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挑衅
轮回2019-12-24 10:143,254

  三年前,柳山村的希望,三年后,尽管淡出视线,但这世上有很多人还是绝对不允许三年前的周易再一次出现。

  或许三年前,周易的父母实力强大,可以保护着他,但三年后,柳山村已经走向落败,他的父亲更是变成废物,他们不允许这样的情况继续出现。

  在柳山村村落的深处,有一座老旧的房屋,自己的父亲便住在那里,那里同样也是柳山村的中心。

  柳山村最近几年发展落败,尽管柳山村村民有些埋怨,但他们更知道,一旦连这最后的地方都保不住,柳山村的所有人将流离失所。

  柳山村本就是一个普通村落,这些年,尽管落败,但也靠着周智一人勉强支撑起来,他们也渐渐认可了周智。

  破旧的房屋之中,有着一扇巨大的石门,石门重达数百斤。

  双手用力推开数百斤的石门,周易鼻尖冒出一层细汗,自己只是锻骨境界,这数百斤的石门对自己来说,依旧有些沉重。

  “来了?”

  房屋内,一个略显消瘦的背影正在整理着一个个书籍,那人正是周智,看到周易进来,周智放下手中的书籍,转身将一只白色的玉瓶递给周易,淡淡道:“里面的药汁都喝光。”

  周智的语气生硬,用的是一贯命令的语气,周易并不计较,父亲向来如此。只是看着手中玉瓶内的药汁,周易嘴角便一阵发苦,他归来的这几天,每天喝的就是这个,奇苦无比,却能舒筋活络,令他的体质增强。

  没有闭气,周易大口喝光药汁,看到周易的动作,周智消瘦的脸微微舒展开来,不过随后又恢复如常,道:“你这三年,体质尽管因为天地之力的洗刷增强了一些,但长时间累积下来,你的身体还是留下了一些暗伤,这些药汁刚好可以补充你的体质。”

  他三年没有修炼,一直是按照三年前脑海之中记忆的法诀修炼着,至于那一夜,他身上发生了什么,周易也不清楚。

  那一夜,他看到母亲在自己的眼前死去,父亲被废,顿时间无数的愤怒充斥在他的脑海,也是从那一刻,他对于那一夜的记忆消失。只知道第二天,柳山村内,地面被鲜血染红,雨水似乎都变成了淡红色。

  周易原本想要借助**的力量来化解那药汁的力量,但是现在看来,他根本不可能,他体质因为三年未曾修炼,虽然境界依旧保留,毕竟因为自身原因,爆发力严重不足,也就是说他与人争斗,必须要在短时间内解决,否则身体根本承受不住长时间的战斗,被敌人灭杀。

  周智似乎是看到了周易的疑惑,叹息一声,伸手扶住周易道:“痴儿,我知道你所想,可不是我不想出手,而是不能,这么多年,我一直想出去,一直想去寻找,但他们是不允许的,或许小范围的还可以,一旦走出这里,毕竟牵扯全村上下,甚至是你。”

  周智的眼中流露出愤怒:“现在你归来了,也是出手的时候了,不过却不是我,而是你!你是我的希望,也是你母亲的希望,现在还有一个选择给你,只是这条路……”

  周智微微犹豫,随后到“你想去做就去做吧,我相信你!”

  周易没有说话,只是他的眼神之中带着坚毅,这条路他会选择,他不知道前路如何,但他会坚持,他会一直走下去,寻找下去。

  “好了,你休息吧,我去整理一些资料。”

  石屋关闭,柳山村的晚上很宁静,也很美丽。

  无数的星辰闪烁在半空之中,似乎有沉寂的东西将要苏醒一般。

  夜凉如水,星辰璀璨,周易的归来很平静,但这也只是短暂的罢了。

  日暮之下的凉风徐徐的掠过山峰,穿过苍茫的大地,进入院落之中

  院落内,那一株柳树,一如既往的静穆。苍老的树干之上,无数的柳条随风缓缓飘动。

  柳树旁,周智倒卧在蒲团上,发着鼾声。

  给父亲盖了层单衣,收拾好了简陋的食具,周易慢慢退出了院落。

  一轮明月挂在天梢,月光水银泄地般倾洒在地面。溶溶月色之下,柳山村肃穆而苍凉。远处茫茫荡荡,远近山峰影影绰绰。

  月光如水,风景如画,周易躺在院中的青石板上,看向璀璨的星空。

  周易今年十五岁,三年前便开始修炼内功法诀。修炼伊始,他就被父亲告诫,要持之以恒加以修习。

  三年了,三年了啊!修炼这法诀的艰辛,只有周易知道。

  每日,修习这法诀,是他必做的功课。

  依着脑海深处的调息法门,周易静坐了片刻后,随即盘膝而坐,心灵空明,灵魂深处的功法瞬间运转。

  “……,上有黄庭下关元,后有幽阙前命门,呼吸庐间入丹田,玉池清水灌灵根,审能修之可长存,黄庭中人衣朱衣,关元茂龠阖两靡,幽阙侠之高巍巍,丹田之中精气微,玉池清水上生肥,灵根坚固老不衰……”

