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远离这个魔鬼
春风渡2017-01-22 13:373,199

  白浅走出武器店,直奔长安城上的赌坊而去,既然手里有了本钱,那么赚钱对她来说不过是易如反掌的事。

  转过这个巷子就有一个赌坊,厚重的布帘搭在门外,其上一方棕木匾额,金光闪闪的大字提书“八方赌坊”,左右门柱上各刻着一副对联,上联“笑迎东南西北客”,下联“喜纳春夏秋冬财”。

  白浅素手掀开门帘,大步流星迈入其内。

  赌坊中占地极大足有两层,乌烟瘴气,呼声震天,水泄不通,处处弥漫着纸醉金迷的气息。人流往来穿梭杂乱无章,三教九流皆有,吆喝声吵闹声摇骰子声不绝于耳,闹哄哄的像个集市。

  其中一张人头攒动的桌子后面,一个四十多岁的大汉正赤着上身将手里的骰盅摇的咣当作响。“砰”地一声骰盅扣到桌面,大汉高声嚷道:“买大买小,买定离手!”

  众人纷纷将银子投在印着“大小”的桌面上,眨眼间长桌上已经堆满了各色赌注,银子、金子、铜钱,甚至有玉佩首饰等物件,琳琅满目眼花缭乱。

  突然一只白玉般的纤纤素手将三百两银子放到“大”上,众人顺着这只晶莹玉润的手转头看去,就见面色冰冷的绝色少女一身白衣傲然立于长桌之后,在一众脏兮兮的赌徒中极为惹眼,仿佛是从画中走出的仙女,多看一眼都是对她的亵渎。

  少女无视周围这些惊艳震撼的目光,下巴一扬,轻启朱唇:“开。”

  大汉一个激灵反应过来,高嚷一声:“起手!”

  干净利落的揭开骰盅,四四六,大。

  四周顿时响起一片哗然,输了的叫骂声,赢了的欢呼声此起彼伏。

  大汉执起骰盅一挥将骰子卷入其中,再次挥舞着摇了起来,骰盅落下,喝道:“买大买小,买定离手!”

  白浅将刚才赢来的银子推到“大”上,骰盅揭开,三五六,大。

  大汉瞥了她一眼,再次开局。

  时间过了小半个时辰,此时围在白浅周围的赌徒越来越多,蝗虫一般密密麻麻,皆都瞪大了眼睛屏息瞧着。

  “砰”骰盅狠狠的砸到桌上,大汉抬手擦了擦额上豆大的汗珠,咬牙切齿道:“买大买小,买定离手。”

  白浅将身前如山堆积的银子推到“小”,顿时大家都呼出一口气,纷纷将赌注丢在“小”上,叮叮叮的钱银丢落声不断。

  大汉按着骰盅的手微微一抖,这个祖宗已经赢了几万两银子了,再赢下去,自己也就不用再做了,直接卷铺盖走人行了。他颤巍巍的将骰盅揭开,二二三,小。

  霎时一片欢呼声不断,众人用仿佛看神抵的眼光注视着白浅,目中皆是崇拜。

  白浅将长桌上自己赢的银子全数归拢到一起,换成了银票后转身离去。所谓断人财路犹如杀人父母,她和这赌坊无冤无仇,不过想赢些银子而已,没有必要赶尽杀绝。

  身后的大汉顿时深深的呼出一口气,总算送走了那尊神,赶快去和东家禀报才是。

  白浅方一出赌坊,耳尖微动,冷冽的凤目中阴沉的杀气一闪而过,嘴角挑起一抹冷笑,很好,我放你们一马,你们反而不知好歹。

  武器店门口幽深的巷子里,一名绝色少女缓步前行,突然身后响起了一声猥亵的大笑声:“小姑娘,刚才赢的不少嘛!”

  少女缓缓转回头,只见巷子口站着一群二十五六岁的汉子,为首的一人油头粉面,尖嘴猴腮贼眉鼠眼,此刻正用那双泛着恶意的三角眼盯着她,而后面的汉子均彪悍壮实,凶神恶煞,一看就是打手身份。

  三角眼见少女回头,目中顿时泛上一丝贪婪,面上的兴奋神色溢于言表,一步三摇晃的向少女逼近,慢悠悠阴森森的道:“小姑娘,刚才在赌坊中手气不错啊!本公子今天是来教育教育你,在这长安城中可不是什么赌坊都能赢的!”

  听他这意思,这八方赌坊还是有后台的?少女唇角带出三分讥诮嘲弄,眉目间盛满了不屑,连眼尾都没给他一个。

  三角眼登时怒从心起,咧开大嘴自衣袖里掏出一根长长的麻绳,在手里抖着把玩,嘴上不干不净的调戏道:“不过本公子改变主意了!小姑娘姿色不凡,这水灵灵的样子让哥哥我心痒痒啊!”

  “小姑娘让哥哥们心痒痒啊!”一连串的哄笑声跟在他身后轰然响起,皆带着几分恶意和猥亵。

  那三角眼两手一抬,止住身后的起哄声,拖着长长的腔调再次开口:“妹妹,跟着哥哥回府当个十三姨太,哥哥一定好好疼……”

  话音戛然而止!

