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没有银子
春风渡2018-03-27 11:033,194

  周全一个踉跄,老天,整个大秦谁敢让战神等着?就连皇上都对王爷礼让三分,这王妃果然和他们形容的一样,狂妄无比!

  没办法,只得硬着头皮去珍馐苑回话。

  “砰!”颜倾玄铁掌狠狠砸在饭桌上,震的一水的透花瓷盘都颤了一颤,磨牙道:“这个女人!”

  周全低着头,不敢看他比锅灰还要黑的脸色,小声解释道:“王妃刚刚晨跑回去。”

  颜倾玄挥了挥手:“你下去吧。”

  话音刚落,就见白浅散着一头湿发走了进来,眼睫未抬招呼不打径自坐到他对面,执起玉筷开始进食。

  颜倾玄奇道:“不是说要沐浴?”

  白浅更是稀奇:“洗个澡还要多久?”

  颜倾玄语结,边关的将士洗澡才用这么短的时间,那是因为要时刻准备着战斗,分秒必争!哪个闺阁少女沐浴不是动辄几个时辰,花瓣牛乳的泡着,这女人真是怪胎。

  颜倾玄摇摇头,突然目露精光看向白浅,只见她仿若秋风扫落叶一般飞快的将桌上的饭食夹进碗里,所过之处简直如蝗虫过境。动作倒是优雅,可那速度,简直令人咂舌!

  “我吃饱了,你慢用。”清冷的声音响起。

  白浅放下玉筷,随后在颜倾玄若有所思的深邃眸光中悠然走出了珍馐苑。

  颜倾玄暗自沉吟,虽然知道这个女人绝对不会是废物公主上官白浅,却也万万没想到会是这么的……究竟是什么样的环境造就出了这样一个女人,性格冰冷,出手狠辣,天未亮就晨起跑步,吃饭沐浴更是全然没有半点寻常女子该有的样子,甚至连睡觉的时候都不曾有过半分放松警惕。

  最奇怪的地方却是卫国为何会送来这样一个人,一个完全不懂得伪装掩饰的人,一个只要有脑子就能一眼看出她不对劲的人。这样的人来当奸细,可能吗?

  如果不是奸细,那为何来的人不是卫国公主却是她?

  一系列的疑问萦绕在脑中,颜倾玄皱着好看的剑眉,只觉得这件事越来越诡异。

  ------------------------------------------------------------

  白浅回到清风苑,清水才刚刚起床。

  她惊慌的在苑外走来走去,见到白浅砰的跪到地上,请罪道:“王妃,奴婢不知道您起床这么早,今后再也不敢了!”

  白浅淡淡瞥她一眼:“无妨。”

  清水愣怔了半响,仿佛听错一般,眼圈微微泛红,哽咽道:“王妃,奴婢从没遇见过您这样好的主子。”

  白浅没有理会跪在地上感动不已的清水,对她而言,不需要任何人的侍候也能生活的很好,对于清水的放任,不过是出于无所谓而已。

  将湿发擦干扎成一个马尾,换了身简单的白色衣袍,嘱咐清水不必跟着,白浅径自出了清风苑。这是她来这个世界的第三天,大婚那日在轿子里,而昨天进宫又是在马车中,皆未有机会到街上去逛一逛,此时正好。

  沿着战王府一路走至大门,守门的侍卫见到她皆是一愣,随即拦道:“王妃,没有王爷的命令您不能出府。”

  “让开。”白浅挑眉,她可没那么多功夫等他们去通报,再说谁知道颜倾玄会不会同意。

  “王妃,没有王爷的命令您不能出府。”侍卫机械的重复了一遍。

  “我再说最后一次,让开。”她唇角弯起一抹冰冷的笑意,很好,战王府的侍卫果然训练有素。

  “王妃,没有王爷的……”话音戛然而止!

  白浅轻哼一声,悠然的步出王府。

  隐于府门的暗卫暗暗咂舌,这小王妃出手的速度究竟是有多快,不过一眨眼的功夫连动作都未看清,那四个兄弟就已经躺在地上了挺尸!

  不对!禀报王爷!

  此时颜倾玄还在思考白浅来此的目的,听见暗卫的回报,浓眉一挑,正疑惑你来这里的目的,你不出门反倒奇怪了,有了动作才好。他点头道:“无妨,擎风、惊雷、飞鹰,你们三人跟上。”

  “是!”房间中蓦地传来了三声应答,随即响起轻微的衣袂拂过的声音。

  长安城中街道宽阔平坦,四通八达,呈棋盘型向四面笔直的展开。一条主干道地铺青石板砖,一眼望去看不见尽头,竟不知有多长。七八辆马车并排而行却不显得拥挤的街道,两侧种满了高大的梧桐,鳞次栉比的楼房,飞檐画栋的高阁,一片一片碧瓦朱檐的建筑群高耸屹立。

  白浅初来这个世界,一时倒也看了个新鲜。

  街上极为繁华热闹,两侧店铺林立,旗幡飘扬,门庭若市,形形色色的人在一旁摊贩上游走观看,络绎不绝,各种叫卖声混合着嬉笑怒骂不绝于耳。

  突然,她柳眉一皱,没有银子!

