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见面了
汐熙2017-11-12 17:124,634

  若水不知道怎么办,难道要把项链交给田文芳?那条项链那么贵重,万一田文芳私藏起来,不给郦铭扬怎么办?

  “既然郦老先生不在,我先走了,下次再来。若水说。

  “站住!”田文芳低喝一声,“你以为郦家是什么地方,你想来就来,想走就走?”

  若水停下来。其实她不想走,今天走了,以后有没有机会见到郦家人都不一定。见不到郦家人,还怎么还项链?

  “恕我冒昧问一句,您和郦老先生是什么关系?”若水谦虚谨慎,“这件东西很重要,母亲嘱咐我一定要交给郦董事长。如果你是郦董事长的家人,我想交给你也可以。”

  田文芳气愤地看着她,这女人居然不知道自己是谁!要她自我介绍,不是降低格调吗?

  这时,对面的年轻女人说:“小姐想知道别人是谁,得先做个自我介绍吧?”

  “我姓童。”

  “我姨妈是丽生珠宝的总裁夫人。”年轻女人淡淡一笑,不但说出了田文芳的身份,还说出了自己和田文芳的关系。

  丽生现任总裁是郦铭扬的儿子郦坚,总裁夫人就是郦铭扬的儿媳。若水觉得还行,对田文芳说:“郦太太你好,那这件东西就交给你,请你务必转交给郦董事长。”

  田文芳哼了一声。

  范琳走到她身边,搂着她肩膀撒娇:“姨妈,你就别跟这种人一般见识啦~”

  若水一听,有点不快,但她没有表现出来。她拿出装着项链的盒子,递过去。

  范琳接过,帮田文芳打开:“姨妈,你看……嘶——”

  范琳倒吸一口气,猛地瞪向若水——她怎么会有这条项链?

  范琳是丽生珠宝的高级设计师,在公司看过这条项链的仿制品和照片,简直一模一样!这是丽生对外宣传的镇定之宝,价值不可估量!所有人都以为这条项链的真身被郦铭扬藏在某个安全的地方,却没想到,会从这样一个平凡的女人手里拿出来!

  范琳下一个反应就是——假的!绝对是假的!

  田文芳也震惊住了。等等!她刚刚说她姓什么?童……如果她没记错,当年那个女人也姓童吧?

  这条项链,跟老爷子当年拿出来的那条一模一样!她只看过一次,却深深记住了它的模样!丽生珠宝成立以来,郦家每一任夫人都会戴上这条项链,就她没戴过!她每每看到家里那些老相片、那几个已故的女性长辈戴着项链,心中就愤愤不平!

  她看着童若水,激动地问:“这是哪里来的?”

  若水看她的反应,以为她是以前见过,二十多年后重逢才这么激动。

  “我母亲交给我的。”想到童玉的所作所为,若水满脸抱歉。

  田文芳瞪大了眼,声音发抖:“你……你母亲?她跟你说了什么?”难道想叫郦家履行当年的诺言?

  田文芳看了一眼若水,怒从心起:想得美!锦程绝不可能娶她,她算个什么东西?!

  若水歉意地说:“母亲当年捡到这条项链,本来想还给郦董事长。但她去追郦董事长时,郦董事长已经上车了。她后来去郦家的公司找过,但是进不去……”

  若水想到自己今天的遭遇,马上给童玉编了一个“不得其门而入”的理由。她不想别人对童玉留下不好的印象,更何况童玉的日子已经不多了。

  田文芳一愣,刚刚的震惊和愤怒顿时凝固了。她愣了一下,疑惑地问:“你说什么?这条项链是你母亲捡的?”

  若水以为她怀疑自己撒谎,急道:“请相信我母亲,她实在是没办法,后来遇到了一些麻烦事,才没办法及时还给你们。”

  田文芳心里狂喜不已。看样子那个女人很明白自己的身份,居然用这个理由叫女儿把项链还回来!她就说当年老头子是失心疯,才会做出那个决定!

  “那就麻烦你了。”田文芳放下项链。

  范琳愣愣地说:“姨、姨妈?这条项链是真的?”

  田文芳轻轻颔首。童这个姓氏错不了,当年那个女人未婚生女、抱着孩子来A市找负心汉,女儿跟她自己姓的可能性很大。

  田文芸问:“姐、琳琳,你们在说什么?什么项链?”