  三角眼那不怀好意的表情还挂在脸上,可这话却是怎么也说不下去了,身子止不住的颤抖,好似一只被突然捏住了喉咙的野鸡。目中满是惊恐欲绝的神色,大颗大颗的汗珠顺着额头淌下,脸色一瞬变的苍白无比,和那恶意的表情配在一起显得扭曲而怪异。

  冰冷而狰狞的杀气氤氲在整个巷子的上空,自巷子往天外看去满是一片闷沉冰冷的阴霾,温度仿若突然下降到了三九严寒,阴风阵阵呼啸,空气中都是令人窒闷的凝滞。

  血,满地的血,猩红的血浆汇聚成溪流一般在脚下汩汩流淌,空气中大股大股令人作呕的血腥气息漂浮在鼻端。

  一地尸首,漫天血色!

  怎么会这样?

  怎么会这样!

  三角眼睚眦欲裂,刚才那一瞬间快的他什么都看不见,只感觉站在巷子里面的柔弱少女突然变成了自地狱而来的鬼罗刹,璀璨的阳光下,以她为中心,仿佛有一片浓墨般沉郁的黑色向四周蔓延席卷,所过之处阴冷无比,如死神降临!

  少女对着自己露出了自进巷子以来的第一个笑容,这笑容极美,仿若雪山巅峰的一朵白莲偷偷绽放,可给他的感觉却是阴森可怖、毛骨悚然,这是来自地狱的微笑,他仿佛听见了死神的召唤,死亡张开巨大的羽翼将他吞噬湮灭!

  随即,少女的身形优美摇曳似盛开的鲜花,脚下生风鬼魅一般出现在他的身后,不过几个呼吸的时间,一群十几个彪壮汉子已经全数躺在了地下。

  死法全数相同,尽皆被捏断了脖颈!

  没有惊呼,没有惨叫,甚至没有兵器撞击的声音,有的只是一声又一声清脆而令人头皮发麻的骨头碎裂声,有的只是鲜血由上至下流淌的潺潺水声。

  洁白无瑕的雪白衣衫没有沾染上哪怕一丝血迹,少女悠然立于巷子中,再次露出了一个浅笑,三角眼惊慌的倒退几步,一屁股坐在地上的血泊中,身子不停的颤抖,一片死寂中,只能听见他上下牙齿不停碰撞的咯咯声。

  突然一声凄厉的惊声尖叫冲天而起,三角眼连滚带爬的向巷子外跑去!

  远离这个魔鬼!一定要远离这个魔鬼!

  少女目光落在巷口,轻启朱唇:“拦住他,不然,你也死。”

  话音落下,巷子口突然飞扑出一个瘦小的身影,那个身影看似柔弱,却将三角眼狠狠的压在地上,以膝盖顶着他的后背,一拳砸向他的脑袋将他砸的昏了过去。抽过他手里的麻绳将他双腕绑缚于身后,一番动作干净利落。

  那人转过身来面对着少女,砰的一声跪在地上一个头磕到底,身体微微颤抖,说出的语声却极力保持着镇定:“姑娘息怒,小人尾随姑娘来此并未有恶意,只是一时起了贪念,还请姑娘大人大量宽恕小人。”

  少女眉尖一挑,嗤笑反问:“凭什么?”

  那人略微抬起头,一张白净的瓜子脸上五官清秀,看上去不过十四五岁,透着几分机灵还有一丝难言的坚毅,他再次一个头磕到底,恭敬回道:“小人江清,幼时念过书,也学过几年粗浅的功夫,后家中遭逢大变,混迹于市井之中也将不少偷鸡摸狗的本事自学成才。若姑娘有用的到小人的地方,小人定会忠心耿耿誓死效忠!”

  少女俯视他良久,一直没有说话,这幽深的巷子中只余寂静。终于,唇角漾起一丝满意的弧度,点头道:“把所有的人绑到一起,等我回来!”

  她径自转身走进巷子里面第三家武器店内,将三千两银子扔到桌面上,老头沾着黑灰的手指捻住银票,喜滋滋的数了一遍,乐呵呵的道:“姑娘,放心吧,一月后来这取,小老头干这个干了一辈子,童叟无欺!”

  这个少女正是自赌坊中赢了数万两银票的白浅!

  她警告性的瞥了老头一眼,语声冰冷道:“若是被我知道同样的东西你又打造出第二个的话……”

  “不敢,不敢,姑娘放心!”老头赶忙点头保证,做这一行做了一辈子自然有些眼力见,这姑娘穿着看似普通可这布料却是极好的,细腻柔软、光hua润泽,绝不是一般的富贵人家能穿的起。还有那说话时眼中俾睨天下的傲然,可是从骨子散发出的尊贵,这保不齐就是宫里出来的人,哪里是他能得罪的?

继续阅读:第十二章:砸掉八方赌坊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妃常霸道:战神王妃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