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暗刺
春风渡2017-01-22 13:373,333

  这么想着也不再纠结她的身份,给她讲起了皇宫中的礼节。

  “跪礼?”白浅眉头一皱,开玩笑,自己上不跪天地下不跪鬼神,居然妄想她去对一个古代的皇帝下跪?

  颜倾玄浓眉一挑,顿时感觉鼻梁处一阵剧烈的疼痛传来,妈的,下手真狠!他冷声回道:“见了皇帝岂能不跪?”

  白浅冷笑一声,没有答话,和这些古代人讲什么人人平等那完全是多余,她才不会浪费时间做这些无用功,只是心中已经有了决断,让她下跪,天塌地陷都不可能!

  突然,马车剧烈的一晃,白浅超于常人的敏锐一瞬间感觉到了不对劲,她皱眉看向颜倾玄,怎么停了?

  颜倾玄身子后仰倚向靠背,线条刚硬的唇角缓缓勾起,带着寒意的声音戏谑说道:“好戏来了。”

  白浅将竹帘掀起一角,马车外的街道空无一人,浓郁的杀气氤氲在空旷的上空,无数黑衣人自四面八方出现将马车团团围住。

  “咻!”一支利箭闪着幽亮而诡异的光自极远处射来,直袭马车内的白浅!

  白浅下意识起身闪避,突然被一只铁臂压住肩膀,竟是半分动弹不得!

  颜倾玄带着狂妄霸道的声音在她耳边响起:“你继续伪装废物公主,其他的交给本王!”

  身为杀手之王的白浅从来不会将自己的性命交于他人之手,她的性命就要由她自己掌握。然而此时此刻,在颜倾玄的压制下她竟是毫无办法……

  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那只淬了毒的利箭向自己的咽喉刺来!

  这才是他的真实实力吗?

  就在利箭袭来即将刺入她咽喉的一瞬,电光火石间,利箭猛然停住再也不能移动分毫!

  颜倾玄两指稳稳的夹住长箭尾端,略一用力,整支长箭夹杂着急速的破空之声,之疾之利仿若一道凌厉的飞鹰倒灌而出,猛然钉上百米外射箭之人的咽喉!

  颜倾玄鹰眸中闪过俾睨天下的狂妄豪情,冷冷嗤道:“不堪一击!”

  白浅虽说从来没有小瞧过颜倾玄半分,若是堂堂大秦战神真的是个只知道炸毛喷火的霸王龙,又如何能让其余四国闻风丧胆,如何能得到秦国上上下下百万雄兵的誓死效忠?

  但是当他真正的展现出战神的实力时,白浅依然不由得心下震撼,这般轻描淡写于百米外瞬息夺人性命,大秦战神果然名不虚传!

  她看向意态悠然眼中不见半分惊讶的颜倾玄,面色冷凝:“你利用我?”

  颜倾玄好看的剑眉缓缓挑起,泰然回道:“本王不过是利用了‘废物公主’进宫面圣的时机,你替我引出刺客,我为你扫清障碍,互惠互利而已。”

  话音落,身穿战王府侍卫服的护卫无声无息的自各个方向涌出,将密密麻麻的黑衣刺客团团包围,刺客被包了饺子一时慌了手脚,定是没有想到本以为十拿九稳的事竟被颜倾玄一早洞察了先机。

  马车外不断传来兵器交接的铿锵声响和声声凄厉的惨叫,空气中渐渐弥漫着大量挥之不去的血腥气味。

  白浅不再在这个问题上纠结,本来二人也不是多么亲密的关系,顶多像他说的相互合作互惠互利罢了。另一方面说来,这群刺客的目的应是自己,颜倾玄此番动作也算是为她解决了一个麻烦。

  白浅微微眯起凤眸,问道:“何人?”

  颜倾玄知道她问的是刺客的身份,也不隐瞒:“东楚。”

  东楚……若说来人是东楚,那么他们袭击自己的目的就一清二楚了,不过是不希望大秦和卫国和亲成功而已。想必和亲路上将这具身体原主毙命的也是东楚之人。

  白浅调动脑中残存的记忆,暗自沉吟,楚国位于大陆东部,沿海而居极为富庶,国力仅次于秦燕两国位居第三。

  东楚皇帝东方召育有十一子,夺嫡之争极是激烈,如今存活的仅余三子,一个是昏聩无能的大皇子,一个是年仅九岁的十一皇子,而最后一个却是七皇子东方逸。

  东方逸的母妃不过是一个不受宠的昭媛,没有任何外戚势力所依靠。他自出生就不被其父东方召所喜,一直以来不温不火的做着悠闲王爷,直到三年前以雷利之风强势崛起,一举将风头正劲的三皇子和斗的你死我活的五皇子六皇子齐齐拉下马,如今已经成为皇位的最佳继承人。

  能在那吃人的皇宫中韬光养晦,直到最佳时机给出致命一击,无权无势无背景,更没有皇帝的喜爱却能到得这一步,不能不说东方逸此人深不可测。

  白浅皱着柳眉低声说道:“这么低级的行刺不像是东方逸的手笔。”

  颜倾玄眼眸中闪过一丝赞赏,眉飞色舞极为愉悦的哈哈大笑:“不错!若是东方逸的手笔本王还要再头疼一番,应是那个不成器的大皇子。”

  马车外声响渐息,剑雨没有起伏的声音自外面传来:“爷,办妥了,照您的吩咐放走了一个。”

  颜倾玄满意点头:“进宫!”

