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实在是对他胃口
春风渡2017-01-22 13:373,202

  “行了!”他铁臂一挥,止住弟弟接下来的话,不耐烦道:“别拿这些乱七八糟的事来烦我!”

  出师未捷身先死!

  颜阳旭以手扶额,仰天长叹,皇兄啊,不是我不帮忙啊,我哪说得动这尊神啊!二哥眼一瞪,我都要抖一抖啊!没办法,只好无奈的耷拉着脑袋打道回府。

  还没走出大帐,就听见后面颜倾玄深沉的嗓音问道:“皇兄叫你来的?”

  他惊喜的回过头,有门!

  颜阳旭搓着手嘿嘿笑道:“是!皇兄说让你晚上回王府……”颜倾玄眼风扫过,后背一凉,赶忙闭上嘴,见他没说什么,又硬着头皮憋出后面俩字:“……洞房!”

  一阵劲风猛烈袭来,颜阳旭快速起身,施展轻功向外飞去!

  “砰”地一声,刚刚所站之地一个茶杯砸到地上轰然碎裂,碎片四散间,他轻身落地深深吸了一口气,还没来得及吐出,又一个茶杯夹杂着破空之声快速追至!

  茶杯来势迅猛,速度之疾之快仿若一道离弦利箭,战神之名可不是吹嘘来的,颜阳旭向侧面猛力跃起,抱住头在地上滚了一圈,再次逃过一劫。

  颜倾玄冷哼一声,浓眉挑起,满意道:“倒是没给我丢脸。”

  颜阳旭在地上探出脑袋一瞧,危险解除,爬起身拍拍衣袍上的尘土,灰头土脸道:“二哥,以后要考较我也打个招呼啊!”

  “回去跟皇兄说,那什么废物公主我是不会娶的,让他趁早死了心!”想起那公主立马阴沉下一张脸,仿若乌云压顶。

  颜阳旭小声辩解道:“其实那公主也没什么不好,女人嘛,长的好看就行了,她可是卫国第一美女!我听说了,今天下轿的时候可是把满街围观的人都震住了!长的啊……”

  “大婚之日竟敢不戴盖头!”颜倾玄咬牙切齿的打断他的话,冷哼道:“废物就是废物,第一美人又怎么样?这样的女人我不要!”

  颜阳旭心中腹诽,大婚之日你还没去拜堂呢!嘴上却是万万不敢说出来的,只可怜兮兮的看着他道:“皇兄说了,你今天晚上必须回去,这是……圣旨。”

  颜倾玄猛的一挥袖,英俊无匹的面容上一片铁青:“他居然下这样的圣旨!”

  颜阳旭收起脸上的不正经,劝道:“呃……那也是为了你好。二哥,父皇去的早,皇兄如兄如父的照顾咱两兄弟,你都已经弱冠了还不成亲……”

  颜倾玄沉吟了一番,拍拍他的肩,叹气道:“二哥知道,走吧,一块儿回府。”

  白浅在迷糊中感觉到一道探究的目光落在自己身上,虽然没有杀气,却也算不上友好,这是身为杀手的敏锐直觉。

  她猛的睁开双眼一跃而起,目中全然没有刚睡醒的迷蒙,一片清亮冷厉,身体瞬间绷紧,好似一头蓄势待发的豹子,要随时给予敌人致命的一击!

  房内的人大刀阔斧的坐在桌前,想是刚刚洗完澡,空气中流淌着他身上好闻的沐浴香气。一头墨发微微带着湿气披在身后,烛光下的肌肤泛着健康的古铜色,浓黑的剑眉斜飞入鬓,鼻梁高挺,轮廓深邃刚硬,整个面孔充满了刀削斧刻一般的雕塑感,好似上苍最完美的杰作,散发着男子狂烈的阳刚气息,俊朗英挺!

  男人的身份呼之欲出,白浅坐回床榻倚着墙壁,疑声问道:“有事?”

  颜倾玄一双如黑曜石般深邃的眼眸中闪过几丝诧异的光芒,这女人,和他想象的全不一样,有意思。

  能在睡梦中感觉到危险,更能在第一时间做出防卫的姿态,这般警觉可不像是养在深闺的千金公主所有的。

  见到自己后只一瞬间眼中便闪过了了然的神色,想是判断出了自己的身份,还能有这般冷静平淡的反应,可说是心思缜密,定力过人。

  黑眸紧紧的锁着床榻上的女人,的确是美人,倾城绝色不可方物。然而更妙的却是她此时散发出的感觉,发髻松散凌乱,更添了一丝自然而不着痕迹的美,一双凤目在烛火下闪着琉璃的色彩,好似一只慵懒的猫。

  面色沉着淡定,绝非伪装而来,而是从骨子里散发的骄傲,仿佛没有任何人任何事能另眼前的少女放在心上,那种一举手一投足间透出的风华笔墨难及!

  他站起身,缓缓走到白浅的身前,鹰一般锐利的眸子俯视着她,好似要将她看穿,一字一字吐出:“你是谁?”

