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砸掉八方赌坊
春风渡2017-01-22 13:373,168

  白浅出了武器店,外面江清已经将三角眼和尸体用绳子绑成了串,顺便不知道从哪找到了一驾板车将尸体层层摞在上面,恭敬的站在一侧候着。

  他不是没有想过逃跑,可是按照那姑娘的凌厉身手和狠辣行事,一个不好就会将自己好不容易争取回来的性命给丢掉,还不如老老实实的候在这里跟着那姑娘,虽说自由是没了却捡回了一条命,也许自己真的有大仇得报的一天。

  很好,真正聪明的人知道该在什么时候收起自己的小聪明。白浅满意的一挑眉,将目光落在巷子外,眼中一丝阴厉的杀气闪过,尽是冰冷肃杀:“拉着跟我走,带你去砸场子!”

  江清看着她的神色也知道自己此番是过关了,小命保住放松呼出一口气,然而这口气还没完全吐出来,骤然听见她一番豪言壮语,又瞪着眼睛吸了回去!

  这……这这这……这姑娘是啥意思?

  如果他没听错的话,应该是要带着自己一块去八方赌坊砸场子?

  就他们两个人,其中还有一个功夫比这些死尸强不了多少的自己,去砸长安城最大的赌坊?

  好吧,虽然他承认姑娘神勇无匹,只一眨眼的工夫就能将十几个彪壮打手给秒杀了,但是双拳难敌四手啊,姑娘就是再猛的虎也架不住他们那么多的狼围攻。更何况八方赌坊可不只是一个简简单单的小赌坊,能做到京师第一又岂能没有强横的后台?

  江清耷拉下脸斟酌了一番措辞,对前边雄纠纠气昂昂一往无前的白浅小声说道:“姑娘,八方赌坊背后有当今丞相成致远撑腰,那赌坊的幕后老板正是丞相的外甥、礼部侍郎的公子李英俊,还有这个三角眼名叫周方圆,是李英俊的远房兄弟,也是八方赌坊明面上的老板。这个背景……咱们惹不起啊!”

  怪不得这个八方赌坊敢如此行事,原来有成致远做后台,白浅秀眉一挑,目中泛上几丝感兴趣的神色,既然如此,那这赌坊还非砸不可了!

  江清心下疑惑,刚才姑娘眼里闪过的……可以叫做奸诈吧?怎么好像身后有一只毛茸茸的大尾巴摇来摇去呢……

  白浅嘴角一勾阔步向前行去,江清拉着板车紧跟其后,虽然心中不免有几分担忧,却也不敢违背她的意思,毕竟他是亲眼见识过白浅的彪悍的。

  到了八方赌坊门口,江清将板车停下,问道:“姑娘,现在如何做?”

  白浅冷笑一声:“直接推进去!”

  江清嘴角抽搐了几下,好吧,直到现在他才明白自己认得这个主子,绝对是彪悍无极限!竟然就让他把这一车的尸体光明正大的推进去,这种事,一般人哪有这魄力?

  她将门外的厚布帘一把扯下来,玉手抓起三角眼周方圆向内使劲一抛!

  此时赌坊内依然是摩肩继踵热闹非凡,各种吆喝欢呼声不绝于耳,有的人已经赌红了眼睛,呈现着病态的痴迷。

  突然,砰地一声,一个人好似破布娃娃一样整个砸向赌坊内人来人往的木质阶梯上,人影在阶梯上落下后又反弹了几下,最后摔到了一楼的大厅中。

  霎时,整个喧闹的大厅完全寂静了下来,鸦雀无声,针落可闻。

  这一抛实在太过用力,地上的周方圆吃痛,呻吟一声醒转了过来,眼中微微泛了一丝迷茫,只觉得浑身上下无处不痛,手脚并用的从地上爬起来,三角眼一瞪高声骂道:“他奶奶的!本公子怎么躺在地上!哪个龟孙子干的!”

  随着这一骂,众人纷纷认了出来这被摔在地上之人的身份,竟然是这偌大的四海赌场的老板!好家伙,竟然有人敢在长安城的第一大赌场惹事?

  简直不要命了!

  一时间,所有的人都将目光投向了周方圆被抛来的地方,只见在赌场的门口站着一个天仙似的女子,白衣若雪,面如芙蓉,神情冷淡气质傲然,最妙的是那一双凤目,微微上挑充满了风情,她的目光所至好似看着赌坊内的每一个人,又好似每一个人都没有放在她的眼里。

  正是刚刚在赌坊中赢走了数万两银子的少女。

  她的身后站着一个唇红齿白的清秀少年,旁边停着一辆简陋的板车,其上……

  “啊——”此起彼伏的尖叫声冲天而起,渐渐的这尖叫越来越多越来越响越来越刺耳,这声音汇聚成一片震耳欲聋的风暴,在四海赌场中袭卷开来。

  真是吵,白浅揉揉太阳穴,对江清道:“让他们静下来。”

  江清也机灵,手脚麻利的噌噌爬上了赌大小的长桌,朗声道:“都静一静,今日我家姑娘来此,只为找八方赌坊讨一个说法,所有不相干人等,绝不会受到牵连!”

