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洒脱的闺蜜
春风渡2017-01-22 13:373,174

  突然,一声呵斥自左边传来:“放肆!竟敢直面圣颜!”

  白浅侧头看去,说话的是一个五十多岁的男人,四方面,蓄着灰白的山羊胡,精神矍铄双目有神,此时那双有神的眸子正怒火中烧的瞪着自己。

  她眯起眼睛,看着龙椅上的颜风衍并未有一丝讶异,缓缓勾起嘴角,很好,这是下马威呢!

  颜倾玄立在一旁并未插言,他也想看看自己这个强悍的小王妃如何应对这一殿臣子,和那看似温文实则腹黑狡诈一肚子坏水的皇兄。

  白浅轻轻一笑,看着怒斥自己的男人,声音不轻不重的挑眉回道:“阁下是……?”

  那男人鼻孔朝天冷哼一声,捋着胡须傲然道:“老夫位列当朝丞相,成致远。”

  “嗯,原来是丞相,失敬。”白浅点头,还不待他答话再次声音冰冷的开口,声音冷冽清厉:“本宫竟不知道,原来丞相之位竟在王妃之上!原来秦国丞相竟能在皇帝之前出言不逊,何时这泱泱大秦竟是改姓了成!”

  最后一句话好似一个旱地惊雷炸响在这寂静的大殿上,气势惊人!

  “你……你莫要信口雌黄!”成致远气的七窍生烟,这废物公主几句话竟给自己扣下了谋朝篡位的大罪,即便当今圣上再仁厚也难说会在心中存下什么芥蒂。

  白浅柳眉倒竖,大喝道:“信口雌黄?本宫由当今圣上亲自下旨赐予战王为妃,你于本宫面前大吼大叫,可是以下犯上?朝堂之上,皇上还未开口,你一个小小丞相竟敢越俎代庖,可是藐视皇权?本宫代表卫国和亲而来,两国战事方休,你在此挑起矛盾是为何意?简直心怀叵测、其心可诛!”

  成致远砰的一声跪地,抖着胡子声泪俱下:“皇上,老臣忠心耿耿绝无此意,还请皇上明鉴啊!”

  颜倾玄浓眉一挑,嘴角泛起一丝赞赏,好个上官白浅,竟兵不血刃的将丞相堵了回去。这成致远身为三朝元老,又是当朝重臣,平日在朝堂之上一向不买任何人的账,如今竟被她轻描淡写的一激逼到这个份上。

  这卫国废物公主倒是和传言大不相同,龙椅上的颜风衍目中一丝诧异闪过,温和道:“老丞相对大秦之心可昭日月,朕自然是相信的,丞相请起。”又将目光转向白浅,神色一板,肃然问道:“卫国公主为何见朕不跪?”

  白浅昂起头颅直视颜风衍,傲然回道:“既然皇上称白浅为卫国公主,那么白浅此时自然也是代表卫国和皇上交涉,事关一国国体,白浅如何能跪?”

  成致远双目喷火,朝后方打了一个眼色,左边再次走出一个臣子,厉声指责:“你既已嫁入我大秦,就是我大秦的战王妃,既然是臣子之妻,见君当然要跪!”

  目中一丝冰冷的杀气闪过,白浅嘴角勾起一抹冷笑:“战神战王拥有见君不跪的特权,本宫与战王于昨日大婚,夫妻本为一体,既是一体,那本宫自然也拥有特权。白浅曾听言,皇上偌大的后宫只有皇后一人,鸾凤和鸣伉俪情深,相信皇上也是这样认为的。”

  颜倾玄勾起嘴角心中暗笑,拿出皇后来说事,那皇兄还真不敢说什么。果然就见颜风衍摸了摸鼻子,尴尬的一咳,并未反驳。

  “你这分明是强词夺理,藐视圣听!”那臣子恨声回骂。

  “好!好一个夫妻本为一体!”殿外蓦然传来一声清亮的女声,随即一个年约二十华贵雍容女子款款走来。

  这女子头戴凤冠,身披大红色曳地绣金凤宫装,眉目飒爽、姿容明丽,行走间神采飞扬,经过白浅时投去一个赞赏的目光,轻轻眨了眨杏眼,俏皮娇媚,正是大秦皇后宋楚瑜。

  颜风衍飞快的步下龙椅握住宋楚瑜的手,全然将满殿朝臣当成了背景,眉目含笑话语温柔:“你怎么过来了?”

  宋楚瑜下巴一扬,全然没将什么帝王的威严放在眼里,嗔怒道:“老娘来看看弟妹,还用的着什么理由!”

  白浅眉梢一挑,这皇后倒是和传说中的一样,飞扬跋扈、随性自在。她举目四顾,满殿朝臣无不低首垂目,就差把脑袋藏进地缝里了,可见平日没少受过这皇后的欺负。

  颜风衍不以为忤,好脾气的低声赔笑:“是是是,是朕问错了。”

  宋楚瑜这才满意的露出笑容,大咧咧的一挥手:“你们朝堂上的事别扯上我们这些女儿家,好容易有个弟妹进宫来陪陪我。”说完对颜倾玄眨眨眼,戏谑道:“你媳妇我可带走了,放心,大嫂不欺负她。”

  颜倾玄翻了个白眼,我还真不放心,不过不是怕你欺负她,谁欺负谁还不一定呢!而且这么两头母狮子呆在一块,这皇宫可有的瞧了!

