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输了当小妾
春风渡2017-01-22 13:372,999

  在她的心中,她始终是那个二十一世纪的杀手之王,没有任何人可以在招惹了她之后还安然无恙的活着!

  江清将心中的忐忑收起来,面上不显露一分,拍了拍身上的灰尘,指着缩着脑袋的周方圆回道:“李公子问的正好,八方赌坊是咱们长安城第一大赌坊,难道就只给输不给赢?我家姑娘在这里赢了银子,出门就遭到了他的堵截,此事还请李公子给我家姑娘一个说法!”

  一旁围观的赌徒这么一听也明白了,原来是赢了钱不让走,大家心照不宣,赌坊打开门做生意就是为了赚钱,那姑娘不过小半个时辰就赢取了数万两银子,这么大一笔钱,不论哪个赌坊都是不会让她舒舒服服的把银子带走的。

  李英俊一看周方圆那窝囊的德行就来气,这种事也不是第一次做了,若是都被人大把的赢了银子,那还赚个什么?只是此次明显遇到了扎手的点子,竟然将事情闹到这么大。

  他对周方圆打了个眼色,周方圆明白了他的意思,虽然心下依旧惧怕,也不敢反抗,只好硬着头皮嗫喏道:“那是因为本公子查到她出老千!”

  江清脸涨的通红,气愤道:“你们莫要血口喷人!我家姑娘光明正大赢来的银子,当时可是大家都看见的!”

  李英俊哼笑道:“我八方赌坊在这长安城已经开了十几年,也不是输不起的,这位姑娘出千在前,破坏我赌坊在后,今日之事若是你们不给出一个说法,本公子也不会善罢甘休!”

  江清毕竟还年轻,有些道理是讲不明白的,不论在哪个世界都是一样,拳头大才是硬道理!当我掌握了绝对的力量,我的规矩就是规矩,没有道理那也是道理!

  白浅嘲讽的一笑,将还要继续辩驳的江清拦下,不屑道:“划出道来,我接着。”

  李英俊眯起眼睛看着对面悠然而立的少女,明明是那么淡然的站着,却在气势上狠狠的压下了自己,仿若一个俯视众生的神抵,而此地的所有人在她的映衬下均都变成了蝼蚁。那眼中的讥诮仿若一个耳光打到了自己的脸上,火辣辣的生疼。

  他竭力压下心头窜起的羞愤,刷的一下展开了手中的扇子,咬牙哼道:“好,咱们就按照赌场中的规矩来!一局定胜负,你若能胜了我身边的高手那此事就一笔勾销,如若不能……”

  他身后的练家子一步迈出,阴着脸哼笑着接上:“如若不能,不如就给我们公子当个妾侍,每日端茶倒水好生服侍着!哈哈哈哈……”

  “啪!”一声清脆而响亮的巴掌震天响起,练家子趔趄倒退一步,只见他脸上五个猩红的指印清晰夺目。

  在看对面的少女,已经悠然的回到了原地,整个过程不过眨眼快的仿若鬼魅,竟让那身怀功夫的练家子全然没有反应的余地。

  少女冷喝一声:“再敢多嘴,我要你的命!”

  她将冰冷锐利的目光在对面一众人身上扫过,带着不容质疑的命令道:“我赢了,八方赌坊归我!”

  江清猛然抬头,原来姑娘这一番作为为的竟是这八方赌坊。

  李英俊心下大惊,他身边这人可是自江湖中寻来的高手,竟然抵不住她的一招之合,她……她究竟是什么人?他安抚心神,功夫好不代表赌术也好,这人可是江湖上的赌王,绝无输的可能,便是许给她这个赌坊,也要她有这个本事赢去!

  这么一想终于放了心,点头道:“可以!”

  众人顺着阶梯步上二楼,楼上富丽堂皇,一水儿的金砖铺地,以硕大的金字屏风分成了一个一个的单间,像极了现代赌场中的贵宾房。外围整齐排列着一圈圈的座椅,以备观看使用。

  中间一张极为宽大的紫檀木桌,练家子站在长桌一头,鼻孔朝天骄傲道:“别说老夫欺负你,赌什么随你选。”

  白浅嘴角轻弯,眉梢一挑:“随便。”

  好,我让你随便,等会有你的苦头吃!练家子被这狂妄的态度气到鼻子不来风,他一挥手招来个小厮,哼道:“赌大小!”