  时间过了小半个时辰,马车轻轻一晃到了皇宫门口。

  白浅掀开窗帘,此时不过是到了皇宫的外门,几十米高的砖红色宫墙直耸云霄,巍峨大气。这城墙书写了历代皇权更替的沧桑,好似一幅兵戈铁马的历史画卷徐徐展开,人站在城楼之下,古朴厚重的历史感迎面扑来,衬的芸芸众生卑微而渺小。

  金黄色的巨大拱门气势恢宏,皇家气派彰显无遗。宫门两侧各一排身披重铠甲的侍卫,神情凛然,肃穆而立,驾车的剑雨掏出一个战王府的腰牌,侍卫接去看过之后齐齐跪地行礼,目中盛满了恭敬、崇拜。

  白浅斜睨了一眼面上惨不忍睹的颜倾玄,这人倒是得这秦国上下百姓的真心爱戴。

  颜倾玄感受到她的目光,只一瞬就明白了那眸中蕴藏的含义,唇角勾起一个狂妄的弧度,那意思:本王是谁,战神!

  白浅轻哧一声:手下败将!

  颜倾玄恨恨磨牙:爷那是让着你!

  马车再次行起,只是这次的速度明显慢了很多,即便是身为战神的王爷,在皇宫中也要遵守起码的秩序。路上不时有宫女侍卫路过,见到马车纷纷站定行礼。

  放眼望去,五步一楼,十步一阁,一片一片气势磅礴的建筑群耸然而立,桂殿兰宫。连绵不绝的殿堂楼阁、层楼叠榭,玉阶彤庭一片华丽。一座座雅致的庭院高低错落,雕栏玉砌,廊腰漫回,还有曲洞幽池、小桥流水、假山怪石琳琅满目,可谓是风景如画,美不胜收。

  直过了有一个时辰,马车终于停下了。剑雨的声音在车外响起:“爷,到了。”

  颜倾玄率先行出马车,竹帘一掀,外面候着的剑雨一张扑克脸顿时破功,喷出一口口水。英明神武的战神居然变成了这副鬼样子,只见他鼻梁连着右边的眼圈明显的青紫浮肿,一看就是被打的!刚才进马车的时候还好好的,现在这是……

  剑雨将目光飘到紧跟其后却清爽利落、完美无暇的白浅身上,心中奇道,早就听暗卫说这新王妃身手凌厉,和传说中的草包废物完全不一样,难道是……

  白浅清清淡淡的瞥他一眼,剑雨立时收回了目光再不多看,开玩笑,连王爷都敢打的人哪里是他能对付的了的,以后见到这小王妃可得绕着走。

  即将步入正殿,颜倾玄深沉的眼眸望向白浅:“别给本王丢脸。”

  白浅嘴角勾起一个冷笑,径自向内走去,啰嗦。

  这他妈的是什么女人,不知好歹,颜倾玄暗自唾弃,老子再也不管你!

  “战王觐见!战王妃觐见!”

  随着一声尖细的唱喏,二人背着阳光缓缓走进大殿。

  此时的大殿玉阶之上,大秦皇帝颜风衍在尊贵的黄金龙椅上巍然而坐,下方整齐的站着两排低头垂目的文武臣子,一片肃穆。

  “嘶!”轻轻的抽气声此起彼伏的响起。

  颜倾玄的俊美英挺已经是举世皆知,此时他头戴紫金玉冠,一身暗花祥云绣边的墨色蟒袍,腰间系着同色腰带镶赤红色宝石,整个人傲岸挺拔尊贵无匹。

  而走在他旁边的女子更是美若天仙,倾城绝色!

  尤其是在那周身傲然的气质萦绕下,站在他的一侧竟是不输一星半点,两人一个黑衣如墨,一个玫红似火,风采相映相得益彰,在满堂臣子的注视下如入无人之境,仿若闲庭散步,一身气度令人心折。

  一迈入便感觉到一股巍峨浩然之气迎面扑来,偌大的朝堂正殿修的霸气恢宏、分外高阔。一水儿的名贵金砖铺地,金顶朱瓦,富贵昭然。八根壮观雄伟的雕龙金柱顶天立地,一方金字匾额上镌刻着“浩气长存”四个大字,显得凝重肃穆。

  她抬起头将整个大殿缓缓扫过,这是作为杀手养成的习惯,不论到了一个怎样的环境,都要第一时间将所有的一切了解透彻。

  目光投向坐在镶金嵌玉龙椅宝座上的颜风衍,此人二十五六岁,着明黄色金丝龙袍,头戴金龙舞须垂帘冠,显得优雅尊贵。长的和颜倾玄有几分相似,不过没有他那么刚硬的棱角,整个人偏向温和一些,只是眼中一闪而过的睿智光芒便能看得出,绝不是一个好想与的人。仔细想想也是,能让颜倾玄这样狂妄霸道的人衷心辅佐,又怎会没有点能耐。

继续阅读:第八章:洒脱的闺蜜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妃常霸道:战神王妃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