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迷人醉之行
春风渡2017-01-22 13:373,196

  此时已经入夜,今晚的天色极好,星子迷蒙,月色撩人。

  迷人醉内门庭若市极为热闹,飘渺的琴音流淌在整个一层大殿内,平添了几分清雅之感。

  大秦民风开放,参与花魁拍卖并非什么见不得人的淹荠行为,反倒是个春花秋月的风雅之事。就拿今夜迷人醉来说,大殿内汇聚着帝都十之七八的文人才子,二层的包厢内非富即贵,更有不少数的朝中官员也来凑了热闹。

  今日才名远播的花魁初夜竞拍已经足够众人趋之若鹜的了,而大秦的战神战王、长安城一霸旭王、第一风流才子宋千行还有第一财神陆楚寒竟然也来了,这下子,直接将这本就热火朝天的迷人醉推向了高潮。

  二楼上的包厢中,颜倾玄、颜阳旭、宋千行还有一个陌生的年轻公子正围桌对饮,颜阳旭两眼兴奋的探着头看楼下的人潮涌动,笑嘻嘻道:“没想到竟来了这么多人,什么时候才开始,看的我心痒痒啊!”

  颜倾玄淡淡瞥了他一眼,嫌弃道:“你也就这种事积极,没出息。”

  他顿时缩回了脑袋,嘴里小声嘟囔着:“那来都来了,难道像你一样守着卫国第一美女,还装啥柳下惠。”

  这话说的小声,可是在场的都是什么人,习武之人耳聪目明,自然逃不过大家的耳朵。宋千行桃花眼中含着笑意,想起中午时被那小姑娘吃的死死的大秦战神,更是嘴角都弯了起来,风华无限。

  颜倾玄不自然的咳嗽了一声,鹰目一瞪,训斥道:“再说你就别想从西疆回来了!”

  颜阳旭抱着脑袋哀嚎一声,二哥果然还是二哥啊,整治起自己来那真是没的说,下午看他对二嫂那样还以为转了性子呢,不过那面上的红晕是不是可以理解为……羞涩?

  那另一个年轻公子俊面泛着好奇,挑眉道:“倒是少见你如此,怎么,真的看上那卫国公主了?”

  颜倾玄以拳抵唇,再次咳嗽一声,回道:“什么时候开始,你这大秦第一财神不去忙着赚银子,反倒关心起别人的家事了?”

  “家事?听你这般说想来是已经将她认可为战王妃了?”他唇间啧啧赞叹了两声,带着几分戏谑的憧憬道:“有机会还真要见见那第一美人才是,竟能让心硬如铁的大秦战神化成了绕指柔。”

  颜倾玄看着对面虽然面带调侃眼中却藏着关心的好友,执起玉杯饮了口酒,沉声道:“不关美人不美人的事,她……和传闻中不一样。”

  宋千行也收了笑意,细细回忆了一番午时的会面,点头道:“是和传说中懦弱的废物公主大有出入,眼中没有丝毫的怯懦,反而带着几分与生俱来的傲然。”

  颜倾玄第三次咳嗽了一声,何止是大有出入,那母狮子真正强悍的一面你们还没见到呢!

  财神公子端起酒杯喝了一口,皱着眉道:“你有没有想过,她和传闻中完全不同,这些年的隐藏究竟是什么意思?这其中是她个人的韬光养晦还是卫国的授意?此番卫国大败的关头前来和亲可是尴尬的很呢!”

  他从衣袍里掏出一个纯金玉珠算盘,五指如飞噼里啪啦的拨了起来,半响摇着头痛心疾首道:“哎,这个亲结的,不划算,不划算!”

  提起这个,颜倾玄也是一筹莫展,拧着剑眉点头道:“我已经派人查过她的确就是卫国公主,只是这其中还有许多端倪没有头绪。”

  宋千行慵懒的靠向椅背不以为然的道:“你们也太杞人忧天了,就算真的是卫国的阴谋,她一个女人又能做什么?在你这大秦战神的战王府里可翻不起浪来。”

  颜倾玄摇了摇头没有说话,心里却是无奈的想着,只有你们想不到的,可没有那母狮子做不到的。那是普通的女人吗?她若想在这大秦做点什么,别说是你们就连我也未必防得了。

  这么想着,心里突然泛起一阵烦躁,仰头将杯里的酒一饮而尽。

  突然,一直缩在角落默默饮酒的颜阳旭猛的喷出一口酒,瞪大了眼睛瞠目结舌,指着楼下门口不敢置信的结巴道:“那……那……那是二嫂吧!”

  几人同时将目光投向一楼大厅,一个清雅绝伦的翩翩公子顿时映入眼帘。

  那公子一身飘逸若雪的白色华袍,锦衣玉带,乌发似墨,面容隽秀,眼眸明亮若星,朱丹红唇微微勾起好似火莲无声绽放,手中轻轻摇晃着一把折扇,一派风流模样,气度不凡。

  再仔细看去,这好似画卷中走出的人物可不正是白浅!

