信瞎眼的。

  虽说不是门庭若市,可也有好几个排队等候的。二蛋虽是不能说话,听人说话还是没问题。这先生舌灿莲花,头头是道,貌似很牛的样子!不一会儿,桌上的小笸箩就收了好几块钱。 在当下,能一天收入十块八块钱,简直就是一笔不小的财富,当时华夏最大的面值也不过是大团结的十元钱。

  等了大约两个多小时,直到没有了旁人,淑云这才拉着二蛋的手凑到先生身前,把二蛋的情况说了一下。算命先生本来是个四十多岁的中年人,翻了翻白眼,煞有介事的坐在桌边,淑云赶紧往笸箩里放了一块钱。正常算卦,5毛!这一块钱的卦金,也算不少了。

  算命先生让报上二蛋的生辰八字,可是淑云哪里记得清楚。这要是娘在的话,或者能记得,世间除了母亲,又有几个人记得清孩子的生辰八字?好歹蒙了个差不多的,先生又叫二蛋走上前来,摸了摸骨。这才低头思考。

  过了半晌功夫,算命先生脸上的肌肉,明显不自主的跳动了两下。站起身来,手扶着桌沿,张嘴半天送出一句话:“天机不可泄露,这孩子的命我算不了!”

  大海两口子满脑袋发懵了,算命先生这是几个意思?天机不可泄露?故弄玄虚?又说算不了!这难道不怕砸了自己的牌子么?

  可是到底咋回事呢?为啥算命先生会显得如此紧张和谨慎?淑云也是一个细致的人,拉了一下一边起身要说话的大海的衣襟,慢慢的问先生:“先生,这命您是算不了么?”

  没等先生说话,一边的二蛋突然嘴里说了话:“走吧,他是不敢算!”

  瞬间,整个房间的空气凝滞,佟大海、洛淑云两口子懵在当场!

  只见算命先生额头瞬间滑落几滴汗珠,脸上的肌肉抖动得更厉害了,嘴唇有些颤抖的冲着二蛋的位置,点了点头!

  大海跟淑云两口子又被惊着了,还有不敢算的命?

继续阅读:第5章 不可说的秘密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天书奇谈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