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杀机四起
春风渡2017-01-22 13:373,187

  台下众人被这流转的诱人眼波扫过已经酥了一半,“媚舞不必多礼”的应声此起彼伏的响起。

  媚舞待大家静下来后继续娇声说道:“咱们迷人醉的花魁蝶舞姑娘今日拍卖初夜,凡是有兴趣的公子们皆可参与,姑娘出了问题后会给每一位参加的公子一炷香的思索时间,公子们将答案写在案上备下的信笺内,姑娘满意的答案会当众揭晓,绝对的公开公平公正。过了关的公子们就可以竞价了,价高者得。”

  高台上的幕帘后缓缓走出一个少女,轻纱遮面看不清晰面容,不过那弱柳扶风楚楚动人的身段却是一览无余,肤色白皙,一双杏目仿若包含了千言万语,让人凭生怜惜爱慕之情。

  发间斜插着一支通透碧绿的流苏簪子,烟笼曳地百碟穿花长裙飘逸的垂在地面,随着莲步轻移那百碟轻轻抖动翅膀,美的勾心夺魄。

  台下众人纷纷看的痴了……

  白浅柳眉轻挑,想必这就是花魁蝶舞了,果真是个我见尤怜的美人。

  颜倾玄只淡淡的瞥了一眼,冷哼道:“不过如此。”

  少女款款走至高台中央,音似黄鹂:“小女子蝶舞,今日承蒙各位公子捧场不胜感激。小女子的题目是:如今五国并立蠢蠢欲动,各国当如何治理,如何一统天下?”

  此起彼伏的抽气声不断响起,这问题……

  白浅柳眉轻挑,唇角勾起一个颇感兴趣的笑意,这迷人醉果然有问题,来的是达官贵人,聚的是文人才子,谈的是国家大事,一个小小蛇楼的花魁拍卖竟敢出这样的问题,是无知者无畏还是有恃无恐?

  颜倾玄鹰眸中闪过一丝狠戾的冷光,俯视着楼下嗤道:“本王放任他们多年,如今倒是越来越猖狂了,真当大秦是软柿子不成。”

  宋千行桃花眼微微上挑,似笑非笑道:“他这是在试探你的底线,这迷人醉早已暴露不过一个弃子,于他来说这更像个游戏。”

  白浅歪着头问道:“哪里的?”

  颜倾玄知道她问的是这迷人醉的来历,冷笑回道:“东楚。”

  又是东楚?听宋千行话里的意思这迷人醉的幕后之人应该就是东楚七皇子东方逸了。

  白浅想着突然柳眉一皱,沉声道:“丢掉一个弃子,只为换你大秦战神亲自出马?这可不像东方逸的作为……”

  此话一出,众人皆是眸光一闪,若有所思。

  陆楚寒将手里金光闪闪的珠玉算盘打的噼里啪啦响,摇着头念念有词道:“这买卖可不划算,不划算。”

  颜倾玄剑眉微皱,点头道:“的确,东方逸可不会像他那大哥一样没脑子。”

  若以东方逸的为人,这件事情似乎太过简单表面化了,此人能一直韬光养晦伪装着无欲无求,直到最佳时机雷霆崛起给对手致命一击,绝对不会如此简单。

  迷人醉在大秦潜伏多年,一直并未有过太大的动作,与其将其取缔让东方逸换来另一个不知底细的据点,还不如将这迷人醉放到明面上,更利于随时监视。然而这一向循规蹈矩的迷人醉今日突然大张旗鼓的举行花魁拍卖,那花魁更是全然没有半分顾忌的问出这样一个敏感的问题,实在是不合情理。

  一时间众人皆拧着眉头思索着,不知那东方逸此番作为意欲何为。

  白浅将目光投向人潮汹涌的一层大厅,不少文人才子虽然面带犹豫,却也开始提笔在桌案的信笺上答题。一炷香后,有面目俏丽的年轻女子自各个桌案和二楼的包厢中收取了信笺。

  来这个包厢的女子在进门的时候就被立在门外的剑雨给打发了出去,白浅目光跟随着那个女子,见她再次走向隔壁另一个包厢,厢门打开隐约露出了里面的客人,几人均衣着华贵布料上乘,其中一人的面目有些熟悉。

  她调动脑中的记忆搜索着这个人,那人三十多岁的样子,身量不高,五官周正,气质儒雅……

  柳眉微微皱起,这人是昨日朝堂上立于左侧第五个的户部尚书!虽然当时只是一瞥之下便经过了他,但是白浅是什么人,早在进入朝堂的一瞬间便已将四周的环境和每个人都印在了脑子里,杀手之王的称号可不是浪得虚名。

  白浅猛然抬头看向颜倾玄,此时的颜倾玄同她一样正拧着剑眉看向隔壁包厢,感受到她的视线后转过头来,两人目光相接,眸中皆是恍然大悟的复杂光芒。

  颜倾玄豁然站起,高声唤道:“剑雨!影魅!”

