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羊倌遇仙游
黑舢2019-08-01 16:192,886

  时光倒转,数十年前,北方群山,山势延缓,绿草茵茵,牛羊悠然。

  山下村庄不大,此刻正是上午十时左右,当地村民春耕秋收,靠天地吃饭,偶有盈余的家庭,便会养牧几只牛羊,只是这年代能够养的上几只羊的家,那也是相当不错的家庭。

  全村稀稀拉拉的不足百户,因地势原因,山区的村庄大都布置的零零散散的,这种能有上百户人家的村庄,也算是大村落了。

  此处尚在关内,因为祖上古代都是戍边屯田而留下来的,因此名为佟家营。方圆十数里内,散落着七八个村庄,而往南二十里,便是个乡镇,这也是古代相当于千户统领之所在地,后来渐渐成为了这几个村落的集镇。

  不知道历经多少代,反正祖祖辈辈都在此生活,因此上,十四岁的洛二蛋跟随十八岁姐姐数年前逃荒至此时,便留了下来。

  二蛋的姐姐名唤洛淑云,听起来倒是个有学问一点的名字,这是老家村里的先生给起的,不过淑云大字不识几个,好歹算是认识自己的名字。而二蛋其实也是有个名字的,只不过他跟姐姐都不认字,大概是叫个富贵、才华一类,后来记着也麻烦,好在小时候起了个俗家小名二蛋。

  男孩子嘛,这个名字挺好记,倒也实至名归。现如今流落到外地,有口饭吃,也算是个着落,至于名字,村里人觉得二蛋好记,因此这几年倒是忘了本名。

  本来像他们姐弟俩这些外人是没资格在此落脚的,运气好的混点吃的继续北上,运气差的身体不好的,或者就病倒半途。

  好在不管何时何地,美女总是有人照顾的,恰巧洛淑云就算是个美女,虽说不上闭月羞花,但是好歹是南方女子,虽说落魄,但仔细端详倒也细皮白肉的。虽说是奔波好久,面有菜色,营养有些不良,但是难掩秀气本色。尤其是细腰下的丰腴,在一身旧棉袄下更显娇小的身段。

  佟家营村长当然姓佟,名叫大海。年岁倒也不算大,只有不到三十岁,虽说是根红苗正的革命军人出身。但是这样的年纪,却是光棍一条。倒不是佟家有什么问题,只是全村这些年二十大几三十好几,打光棍的也不在少数,佟家营俨然成了方圆数十里的光棍村。尤其是佟大海还是老大,不赚够家当,把弟妹们养大,自己哪有闲钱娶媳妇?

  看到淑云姐弟俩在村里讨饭,佟大海就起了心思,这个女子看起来真是那么可人疼,虽说带着一个拖油瓶的弟弟,好歹也就是多一张吃饭的嘴,这山里倒也不太缺少能填饱肚子的东西。

  这年头以权谋私自然不太敢,但是一村之长权力也不是没有,佟大海自打复员回家,就接过老父亲的班,当了村长。一般来讲,佟家营他们家自古就是正根的百夫长之后。佟大海一直以此为荣,甚至是以此为傲!

  就这样,洛淑云与弟弟二蛋就算是落脚在了佟家营。当然,十八大几的大姑娘,有人收留,这半大小子的二蛋可就不是白留的了。佟大海至今记得给姐弟二人喝完水吃完两个玉米面的菜饼子之后,淑云不忘了鞠躬拜谢赏口饭吃。

  看着眼前这个正值青春的大姑娘,大海他很自然的就动了心眼,于是直截了当的提出了条件,只要洛淑云肯嫁给他当媳妇,姐弟二人今后在佟家营就可以住下来安家落户,而且没人敢欺负,也不用再考虑逃荒偷亲一类的事情了。

  那年月,敢直接说这事儿也是需要勇气的。佟大海身强力壮,小伙子长得也算不赖,佟家营靠山吃山也能温饱肚子,而且她们姐弟确实是走投无路,淑云也就抿了抿嘴唇……

  淑云已经是长成了身子的大姑娘,当然知道结婚嫁人是啥意思,总之都是要伺候男人,给人家生娃娃的!这事儿挺让她害臊,但为了弟弟跟自己能活命,还是红着脸点了点头。

  一晃三年时间过去,祖国形势一片大好,佟家营村各方面都有所好转。尤其是洛淑云家里家外一把手,佟大海美人在怀,自然少不了每晚拉着淑云在炕上搞活动,三年间淑云就给佟大海生了两个孩子,一儿一女。