  竟然把这么重要的东西给忘了,白浅无奈摇头,立于街上侧耳倾听,半响,嘴角勾起一个轻缓的弧度。

  擎风是一个二十余岁长相刚毅的男子,他捅捅身边的惊雷和飞鹰,惊道:“王妃呢?”

  飞鹰揉了揉眼睛,一张圆圆的娃娃脸上布满了疑惑:“怎么眨眼就不见了?”

  惊雷瞪着眼狠狠一拍飞鹰的脑袋:“还不快找!丢了王妃怎么跟王爷交代!”

  三人还未动作,突然感觉一阵阴风吹过,周身汗毛倒竖,这是身为暗卫的危险直觉,身后有人!擎风率先暴起拧身出掌直袭来人的头面,惊雷飞鹰紧随其后迅速的分开左右夹击,三方攻势眨眼便到!

  来人反应极快,头颅一歪避过擎风刚烈的掌风,手掌攥住他的手臂猛扑而上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掐上他的咽喉,另一只手挡住右边飞鹰的拳风,反手一扭好似灵蛇再次掐在飞鹰咽喉之上,脚下飞窜而起双腿飞鹰般夹住左边惊雷的脖颈!

  只一招,三人均被制住动弹不得!

  三人惊骇欲绝间看清了来人的面目,纷纷瞪着眼睛大张着嘴,呆若木鸡。

  王……王妃?

  来人正是白浅!

  他松开三人轻身落下,冰冷道:“银子。”

  飞鹰掏了掏耳朵,向惊雷打了个眼色:王妃这是啥意思?

  惊雷眼睛一瞪:要银子!

  擎风望天:战王妃居然没银子?

  惊雷挑眉:难道不是这个意思?

  白浅不耐烦的重复了一遍:“银子!”

  三人顿时一抖,将全身上下的银子全摸出来双手捧上,殷勤道:“王妃,够不够?”

  白浅将几个碎银在手里颠了颠,皱眉问道:“这是多少?”

  “噗……”三人喷出一口口水,见白浅又再次板起脸,惊雷赶忙肃然回道:“三百两!”

  “三百两……能干什么?”白浅眉头都皱在了一起,这古代就是麻烦。

  三人欲哭无泪,王妃啊,这可是咱们三个月的月俸啊!三百两能干的事可多了,这要怎么说啊!

  飞鹰苦着脸,斟酌着说道:“这个……王妃若是在这长安城里吃喝玩乐,基本上……都是够了的。”

  她再次问道:“长安城中最好的武器店是哪家?”

  惊雷挠挠头,可怜巴巴的回道:“呃……回王妃,沿着这条街走到头,左拐有一个巷子进去第三家,没有门头,店主却是整个城中手最巧的。”

  白浅满意的点点头,脚尖轻点,飞舞的白色袍角一闪好似一只灵猫,已经纵身落到了地面上。

  三人泪流满面的对视一眼,还跟不?随即都在对方的眼中看到了同样结果,就小王妃这反侦察的水平,还跟个屁!

  一路找到了擎风所说的店,伸手推开灰扑扑的木门踏了进去。房间内温度极高,滚滚热浪迎面扑来。

  一个五六十岁的老头正蹲在火炉边打铁,精瘦黝黑,满脸是汗。他见到白浅拿下搭在肩膀上的布巾,擦了擦脸问道:“姑娘,有什么武器要小老头打的?”

  白浅从衣袖中取出一张兵器图,这是她昨天晚上画的,作为一个杀手,对于兵器必然是极为了解。虽然这个世界没有现代先进的武器,却可以将冷兵器进行改良,更适宜她使用。

  老头接过图纸细细研究了一番,眼中精光闪烁赞叹连连,口中念道:“巧夺天工……巧夺天工啊!将鹰爪折叠与袖箭结合扣于手腕之上,既能当做暗器又实用!这个可以用天蚕丝为引……这个需要用极寒精铁……这个……”

  “几天?多少银子?”白浅打断他的碎碎念,直接问道。

  老头恋恋不舍的再看了图纸一眼,打量着白浅问道:“这可是姑娘所绘?精巧之极啊!不过,所用材料却是不菲,所花费的时间更是……”

  “几天?多少银子?”白浅不耐烦的再问一遍。

  老头搓着手嘿嘿笑着,露出一口泛黄的牙齿:“三千两!一个月!”

  白浅皱起眉头,眼中一丝冰冷的杀气闪过,那三个暗卫居然骗我!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妃常霸道:战神王妃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妃常霸道:战神王妃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