  小厮迅速的端来一个紫金托盘,上面整齐的码着六颗通透的象牙骰子,在柔和的光下闪着莹润的色泽,一看就知道不是凡品。

  练家子右手衣袖一抚,六颗骰子扔到对面,得意道:“点数小者为胜。”

  白浅玉手轻扬,六颗骰子稳稳的接在手里,垂目扫了一眼后扔回去,点头道:“可以。”

  此时二楼大厅内一片寂静,众人无不屏息瞧着,就怕露下这号称赌术高手的练家子一分一毫。

  其实在他们的心中,已经判了白浅的死刑,毕竟赌术一道可不仅仅是运气。这个姑娘刚才虽说赌大小战无不胜,也只能说明她耳力过人,真正的赌术方面是否也精通,还真的说不准。

  战王府,书房。

  颜倾玄坐在宽大的桌案后,看着耷拉着脑袋杵在前方的三名暗卫,揉了揉太阳穴,一脸恨铁不成钢的表情,沉声道:“然后呢?你们就灰溜溜的回来了?”

  擎风挠挠头,低着脑袋嗫喏道:“王妃那个身手,跟咱们完全不在一个段数上。”

  飞鹰圆圆的眼睛眨巴眨巴,小媳妇一样接道:“爷,咱们可没那个本事跟踪王妃。”

  颜倾玄冷哼一声:“谁让你们跟踪她了?那女人什么身手本王还能不知道!本王是派你们跟着她,是跟着,不是跟踪!”

  惊雷恍然大悟:“爷,您是说王妃其实也不介意咱们跟着?”

  “总算有个明白人了。”颜倾玄嘴角勾起一抹冷笑,道:“她也知道本王的怀疑,若是不让你们跟着岂不是心中有鬼?”

  “其实,王妃一个和亲公主又能起到什么作用……”擎风这话说到一半,自己想了想也说不下去了,小王妃那么彪悍,还真是没什么是她干不了的!

  沉默在书房中蔓延,飞鹰试探着看了看颜倾玄的神色,小声说道:“爷,王妃拿了咱们三百两。这个……”

  颜倾玄瞪着三人道:“充公!”

  三人顿时捂着脑袋哀嚎一声,这可是咱们三个月的月俸啊!

  外面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剑雨板着脸疾步进来,面无表情的汇报:“爷,剑历那边有消息了,小王妃确确实实就是卫国公主。”

  颜倾玄沉声道:“就是上官白浅?”

  “是,剑历查到了王妃的画像,也找过卫国侍候王妃的嬷嬷辨认过,的确就是卫国公主。只是关于那昭阳公主的行事和王妃全然不同,却和传说中一模一样。昭阳公主胆小懦弱,不受卫王宠爱,琴棋书画一窍不通,更没学过半点功夫,常常受到其他主子的欺负,在宫中的地位甚至比不上一个受宠的妃子身边的宫女。”

  剑眉越拧越紧,听到最后完全蹙成了一团,胆小懦弱?没功夫?受欺负?开什么玩笑?这说的可是那头母狮子?

  剑雨平板的声音继续响起:“爷,还有一件事比较可疑,打小侍候王妃的婢女在送嫁的途中失踪了,后来在长安城外的清源河发现了她的尸体,被人一刀割喉。”

  颜倾玄正沉吟着其中的关联,突然,一声带着颤音的喊叫从外面传来:“王爷!不好了!”

  周全拖着庞硕的身躯一路小跑着冲进来,嘴里大呼着:“王爷,不好了!”

  颜倾玄面色一沉,呵斥道:“说清楚。”

  周全赶忙立定站好,呼哧呼哧喘着大气道:“有一个十五六岁的姑娘大闹八方赌坊,听那形容应该是小王妃。”

  颜倾玄一挑浓眉,周全接着道:“听说王妃在八方赌坊里赢了数万两银子,杀了赌坊内十几名跟踪的打手,又……又把整个赌坊砸了个稀烂,现在正在跟李英俊对赌,赌注便是八方赌坊,赢了将赌坊占为己有,输了……”

  这个女人就不能消停一下,随时随地都要给他惹麻烦!颜倾玄的脸色已经不能用难看来形容了,头顶冒烟漆黑一片,磨着牙道:“说下去!”

  周全深深吸了一口气,将最后几个字低声说出:“输了……就当李英俊的小妾。”

  “砰”的一声,身前的桌案被一拳砸个粉碎,浓重的杀气压在书房内,颜倾玄俊面含霜,眉峰冷厉,双目中暗沉的漩涡汹汹涌动。

  半响,书房内一声愤怒的嘶吼穿过屋顶直上九霄,惊起飞鸟无数。

  “这个该死的女人!”

继续阅读:第十四章:就这么算了?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妃常霸道:战神王妃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