  影魅悄无声息的自房梁落地,剑雨也自包厢外进来,不待二人行礼他迅速吩咐道:“影魅即刻调动暗卫到所有的包厢内警戒,发现任何蛛丝马迹,不必报告,杀!剑雨带领外面候命的侍卫拿下楼内所有人等,若有反抗,杀!”

  “是!”二人不敢怠慢,极速领命而去。

  颜倾玄雷霆万钧的下达完两个命令,鹰一般锐利的眸子迸射出凛冽的杀气,是白浅从未见过的凌厉冷冽,蕴含了无匹威严的话语紧跟着响起:“丢掉一个弃子,却妄想一朝将大秦半数朝臣无数才子一网打尽,好!好一个东方逸!”

  颜阳旭“噌”的从椅子上蹿起,收起了平日里的嬉皮笑脸,不可置信的惊道:“二哥,你是说……”

  宋千行极有风情的桃花眼中一片凝重,若是此事未被颜倾玄提早看出端倪,那么这后果将不堪设想。

  陆楚寒手中的金算盘劈啪作响,嘴里不住的念着:“这买卖划算,真是划算,幸好东方逸不插足生意场,不然我这‘财神’可就要卷铺盖回去卖菜了!恩……到时候叫个什么名,菜神?千行,你说‘菜神’好不好?”

  宋千行懒得答话,桃花眼微微上挑给了他一个鄙夷的眼风,不过这冷凝的气氛被陆楚寒一搅合,倒是轻松了不少。

  一楼大殿内,台上的蝶舞将姑娘递到手里的信笺一一展开,杏眸流转,空灵的声音温婉道:“柳公子所答:用严刑峻法规治民众,有罪必罚。”

  “章公子所答:顺我大秦者昌,逆我大秦者亡。”

  “邓公子所答……”

  白浅听着这些答案,皆是倾向于法家的以法治国,兵家主张的运用武力战争,并未有墨家的兼爱非攻和儒家的德治仁政等,毕竟大秦民风彪悍,好斗善战,是一个自马上立国的国家。

  轻轻将柳眉挑起,露出一个嘲讽的笑意,这清淡却凌厉的弧度被颜倾玄一瞬间捕获,他剑眉微蹙,沉声问道:“有何高见?”

  白浅耸耸肩道:“高见不敢当,这一统五国称霸天下之事又岂能以一家之言概之?”

  这话落下,不只颜倾玄挑了挑剑眉,颜阳旭、宋千行和陆楚寒三人也露出了感兴趣的神色,白浅身子倚向靠背,随意接道:“治国当以天下大势为先,如今五国战乱不断烽火纷飞,自当以战去战以杀止杀。”

  白浅微微一笑复又道:“然而一味纪律森严刑罚苛刻亦不可取,要知道‘君者,舟也;庶人,水也’,水可载舟,亦能覆舟。”

  这个言论若在现代可以说是众所周知,然而如今的时代兵荒马乱,百姓的地位虽然没有低下到贱民程度,却也并未到需要这么重视的地步,白浅这番话给了几人极大的冲击,和此时五国的治国之方大相径庭。

  “若要我说,当以武力平定天下,以法治规范刑罚,最重要的……却是以文化控制思想。”看着若有所思的几人,白浅扔下最后一句话不再多语。

  有时候提点一句就够了,这是华夏五千年悠悠历史积淀出的文明与沧桑,颜倾玄是个聪明人自然知道这番话的优劣。

  素手执起酒杯一饮而尽,白浅悠然看向楼下大殿。

  突然,那原本正念着手中信笺的蝶舞周身温婉的气息一变,五指成爪向着最前方一个公子凌厉的攻去!

  突然,那原本正念着手中信笺的蝶舞周身温婉的气息一变,五指成爪向着最前方一个公子凌厉的攻去!

  同一时间,台上的媚舞和楼内的姑娘们纷纷暴起,攻向大殿内呆愣住的文人才子和二层的包厢。

  霎时,迷人醉内肃杀一片,谁能想的到那原本柔弱娇嫩的莺莺燕燕竟在一瞬间变成了狰狞阴戾的秃鹫。

  就在蝶舞利爪将要扣上那公子脖颈的一刻,两只酒杯自二层包厢飞射而出,电光火石间酒杯后发先至,一只含着无匹的劲道射向她的脚踝,另一只稳稳的射中蝶舞那只夺命的素手!

  那公子倒也机灵,趁着这一息的停顿赶忙向后跑去,躲过了这致命的一击。

  此时,剑雨已经带领着身着战王府标志的侍卫从大门外呼啸而来,一个个训练有素的侍卫快速上前对上了迷人醉的姑娘,一时间武器交戈声不断,乒呤乓啷打了个不可开交。

  蝶舞踉跄倒地,看着地上两只连番滚落的酒杯,锐利的目光猛的射向二楼掷出酒杯的包厢。

继续阅读:第二十章:藐视皇权!颠覆朝纲!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妃常霸道:战神王妃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