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和传言完全不同
春风渡2017-01-22 13:373,221

  宋楚瑜正喝到兴头上,哪里容得这两人破坏,声音更大的吼回去:“老娘就是喝酒了!”

  颜风衍顿时没了火气,无奈的揉了揉太阳穴,轻声安抚道:“这不是担心你的身体吗?”

  白浅反手挥开颜倾玄,冷冷的瞥他一眼,再饮一口酒,嗤道:“我要做什么何时轮到你管?”

  颜倾玄被这冰冷的态度气到头顶生烟,凶神恶煞吼道:“上官白浅你搞清楚,你是本王的王妃!”

  “所以呢?”白浅斜斜的睨着他,不清不淡的反唇相讥。

  “你别以为本王真的治不了你!”颜倾玄双眸暗沉,目中卷着深不见底的漩涡。

  白浅自然知道他指的是什么,今日三次交手,第一次是因为他轻敌,第二次是因为自己耍诈,第三次却是因为在马车中无法施展轻功。而且三次他都没有用上内力,自己虽然胜了,却是胜之不武。

  若是他真正认真起来,以现在自己的状态是完全没有胜算的。就如刚才在马车中刺客来袭之时,颜倾玄所展现出的实力就是现在的她无法抵抗的。

  不过她自己也有底牌,此时的身体并不能得心应手的掌控,更是没有得到任何训练。等到一个月后自己恢复到巅峰状态,究竟鹿死谁手也还未可知。

  正在和颜风衍你侬我侬的宋楚瑜见两人这般针锋相对的情势,和颜风衍互相交换了一个眼色,打着哈哈问道:“倾玄,你这眼睛是怎么回事?”

  颜风衍也奇道:“是了,我一直想问来着,竟然有人能伤了堂堂战神?”

  颜倾玄斜斜瞥了白浅一眼,冷哼道:“本王的王妃。”

  “噗——”两人喷出一口口水,心下乐道,也不找个好点的借口,就白浅那副柔柔弱弱的样子怎么可能伤的了你?就是真的能伤,你是她的夫君,无缘无故打你干什么?

  颜倾玄看两人的脸色就知道他们不相信,也不再解释,只在心里暗暗想道,那头母狮子厉害着呢!

  宋楚瑜看他没再说话,兴致勃勃的提议道:“不说这个了,走,咱们骑马去!这次从北燕进来了四十匹极好的战马,其中有一匹和倾玄的黑夜是一母同胞,听说都伤了好几个驯马师了。”

  蓝天草地,一片无垠。

  大秦的马场足有方圆数百里,起伏铺展,广阔连绵。

  宋楚瑜指着远处一片马棚道:“白浅,就是那里,你还是第一次来吧?”

  颜风衍看着她这副跃跃欲试的样子,无奈道:“你怎么就喜欢这些危险的运动,在房间绣绣花练练字不好吗?”

  宋楚瑜板起脸嗤道:“谁要动那些磨磨唧唧的东西,要玩就玩爷们的!”

  白浅远目望去,极远处一片一片灰褐色的马厩整齐排列,足有几百棚。大部分的马匹都被关在里面,还有极少数的一些散布在马厩周围,却都离一匹纯白色的高头大马远远的,似是不敢侵入它的地盘。

  那匹白马极为高大,悠闲地踏步在青草地上,身形健美,毛色光hua润泽,只头部正中一撮黑色的细毛,英姿飒爽、威风凛凛,好似黑夜中一抹雪色流光。

  宋楚瑜指着白马兴奋道:“就是它了,和倾玄的黑夜一母同胞,同样都是汗血宝马。上次黑夜来的时候可是踢翻了不知多少的驯马师,最后还是倾玄将它驯服了。绝对的日行千里,马中之王!”

  颜风衍按下跃跃欲试的宋楚瑜,厉声道:“你想都别想!这马乖戾异常,一不小心就会有性命之危!老老实实的选匹别的马骑一骑,不然我就把你绑回宫!”

  宋楚瑜惋惜的撇撇嘴,却也没再反驳。

  走到近前,那白马感受到了人的靠近,开始警惕的踢动着双蹄,马尾在草地上扫来扫去,目中满是桀骜不驯的野性,傲气十足。

  白浅盯着它的双眼,那目中的狂烈不羁直让她心下兴奋,好似冥冥中有什么牵引一般,漫步走向它。

  “危险!别去!”宋楚瑜惊慌的高喝一声,这马及其危险,就连那些有功夫的驯马师都不能轻易接近,更何况全无内力、弱不禁风的白浅。

  颜倾玄也微微皱了眉,他知道白浅身手凌厉惊人,但是驯马不是单靠身手好就行的,自有一些技巧在内。

  白浅无视众人的提醒,眸子不离白马的双目,紧紧锁着它。那马也将目光对准了白浅,目中闪过一抹不屑,鼻子里重重的喷出几个喷嚏,四蹄快速的在地上嗒嗒嗒的踏着。

  一人一马两两对视,目中皆是同样的狂傲!

  白浅嘴角勾起一抹无声的冷笑,果然是有灵性的好马,你越是不愿意,我越是要驯服你!