  此话一落,众人半信半疑的退到了墙根,将偌大的赌坊中间空了出来。

  此时周方圆已经看到了白浅,也想起了之前发生的一切,他哆哆嗦嗦的向后退了几步,直到退到了楼梯扶手处退无可退,脸色苍白的结巴道:“你……你要干什么!这里可是四海赌场!”

  说完眼中突然闪过几丝惊喜,没错,这里是四海赌场,是本公子的底盘!还不待他叫人,从楼上跑下来一众身材壮硕的打手,足有三四十人,想是听到了楼下的喧哗出来震场了。

  周方圆心中大喜,这个女人就是再强悍也不可能一人抵挡这么多的打手!八方赌坊中的打手可都是聘请的会功夫的壮汉,虽然比起高手来差的不少,但是也远远比普通青楼赌场的打手要强的多。

  周方圆高喝一声:“给我绑了她!啊……不对!是杀了她!”

  此时她已经完全没有了要将白浅纳作小妾的想法,将这样一个女人放在家里,指不定什么时候就会给你一刀,简直是自寻死路!美女嘛,天涯何处无芳草,没了这个还有其他的,只要他周方圆公子想要,那还不是趋之若鹜。他已经打定了主意要将白浅毙命在此!

  打手们瞬间将白浅包围在中央,从四面八方一涌而上!

  白浅嘴角含笑,只是那笑意怎么看怎么冰冷狠戾,双目泛着凛凛寒光。

  忽然,她动了。

  仿若一只充满力量的豹子猛窜而出,一往无前横扫穹苍,所过之处一个个打手就仿佛被收割的麦子,砰砰倒下。

  浓郁而狰狞的杀气透体而出,几乎凝成了实质笼罩在整个赌坊中,那一身黑暗的杀戮气息,冰冷无情、残忍嗜血,令人凛然却步!

  眨眼的功夫,三十多名打手全部躺在了地上。

  白浅此次没有赶尽杀绝,只点住了他们颈后的穴位,让他们陷入了昏睡。她习的是杀人的功夫,只能在一瞬间将人杀死或者制住,打架?她不会!

  四周观战的赌徒抱着脑袋又向墙根靠了靠,这个姑娘简直太可怕了!

  周方圆双目呆滞面如死灰,江清站在木桌上,双目中盛满了震撼、崇拜、憧憬等一系列难言的情绪,也许……跟着姑娘真的有大仇得报的希望。

  白浅眼中冷冽慑人,挥手大喝:“给我砸!”

  江清高应一声,兴奋的跳下长桌,掳起袖子将长桌整个掀倒,搬起一个雕花大椅就朝那其余的赌台砸去!

  “砰砰砰”的声响不断传来,只半柱香的功夫,整个赌坊一层已经被砸的稀烂,烟尘漫天扬起,木屑满地,骰子牌九、无数筹码银子惨兮兮的躺倒在地,目光所及之处尽是废墟。

  “啪!啪!啪!”三声清脆的巴掌声从门外传来,在这被白浅江清一番动作震撼的寂静无声的赌坊内极为突兀。

  白浅心中暗道,终于来了。

  扭头看去,来人不过二十岁,长的倒是周正,只一双眼睛里在见到白浅后闪过的贪婪一览无余,叫人极为不舒服。他穿一袭墨绿色绣鹤长袍,手持折扇,一派风流模样。

  身后跟着几个侍卫模样的随从,其中一人年纪在五十余岁,面白无须,眼中精光闪烁,太阳穴鼓的高高的,一看就是个练家子。

  白浅将目光转向江清,江清轻轻点了点头,无声说出李英俊二字。果然就是这个八方赌坊的幕后老板,成致远的侄子,礼部尚书李铁魁的公子。

  李英俊一眼瞥过赌坊门口堆满尸体的板车,猝不及防吓了一跳,之后故作沉稳的绕过走向前,将视线停在昏倒在大厅中的一众打手,和已经成为了一片废墟的赌坊,神色阴鸷的冷哼道:“本公子倒是想知道,谁这么大的胆子敢在这八方赌坊闹事?”

  江清见白浅面上全无担忧,心中也多少明白了一些,姑娘既然知道这个赌坊的后台强大还敢如此作为,绝对是身份不凡!

  其实这点他只猜对了一半,白浅确实是没有一丝担忧,却不是因为自己的身份,今日莫说她是大秦战神的王妃,便是一个两袖清风之人,也绝对不会放过任何一个胆敢挑衅自己的人!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妃常霸道:战神王妃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妃常霸道:战神王妃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