  宋楚瑜是当朝大将军萧振宇的幺女,上有两个兄长,一是如今镇守边关的威武将军萧执武,一是大秦第一风流才子宋千行。

  她自幼被当成男儿养大,喜好骑马射箭、舞枪弄棒,对于闺阁中的女红诗词之事却是嗤之以鼻。她与大秦皇帝颜风衍可以说是青梅竹马,一路相扶走来顺理成章的结为连理。

  白浅对于这样一个真性情的爽朗女子颇有好感,不由得让她想到了前世那唯一的朋友路然,同样的不拘小节、爽朗明丽。

  二人坐在御花园中,此时正值盛夏,远处池塘荷叶田田,各色娇艳名贵的花朵争芳吐艳,藤萝翠竹点缀其间,烈烈阳光的照射下泛起波光粼粼,风景如画。

  一排侍婢拖着托盘远远走来,手脚麻利的将茶点摆至桌上,宋楚瑜玉手一挥,嫌弃的撇撇嘴道:“喝什么茶,撤下去换酒来!”

  哗的一下,侍婢齐刷刷的跪地,嗫喏回道:“皇后娘娘,皇上说……”

  “少给我拿他说事,速度换酒来,这么不爷们的东西老娘可不喝!”宋楚瑜杏目一瞪,打断了侍婢的话语。

  “小姐,我就知道你会要酒喝,这不给你取来了。”一个十七八岁的清秀女子抱着一坛酒壶边走来边说,虽是丫鬟打扮,可那布料极为上乘,一看就和这些普通的侍婢不同。

  宋楚瑜顿时眉开眼笑,鼻子连连嗅了两下,眉飞色舞道:“也就绿芽你知我心意。”

  绿芽温婉一笑,将酒坛放到桌上,给白浅行了一礼:“奴婢绿芽见过战王妃。”

  白浅点头,径自将酒坛开封给二人倒满,杯中琼浆如玉清冽扑鼻,丝丝酒香钻入鼻端,未饮已销魂,眉梢一挑,赞道:“好酒!”

  宋楚瑜大喜,高声说道:“就知道你识货!”

  二人对视一眼举杯仰首一饮而尽,皆是动作豪爽不输男儿,英姿飒爽毫不扭捏,酒杯放下的同时用衣袖摸去唇边的酒渍。

  白浅挑眉勾唇,宋楚瑜哈哈大笑:“好!老娘好久没这么痛快了!”

  她撸起袖子,高喝道:“再来!”

  白浅不语,再次将二人的酒杯添满,端起一杯一饮而尽,之后下巴冲着她身前的酒一扬,挑衅的看着宋楚瑜。

  “老娘长这么大,喝酒上还从来没怕过谁!”宋楚瑜玉掌一拍桌子,端起酒杯喝了个干净。

  二人你来我往,一杯接一杯下肚,期间眼睛不眨眉头不皱,只转瞬的功夫,一坛子酒已经喝了个干净,而面上却连一丝红润都没有泛上,竟斗了个旗鼓相当。

  绿芽适时的又拎来两坛子,温婉笑道:“也多亏了战王妃好酒量,平日里可没见我家小姐喝的这样开心。”

  宋楚瑜接过一坛,放到白浅身前,努努嘴,那意思:直接干,敢不敢?

  白浅秀眉斜挑:谁怕谁!

  宋楚瑜杏目圆瞪:老娘今天要是输了,以后就再也不喝酒!

  白浅傲然一笑:我不会输!

  两人对视一眼,一个是爽朗倔强,一个是洒脱傲然!

  人与人之间的缘分有时候就是这么奇妙,白首犹如新,倾盖亦如故,当气场对了的时候,一切都不是问题。此时就是这样一眼,两人皆有了一种一见如故的感觉。

  朋友二字说来容易,做起来却极难,有时候前一刻还在淡笑风生的朋友,下一刻就变成了剑拔弩张的敌人。不论利益、权势、或者家国天下这种大义凛然的理由,皆有可能让两个朋友背道而驰。而此时二人都不知道,在今后的十几年、几十年,两人以心相交从未背叛,不抛弃不放弃,成为了真正两肋插刀、一辈子的好友。

  时间已经过去了一个多时辰,颜倾玄和颜风衍来到御花园的时候看到的就是这样一幅场景,冷冰冰的白浅和大咧咧的宋楚瑜一人端着一坛酒相对豪饮,一幅姐俩好的样子。

  而她们的脚下,已经密密麻麻的摆满了喝光的空酒坛,只远远一打量,少说也有几十个坛子。

  两人对视一眼,眼中都有一簇火焰呼呼燃烧,同时脚下一点飞掠过去,一人扯住一个愤然道:“大白天的喝什么酒!”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妃常霸道:战神王妃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妃常霸道:战神王妃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