  范琳看着她:“世纪之星。”

  田文芸也倒抽一口气,然后看着若水。世、世纪之星?那她是……

  天啦!当年那件事,姐姐跟她抱怨过。所以姐姐才在锦程成年后迫不及待地给他相亲,就是想阻止那个约定。但现在看来,对方先毁约了?

  田文芳平复了心情,笑盈盈地看着若水,觉得她无比顺眼:“郦家找这条项链已经很久了,谢谢你把它送回来。”说完叫佣人过来,低声说了两句。

  佣人上楼,拿了一个本子和一支笔下来。

  田文芳翻开本子,在上面写了点东西,然后把纸撕下来,递给若水:“这是五十万支票,是你的报酬。”

  若水一愣,急忙说:“这个我不要!项链本来就是郦家的东西,物归原主是应该的。”

  “就当是保管费了。”田文芳笑道,扭头小声在范琳耳边说了什么。

  范琳面露疑惑,低头打开了手机。

  田文芳又对若水说:“你收下这五十万,郦家和童家就两清了。项链已经是郦家的,和你们童家没任何关系了。”

  若水愣愣地问:“你就不怕项链是假的吗?”

  田文芳一愣,还真没想过这个问题。不过她马上笑起来:“我看童小姐的气质,肯定不是那种人。而且东西我会送去鉴定,如果是假的,以郦家的人脉,童小姐跑不远。”

  若水点头,这倒是事实。想起童玉的病,她伸手接过支票:“正好我急用钱,支票我就收下了。项链已经还给你们了,请务必转交给郦董事长。”

  田文芳点头,对佣人说:“周姐,送童小姐出去。”

  若水离开后,田文芸不解地问:“姐,你干嘛花这个冤枉钱?项链还没鉴定呢,而且这条项链本来就是郦家的!”

  田文芳心情舒畅:“没事,我最近手气好,那五十万是我打牌赢来的,又不亏什么。重要的是锦程的事终于解决了,他以后不去相亲我也不用逼她了!”

  “可是老爷子……”

  “刚刚和她的话我叫琳琳录下来了,以后老爷子发现,这就是证据,怪不到我身上。”

  范琳疑惑:“这关表哥什么事?妈、姨妈,你们有什么事瞒着我?”

  田文芳一笑:“告诉你也无妨……”

  ……

  岳萌送若水回医院,顺便去看童玉。她刚刚问若水去办什么事,若水支支吾吾地不肯回答,她也就不问了。

  若水不是不把她当朋友,只是这件事关乎童玉的名誉,她不想任何人认为妈妈不好,就不想说。

  岳萌走后,若水才提起项链的事:“我已经把项链还给郦家了。”

  童玉一听,激动地问:“他收了?!”若水反应这么平静,事情肯定没按预期的走!

  若水点头,省去途中那些波折,直接说:“东西已经还给丽生珠宝的董事长了,他非常感谢,一点都不怪你。他说这条项链对他很重要,还给了我五十万当报酬……”

  “你说什么……”童玉气急攻心,呼吸不过来。

  不兑现承诺就算了,居然当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拿回了项链,。当年是他非要把项链送给她的,又不是她求来的!她只想在临死前给若水找个依靠而已,怎么这么难?

  “妈,你怎么了?”若水紧张地问。

  “骗子……”童玉痛苦地**,不停地喘气,猝然晕了过去!

  “妈——”若水大叫一声,马上通知医生。

  医生检查后,和护士忙碌起来:“马上进行手术,家属准备签字!”

  ……

  童玉的手术很成功,但是医生说:“初步估计能活半年到一年。病人有什么心愿,尽量满足她,让她心情好点,说不定会有奇迹。”

  若水点点头,走出办公室,捂住嘴哭了起来。

  半年到一年,老天爷为什么这么残忍?

  若水深吸几口气,擦干眼泪,走进病房。

  童玉醒着。

  “妈……”

  童玉抬头,刚想说什么,看到她的脸色一顿:“你哭了?”

  “没有。”若水低着头,在床边坐下。

  童玉知道是因为自己。在手术中活过来的人很多,但手术几天后就死亡的人也很多。能活上半年已经是幸运,也不知道自己能活多久……

  童玉轻轻一叹,本来想叫她把那五十万还给郦家,但看到她这样子,突然不忍心。自己这个病花了不少钱,家里那些积蓄远远不够,也不知道欠了多少债。还了这五十万,不是把若水往绝境逼吗?