  这可把佟大海乐的屁颠屁颠儿的。淑云把家务事处理的也算井井有条。日子看起来会越来越好了。无论是养老的父母还是长大的弟妹,都夸这个嫂子好。

  二蛋也是越来越受待见,随着家里日子好了,慢慢的养了鸡鸭,又用鸡鸭换来了羊羔子,慢慢的三年过去,已经有了大小八只绵羊。二蛋自然就成了羊倌儿。

  可毕竟二蛋也已经十七岁了,这两年长成了大小伙子,虽说个头不高,好歹也是结实,而且虎头虎脑的模样。只不过这几年虽说生活渐好,可是村里打光棍的依旧不少,光棍村的牌子,还没摘掉。

  大海家三间正房,两间厢房。平日里父母住在东间,他们夫妻住在西间,弟妹住在厢房,二蛋只能跟大海的弟弟一间厢房住。而里屋间住着大海的妹妹。

  佟大海的弟妹都比二蛋年龄大些,后来弟弟也送去了参军,佟大海的妹子也找了婆家嫁了人,这两间厢房就只有二蛋一个人住。这些天来二蛋辗转反侧,满脑子都是想着女人到底是咋回子事!为啥姐姐会生孩子!

  同村里小伙伴说,这男女之间也要配对才能生出娃来。这让二蛋很郁闷,琢磨不透到底生娃是咋个程序。尤其是淑云生完孩子喂奶,偶尔也不是很避讳自己的亲弟弟,有时候侧个身子,掏出~就哺乳。这让二蛋对女人充满了渴望,但他知道姐姐毕竟是姐姐,女人毕竟是女人,这男女还是有别的。

  直到有一天二蛋偷听姐姐姐夫的墙根儿弄出声响,佟大海这才觉得二蛋长大了,这小子八成是想女人了。

  二蛋继续放羊,没事就跟几个羊倌牛倌在北山半山坡放牲口。这一日二蛋觉得天气不错,躺在半坡上晒太阳。村里人都是两顿饭,早上八九点吃完一顿,下午三四点才吃晚饭,中午大多久是不吃的。晒着晒着就睡着了。

  都说这拾柴火的跟放羊的不能比,大概就是这个意思。漫山遍野的羊草,只要拴住了头羊,其他的羊就不会跑散。只是今天这天气阴晴不定,似乎有些奇怪。大中午的刚才还艳阳高照,不一会从西北方就跑过一大片黑云,而且黑中带黄,阴阴沉沉。其他的小伙伴在山脚下看了看云,喊了两嗓子二蛋,见这小子没回应,便各自顾自的跑回家避雨去了。

  积云翻滚,电闪雷鸣,没几下就大雨倾盆,直接把二蛋浇了个落汤鸡。

  “娘个蛋的,啥破天气,这雨咋跟抽风的是的,说来就来,哇靠!还有冰雹?”二蛋长这么大还没见过这样的疾风暴雨,一边骂,一边把羊拽到一颗大树下避雨。树很大,雨更大!二蛋蹲在树下看着天,咒着老天爷这场大雷雨。

  黑云越来越低,似乎就压倒了树梢上,丝啦一道长闪,紧接着一声闷雷轰隆一声!羊群里传来咩的一声惨叫。二蛋扭头一看,傻眼了,竟然有一只大羊躺在地上口吐白沫,四肢抽搐,没几下就断了气。

  “我操了天了,劈死我的羊了!”二蛋气得差点背过气,满脑门子的怒火中烧,无处发泄。他抬脚猛踹大树,倒落得树上的积水哗的落下来,把他浇得更惨。

  “咳咳……嗯?”树后竟然绕出来一个小老头儿。这老头身高不足一米五,须发全白,穿着一身不知是何材料的白色衣服,二蛋只觉得貌似唱戏台上的长袍子一样,只不过在这老头儿身上有些不伦不类。

  “你是谁呀?唱戏的啊?”二蛋一双大眼盯着老头,真不知道此时此地为何会出现个这般打扮的老头!

  老头抖了抖肥大的衣袖,又跺了跺脚,长眉下两只双眼皮的小眼睛眼光四射,看了一眼眼前这个虎头虎脑的放羊娃,抬手捋了捋胡子说:“吾乃路过之仙人!”

  “捂奶路过的,还先人?”二蛋挠了挠湿漉漉的头皮,有种想要暴揍这老头一顿的想法。

继续阅读:第3章 遭雷劈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天书奇谈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