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新婚之日不见王爷
春风渡2017-01-22 13:373,239

  “既然知道就多学着点儿,倾玄还在军营?”颜风衍挑眉。

  “对!”颜阳旭两眼放光,连连点头:“二哥这是在跟你抗议呢!”

  颜风衍落下一子,叹气道:“那卫国公主虽然号称废物,却也是卫国的第一美人。倾玄他年已弱冠还不曾娶妻,就连相好的千金小姐都没有一个,我要是不逼他还不知道要拖到什么时候。”

  颜阳旭摇头晃脑接到:“那也没什么,二哥可是咱大秦的战神,多少女人趋之若鹜,哪还怕找不到媳妇。要我说,可是那废物公主走了大运!”

  “卫国此次战败塞个和亲公主来,自然只能嫁给咱们兄弟三人,我那后宫啊……”说着摆出一副极为头疼的样子。

  颜阳旭哈哈大笑,笑的上气不接下气:“什么后宫?也就皇嫂一个人罢了,这话要是让皇嫂听见,皇兄你就等着回去跪搓衣板吧!”

  颜风衍再落一子,恨声道:“这是我夫妻二人的小情趣!”

  “啊?怎么输了!”颜阳旭大叫一声,看着兵败如山倒的棋盘,嘟着嘴埋怨道:“皇兄你耍赖,害我没法专心。”

  “臭棋篓子!”颜风衍拿起张奏折狠狠一拍他的头,嘱咐道:“回头你去军营一趟,让倾玄晚上回战王府洞房。”

  颜阳旭如丧考妣,双臂捂着脑袋高声哀嚎:“皇兄,你这不是难为我吗?二哥那个脾气我哪劝得住!”

  “就说这是圣旨!”

  ————————

  战王府中建筑恢弘大气,线条刚硬,一水儿的青灰色地砖,棕灰色高墙。

  全无吴侬软语的小桥流水,鲜嫩摇曳的柔弱花草,尽是高大屹立的假山怪石和大棵大棵的松柏常青碧绿,姿态峻拔直耸云霄,粗犷豪放,尽显战神刚烈本色。

  白浅看似悠然的漫步闲逛,实则暗暗观察着府中的暗卫布防,更是将线路图印在了脑中。身为世界顶尖的杀手之王,虽然没有这个世界的武功,但在各种危险的情境下训练出的敏锐度是这个世界的人远远不能比的。她的耳力何等厉害,方圆百米之内所有的微弱气息,都绝对逃不过她的耳朵。

  就比如现在,前方三点钟的位置就隐藏了一个暗卫。白浅仿似无意间轻轻的瞥过,迅速在心中做出了判断,若是正面交锋,三招之内必能取他性命,若是偷袭暗杀,更是易如反掌。

  这是身为一个杀手所必备的警觉,在任何时间任何地点都不能放松警惕,出现在一个新的环境,必须在第一时间将所有的安全隐患了然于胸,并记下全部的地图留有退路,以备筹谋,才会立于不败之地!

  隐于白浅十几米外一颗参天古松上的暗卫,突然背脊一凉,猛的打了个寒颤,这天真是越发诡异了,怎么突然这么冷。

  在白浅身前引路的嬷嬷颤颤巍巍的走着,对于不拜堂直接带她去别院这件事,这个公主一路上半句抱怨都没有,步履也极为悠闲,仿若本来就该如此,浑不在意。可她就是感觉身后的那双眼睛尖刀一般锐利,好似只要一有什么风吹草动就会立刻出手将她毙命。

  她不知道怎么会有这种荒唐的想法,可是这危险的感觉无时无刻不萦绕在周围,毛骨悚然。

  走了半个多时辰,直到战王府极偏远的一座别院外,嬷嬷回身福了一礼,措辞谨慎的小心说道:“公主,这里就是清风苑了,请您进去候着,晚上……”

  清风苑,果然名副其实,冷冷清清。白浅缓缓打量四周,满意的点点头,她现在就是需要这样一个冷寂而无人打扰的环境。不对,里面有人!

  她侧耳倾听,里面共有四人,脚步轻微,呼吸绵长,应是会武,白浅微微一嗅,有胭脂水粉的香气,是四个女人!

  果然,苑内聘婷走出四个侍婢打扮的女子,均十五六岁,对白浅一福身,俏声道:“奴婢冬雪、春香、秋月、夏竹,见过公主。”

  白浅眉头一皱,那颜倾玄放四个会武功的女人在这里,连自己这个废物公主都小心提放着,说明他心思极为缜密。她对那嬷嬷道:“你可以走了。”

  嬷嬷一愣,嗫喏回道:“公主,这……这不合规矩。”

  “我说,你可以走了。”她这句话说的冷冷淡淡,却自有一种气度存在,让听到的人感觉无声的凛然,分毫不敢违背。

  “这……这……”结结巴巴的话语中已经带了颤音。

  “滚!”冰冷的喝声响起,带着不容质疑的煞气。

  “是……是……老奴这就离开!”嬷嬷身子顿时一抖。

  太可怕了,就连皇上都没有这么沉重的压迫感,这种感觉……只有在身为战神的战王爷身上感觉到过,那是从血腥厮杀的战场上摸爬滚打间历练出来的,而这公主不过是一个处于深闺的千金,却仿佛来自地狱的暗夜修罗,那周身的阴冷让人从心底发出震颤。