  突然,缓缓踱步的她猛的纵身一跃而起,身形在空中划过一道飞鹰般的凌厉弧度,轻身蹿至白马背部,狠狠攥住它背上的鬃毛!

  那马吃痛,发出一声尖声嘶鸣,身体长立,前蹄高高扬起,在原地迅速摆动,想将背上的白浅甩下去!

  白浅趴低身子,仿若粘在它身上一般,不论白马怎么晃动都始终不离分毫,稳稳坐于马上。白马再次发出一声高昂的嘶鸣,猛然撒蹄狂奔,速度之快仿若一道离弦之箭,眨眼已经窜出了数丈!

  场中原本悠闲吃草的马群被这一变故惊到,纷纷长嘶一声四下逃窜,一时人仰马翻!

  一人一马,一上一下,开始了无声的较量!

  颜风衍眉心轻蹙,疑惑道:“这卫国公主可是会武?分明没有一丝内力……”

  颜倾玄点头回道:“没有内力,身手和我不相上下。”

  颜风衍看着他神色认真并非说笑的样子,愕然惊道:“和你不相上下?这怎么可能……”

  一圈,两圈,三圈……眨眼间,白马已经围着偌大的马场跑了五圈。

  宋楚瑜急急的扯住颜倾玄的袖子,催道:“都什么时候了还说这个!还不去将白浅带下来!这样下去可怎么办!”

  颜倾玄眉头紧皱,双目紧紧锁着马上的白浅,一人一马好似一阵飓风在马场中呼啸着。半响,浓眉渐渐松开,眼中闪过一丝赞赏:“那母狮子,哪用的着我去救!”

  两人见他这副神情赶忙转头看去,这一看不打紧,眼珠子差点没瞪了出来!

  就见那白马的速度渐渐的慢了下来,四蹄轻扬沿着马场慢跑着,一圈过后悠闲的踏着蹄子回来。而马上的白浅更是稳如泰山,显然已经将这暴烈乖戾的北燕宝马给驯服了!

  宋楚瑜欢呼一声奔上去想摸一摸白马,却见那马猛的炸起鬃毛,喷着响鼻瞪着她,仿佛只要她再走近一点就会立马将她踩于蹄下。

  白浅自马上一跃而下,稳稳的落到地面,玉手轻轻抚摸着白马的鬃毛,嘴角含笑道:“以后,你叫风雪。”

  风雪享受的眯着眼睛,伸出舌头亲昵的舔了舔她的手掌,哪里还有半分刚才那桀骜野性的样子,完全是一只温驯的大白猫。

  宋楚瑜羡慕嫉妒恨的哇一声扑到颜风衍的怀里,寻找安慰去了。

  颜倾玄吩咐一个侍卫将他的黑夜带来,之后挑眉看向白浅,挑衅道:“来一圈?”

  白浅凤目微眯,未置可否,颜倾玄却明白了她的意思,这个女人从来不知道怕字怎么写,行事端的狂妄无比。

  黑夜是一只通体乌黑油亮的骏马,只头正中一撮白色的细毛。一见到风雪立马撒开蹄子跑过去,两匹马亲昵的脖颈相蹭,站在一起,倒像是一对恋人。

  颜倾玄打了一个响指,黑夜不舍的奔回他身边。

  白浅抚摸着风雪的鬃毛,轻身一跃坐于马背上,转头看了他一眼,傲然道:“开始?”

  颜倾玄浓眉一挑,开始!

  两人好似一阵擎风飚射而出,驰骋在辽阔的草地上,只余耳边风声呼呼咆哮。风雪黑夜不愧是号称日行千里的马中之王,速度之快之稳健难以言说,围着马场一圈跑下来酣畅淋漓。

  二人鲜衣怒马,发丝飞扬,宋楚瑜拽着颜风衍胸前的衣襟,郁闷道:“老娘嫉妒啊!”

  颜风衍伸出手掌怜爱的摸了摸她的头,笑道:“这两人倒是配,只是不知道这卫国公主如何会和传言中完全不同。”

  宋楚瑜顺着他的手掌蹭了蹭,撇嘴道:“管这些做什么,只要白浅没有恶意就好了,我就看她顺眼的很!”

  话音刚落,一阵擎风拂过,风雪黑夜同时回到终点,平了!

  回到战王府已经是晚上了。

  白浅将风雪留到清风苑门口,也不栓着,就让它在王府内自由的散步。

  一夜无话。

  翌日清晨,白浅准时起床跑步,经过了昨日的一番闹剧,此时战王府中的暗卫们都已经见怪不怪了。虽然心中不免还是对那身奇装异服暗自腹诽,却也只闭着眼睛当做没看见。

  晨跑结束回到清风苑的时候胖总管正侯在苑外,见白浅回来蹬蹬蹬小跑着请安行礼,恭敬说道:“王妃,奴才总管周全,王爷在珍馐苑等您用早膳。”

  白浅边走边道:“让他等着,我先沐浴。”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妃常霸道:战神王妃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妃常霸道:战神王妃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