  童玉突然想起一事:“若水,你和林成怎么样了?”

  若水一愣,闪躲着她的眼神:“没事啊,他最近忙。”

  “他忙了几个月了。”童玉叹了口气,握住她的手,“告诉妈妈吧,妈没事,妈不想你一个人扛。”

  若水一听,眼泪大颗大颗地落下来:“妈……他不要我了……”

  “若水——”童玉心疼地抱着她。

  若水哭了一会儿,突然回过神来,怕影响她的心情,擦干眼泪笑道:“不过我和他分手那天,因祸得福,认识了……呃,现在的新男朋友。”

  童玉一愣,还没消化掉她失恋的信息,有点懵:“新男朋友?这么快?”

  若水点点头,做出娇羞的样子:“他很照顾我,一直想来看你,可是我怕吓着你,没让他来。

  “你这傻孩子!”童玉责备地说,“为什么不要他来?妈妈现在最担心的就是你的终生大事!你不知道妈妈做手术前多怕活不过来,一直盼着你和林成结婚,结果……”

  “妈……”

  童玉怕提起林成让她伤心,忙问:“新男朋友叫什么名字?干什么的?对你好吗?你可别骗妈妈,妈妈还能活几天啊?你怎么不带他来看我?”

  “我……我……”若水不知道怎么回答。她是怕童玉太担心,才撒了个小谎,怎么会这样?

  “怎么了?”童玉目光灼灼地看着她。

  “没事。”若水急忙说,“他要来看你的,是我不要他来。这么快换男朋友,我怕你接受不了。”

  “我现在接受了。”童玉说,“妈现在最大的愿望就是看到你结婚生子,有对象就带来跟妈看看,妈可没多少日子了!”

  “妈你别这样说,你会看到的!”

  “那你带来给我看啊!”童玉觉得她在骗自己,恐怕根本没什么新男朋友,只是不想让自己担心。

  若水犹豫了一下:“他这几天很忙,我看国庆吧,国庆放假,肯定有时间!”

  ……

  国庆长假第三天。

  茶馆里,若水捧着杯子,看着对面微胖的男人——她今天的第八位相亲对象。

  刚骗童玉的时候,她是想找个人演戏,可后来童玉说想看到她结婚生孩子,这就行不通了。

  男朋友可以是假的、结婚可以是假的,但生孩子不行。妈妈有抱孙的愿望,当然要尽量满足她。

  妈妈的时间不多了,不知道哪一天就会离开她,她要让妈妈走得没有遗憾。

  “我妈妈刚做了肺癌手术,还要持续治疗。我不会用你的钱,但我的钱要全部用在妈妈身上。”若水像之前几十次相亲一样,说出了自己的要求。

  对面的男人一愣,嘴角抽了抽,不满地说:“你趁火打劫吧?”说完站起来走了。

  若水叹口气,就知道自己要求太高。这个男人算有绅士风度了,前天还有个人泼了她一杯茶呢。

  她端起茶喝了一口,看了一眼表,叫来服务生:“麻烦把那杯茶收拾一下。”

  为了节约时间,她把所有相亲对象都约在一个地方。她就坐在这里不动,等下一位相亲对象到来。

  突然,前方有人坐下。

  若水差点被水呛到,下一位不是还有半个小时吗?她抬起头,一愣——这个男人有点面熟,在哪里见过?

  “又见面了。”顾有榛微微颔首,温文尔雅地说。

  作者有话说:

  嘿嘿,终于又给你们更了,汐汐今年在超银,作业实在太多,好不容易周六周天了,给你们更一下,哈,你们记得去搜”韩雨汐“哦。那是我的另一个笔名,以后手写,网络连更,还是U盘存档几乎都用那个啦!你们去搜一下吧,美人为陷好像更不了了,也不知道为什么,总跳,韩雨汐上的那两篇我会长更(有时间的话)你们去看看吧,当然,这片一样会更,只是会比较久啦,先去看那个吧,最近挚爱TF,你们有什么类想的想让我更?私信我吧,最近美拍玩的比较多,嘿,其实重点还是让你们去搜韩雨汐,你们记得注意一下笔名(在爱奇艺上搜,应该不会有宝宝去搜百度吧~~)好啦,你们最可爱了,搜搜”韩雨汐”吧,我滚去写作业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总裁的钻石婚约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总裁的钻石婚约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