  颜阳旭和宋千行还沉浸在巨大的震撼中回不过神来,那财神公子转过头看着颜倾玄了然的呢喃着:“原来如此,这般人物也不枉你对她倾心了。”

  白浅正打量着迷人醉,楼内的装潢别致清雅,珠帘轻串,素纱曼扬,正中搭了一座极为宽大的高台,一个面目俏丽的女子正于台上抚着琴,琴音悠远飘渺在整个大殿内。怡人的香气在空中久久浮动,楼内弥漫的并非莺莺燕燕的风尘味道,而是淡薄高洁的文人气息。

  一个着粉色轻纱的豆蔻女子迎了上来,优雅的福了一礼轻声细语道:“公子面生的很,可是第一次来?咱们今晚可是花魁蝶舞姑娘的初夜拍卖,凡是能答出蝶舞姑娘问题的才子价高者得,公子风度翩翩想来亦是文采斐然,若有兴趣不妨也试上一试。”

  方欲回话,一声咬牙切齿的怒吼自二层传来:“该死的!你给我上来!”

  光听这声音也知道上面那尊神现在是多么的暴跳如雷,江清抚额长叹,姑娘啊,他是不能把你怎么样,小的可是完蛋了!

  “原来公子竟是王爷的朋友,还请这边来。”豆蔻女子掩口轻笑,为她引路至二层包间。

  白浅柳眉细挑,也不推辞,从善如流的跟了上去。

  一进门,一双铁掌狠狠的攥住了她的胳膊,颜倾玄凶神恶煞的瞪着她,吼道:“你这个该死的女人,这是什么地方!”

  白浅凤眸轻眨,答道:“青楼啊。”

  颜倾玄牙齿咬的咯咯作响:“知道是青楼你还敢来!”

  白浅悠然回道:“嗯,小倌馆可没有花魁初夜拍卖。”

  颜倾玄已经快要被她气晕了,一张俊脸黑的不像话,她说什么?小倌馆!该死的,她还敢去小倌馆,这个女人知不知道自己的身份,已婚!

  众人一阵喷笑,明显人家姑娘还在状况外啊,大秦战神情路艰辛啊!

  “二嫂,坐这来。”颜阳旭看着兄长那副恨不得吃了她的模样,赶忙招呼白浅坐下。

  白浅打量着一番包厢中的众人,身着紫色华服的颜阳旭,玫瑰色长衫的宋千行,都是中午才见过的。

  还有一个二十二三岁的年轻公子颇为俊秀,着金丝刺绣祥云滚边的白衣,手持一个金光闪闪的珠玉算盘,那一双晶亮的眼睛正以一个待价而沽的目光打量着自己,想必就是在楼下听到的那位第一财神陆楚寒了。

  在大秦,这陆楚寒之名可以说是如雷贯耳,其母是先皇胞妹大秦长公主,其父莫亦杨曾是当年名胜一时的才子,而他自出生后并未继承父亲的才学却展现了对于商业的诡谲才华,十二岁那年亲手创办了莫氏商会,到得如今名下的产业包罗万象遍布大陆,已经成为名副其实的大秦第一商会,而他也被世人誉为“财神”,只要有陆楚寒参与的产业,无一不是财源滚滚。

  白浅落座后,颜倾玄拧着浓眉问道:“你一个女人到底来这干什么?”

  白浅倒了杯酒微微啜了一口,倚向靠背悠然道:“你来干什么我就来干什么。”

  颜倾玄心中激动,难道她以为我来竞拍花魁初夜,吃醋了?母狮子也是女人啊!这么想着不由升起一阵得意,眉飞色舞的哈哈大笑,本就英俊无匹的面容更加璀璨耀眼。

  白浅见他那模样也猜到他心里在想什么,嗤笑一声道:“别往自己脸上贴金了,我只是来看看这迷人醉有什么能耐需要你这战神亲自出马。”

  众人一阵愣怔,对视一眼纷纷显出诧异的神情,好个心思过人的卫国公主,竟猜到了这其中的端倪,若说这也是废物的话那么那些只知风花雪月的千金闺秀都要沦为白痴蠢才了。

  颜倾玄的大笑戛然而止凶狠的瞪着白浅,随即又在心中暗道,她就这么笃定我不是来这里寻欢作乐,最起码说明了她是了解我的。

  若这话被白浅听到,免不了又是一个白眼,原谅这个男人奇妙的脑回路吧,剃头挑子一头热,也只能以这样的想法来安慰安慰自己,伤不起啊!

  就在这时,一楼大厅内传来一阵“当当当”的声响,众人纷纷停下手头的活计期待的望向高台。

  此时那抚琴的女子已经下去了,台上一个着大红色绣霞罗娟纱裙的妩媚女子将如水的眼眸扫过全场,聘婷福礼轻声说道:“小女子媚舞,给各位公子少爷们见礼了。”

继续阅读:第十九章:杀机四起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妃常霸道:战神王妃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