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惜败三回合
春风渡2017-01-22 13:373,191

  颜倾玄也不是省油的灯,此次有备而来拿出了狮子搏兔的重视,反手一转压下了她的手腕,白浅顺着被压下的劲势猛然一个直拳砸向他的胸口,一击得手迅速后退一步,整个人旋风般弹起再出一脚!

  他被那一拳击中已经恼羞成怒,哪里还能让她再次得手,战神战王还从没吃过这样的亏,尤其是在一个女人的手里。他侧身避过,夹带着呼呼的破空之声呼啸出拳,直抵白浅门面。

  来的好!白浅心中暗笑,现在这具身体力量不够,完全发挥不出巅峰时期的水平,只能将搏斗控制在自己擅长的领域,贴身肉搏!她一个小擒拿反手将颜倾玄制住,贴着他一个旋身,脚下仿若生了风一般蹿至他身后,后肘对着他的后心狠狠击下。

  颜倾玄仿佛后背长了眼,看也不看胳膊向后一拧截住白浅的攻势,反将她制住。眼中一丝杀气闪过,咬牙道:“想谋杀亲夫?”

  白浅冷冷嗤笑,言语中全然是不将他放在眼里的狂妄:“我若想杀你你焉有命在?昨晚就送你去见阎王了。”

  颜倾玄气结,凶神恶煞的吼道:“好大的口气!”

  交手继续,两人你来我往顷刻间已经斗了几十招,仿若将对方当成了不死不休的死敌,出手快准狠毫不留情。

  一众暗卫看的瞠目结舌,王爷身为战神一向战无不胜攻无不克,所向披靡,那个新王妃看上去柔柔弱弱没有半点内力,竟能和他斗个旗鼓相当,简直是匪夷所思!

  “快看,又是这一招!咱们王爷怎么可能被同一招缚住两次!”一个暗卫指着白浅说道,就见她再次扳住颜倾玄的双肩向后猛摔,准备一个过肩摔将颜倾玄甩过头顶。

  颜倾玄后肘猛力击向白浅手臂,随后反身一掌击向白浅肩头,白浅仿若断线的风筝被击飞,踉跄几步后倒地不起。

  暗卫们纷纷击掌庆贺:“咱们爷不愧是战神啊!”

  颜倾玄脚下一点飞蹿出两米,大摇大摆的边走边道:“哼,本王岂会……”话未说完戛然而止,劲风袭来,后腰再次传来一股剧痛,整个人向前倾倒第二次狗吃屎一样趴在了地上!

  暗卫们不忍再看,纷纷扶额闭眼仰天长叹:“爷啊!在王妃面前您的英明神武哪去了!”

  颜倾玄双目喷火的爬起来,脸色狰狞阴厉仿若地狱阎王,狠狠的瞪着白浅:“你使诈!”

  白浅轻笑:“兵不厌诈!”

  “你……回去收拾收拾,等下进宫!”半响,颜倾玄扔下这句话拂袖而去。

  白浅悠闲的勾起嘴角,看着颜倾玄恼羞成怒的背影抱臂挑眉,招式不怕旧,管用就行!

  第二回合,白浅VS颜倾玄,再次完胜!

  -----------------------------

  回到清风苑,立时有侯在门口的小丫鬟迎上来,见到白浅这副奇异的打扮先是一愣,随即赶忙跪地行礼:“奴婢清水,见过王妃。”

  白浅看着这十三四岁的小丫头,问道:“只你一人?”

  清水清脆回道:“王爷昨日自军营回府,清丽竹菊四个姐姐就回去王爷身边侍候了。总管大人说王妃不喜欢人多,就让奴婢来给王妃梳妆,晚些时候要进宫面圣呢!”

  那个总管倒是懂得看人脸色,不错。白浅点点头,边迈进屋子边道:“进来吧。”

  清水爬起来跟在她身后进了房间,嘴里嘀咕着:“总管不是说让我小心点吗?这要小心什么,王妃好相处的很,一点架子都没。”

  白浅沐浴换衣后,坐在梳妆镜前任清水给她细细的梳理长发。这还是她来到这个世界第一次照镜子,瓜子小脸只有巴掌大小,发丝如瀑,流泉轻泻,芙蓉如面柳如眉,丹凤眼狭长妩媚,五官精致似玉,如诗如画。

  原来上官白浅长的这个模样,果然不愧是卫国第一美人!

  白浅眉梢一挑,那镜中的美人也跟着挑眉,眸中流光溢彩,哪怕百花盛开又哪及得镜中之人万一?也难得那颜倾玄对着这样一个美人也下的去手,真是不会怜香惜玉啊。

  “王妃,您真美,奴婢都看呆了呢!”

