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心中的分量
春风渡2017-01-22 13:373,245

  白浅眼中的狠戾一闪即逝,眉梢一挑,好心情的说道:“走,吃饭去。”

  “本王和你一起,就去醉仙居。”颜倾玄长身玉立,指着远处的横街径自下了决定。

  白浅转头看向江清,江清立马解释道:“姑娘,这长安城中大大小小的酒楼足有数十家,其中最出名的就要数这醉仙居了,酒香食美堪称长安一绝,那消费也是高的吓人,前去用膳的皆是达官贵人、非富即贵。”

  他将头稍稍凑近白浅的耳朵,小声补充道:“听说醉仙居幕后的老板是旭王。”

  旭王?自从来到这里她还真是没有见过这个传说中飞扬跋扈的旭王。

  秦国先皇共有三子,长子颜风衍以智谋见长,少年聪慧天下皆知,其后登基为帝更是治国有方。次子颜倾玄以勇武著称,兵韬武略无人能及,战神之名享誉大陆。然而老幺颜阳旭却无甚建树,在两位兄长的羽翼下长大,更是养成了一个张牙舞爪的性子,堪称秦国一霸。

  醉仙居是一座足有四层之高的金顶雕梁楼阁,飞檐高壁气派异常,招牌上龙飞凤舞地印着三个烫金大字。这会已经过了午膳时间,可楼前纵横排列停满了马车,衣冠楚楚的食客穿梭不息,店小二招呼客人的声音此起彼伏,隔着老远就能听见,生意兴隆的很。

  几人刚到门口立时有机灵的小二迎了上来,显然是认得颜倾玄的,跪地行礼后恭敬的招呼道:“王爷,您是否去四层,今日两位东家也在呢,知道您来了定然欣喜。”

  颜倾玄熟门熟路的阔步上了阶梯,擎风掏出一块碎银递到小二的手里,吩咐道:“不必招呼了,咱们自己上去。”

  小二顿时眉开眼笑的谢了又谢,也没再推辞直接招呼另一桌客人去了。

  白浅四下轻扫,醉仙居内装潢极为华丽,一水的青花汉白玉铺地,四根盘龙金柱熠熠发光,红顶雕花梁木,上好的金丝楠木长桌。空气中飘荡着酒菜的醉人香气,熙熙攘攘一片热闹之态,觥筹交错笑语不断。

  一层大厅中摆满了散桌,二层是加了屏风隔开的雅座,三层则是一间一间独立的雅间。

  行至四层豁然开朗,偌大的厅堂中就只有一间豪华包房,装潢素雅别致。一扇巨大的山水素色屏风将厅堂分隔开来,内室中摆着一方宽大的软榻,外室垂挂青竹幕帘,正中一个透花冰蓝纹细瓷胆瓶中插着几枝丹桂,散发着幽幽清香。

  一方黄梨木圆桌,几把雕花竹椅散布四周,而其中两把竹椅上正斜斜的倚坐着两个年轻公子。

  “二哥?你怎么来了!”其中一个紫衣少年一眼看到颜倾玄,忽的一下从椅子上蹿起来。

  白浅看着这个少年,不过十五六岁的年纪,着一袭金贵的紫色祥云袍。长的和颜倾玄两兄弟有几分相似,却没有颜风衍的温润颜倾玄的刚硬,眼睛大大,眨动间闪烁着恶作剧的光芒,可爱的不得了。

  想来应该就是“秦国一霸”颜阳旭了。

  颜倾玄阔步走上前拉开一张竹椅坐下,言简意赅:“吃饭。”

  白浅紧跟着坐在另一张竹椅上,江清摆出一副随从的样子立于她身后。

  颜阳旭忽闪着大眼睛打量了她一番,露出两颗小虎牙,笑嘻嘻道:“这就是二嫂了吧?”

  颜倾玄瞥她一眼,对这个称呼心里舒坦极了,身子靠向椅背满意的嗯了一声,随后看向另一个年轻公子,问道:“何时回来的?”

  这公子和颜倾玄一般年纪,二十左右的样子,一身耀眼的桃红色丝质长衫,衣摆处绣着大片的牡丹,艳丽异常。肤白如玉,桃花眼角微微上挑,那顾盼间的风情万种,便是白浅这个卫国第一美女也要甘拜下风。

  “今早刚回,还没回府直接先过来了。”这一说话便能听的出是个纯爷们,声线暗哑不带一丝女气。

  颜倾玄点头,复又问道:“如何?”

  他眉头轻轻挑起,余光扫到坐在对面的白浅,带着丝戏谑的笑意道:“还能如何,被你这战神打的灰头土脸,夹着尾巴逃窜回西卫了。”

  众人纷纷将目光投向白浅,她眼睫未抬,面色没有半分变化,仿似说的全然不是她的母国一般。半响抬起头,悠然道:“饿了。”

  颜阳旭瞪大了眼睛,这是什么情况?不是应该泫然欲泣羞愧垂泪的吗?怎么和预想的废物公主的反应完全不同?还有二哥,刚才问他的时候竟然应了,不是说绝不娶这个女人吗?奇怪奇怪,一定发生了什么我不知道的事!