  待她走后,白浅冷眼瞧着依然福身半蹲的四人。嬷嬷是宫里来的人,唤自己公主亦无不可,而她们是战王府的丫头,不称王妃,不行跪礼,明显是没有把她当成一回事儿。

  白浅纤眉轻挑,眼中一丝杀气一闪而过,径自绕过她们走进了房间。

  房间内洒扫的干净整洁,白浅四下一打量见没有任何的问题后,直接扯下头上的凤冠和身上拖拖拉拉的装饰,钻进被窝里两眼一闭,养神!

  苑外的清丽竹菊俏脸铁青,冬雪率先站直,眼风斜斜的瞅着白浅所在的房间,狠狠一跺脚,冷声道:“快起来吧,人都走了!”

  秋月嗤笑一声:“还真把自己当成主子了?不过一个废物。”

  春香赶忙扯住她的衣袖,小声道:“嘘——别让她听见。再怎么说也是王爷明媒正娶的王妃。”

  “呸!王爷现在还在军营呢,连堂都没拜也算明媒正娶?”冬雪嘲讽道。

  秋月眉毛一挑,高傲接道:“就是,王爷都不知道会不会回来呢,一个废物而已,以后也定不会受宠的。我观察过了,一点武功底子都没有,听不见的。”

  夏竹不赞同的摇摇头,嘱咐道:“都别说了,冬雪秋月你们这嘴啊,利的刀子一样,早晚惹出祸端。”

  一阵小跑的脚步声传来,总管拖着胖乎乎的身子边跑边喊道:“姑奶奶们,怎么都站在这儿?咱新王妃呢?”

  冬雪抬手指指房间,埋怨道:“进去了,拽的什么一样,根本不搭理我们。”

  总管摸去脸上的汗,呼哧呼哧的喘着气,看着四人脸上的表情也猜出了一二,急道:“你们怎么不进去侍候着啊!好歹那是王妃!”

  秋月白眼一翻,冷哼道:“咱们就是小丫鬟,主子没让进,谁敢进去啊!”

  “你们……”总管还待再说,就见冬雪不耐烦的甩甩衣袖,走了,秋月紧跟其后,春香夏竹二人对视一眼,无奈的叹口气,也跟着蹬蹬蹬追了上去。

  总管黑着脸,这四人身怀武艺,一直跟着王爷,按理说不算是王府的丫鬟,而是王爷的贴身侍卫,此时分给新王妃也是打着侍候的名号行监视之实,自然是心高气傲。

  “唉,可别怪我没提醒你们啊,这个新王妃看上去可没传说中的草包公主那么简单。”总管嘀咕着,这王妃刚刚下轿时虽然只有一瞬的时间,可那风华却是怎么也掩盖不住的。也只得看着四人的背影摇摇头,管不了啊。

  声音渐渐消逝,床榻上的白浅轻轻翻了个身,嘴角勾起一抹意味深长的冷笑,来日方长……

  ——————————————

  长安城郊,军营大帐。

  “二哥,回去呗,皇兄下了圣旨啊!”颜阳旭蹲在墙角,手里抱着一个茶杯,探头探脑的求道,完全没有了在御书房中张牙舞爪的模样。

  颜倾玄坐在大帐中唯一的一张宽案前,身着暗花祥云绣边的墨色蟒袍,腰间系着黛绿色宝石宽带,足蹬黑色的软皮长靴,雍容华贵。案上焚香袅袅,一张羊皮地图平铺其上,他微皱着浓眉专心研究着,面色肃穆,仿佛全然没听见弟弟的哀求。

  颜阳旭向前探了探脑袋,再试探着叫了一声:“二哥……”

  颜倾玄不耐烦的瞥他一眼,顿时又缩了回去。

  直过了小半个时辰,颜倾玄研究完地图,仰起头揉了揉脖颈,突然一愣:“你怎么还没走!”

  蹲在墙角已经快长蜘蛛网的颜阳旭骤然听见这句话,好似一道天雷劈下,就差没哭出来了,二哥啊,你不能这么无视我啊!

  颜倾玄半点负疚感都没有,随意的撇撇嘴,一脸的嫌弃,说道:“没什么事就快走吧,杵在这干什么。”

  “二哥!你没听见我前面说的话啊!怎么没事!有事!大事!”颜阳旭哗的站起,因为蹲的太久一时没稳住,踉跄着扶住墙,这都什么事啊,以后再也不干这些吃力不讨好的事了。

  “没听见,说吧。”颜倾玄挑眉。

  颜阳旭清清嗓子,仔细的观察了他的脸色,确定他心情还不错之后,谨慎说道:“就是那昭阳公主……”

继续阅读:第四章:实在是对他胃口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妃常霸道:战神王妃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