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遭雷劈
黑舢2017-01-10 16:122,364

  白袍老头看了看二蛋那样子,突然间嘿嘿的笑了。老人家笑起来很令人讨厌的样子,二蛋觉得有些不舒服的感觉,可能是笑声的音调有点不顺耳吧。

  “汝之何故于此,莫非此乃天定机缘,汝姓甚何名?”小老头晃了晃脑袋,对着二蛋说了一句话。说完了看了看二蛋,这才拍拍自己脑门儿自言自语:“哦哦,搞错了,这人间都什么年代了?”

  “你小子是放羊娃?叫啥名字?”

  这回二蛋听懂了。但他只是盯着老头没说话,他觉得这老头开始变得很好玩啊!装模做样的说戏词儿?二蛋咬了咬牙,翻个白眼。

  “也罢,谁让这件事是天注定的呢,天最大!算你运气好,我有天书三册,出自 《造化仙集》,暂且送你研读,也算没白跟那老酒鬼打个赌。”说吧老头伸手入袖,掏出来一本书,递到二蛋眼前。

  “读书?我不认字。”二蛋对老头有了好感,毕竟人家能掏出书来的,应该算是有文化的。

  二蛋低头看了看这本书,浮光掠影一闪,便好似归于平淡,只是一本蓝中带绿的封皮的册子。而且还是用线装订的那种。这种书,二蛋没见过,书上有字,七扭八拐的,二蛋一字不识。

  老头挠挠后脑勺,撇了撇嘴道:“我把这茬给忘了,待我教你。”老头忽的从二蛋眼前消失,咻的又出现在他的身后,抬手再二蛋后脑拍了三掌。便又对二蛋说:“这回你再看看!”

  二蛋盯着忽的又到了眼前的老头儿手中的书,抬手拿到手里,依然不认得那些字,只是脑袋里突然冒出一个名字,似乎就是对应着封面上的那几个字《幽游白书》。

  《幽游白书》出自《造化仙集》,分为天、地、人三册。为中品天书仙集之中的中品秘术,贯穿人世间天文地理人文,还有天地人间神鬼阳三界的一些法要秘术。

  二蛋被老头拍了三下后脑勺儿,脑袋里就像过电一样呜呜旋转,许多东西一下子就灌进他那虎头虎脑的脑袋中。一瞬间二蛋双目迸发彩光,好像变了一个人般,整个人似乎精神了许多。“谢谢师傅传授!”二蛋似乎一下子变得不似从前,直身打恭表示感谢。

  白袍仙者点头看了看二蛋,自是知道他脑袋里装进了许多仙集秘术,于是嘱咐道:“我知道你俗世名字,但既然你现在叫二蛋,那就权且还这样叫下去吧。记住,为师三百年来未曾入世,不想这人间已是这般沧田桑海,好在是太平世界,你这世能不能修成正道,权且不急,这仙集之术,对你在世间修炼也好、为人处事也罢,想必是无穷受用!但毕竟天机不可泄露,如有违反,小心师傅不容你,定要责罚!”

  “徒弟不敢造次,只是这三册天书,师傅为何只是教我初识首卷,那后边的我如何才能学会?”二蛋知道自己学到的东西是啥,虽然一时间还难以逐一消化,但即使是这三册天书的初卷,便已有了三三共九种秘术,能把这些消化好,凡人至少两三年,后边的秘术那可以说不是一般凡人够随便理解的了。

  “呵呵,你这孩子倒是实诚,还没落到实处,便想着后边的秘术,不过我告诉你,不可贪,随缘而定!尤其不可泄露天机。”白袍仙者捋须叮嘱。

  “如何称呼您?”二蛋觉得毕竟是师徒一场,问问师傅名字或法号应该可以。

  “当可说,必可说;不可说,不可说!”说完白袍仙者挥袖而起,此刻早已云歇雨住,白云悠悠,瞬间便没了踪迹。

  “哎!师傅,把我羊弄活了吧……师傅!”二蛋才要抬头寻迹,猛然间觉得头痛欲裂,眼前一黑,便又自失去了知觉。

  “二蛋……二蛋啊!”佟大海跟淑云一边喊叫,一边打着手电上山寻找。二蛋这孩子,一天时间了,直到天色擦黑,也没有回家吃晚饭。这倒是很令淑云着急,问了几个一同放羊的孩子,说是二蛋在山坡睡觉,下雨未回。忙叫着丈夫一起到北山坡寻找。

  总算是在山坡大树下找到二蛋,只见二蛋直挺挺躺在地上,身边一只大羊也是死的蹊跷,淑云一下子泪水夺眶而出,满脸的泪痕抱着二蛋嚎叫:“二蛋呐,你可不能死啊!你要死了我可就没法活了啊……”

  佟大海好歹也是当过兵的人,多少有点知识,伸手在二蛋脖颈动脉处探了探,还有脉搏,将手放在鼻孔处,却是几乎没有出气。这倒是奇怪了。“看样子似乎没死,淑云!你别瞎嚎了,这黑灯瞎火的,怪吓人滴。”

  好在天色不算太晚,按时间算也就是晚上七点,佟大海让淑云搭把手,把二蛋背回了家中。

  二蛋从此昏迷不醒!

  第二天下午,找来镇上的医生,五十多岁的乡镇医生胡医生看了看,摇摇头说:“这孩子外表无伤,也没有发烧,这昏迷来的有点怪,我也找不出原因呐!”

  “对了胡大夫,二蛋当时躺在树下,而且身旁有一只死羊,听老人说那样似乎是被雷电劈死的!二蛋是不是遭雷劈了啊?”淑云一边满脸急切地想起来那只雷劈而死的羊的事。

  胡大夫抬头看了看淑云,又看了看大海,低头再一次瞅了瞅二蛋,翻开二蛋的眼皮看了看,起身自上而下检查了二蛋的全身,包括脚底都没放过。

  大概过了一分多钟,检查完后,胡医生这才坐在炕沿边说:“按理说遭雷电击,一般都有灼伤痕迹,而且电流进入人体形成导电通道,再出离身体,都应该留下痕迹,可是二蛋全身似乎没有这样的痕迹,可能未遭雷击,不过这也不好说,如果雷电直接打在羊身上,只是影响下伤了二蛋,那也不好说!”

  “这可是咋办才好呢?”两口子满脸担忧。

  “先输点葡萄糖,观察三五天再说,没准就会醒了呢!”胡医生自然不是说二蛋遭了雷劈,但是也怀疑是因此造成的影响!好在能判断排除发烧发炎,内外伤等状况,看起来身体问题不大,输输液,过两天复诊吧!

  两口子相互看了看,也只能如此了,山里人知道的不多,但人家胡医生也是五十多岁的老大夫了,自然说得八九不离十,只要人没受伤,自然是极好的!

  送走了胡医生,两口子相对一视,淑云不禁又泪水涌出。佟大海连忙拉住老婆的手说:“咋还又掉泪了!不是输液观察么,身体没毛病就好,说不准明天就醒了!”

  “我们洛家到我们这一支,就这一根独苗了!二蛋要是有个三长两短,我可咋活呢!”姐弟情深,淑云止不住泪如雨下。

继续阅读:第4章 他不敢算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天书奇谈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