  那极有风情的公子桃花眼中也闪过了一丝诧异,只是一瞬就被掩盖了去,暗哑的声音慵懒道:“这倒是在下招待不周了,王妃见谅。”

  嘴角勾起一抹轻笑,白浅问道:“我若不见谅呢?”

  那公子顿时一噎,他说这话也不过是客套一番,这还是看在了颜倾玄的面子上,心里还真的没有多少歉意,没想到这传说中懦弱的废物公主竟然顺着杆子就往上爬,真是半点都不客气。

  颜倾玄哈哈大笑极为愉悦,果然是母狮子,逮着谁咬谁。

  颜阳旭高声喊道:“张玉,张玉!”

  一会一个掌柜打扮的中年人蹬蹬蹬的跑了上来,躬身行礼:“参见王爷、东家。”

  颜阳旭吩咐道:“本王的二嫂饿了,赶快去上几样好菜。”

  王爷的二嫂那不就是卫国公主?张玉心下百转,眼角偷偷的瞥了眼后不敢怠慢领命而去。

  颜阳旭待他离开,探着脑袋兴奋道:“二哥,你来的时候可听说了没有,那八方赌坊被一个小姑娘给砸了场子!想那李英俊肯定鼻子都气歪了,听说那姑娘赌术精湛把赌坊都给赢走了,有机会定要见她一面,我可是佩服的紧!”

  颜倾玄挑起剑眉看向白浅,面上带了分与有荣焉的自豪:“见到了又如何?”

  颜阳旭顿时眉飞色舞:“拜她为师啊!这么高明的赌术一定要学过来,以后我也专门去赌坊踩场子,碰见一个踩一个,到时候那‘第一财神’的名号可就要易主了!过瘾!”

  暗卫三人和江清均忍着笑,那师傅不就在你面前吗?

  那风情公子唇角轻扬,风姿绰约的插话道:“恐怕你是见不到了,那姑娘若不是极有权势之人,就是外地人不知道八方赌坊的势力,惹了李英俊那个仗势欺人的东西哪有好果子吃。长安城中的官家小姐又怎么会跑去赌坊赌博……”他突然桃花眼一瞪,拧着眉头无奈道:“可别是瑜儿那个泼猴。”

  白浅暗自沉吟,他说的应该是皇后宋楚瑜,能叫宋楚瑜闺名的人又是这副风流模样,这身份也就呼之欲出了,当朝大将军萧振宇的第二子,大秦第一风流才子宋千行。

  颜阳旭忽的一下站了起来,急道:“那可不行!本王的师傅可不是那个跳梁小丑能动的!”说罢对着半空高喝一声:“来人!”

  屋中顿时出现了一个黑衣暗卫,颜阳旭吩咐道:“警告李英俊,那个姑娘是本王的师傅,让他好自为之。”

  暗卫领命而去,一瞬就消失在了房间中。

  “万一我师傅不收徒弟怎么办?”颜阳旭挠挠头,突然眼珠一转喜滋滋道:“有了!听说那姑娘也就十五六岁,和我正好相配!到时娶她当旭王妃,夫妻一起踩赌坊!就叫‘雌雄赌王’!”

  他越说越兴奋,完全没注意到暗卫三人和江清那见了鬼的表情,还有战神那黑的不能再黑的脸色……

  颜倾玄沉着一张俊面,阴测测的声音紧接着响起:“明天你就去西疆战场报道吧,如今战事方休,后续事宜就交给你了!”

  颜阳旭还沉浸在“夫妻二人踩赌坊”的美梦当中,一道天雷临空劈下,顿时凌乱了,还没来得及求饶,那阴沉的嗓音再次响起:“哼哼,要是给我办砸了……”

  暗卫三人纷纷将怜悯的目光投向他,旭王啊旭王,哪壶不开提哪壶,发配边疆都是轻的了。

  随着一阵轻微的脚步声,饭菜的香气自楼下飘上,小厮将透花冰瓷浅盘麻利的摆上桌,一道一道令人垂涎欲滴的精致菜色令人食欲大振。

  颜倾玄将玉筷递给白浅,道:“你饿了先用。”

  白浅接过,也不客气径自开始用膳。

  一旁的颜阳旭和宋千行却是惊掉了下巴,大秦战神什么时候这么和颜悦色过?被侍候的那位还那么的理所当然,果真一物降一物!

  白浅头一歪,边吃边唤道:“江清,坐下吃饭。”

  身后的江清一愣间却没有动作,毕竟这些年生活于市井之中从没接触过王爷这样的贵人,别说是同桌用膳了,便是说上一句话都有些受宠若惊之感。

  颜阳旭和宋千行同时眉头一皱,见颜倾玄没有阻止,虽疑惑却也并未开口,想来这个废物公主在他的心中占着不轻的分量。

  颜倾玄却是大概明白了白浅的想法,在她的心中没有什么贵贱之分,有的只是自己人和外人的区别,对于自己人她将他们收在羽翼之下保护放任,如今这江清就是被她认可的自己人。

继续阅读:第十七章:太不像女人了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妃常霸道:战神王妃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