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就这么算了?
春风渡2017-01-22 13:372,203

  八方赌坊,二楼。

  练家子深吸一口气抄起骰盅,六颗骰子仿若有了生命一样咕噜噜的滚到其内,手臂稳健而快速的上下左右挥舞着,在半空留下一片残影,发出清脆的骰子碰撞声,只看这摇骰子的架势便知道是个中行家。

  围观的众人不由得发出一声轻呼,这连番手法娴熟流畅,一气呵成,绝对是高手中的高手。

  练家子骄傲的接受着众人的欢呼赞叹,高手对决,比的可不仅仅是技术,还有心理上的素质。他占了先手,这样一番动作给那女娃子的压力可不是普通的沉重。

  手中动作不停,抛掷、旋转、翻滚,动作夸张,眼花缭乱,骰盅在他的手中灵活的摇晃着,骰子在其内叮铃桄榔的响成一片,已经完全听不清楚里面有几颗。

  砰的一声巨响,骰盅被重重地灌在了桌上,他双目精光闪烁,露出一个志在必得的骄傲神情。

  在众人的翘首以盼中,骰盅揭开,六颗象牙骰子列队一般整齐的排列着,一一一一一一!

  六个红色的一点在紫檀木桌上显眼耀目,仿若朱砂一般璀璨。

  “哗”四周顿时响起一片惊叹的声响,不少人从座椅上站直了身体,探着脑袋想要看的更清楚一些,脸上无不是震惊赞叹的神色。

  “好啊!太厉害了!”众人无不红着眼睛高声欢呼,对于赌徒来说没有什么比能看到精妙的赌术更来的让人兴奋。

  练家子下巴一扬,嘿嘿笑道:“女娃子,赌术博大精深,可不是你以为的那么简单!趁早跟了我们少爷乖乖的当个妾侍吧!”

  李英俊满意的摇着扇子,轻笑道:“姑娘,此番比试的结果已经很明显了。”

  围观的赌徒们也皆以怜悯的目光看向她,这么美的姑娘竟然要落到给人当小妾的田地,可悲啊!

  江清担忧的看着白浅,心下倏地一沉,如此岂不是必输了?便是姑娘也能摇出六个一,充其量也只能打个平手而已。

  白浅无视众人怜悯的目光,冷冷一笑,玉手在桌面一拍,骰盅和骰子顿时齐刷刷的飞向半空,一阵清风拂过,已经落到了她莹白玉润的纤纤素手中。

  再次向上空一抛,骰子在半空划过一道莹润的流光,随着叮叮叮的清脆声响,一连串的落进骰盅里,反手一扣,利落的扣在了桌面上。

  众人顿时发出一阵失望的嘘声:“不是吧?这样就摇好了?”

  李英俊和练家子对视一眼,目中皆是洋洋自得的欢喜,看来她也知道全无胜算,已经放弃了。

  江清急道:“姑娘,可不能大意啊!也许能打个平手也说不定。”

  白浅嘴角微勾,玉臂轻抬,将骰盅缓缓揭起。

  白浅嘴角微勾,玉臂轻抬,将骰盅缓缓揭起。

  随着盖盅的提起,原本嘘声一片的场内顿时变的鸦雀无声,殿内一丝声音也无,只余围观之人粗重的呼吸响起。

  只见那骰盅之内,六颗象牙骰子一个摞一个笔直的立成一列,齐刷刷、直挺挺,在柔和的日光下仿若一条晶莹的冰柱,一柱擎天!最上方的一粒骰子显示的正是一点。

  “哗!”整个大殿在短暂的寂静之后,好似炸开的油锅一般轰然沸腾。

  “一柱擎天!神乎其技啊!”

  “一点!只有一点!竟然是一点!”

  “这个姑娘岂不是赢了,八方赌坊就要易主了!”

  就在之前,没有人能想得到白浅真的能赢,还是以这么轻松仿若游戏的方式,一拍、一抛、一扣,不过三个动作就赢得了胜利。更没有人能想到她会赢得这么漂亮,一柱擎天简直闻所未闻。

  那个练家子原本兴奋得意的神情顿时凝固在了脸上,瞪大了眼睛一屁股坐在了椅子上,一副不可置信的模样。他不敢相信自己竟然输了,然而那高高堆积成一列的骰柱上方,那个猩红的一点,好似一只嘲讽的眼讥诮不屑的觑着他,由不得他不信,不能不信!

  一片一片热络响起的议论声,好似一个耳光打在李英俊的脸上,他眼睛通红,双拳紧握,狠狠的盯着白浅。

  江清脸上兴奋的通红,刷的跳起来高高发出一声欢呼:“姑娘!赢了,咱们赢了!”

  白浅面色无常没有半分得意骄傲之色,清清淡淡的撇了僵立在对面的李英俊一眼,轻启朱唇:“地契拿来。”

  “对!这八方赌坊可是姑娘的了!”江清想到这一茬更是兴奋不已。

  李英俊身后一众侍从顿时面色焦急的说道:“公子,不能啊!”

  地契……地契……李英俊仿若浑无所觉,面如死灰的呢喃着地契二字,难道要将这辛苦经营十几年的长安城第一大赌坊拱手让人?不,绝不!突然猛的抬起头眼中一片狠辣,从喉间恨恨磨出一个冷哼:“地契?什么地契?本公子怎么不知道有这回事?”

  “你……你竟然耍赖!”江清霎时气的脸色铁青,指着他说不出话来。

  李英俊狠戾的警告目光在四下里扫过,围观的赌徒们顿时停下了讨论,低垂着头不敢抬起,谁不知道八方赌坊的后台是当朝丞相,谁不知道这李英俊公子的身份。民不与官斗,此时就算那位姑娘明明白白的赢了赌局,只要他说一声全无此事,谁还敢发出半分反驳的声音?

  李英俊看着瑟缩的众人满意的点点头,得意道:“本公子只说若你赢了之前伤人砸场的事就一笔勾销,何时说过将赌坊当做赌注?”

  白浅扯起嘴角,凤目中冷冽异常,冰冷的话语吐出:“无妨,现在我要你不给,明天我要你跪在我面前求我要。”

  “哈哈哈哈……”李英俊哈哈大笑,笑的上气不接下气:“本公子身为当朝丞相的外甥,礼部尚书的儿子,居然会跪下求你要?”

  身后的侍从也跟着嚣张的大笑起来,嚷嚷道:“咱们公子是什么身份,也不去打听打听,在这长安城公子若是说了一,谁敢说二!”

  白浅无视他们的嚣张嘲笑,冲气的发抖的江清打个眼色,走。

  江清跟着她向楼下行去,指着后面笑的前俯后仰的李英俊不解问道:“姑娘,就这么算了?”

继续阅读:第十五章:见着王妃绕道走!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妃常霸道:战神王妃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