  白浅秀眉一挑,轻轻勾起嘴角,这个男人比她想象的还要有趣,伸出手抓住颜倾玄胸前的衣襟,颜倾玄一愣间没有反抗,任她将自己的身子拉低直到和她平行,两人鼻息相闻。

  白浅嗅着他身上好闻的沐浴香气,柔美的红唇轻启,吐出狂妄至极的冰冷话语:“我不喜欢被人俯视,以后记着,没有下一次!”

  四目相对,一个冷厉傲然,一个炙烈狂妄!

  颜倾玄胸腔震动轻轻笑出声来,声音越来越大,渐渐转变为爽朗的哈哈大笑,愉悦之极,眉眼中说不出的张扬狂烈。

  这个女人实在是对他胃口!

  白浅双目微微眯起,这人笑起来犹如太阳一般明耀热烈,险些晃花了她的眼。就见他缓缓收了笑,点点头,再次问道:“可以,告诉本王,你是谁?”

  她歪着头,骄傲的报出自己的名字,作为世界杀手之王的名字:“白浅!”

  上官白浅?骗鬼呢!那个废物公主怎么可能是眼前这个女人!颜倾玄嗤之以鼻:“不,你不是她。如果真的是,本王倒要佩服你能将自己掩饰的这样好,十五年来被世人认为是废物公主!”

  白浅知道他是误会了,却也不解释,只慵懒挑眉:“爱信不信。”

  颜倾玄伸出手轻轻撩起她散落的发丝,眼眸中升起一簇火焰,烈烈燃烧,点头道:“无妨,来日方长,本王总会知道你的身份。”

  白浅挥掉他的手,面上带着意味深长的神秘笑意,轻轻吐出:“没错,来日方长……”

  颜倾玄眼中闪过一丝欣赏和满意,很好,从没有人能在气势上给自己旗鼓相当的感觉,尤其是个女人!这桩和亲越来越有趣了,他心下不由得泛起一丝期待,不知道这个女人还会给自己怎样的惊喜。若是以后每日对着的人是她,也并非那么难以接受。

  嘴角挂着猫捉老鼠的戏谑笑容,坐到床榻上,边脱下外袍边道:“那么,我的王妃,咱们该洞房了。”

  白浅目中杀气一闪而过,冰冷道:“洞房?可以!等你成了我的男人!”

  颜倾玄眸子中满是兴味,停下脱衣的动作,缓缓靠近白浅,在她颈间暧昧的呼出一口气,声音慵懒而性感:“今晚过后,自然就是了。”

  她眯起凤目,白玉般的芊芊玉手飞鹰般摸到颜倾玄的咽喉,阴冷的杀气顿时有如实质一般弥漫在房间中,冷冷的看着他道:“不要挑衅我,这个代价,你付不起!”

  只要是有武功的人都能一眼看出白浅没有内力,颜倾玄虽然诧异于白浅动作的迅速和那一瞬间透出的厚重杀气,却根本没将这威胁当一回事,作为大秦战神,这个世界上能杀了他的人还没出生!对他来说,白浅这句话就好似一个笑话。

  他剑眉轻挑,朗声笑道:“牡丹花下死……”

  白浅做了一个深呼吸,抑制住想要拧断他喉咙的冲动,在这个陌生的世界,战王府是一个很理想的安身之地,她短时间内还没有离开的打算。虽然相信自己不论在哪里都能活的很好,却也没有必要舍近求远,化易为难。

  身形一闪,好似鬼魅般脱离了颜倾玄,眨眼间已经站到了地上,冷冷道:“你睡吧,我出去走走。”

  好快的速度!颜倾玄目中闪过一丝惊诧,随后挑衅道:“你怕了?”

  白浅回眸浅笑,昂起头颅,目中璀璨耀眼,好似夜幕中一颗光钻,骄傲无比:“怕?我的字典里可没有这个字!”说完一甩头,目光在房梁上一扫而过,昂首阔步向外走去。

  颜倾玄皱眉盯着她的纤细的背影,直到完全看不见了,低声唤道:“影魅。”

  “是!”一声应答蓦然响起,房中悄无声息的落下一个人影,好似影子般飘忽,恭敬的跪地行礼,面色肃然。

  颜倾玄目光落在门外一片漆黑如墨的夜幕中,半响,沉声道:“查!”

  “属下遵命!”影魅领命起身,面色纠结,眉头都皱在了一起。

  颜倾玄看着平日里冷峻的手下这副模样,奇道:“少见你如此,怎么了?”

  他犹豫半响,低声回道:“爷,刚才王妃……好像发现了我。”声音越说越小,最后直接变成了蚊子哼哼,毕竟身为王爷的暗卫,却被一个不会武功的人发现了自己,实在不是什么光彩的事。

  颜倾玄目中含笑,淡淡的扫他一眼,沉吟道:“本王这个王妃啊……不简单!”

  说完随意的挥挥手,影魅如蒙大赦,一溜烟没了人影。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妃常霸道:战神王妃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妃常霸道:战神王妃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