  周易的灵魂深处直接发掘修炼。这篇法诀数千字,早已经烂在了他的心中,当初修炼,周易只觉其中的口诀拗口生涩难懂,周易问过自己的父亲,周智也是不甚了了。

  三年来,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就这么持之不懈。周易没感到自己有太大的进步或是其他的不同,或许唯一的不同,便是自己的精神力增加的很快。

  法诀虽然起效很慢,但周易脑海深处的声音却一直催促着他,这法诀自己必须修炼。

  黎明破晓,周易轻轻地吐了一口浊气,从床上走下。

  “三年修炼神秘法诀,只是为了入门,现在终于可以修炼灵力,这样的感觉真好!”周易微微一笑,三年之中,自己的境界丝毫未进,对于谁来说都是一种折磨。

  “所幸,终于入门,只是身体的情况还需要尽快解决。”

  “虽然爆发力不行,但是总有解决的办法,我就不信这世间没有解决的办法!”

  嗡!

  一瞬间,地面猛然间的震动起来,无数的碎石在地面起伏不定,数息之后,地面的震动更加的剧烈。

  一声爆喝之音也顿时响彻周围,如惊雷,如霹雳。

  “土石村!”

  周易一惊,他听父亲讲过,土石村觊觎柳山村已久,时而攻伐,尽管已经被镇压数次,不过不久之后便会再一次前来挑衅,几次下来,柳山村损伤逐次增加。

  轰隆隆!

  无数的地面震荡,这一次,是柳山村内的族人闻声而动,顿时间,便看到,柳山村内,无数的村民纷纷出动,他们尽管修为不高,甚至连炼皮都未曾达到,但他们的力量却也不容小觑。

  周围几个村子,修炼之法不成系统,根本不可能有完整的修炼法诀,因此这大森周围的村落都是比较弱小。

  但这中弱小也只是相对于比较大的部落来说,对于柳山村来说,他们比一些村落更加弱小。

  自床上一跃而起,尽管身体原因,爆发力不强,但修炼这几天,周易浑身轻松,甚至因为药汁的淬炼,他的体质也增强了不少,虽然还比不上修炼的一些武者,但是一身气力也增加了不少。

  村落之中气氛此时显得异常的凝重,一道道的身影疾驰过来,每个人的身上都散发着一股气血之力。

  这些村民尽管没有经过系统的修炼方法,但是长期锻炼,自身也有气血之力。

  “来了!”

  有人低喝,周易凝望远方,土石村的族人已赶到到柳山村口。

  “怎么这一次来了这么多,之前的争斗也仅仅是小范围的!”柳山村看到土石村的大队人马,顿时气氛有些紧张,他们搞不明白,这土石村为何这一次来那么多。

  土石村和柳山村一样,都是生活在大森之中的村落,之前,土石村依附在柳山村的守护之中,但自打三年前,周易父母一死一残,土石村也因此前叛变,不断的冲突之中,更是有了想吞并柳山村的野心,三年间,柳山村一直奋力抵挡,他们也从未得逞。

  三年前,因为有他父母的原因,土石村尚不敢得寸进尺,但三年之中,周易父母出事,他自己又在墓前跪了三年,武道荒废,沉寂了三年的时间,土石村终于在此刻爆发了出来。

  究其原因,一方面是因为土山村一直想要吞噬柳山村的原因,但另一方面,也因为是周易的归来。

  柳山村,周易的家中。

  “周易,你果然在这里,周智,你的胆子也大了起来,你这是真的想让柳山村灭亡吗?”赵通直接就爆喝了起来,随即,一眼便看到了周易。

  这赵通是土石村的族人,在村中也是一位天才,但也只是相对于大森的一些村落而言。

  “怎么,我来这里又如何,柳山村是我的家,我为何不能来!”周易嗤笑一声,丝毫不在意赵通在说什么。

  赵通先是一愣,继而有些愤怒,“贱种罢了,你还不赶紧滚去守墓,你要为自己的行为付出代价!”

  说完径直接走向周易的方向,举起右手,直接朝着周易的脸上扇来,这是要在那么多人的面前羞辱周易。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天阙战纪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天阙战纪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