  清水为松松的绾了个飞仙髻,捧来一个托盘,其上眼花缭乱摆满了各色首饰,琳琅满目。翡翠飞凤钗、双生蚌珠耳坠、蝴蝶流苏金步摇、白玉梨花簪、牡丹碧玉珠链……说着就要将上面金光闪闪的首饰往她头上身上挂。

  白浅抬手制住她的动作,揉了揉太阳穴,自其中拣了一只玉色莹润却简单清爽的白玉簪子插入发间,无视清水的哀求起身向外走去。

  清风苑外已经有马车候在门口,颜倾玄大刀阔斧的坐在车内,眉峰拧成一个“川”字,食指一下一下的扣着桌面,发出沉闷的笃笃笃的声音。

  “剑雨,进去催催。”再过了半响,他呼出一口气,不耐烦说道。

  “是,爷。”剑雨依旧板着扑克脸,低声应道。

  话音刚落,轻如猫的脚步声自苑内传来,来了。颜倾玄懒洋洋的掀目看去,随即剑眉一挑,眼中闪过一丝惊艳。

  只见白浅神色清冷的款款步来,玫瑰色绣凤宫装熨帖的穿在身上,裙摆曳地,一身华贵。露出的脖颈纤细修长,肤白如玉,唇红似莲,芙蓉面上峨眉淡扫,朱唇细点,胭脂微拭,发髻轻拢,除了一只别致的白玉簪斜插其上外再无其他,整个人素雅清幽,仿若仙子出尘,美的不似凡人。

  步至马车前,不待剑雨摆好马凳,白浅一跃而起,身子在半空划过一道完美的弧线,轻巧从容的落于马车之上,掀开竹帘钻入车内。

  剑雨面上带出一分震撼,好敏捷的身手!

  车内颜倾玄大爷一样倚着坐榻,斜睨着白浅喷出一个冷哼:“进了皇宫给本王摆出个王妃的样子来。”

  白浅眼睫未抬,径自坐到对面闭目养神。

  颜倾玄一双眸子似要喷出火来,牙齿咬的咯咯作响:“该有的礼节……”

  白浅猛然睁开眼,目中冷冽异常。这倒是自己的疏忽了,作为一国公主觐见皇帝自然该有一番正统的程序,真他妈的烦。

  颜倾玄以为她又要动手,瞬间绷紧了身体竖掌成刀攻了过来,白浅歪头躲过他的掌风,玉手抓住他铁臂,冰冷的睨了一眼,问道:“过会再打,什么礼节?”

  颜倾玄收了攻势,紧紧盯住她的眼,待确定她真的不是在开玩笑之后,沉下脸一字一句问道:“你究竟是谁?别告诉本王一个公主竟然不懂得皇室礼节!”

  白浅松开手,皱着眉头在脑中思索了一番,不耐烦道:“说不说!”

  这什么女人!对着这样的人再好的脾气也会被她气到暴跳如雷,更何况他从来都称不上什么好脾气。颜倾玄身为大秦战神地位尊贵,从来是说一不二,甚至拥有见皇帝不跪的特权,哪里试过被人这样对待?简直是岂有此理,是可忍,孰不可忍,叔可忍,婶也不能忍!

  颜倾玄怒从心起,飞扑向对面的白浅,白浅冷笑一声,很好,还是没有吸取教训!

  白浅的身体飞速蹿起一双玉臂扒住马车顶部,双腿横劈,待他人扑至后灵蛇般缠住他的脖颈,略一用力整个人滑下,大腿紧紧箍着他的肩膀,一拳砸上他的俊脸!

  颜倾玄完全被这结结实实的一拳给打懵了,还没反应过来就见白浅自他身上翻跃到背后,一个小擒拿将他双手钳制住,后肘对着他的后心狠狠击下。趁着他吃痛趴在坐榻上,整个人蹿至他后背,以膝盖顶住后心,将他完完全全的制住!

  颜倾玄眉峰蹙起,只论身手自己竟然完全没有还手余地?

  在这狭小的马车内,他根本就没有活动的空间,轻功和内力发挥不出的颜倾玄在贴身搏斗之王的白浅面前,完全不是对手,白浅将他制住易如反掌。

  更加上他从头到尾都没有要白浅性命的打算,出手再重也只是想给她个教训,白浅是他的王妃,他知道这个打斗的分寸。而白浅就不同了,出招狠辣半分情面都不留,三次激斗都是招招攻击要害,处处夺人性命的打法,颜倾玄心有留手之下自然输个彻底。

  白浅将他放开坐回坐榻,柳眉挑起,戏谑问道:“还来吗,战王?”

  颜倾玄恼羞成怒,双目喷火,一拳挥出实落落的砸在木桌上,砰地一声木桌四分五裂。

  第三回合,白浅VS颜倾玄,依然完胜!

  颜倾玄虽然惨败,却也不是个小气记仇的人,而且他心里明白的很,若是自己用上内力,要胜过白浅不过小事一桩。但是大秦战神自有其骄傲,以内力取胜?这种事他不屑于做。

  他已经在心中确定了白浅绝对不会是那个卫国的废物公主,虽然不知道这样强悍的一个女人冒充上官白浅来和亲有什么目的,却也在心中庆幸着,幸亏是她来,若是换了那个软弱废物的公主,才是真正的无趣。

继续阅读:第七章:暗刺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妃常霸道:战神王妃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